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25 走儿子政策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25 走儿子政策

    管她不接受尚东瑞爱,但他依然坚持每天送花给她,这个花瓶,是他买,里面鲜花也是他吩咐秘书插,起初,她还会对他唠叨几句,叫他别这样浪费金钱,但不见效,便也由他,心想他有是钱,那就让他为花店贡献贡献吧,再说,办公室里弥漫着淡淡花香味,让人倍觉清爽和舒畅,对工作效率也有所帮助。

    看着这束已经由上周五就摆放了、隐隐出现凋零之势花儿,她不由得想起尙东瑞早上给她送花情景,想起自己是怎样“伤害”他。

    以往,就算他没有亲自过来看看她,都会发个短信或微信对她表露一下“爱意”,可今天,再也没有了,他是不是还难过?自己当时是否做得太过分了?

    脑海里面,反复闪现着一张总爱挂着吊儿郎当表情却比谁都真诚殷切俊脸,凌语芊心头越觉内疚,结果,还是抓起手机,拨通他电话。

    “嘿!”幸好他接了,不过语气不再似以往充满欢乐,而是低低,近乎沙哑,让她忍不住想,他会不会哭了很久。

    “今晚上……有空吗?我们一起去江边,吃汉堡包。”凌语芊语气迟缓地发出话来,说罢,小小贝齿不自觉地咬樱唇上。

    电话里头,忽然静默。

    凌语芊也沉吟数秒,再道,“你……你有应酬对吗,那改天吧……”

    “没,今晚没应酬,我和你去。”尚东瑞急忙回应,语气提升了不少,稍顿了一下,接着道,“琰琰呢?带琰琰一块去?”

    “不了,他和褚飞约好今晚玩一种游戏,所以,不用带他了。我手头还有点事没干完,大概7点钟就能走。”凌语芊紧绷小脸瞬间舒展了不少,唇角微微一扬,扬起一抹会心浅笑。

    今晚上,她打算跟他认真谈谈,那样场面不适合琰琰,故她找个借口,并不带上琰琰。

    尚东瑞也没多想,语气持续好转,“那我到时公司楼下等你。”

    “嗯。呆会见。”

    收了线,凌语芊重重地呼出一口气,随即,打电话给褚飞,跟他说,今晚她有应酬,让他帮忙照顾琰琰。

    不料,褚飞为难地告诉她一个意外消息,“凌姐,我刚想打给你呢,是这样,我一个大学同学,京都人,他想今晚约我吃饭,我不知道你有应酬,故答应了他,要不,我推掉吧。”

    “呃,不用,你去吧,我叫钟点工阿姨就行了。”凌语芊赶忙劝止。这个京都同学,褚飞早跟她提过,学校彼此关系挺好,主要是,褚飞背井离乡来北京,有个本地同学彼此照应一下,是件好事,难得人家主动邀请褚飞,他又岂能临时爽约。

    所以,与褚飞结束通话后,凌语芊又打给了钟点工,语气略带歉意地说明来意,“秀珠姐,真不好意思,又要麻烦您了。”

    “没事,凌小姐千万别感到负担,我家也是闲着呢,去陪琰琰玩好,琰琰那么乖,那么聪颖,那么惹人喜欢,我求之不得。”钟点工义不容辞,客气又热情,平时凌语芊对她极好,一点架子也没有,非但不像其他贵妇那样百般刁难,还压根没把她当佣人看待,有什么好都会给她,对凌语芊提出这点要求,她自是无所推脱。

    凌语芊便也连声道谢,再挂断之后,和琰琰通话,小家伙得知她又有应酬,语调下意识地低落不少,但很,又体贴入微地叫她管去,不用担心他,他会乖乖家,还叮嘱她别喝太多酒。

    凌语芊胸口满满感动和幸福,这些感动和幸福足以把残留那部分愁闷冲走,全都交代完毕后,她继续投入工作,把一些后续工作完成,踏正七点钟,公司楼下与尚东瑞汇合。

    他已买了汉堡包,两人于是直接出发去江边。

    夜雾降临,月亮已经慢慢升起,给江面笼罩上一层淡淡月色,烟波浩渺,流水滔滔,无数细碎银光荡漾而起,配合着两岸高楼大厦和树荫等倒影,还有那不时驶过小艇,小船,游船,整个画面说不出优美和惬意,还有徐徐而来晚风,掠起一缕缕发丝,裙裾飘舞,让人如沐浴仙境。

    身处这么美好地方,要是有个情人软玉怀,偶偶细语,简直就是只羡鸳鸯不慕仙啦。

    只可惜,尚东瑞无福消受这份美好,她并不是他情人,而且,还有可能永远都不是。

    这并非他与她头一遭到这里,之前还有一次,那是他对她展开追求攻势半个月后,她约他到这儿来,边吃着汉堡包,边委婉地跟他说,她不能接受他爱。

    今天,她又这样安排,看来又有类似事情和他说了吧。

    嘴里使劲咬着汉堡包,他吃到,不再是美味,而是,一丝丝苦涩。

    凌语芊也有一下没一下地咀嚼着包点,吃到将近一半,侧脸,凝望着他,道出歉来,“对不起,因为我心情不好,把怒气发泄到你身上,真很抱歉,很对不起!”

    汉堡包还尚东瑞口中,就那样定定地卡他牙缝间,他也转首,侧看着她,深邃黑眸,没有半点责怪之意。

    “你说得没错,每个人都有追求爱情权利,当看到自己喜欢人,就想得到她,珍爱她一生,这是无可厚非。你出现,对我来说其实是感恩和感动,你所做一切,我都有看到,你当然不是小丑,反而是一个很出色表演者,所有用心去演绎人,都是值得钦佩人,你,便是其中一个。”凌语芊娓娓说开,表情和语气都充满了感动,说完后,话锋略微转了一下,变得决然,“但是,正如我上次和你说,我只有一颗心,这颗心已经给了我深爱男人,这辈子,再也无法对别男人动心,对你,也不会例外。”

    只有一颗心,给了深爱男人……

    她深爱男人,指琰琰父亲吧。

    当初第一次见到她,他即时被她绝美脱俗惊艳到,紧接着又为她工作上才华倾倒,顿时就生起想追她念头。

    大姐得知后,找上他,跟他说她不是一个好女人,暗示她是靠出卖身体得到各种成绩,甚至还和父亲有一腿。

    他当即就不信,依然坚持要追她,而经过接触后,加深信她不是那种女人,清楚那只是别人对她诽谤,不过,虽然这方面阻止不了他,他却发现另一个难题,那就是,她拒绝了他,就像现这样,跟她说,她心只属于她丈夫。

    他向父亲打听关于她情况,父亲告知,她是g市人,曾经与丈夫一起经营一个小公司,夫唱妇随,过着辛苦而又甜蜜创业日子,可惜好景不长,一次出差中,她丈夫忽然发生意外,抛下她和尚未满四周岁琰琰去了另一个世界。

    父亲知道他对她有兴趣,语重心长地跟他说了一句,真想要打动她芳心,并不容易,非常不容易,要他做好持久战心理准备。

    当时他听了,不以为然,心想凭自己条件,加上各种攻势,铁定能撬开佳人紧闭心门,谁知道,他低估了一个死人能力,低估她专一痴情,她竟没半点动摇,如今,她甚至还说,这辈子,她都不可能再嫁!

    这应该是好事?或坏事?

    兴许,对那个死去男人来说,这是好事,是值得骄傲事,多厉害啊,多有魅力啊,死了都还霸占着妻子心,且霸占一辈子!然而对世界上千千万万个想爱她男人来说,是多么令人气馁,沮丧甚至抓狂!

    “琰琰父亲,到底是个怎样人?他魅力到底有多大?”不甘心,尙东瑞问了出来,想看看,到底是怎样一个男人,让她如此死心塌地,她还这么年轻,以后大把年华,怎能就这样清心寡欲,死守着一个虚有男人过下去!

    凌语芊略微一怔,花瓣般娇嫩粉唇微微扬起,暗示性地道,“他是一个很有魅力男人,是一个很棒男人,各方面都无人能及,包括你。”

    如此答案,让尚东瑞顿时觉得自己正从高高悬崖往下坠落,底下深不见底,是万丈深渊。

    凌语芊看着,禁不住心疼,继续往下道,“曾经,我生命里出现过很多朋友,他们给予了我不同程度关爱,而我,也将他们一个个心中定位,每一个人对我来说都是意义深重,故即便时间再久,我依然记得他们。如果你觉得可以,我也希望你能像他们那样,当我好朋友,我们可以聊很多事,可以经常见面,彼此帮助和关心,但是,不牵扯到半点爱情。”

    绝美容颜,因为那份痴情坚定而显得加夺目迷人,却也加叫人心碎。

    好朋友!

    他要,是当她爱人,把她捧手心呵护,疼她,爱她,保护她,一生一世。

    然而,他又清楚,那是不可能事,管她外表看起来柔柔弱弱,可她性格比男人还刚烈,她说话,不容拒绝,他要是拒绝,那便是,再也无法靠近她半步。

    因而,除了点头,他别无他法,好吧,那就先当好朋友,然后,继续努力,终有一天,他会打动她芳心。

    深呼吸一个,把所有不好情绪都压到心底,尚东瑞故作轻,“那我还能给你送花吗?”

    “你不觉得破费话,可以!”凌语芊轻轻松了一口气,唇角微微染上一抹欣然笑,“不过有个小小请求,下次能否偶尔送一下紫罗兰?”

    “你喜欢紫罗兰?”

    “嗯,那是我喜爱鲜花。”凌语芊笑得释然,头开始转向江面去,看着微波荡漾海面,一些相关回忆不由自主地涌上脑海来。

    曾经,贺煜还是楚天佑时候,经常带她来江边,他强健有力手臂搂着她,她依偎他精壮宽阔胸膛上,时而静静欣赏美景,时而爱语绵绵,时而,还忐忑又狂热地亲吻。

    不错,她心目中,他就是一个无人能及男人,只有他,才能打动她心,才能让她着迷,痴恋,缱绻,一生一世,不管生与死,都永恒不变。

    凌语芊这厢回忆着过去美好,尚东瑞那厢暗自饮泣,心滴血,从她表情,他知道她一定想她爱人,真幸福,那个男人,真让人羡慕,妒忌,甚至,恨啊!

    时间就此无声无息地消逝,一阵子过后,凌语芊看了看手表,见指针即将指向九点了,于是对尚东瑞提出辞别。

    此情此景,确实不适合再呆下去,管舍不得与佳人分离,尚东瑞还是选择了赞同,带着她,回到他座驾内,送她回家。

    “谢谢你!”到达后,凌语芊再次跟尚东瑞道谢,这声谢谢,包含着很多很多意义。

    尚东瑞抿了抿唇,微笑,“真不用我陪你上去?”

    “不用了,我又不是第一次走,你回去吧。再见。”

    “再见!”

    后辞别,给彼此留下一个真挚笑。

    凌语芊迎着晚风,踏着月色,走进小区内,直达家中。

    “琰琰,妈咪回来了,琰琰……”她换好鞋,边往里面走,边愉悦地喊着,然而,回复她是满屋寂静。

    难道小家伙睡着了?凌语芊纳闷了一下,推开卧室门,却见床榻上空无一人,被子叠得整整齐齐,并没琰琰身影。

    “琰琰,琰琰你哪?妈咪回来了哦。秀珠姐,秀珠姐……”凌语芊走出卧室,往另一间房——褚飞暂住房间走,结果却也是一个人影都没有,后来,她把整个屋子都找了一遍!

    纳闷心,逐渐变得惊慌起来,凌语芊赶忙掏出手机准备打给钟点工和琰琰,这也才发现,手机不知几时没电了,关机着,她于是直奔座机那,正好看到压座机电话上纸条。

    “凌小姐,琰琰吃完饭后,忽然有个男人过来,他说是琰琰堂叔,准备带琰琰出去玩,我见琰琰和他聊得很欢,琰琰还很高兴地说想出去,于是没阻拦,我打过电话给你,但你手机关机,看到这条纸条后,你如有什么需要帮忙,请随时找我——秀珠留”

    堂叔!

    贺熠?

    贺熠来了?还带走了琰琰?

    细白手指紧捏住纸条,凌语芊纯澈眸瞳直盯“堂叔”二字上,内心惊惧转为气恼,气恼那个伪君子怎么无端端跑上门来,还不经允许就带琰琰出去!

    她就那样抓着纸条,奔回卧室,找到贺熠上次留下电话号码,拨通,不料,接电话人是琰琰。

    “妈咪,你应酬完了没?对了,我现和熠叔叔一起,刚才熠叔叔带我去街上玩了很多东西哦,我们赢了很多奖品。”

    凌语芊抿唇,缓气,量不让自己表露出任何气恼痕迹,故作平静地道,“妈咪已经到家了,你现哪?回来吧。”

    “我熠叔叔家里呢,熠叔叔家好漂亮哦,琰琰很喜欢。”小家伙依然欢不已样子,欢得,让人抓狂!

    凌语芊继续强忍着怒火,叫他把电话交给贺熠,琰琰于是也乖乖听从。

    “立刻把琰琰送回来给我!”感觉到手机已经交到贺熠手中,凌语芊马上变脸,气咻咻地道。

    谁知,电话里一片寂静。

    “喂——”

    “你过来。”他总算做声,语气平静无波澜,“琰琰很喜欢这里,想留这里过夜呢。”

    说着,他忽然朝琰琰喊了一声,刻意把嗓音提得很高,“琰琰,要不要今晚熠叔叔这里住一宿?”

    “好啊好啊。”确实是小家伙回应。

    凌语芊火气持续飙升,加气急败坏,“三十分钟,我限你三十分钟之内把琰琰送回我面前,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你想来就自己过来,要么,就让琰琰这过一晚,我又吃不了他,你怕什么,而且,平时你带他那么累,今晚就趁机好好睡一觉呗。”

    呸!他这是为她着想吗?谁稀罕他这样做!谁要他这样做!

    “先挂了,我和琰琰约好打游戏,游戏开始了,你睡吧,晚安。”那头,又是若无其事地道了一句,把手机挂断了。

    凌语芊已经气得七窍冒烟,下意识地扬起手,幸好关键时刻理智回归,及时忍住没把手机扔出去,手机才不至于英年早逝。

    她将自己重重地抛进沙发里,反复回想着刚才情景,越想,越是气恼,后,拿起车匙,冲出家门。

    仅二十分钟,她就抵达他住处,站门口使劲按着门铃,一阵子后,紧闭大门总算施施然地打开,映入她眼帘正是那个令她恨之入骨身影,依然那么高大,那么魁伟,俊美绝伦容颜,也是该死邪魅和好看。

    略微晃了一下神,凌语芊对着诡异他射出一记恶狠狠瞪视,且伸出手,用力往他身上一推,然后不再理他,气冲冲地奔进屋。

    特别鸣谢:《蚀骨沉沦》晋贡士大官一名“xijh”亲亲妞儿;晋解元大官四名,分别是亲亲妞儿“annenet”,亲亲妞儿“yha”,亲亲妞儿“何凤珍”;亲亲妞儿“昭昭812”!多谢所有支持本文妞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