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26 你,越轨了!

026 你,越轨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26 你,越轨了!

    只见那抹熟悉小身影,正客厅打着电动游戏,玩得极为欢,见到她,又惊又喜地喊了一声“妈咪你来了”,继而,继续游戏。

    凌语芊本欲强制阻止,但终究还是忍住,瞅着他,约几秒钟,沉着脸严肃地道,“好了,跟妈咪回家。”

    一会,琰琰才应答,“妈咪,今晚我想留熠叔叔家过夜,好不好?”

    “不好!”凌语芊想也不想便拒绝,语气又冷,又硬,非常罕见。

    琰琰被怔了一怔,呆呆地看着她,黑白分明大眼睛,隐约透出惊惧。

    凌语芊内心即时就软了下来,蹲下,手轻轻搭他小手臂上,嗓音也温柔了不少,“来,跟妈咪回去,不早了,咱们别妨碍叔叔。”

    琰琰依然意犹未,但也乖乖地站起身来,走到贺熠跟前,依依不舍地道,“熠叔叔,琰琰要走了,要回去了。”

    凌语芊却板着脸,看了也不看那可恶人影。

    贺熠鹰眸半眯,神色诡异而复杂,紧接着,看向琰琰,说得意有所指,“其实,叔叔一点也不觉得被打扰,有琰琰,熠叔叔特高兴,特开心,琰琰愿意话,今晚不妨就这里住下,明早熠叔叔送你上学。”

    “真吗?”小家伙先是兴奋呐喊,下一秒,小脸又转向晦暗,仰望着凌语芊,表情怯怯,但又充满期待。

    凌语芊当然不允许,二话不说,拉紧他小手儿,急切切地往门口方向走。

    贺熠长腿长脚,迈几步就追上她,高大身躯像坐山似,巍然堵她面前,“你不是疼琰琰吗,既然他想留下,何不顺他意?”

    凌语芊依然一副不理会样子,回他一句娇喝,“滚开!”

    “妈咪——”琰琰立刻被她怒气吓到,下意识地拉了拉她手,不明白她为什么对熠叔叔这么凶。

    “那事儿,我都已经道过谦了,你为啥还耿耿于怀?昨晚是我喝醉了,以致做出一些不妥举动,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这样。”贺熠举起手,做发誓状,表情相当真切和诚恳。

    “让开!”凌语芊毫不领情,继续恶声恶气。

    贺熠便也不再看她,视线转向琰琰,结实大手对琰琰伸了出去,“琰琰,熠叔叔能否拜托你一件事,叔叔想你留下过夜,陪叔叔一个晚上,叔叔真好喜欢琰琰,看着琰琰,就像看到了二哥,像是二哥并没离开过。”

    琰琰清楚这个“二哥”指是谁,是指他爹地呢!想不到,熠叔叔与自己这么有共鸣!

    小家伙心海里,霎时像是砸下了什么,立即荡漾了起来,他何尝不是喜欢跟熠叔叔一起,看到熠叔叔,何尝不像是看到了爹地。今晚上,熠叔叔带他出去玩,熠叔叔好厉害,帮他赢了很多奖品,特别是射击游戏,百发百中,熠叔叔似乎比爹地还厉害呢!如今,熠叔叔还用拜托语气,希望他留下来,他又岂能忍心拒绝?

    想罢,琰琰便也伸出手,小小手儿,搭那宽厚掌心上。

    凌语芊见状,气急败坏地喊他。

    小家伙仰起脸,可怜巴巴地央求道,“妈咪,今晚就让琰琰这里睡吧,妈咪要是不放心也可以留下,熠叔叔家很大,还有很多房间,琰琰跟熠叔叔睡一间房,妈咪睡隔壁客房,咱们明天一早再回家,好吗?好不好?”

    当然不好!凌语芊气恼万分,但又不能对着儿子发难,唯有瞪着贺熠,警告暗示他别再耍花样。

    然而,不知道说这男人迟钝呢,还是故意气她,非但没照她意思去做,还拉起琰琰手,重返客厅沙发处。

    “现九点四十分,叔叔再陪琰琰玩一盘游戏,十点钟准时上床睡觉。”可恶男人,还是一副理所当然状,高大身躯往电视机前毯子落坐,拉着琰琰一块。

    紧接着,两人就这样继续玩起电动游戏来。

    凌语芊一边默默地看着,内心感到说不出狂躁和气恼。

    这到底怎么回事,到底怎么了!不应该这样!昨晚那件事,就算他道歉了,并不代表她可以原谅他,说什么她也不可能当做没发生过,然后眼睁睁地看着琰琰和他一起玩游戏,玩得这么融洽,这么开心!

    还有,他竟然没有再理她,仿佛她不存似,带着属于她和贺煜儿子,玩得可欢乐,好像那是他儿子,随意任他陪同,简直就让人难以接受!

    凌语芊越看,越不甘心,一种不知名焦虑和烦躁逐渐升起,慢慢加剧,她忽然瞄到桌面一杯咖啡,无法克制就伸手去抓起来,然后又是不由自主地,往那叫她看得极碍眼人影上泼去。

    大大一杯咖啡,毫无预警,当面泼下,贺熠整个人即时陷入狼狈状态。

    他全身僵硬,俊脸阴沉,瞪大着眼难以置信地看着凌语芊,这个……不可理喻女人!

    确实,她根本就是不可理喻,短短一年多,怎就变成这样性格!

    琰琰也被妈咪特殊举动吓到了,迅速扔下电动制,爬了起来,略带责备地惊呼,“妈咪你怎么了?干嘛把咖啡倒给熠叔叔?”

    凌语芊晃了一下神,约莫几秒,二话不说拉起琰琰再次往门口走去。

    这次,贺熠没再去截拦,静静看着她和琰琰自他视线里消失,然后,就那样怔愣着,发呆着,直到一阵手机铃声入耳。

    特殊设定铃声,让他心头为之一震,急忙接通。

    “你越轨了!”

    深沉嗓音并没明显怒气,却足以令人警惕和惊阵,只因为,发话主人身份特殊,这个人,曾经将他从鬼门关解救出来,同时,又把他推下另一所地狱。

    贺熠理智瞬间归位,被勾走魂魄也一下子回来,头脑冷静面容严肃地沉吟一下,过去关上大门,才不慌不忙地应了出来,“我没越轨,我一直谨记自己任务,所做一切都是为完成目标服务。”

    电话那头,也即时停顿几秒,接着继续冷声道,“你一举一动,我都有看到,上次元宵节,你做了不该做事,而今晚,甚,你确定清楚自己做什么?”

    “当然确定!谁规定小叔子不能喜欢嫂子,我二哥已经去世,我对她好,也没什么不正常。”深思熟虑男人,依然一副若无其事,从容不迫样子。

    听到此,轩辕墨那气势汹汹大脑则顷刻短路了,整个人,愣住,震住。二哥?小叔子?嫂子?这是什么回答?难道,自己想多了?这小子对凌语芊好,并非因为那层关系,并非因为记得以前事,而是因为……这小子喜欢凌语芊?根据资料显示,这小子以前就曾对凌语芊有特殊感情,如今,这份感情重萌芽了?时隔这么久,发生了这些巨变,这份感情依然保留着?但,就算是这样也不行,不容许,不管这小子是什么心态什么身份,都注定了不能与凌语芊再有任何感情关系!

    “尚弘历行事作风,比我们预料中严谨和慎密,想要打进他区域,只靠与他合作投资根本不足以,主要还是得切中要害,凌语芊,是个不容错失机会。”少顷,贺熠再度做声,语气沉稳依旧,不露半点端倪。

    正思忖揣摩中轩辕墨回过神来,迟疑道,“你是说,打算利用男女关系?你接近凌语芊是故意?准备从她入手?”

    “不错。”

    “可是,行吗?”

    “bss觉得呢?这个任务,似乎除了圆满完成,再无其他选择了吧?”淡淡语气,隐约透着一抹嘲弄。

    电话那头轩辕墨,老脸即时变了变色,这小子,受命于他,却压根就没唯命是从作风,难道直接回答一句“绝对行”会少胳膊断腿吗?

    “好了,bss如果没其他事情交代,那就先这样吧,我有点累,想休息了,反正,你放心吧,任务我会完成,挂了。”贺熠说完,就挂了电话,丝毫不顾自己这样会让电话那端人很不爽,会郁闷很久时间。

    他握着手机,高大身躯再次走向大门口,打开一下房门,望着外面空荡荡一片,整个人重陷入了怔愣当中。

    另一边厢,凌语芊拉住琰琰马不停蹄地走,走道,电梯,大堂,小区,每路过地方,都留下急匆匆足印和怒气,坐上车后,她仍紧绷着一张俏脸。

    “妈咪,你今晚怎么了?为什么要那样对熠叔叔?”琰琰又问出忍了很久疑惑,不甚理解地望着她。

    凌语芊还是寒着脸,听而不闻,自顾启动引擎,驾车踏上归途。

    琰琰不禁觉纳闷,管不再追问,但还是无法抑制心情变差,弄不懂素来当他宝贝疼爱妈咪为什么会不理他,所以,当车子抵达住处时,他使起性子,不肯下车,继续重复刚才疑问,怄火语气明显表露出对凌语芊不满和责备。

    “他该骂!”不得已,凌语芊恨恨地回了一句,把他从车内抱下来。

    “为什么该骂?叔叔做了什么错事吗?可琰琰觉得,妈咪从一开始见到叔叔就不给好脸色看!妈咪曾经教过琰琰,想要别人对你好,首先你得用心去对待别人,事实上,妈咪这回并不是这样!”小家伙虽然已下车,也随着她迈步了,但依然不忘追根问底,而且,他记性真好,性格,真执着!

    结果,凌语芊又是沉默,而他,继续使性子,扬言凌语芊要是不解释清楚,他就不回家,甚至还说要回头去找贺熠。

    这立刻就把凌语芊气到了,匆忙行走双脚赫然止步,瞪着他,赌气地喊道,“好,去吧,你管去,你才认识人家多久,就这么信赖人家?不就是一个堂叔吗?至于吗?”

    “他不是普通堂叔!”

    “呵,还分普通和特别啊,那你说,他是怎样?他到底是怎样?他有什么特殊,让你连妈咪话也不听了?甚至还想抛弃妈咪跟他走?这就是你每天跟妈咪承诺会陪妈咪身边一辈子吗?小坏蛋,见异思迁坏家伙,走吧,走了就不要回来,好,以后都跟着他!”凌语芊变得加气急败坏,边说边推着琰琰小身子,不断地推,用力地推。

    人情绪当真是一种无法看透和控制东西,凌语芊这两天遭受了太多冲击,导致心理失常,言行举止也都随着大幅度动荡,要是以前,她是打死也不会说出这样话,而待她清醒回想起来后,必会相当后悔自己曾经这样对她宝贝、珍爱小家伙!

    琰琰终究是个小孩子,平时再坚强,再勇敢,这会遭到妈咪如此对待,不禁也哭了出来,越哭越悲伤,越哭越大声,那双布满泪水星眸子,扑簌扑簌地,难以置信地瞪着凌语芊。

    就此时,一个人影朝她们靠近,先是一把抱住琰琰,接着看向凌语芊,诧异又不解,“凌姐,怎么回事,你骂琰琰?你打他?为什么呢?”

    是褚飞!

    他和同学约会结束,刚好回来,不料碰上这么令人诧异一幕。他和凌语芊认识这么久,知道琰琰是她心头肉,她比任何一个母亲都疼爱自己孩子,很少大声责骂琰琰,别说像现这样,用力推琰琰,还说出不要琰琰话语!瞧小家伙,都被吓坏了,哭得多厉害,多凄凉,多惨切。

    褚飞收了一下手臂,将怀中小人儿抱得紧,赶忙安抚出声,“琰琰乖,别哭,别哭了哦,舅舅呵呵。”

    “舅舅,琰琰今晚要和舅舅睡,以后都和舅舅睡,舅舅,你带琰琰上去。”小家伙趁机找褚飞寻求慰藉,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全都抹了褚飞身上。

    褚飞是心疼不已,连声点头应好,朝凌语芊示意一下,抱着琰琰这就往大厦内走去。

    凌语芊继续呆愣了片刻,随即跟上,就这样,回到家中,然后,琰琰真褚飞房里睡了过去。

    凌语芊则窝阳台藤椅上,喝着闷酒。

    “你不是说有应酬吗?怎会和琰琰一起外头?”褚飞走了过来,她旁边另一张椅子坐下,定定地看着她。

    凌语芊不答,反问了一句,“他睡着了?”

    褚飞嗯了一声,继续刚才疑问,可惜,凌语芊双唇如贝壳般紧紧黏一起,任他怎么努力也撬不动,结果只能作罢,给她一番意味深长劝说。

    “有时候工作甚至生活上难免不如意,但再怎么苦也不该牵扯到琰琰身上,否则到头来不但他伤了,你也伤了,而且,你会比他伤得痛,这件事,或许不会他记忆停留很久,你却不同,它会像别记忆,你脑海深刻烙印,让你悔恨,痛苦,不堪。”

    褚飞尚不清楚事情原委,不清楚是琰琰直接造成,但有一句话,却是说对了,受伤人,确实是她,打自回到家,静下来后,她陷入浓浓悔恨浪潮中,她压根无法相信,刚才楼下那些举动,那些话语,皆出自自己!

    这是怎么了,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因为一个外人,把自己和孩子都伤得遍体鳞伤?

    不错,那根本就是一个外人,一个不相干人!那件事,虽然很痛心,但不发生都已发生了,凭她再努力,即便把贺熠杀了,也挽不回来,她没必要因此去给自己增添多烦恼啊。

    琰琰好奇,她随便找个借口塞过去不就行了,何必把火气转到琰琰身上,他那么小,那么敏感,他是她命,她何尝不是他全部,平时那么疼他爱他,把他当小心肝疼爱妈咪忽然变成这样,这叫他何等撕心裂肺。

    想罢,她迅速搁下酒杯,起身朝褚飞卧室走去,看到那即便睡着了,却依然眉头深锁小人儿,不由加满腹悲痛。

    “琰琰,对不起,妈咪真坏,妈咪疯了,竟然那样对你,请你原谅妈咪,妈咪跟你发誓,今后再也不会这样对你,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会把你推开,不会把你赶走,你听到吗,别难过,别伤心了,哦?”白皙手指,哆哆嗦嗦地抚摸琰琰稚嫩小脸上,凌语芊悔恨万分呢喃着。

    跟过来褚飞见状,不禁也黯然伤神,一会,低声道,“来,我抱琰琰去你床上睡。”

    说罢,俯身。

    凌语芊他一步,两手滑到琰琰小小腰杆上,动作轻缓仔细地将他抱起来,然后,走出褚飞房间,回到自己卧室。

    褚飞没有再跟上来,因为他知道,他暂时不用再为她担心了,她目前需要,是宁静空间,与她小宝贝好好相处一番。

    这一夜,凌语芊就这样眷恋疼爱地看着琰琰,直到凌晨好几点,实抵抗不过瞌睡虫袭击,才沉沉睡去,再醒来时,下意识地伸手去摸身边小人儿,谁知却扑了一个空。

    琰琰,琰琰怎么不?哪……哪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