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27 狂吻她,抱她,哄她!

027 狂吻她,抱她,哄她!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27 狂吻她,抱她,哄她!

    她即时一阵惊慌,急忙下床,刚好房门被推开,走进来,正是她要找小宝贝。

    “妈咪,你醒了,褚飞舅舅已经弄好早餐,琰琰也有份参与哦!”小家伙兔子一般地奔到她跟前,眉开眼笑,丝毫不让人发觉昨晚他和她身上发生过那样事。

    故凌语芊愣到了,呆呆看着他,一时间,无法晃过神来。

    “妈咪,琰琰昨晚错了,不应该那样追问,妈咪既然不说,那一定是有原因,琰琰答应你,以后再也不会惹你生气,而你,也不准再赶琰琰走哦,咱们说好,要过一辈子。”

    啪嗒啪嗒。

    灼热且滚烫泪水,再也抑制不住,从凌语芊眼眶哗哗落下,多么乖巧懂事孩子,这么优秀人儿,她怎么舍得再骂,再伤害!

    紧紧抱住他,她呜咽出声,“妈咪也有错,妈咪答应琰琰,以后再也不会凶琰琰,否则,妈咪是小狗,变成很丑很丑哈巴狗!”

    嘻嘻——

    小家伙乐得开怀大笑,一会,从她怀中出来,拉住她,小脸重现兴致勃勃神色,“妈咪,来,去尝尝琰琰为你做早餐,你知道琰琰为你做了什么早餐吗?绝对震撼哦!”

    绝对震撼?

    听到此,凌语芊吸了吸鼻子,停止流泪,下意识地问了出来,“是吗?那琰琰给妈咪做了什么?乖,告诉妈咪。”

    小家伙却故作神秘,挽住凌语芊藕臂,越发淘气和调皮,“妈咪想知道啊?那就赶紧去啊,去看了不就知道了!总之啊,百分百好吃!”

    哟!这小子!凌语芊不禁瞟了他一眼,脸上笑容却是愈加灿烂,便也速下床,随他走出卧室。

    原来,小家伙为她煮早餐是鸡蛋甜汤,竟然是鸡蛋甜汤,曾经是贺煜唯一会做食物,也是贺煜只为她做过爱心早餐。

    “琰琰今天起得超早,我还做着美梦,他就跑来把我叫醒,说要煮鸡蛋甜汤给妈咪当早餐,要我帮他忙,他还说这是爹地曾经给妈咪做过爱心早餐,妈咪吃了一定心情大好,会感到很幸福,再也不记得那些伤心烦恼事。”褚飞已经坐餐桌上,边咬着土司,边汇报情况。

    凌语芊即时又是一阵感动,连牙也等不及刷,直接喝下半杯温开水,然后端起早已准备好鸡蛋甜汤,迫不及待吃了起来。

    果其不然,这顿早餐是她活了这么久,吃过好吃一顿,且还是能勾动人心一顿,只因这是她亲亲宝贝为她准备。

    除了幸福,多,是深深悸动,吃着与贺煜给她做过一模一样甜点,看着琰琰那张长得酷似贺煜容颜,她忽然觉得,这是贺煜亲手为她所做,贺煜并没有离开,还煮了早餐给她。

    “妈咪,你咋又哭了?琰琰以为做了鸡蛋甜汤给你,你会很高兴很乐。”看到母亲泪水哗啦啦流,琰琰既失落难过,又困惑不已。

    凌语芊定了定神,抚摸着他满布悲愁小脸,温柔地解释,“妈咪没事,妈咪之所以哭,正是因为感到高兴和乐。”

    琰琰略微一怔,迟疑地推测,“那么,这是幸福泪水?”

    “嗯!幸福泪水,琰琰好懂事,妈咪因为拥有一个这么乖巧懂事儿子感到幸福无限,忍不住落泪了。”

    呼——

    小家伙听罢,舒了一口气,站起身,往凌语芊碗中添加多,愉悦不已,“那妈咪继续吃,继续乐!”

    凌语芊轻轻颌首,继续享用,渐渐地,泪水停止了,满面欢喜之色,身上每一个细胞也都蹦跳个不停。

    褚飞一边静静地看着,欣慰无边,管还是纳闷昨晚到底发生过什么,但已不再纠结,不再担心!

    一顿美味可口、甜蜜温馨早餐后,三人一块出门,琰琰上学,凌语芊与褚飞则回公司。

    与小家伙分开了,凌语芊心情乐指数随之减弱,但并没跌太多。跟贺熠之间恩怨,她努力之下,很便想通来,于是打消了今天原本准备去跟尚弘历说不再跟进关于ACe集团投资合作项目念头。

    成功职员,是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把工作牵扯进内,都应该做到公私分明。虽然贺熠对她做了极为过分举止,可她不能因此就放弃赚钱机会,反正他昨晚也发过誓,说以后不会再这样对她,因此,不妨拭目以待!

    另外,尚东瑞也坚守约定,不再像之前那样以追求者身份出现,而是送给她一束代表着友谊鲜花,让她心情是豁然开朗,人也恢复了以往热潮和战斗力,当晚,如常去应酬从法国来大客户。

    外国男人总是对中国女人很感兴趣,这群法国客户也不例外,吃完饭就直嚷着要去夜总会欣赏中国美女,凌语芊见惯不怪,像以往那样,公司两名男性同事陪同下,带客户抵达g市一间颇为出名夜总会。

    高雅华丽贵宾房里,美景,美酒,美食,美人,构成一幅纸醉金迷,多姿多彩夜生活。

    三位来自法国客户,每人都怀抱一名小姐,小姐们浓妆艳抹,艳丽妖娆,娇嗲妩媚,把男人们撩拨得春心荡漾,呵笑连连,不过,为吸引眼球还当属静坐一旁凌大美人。

    她身上衣着打扮不像夜总会小姐们大胆性感,妆容也没小姐们大费心思,她不会像她们那样特意发出挑逗信号,只淡然优雅地自个品茗着红酒,但就算如此,还是成了全场让人心动一个。

    她俨如一朵娇媚花儿,不断散发着诱人芬香,不经意,却足以勾魂夺魄,以致那法国大bss汤姆先生,管明知她心意,但还是按耐不住,与夜总会小姐玩耍几番后,就厌倦了这些庸脂俗粉,壮着胆子,朝她这个出尘脱俗小精灵出击。

    已经身经百战凌语芊,从汤姆先生表露出来神色立刻就猜到了他想做什么,先是怔了怔,继而镇定下来,嫣然浅笑,打开话题,“不知汤姆先生对我们今晚安排满意不满意?这间夜总会小姐们都挺不错,汤姆先生若然还有兴趣,我可以再叫她们换一批进来。”

    柔软娇糯嗓音,配上一口流利英语,说得抑扬顿挫,好比一颗巧克力,带着香醇浓郁味道,带着柔顺丝滑质感,让人只需一想象,就忍不住闭上眼,情体味。

    汤姆先生心海猛地一荡漾,碧眸像是生起一团火苗,火苗直喷到凌语芊身上,意味深长地应了出来,“中国女人果然不错,但美,还是ylanda—Ling,跟你合作,真是太愉了。”

    “谢谢汤姆先生抬举,同时,也感谢你们对我公司信任和支持。”凌语芊继续面带微笑,客套乎之。

    汤姆先生稍作停顿,眼神越发狂热,瞅了一下凌语芊握住酒杯青葱玉指,蓦然提出一个大胆要求,“据说中国文字博大深远,单是形容女人手,就有很多个形容词,ylanda小姐这双美丽无瑕玉手,恐怕是配得上无数形容词吧,不知我有没有那个荣幸去感受一下?”

    噢!

    他意思是,想握她手,甚至,想摸她手?璀璨迷人笑,即时凌语芊脸上凝固了。

    这时,凌语芊带来两名男同事走了过来,笑着对汤姆先生道,“汤姆先生想感受咱们中国文字啊,这个容易,咱们陪你去摸其他女人手,她们手是无数形容词代号呢。”

    “不,我就要从ylanda小姐身上感受!”汤姆先生也逐渐收起嬉笑,面容恢复严肃,凌语芊和两个男同事身上来回瞅了几眼,嗓音变得加冷冽,“其实,这两个家伙对我们合作并没关键性作用,ylanda小姐却把他们一起带来,莫非是为了提防我们?”

    轰——

    霎时间,不但凌语芊加全身僵硬,两名男同事也重重一震。确实,考虑到她终究是女性,尚弘历特别安排了两个保镖假扮成男同事,陪同凌语芊一起来这样场所,以防凌语芊被人骚扰,以往也有个别精明客户看得出来,但都心知肚明,没有点破,想不到这个法国客户会直接点破。

    “我们是百分之两百诚意跟贵公司合作,贵公司却处处提防我们,连休闲娱乐都不坦诚以对,别提事业上吧?看来,这次合作得再考虑考虑!”汤姆先生自顾述说,唇角微微扯了一下,嘲讽中透着一股威胁。

    早前,尚弘历就跟凌语芊说过,这个客人非常难搞,但因为他们财大气粗,公司自然不想错过,要是这次合作能谈成,公司至少会赚两千万,所以,今天出发前,尚弘历还再次提醒她,务必好好招待这几个客人,量满足他们需要,他半认真半玩笑地扯到她年底奖金上。

    尚弘历用意,她很清楚,虽然她很看重钱,但也不至于为了这份巨额奖金什么都做,然而,既然这个行业上混,有时偶尔牺牲所难免,何况她拥有如此出色外表,必然少不了给人吃豆腐,以前,就已经试过,今晚,看来也是无法避免了。

    摸一摸手,不至于太过分,就当做,与客人握手?

    凌语芊心里暗暗做了一番思忖和沉吟,随着汤姆先生表情越来越难看,便也谦逊地笑道,“我就一双粗手,干各种活儿,自认配不上那些美好修辞,希望别让汤姆先生太失望。”

    说罢,芊芊玉手,呈现汤姆先生面前。

    汤姆面色即时好转,生怕凌语芊反悔似,刻不容缓就伸手握住,粗厚结实手指,凌语芊手背上大胆煽情地摩挲起来。

    凌语芊一个劲地佯装笑脸,定定望着他,同时,悄悄关注着手上感受,感觉到他手已经越过她手腕,得寸进尺开始往上蔓延时,她下意识地做出了一个抗拒提醒。

    幸好,这个汤姆先生还算懂得适可而止,见状不禁停止了,对凌语芊举起酒杯,朗声赞道,“ylanda小姐不愧是女中豪杰,跟你合作实太愉了,来,我敬你!”

    呵呵,早几分钟前还怒气腾腾地批判贬低,转眼间又捧上天,难怪人家说商场如战场,不到后一刻,都无法确定结局。凌语芊松了一口气,赶忙举杯回敬,继续表现得热情,诚意,恳切。

    接下来,客人们不再有过分要求,都集中喝酒上,凌语芊因此喝了不少,到结束散会时,已经飘飘欲醉。

    大伙直接夜总会大门口分道扬镳,汤姆先生与凌语芊握手辞别,再次保证给她,说这次合作已经决定下来,明天会正式签署合约,感受着凌语芊圆润细腻美手,汤姆先生不禁又春心大动,提出另一个要求,想和凌语芊拥抱一下。

    本来,拥抱欧洲国家算是一个很正常社交,凌语芊也和不少客人拥抱过,但因为今晚汤姆先生个别举动,故她心中产生结缔,不过,念板上钉钉合作上,终还是压住排斥,默许了汤姆先生请求。

    如她所猜,这个拥抱不是一般社交拥抱,色男人还是趁机占了一下她豆腐,那坚实强壮身板,重重地压她娇小身子上,健硕胸膛也趁机挤着她胸部,抱了好多秒钟才舍得放开。

    “再会,迷人小精灵!”扬了扬手,碧眸暧昧地眨了几下,汤姆先生总算心满意足地钻进计程车内,与他助手正式离去。

    “凌小姐,你还好吧?来,我们送你回去。”负责保护她两名男同事,马上询问她情况。

    凌语芊感激一笑,表明自己没事,同时,叫他们先走,说她想这里吹吹风。

    看着他们皆一副怔愣模样,凌语芊不禁安抚道,“这里是闹市呢,我不会有事,时间不早了,你们回去吧。”

    同事毕竟是受命行事,见凌语芊这样说,便不多勉强,齐齐对凌语芊叮嘱一番后,先行离去。

    凌语芊目送着他们,待他们车子走远了,这也才低下头,往左边人行道上漫步起来,边走,边回想今晚情况,时而抬头仰望天空,一会过后,当她视线从天上收回,头摆正往前时,惊见一个熟悉人影闯进她眼帘。

    高大劲拔身影,轻轻倚几米远灯柱上,管周围射来华灯有一下没一下,不是特别明亮,却足以让凌语芊看清楚他表情和神态。

    只见他,面色深沉,眸光阴霾,目不转睛直瞪着她,浑身散发着,一种怒气?

    可是,他有什么资格她面前生气?自己都还没跟他算那些账呢,他凭啥用这样表情对她?

    凌语芊想罢,停下双脚重迈动,慢慢地朝他靠近,然后,自他面前越过。

    然而,被他一把抓住!

    “放开我!”她本能地怒斥。

    这次他倒是马上松手了,却改为言语上对她不逊,嘲讽嗓音夹杂着酸溜溜怒火,“这只手不是随意任人抚摸吗,怎么到我这里就变成十恶不赦了?别忘了我也是你们客户!”

    他……他说什么?难道他看到她被汤姆先生摸过手?他怎么会看到?还有,他是客户又怎样?谁规定他是客户她就要被他摸?另外,他怎会这样地方出现,莫非也是来应酬?想到他竟然跑来这里zha小姐,她就感到莫名羞恼,给他一记恨恨瞪视,重迈起步来。

    “尚弘历多次提到你是多么优秀,多么能干,为公司赚了多少钱,原来,你本事就这里,为了得到合约,除了被人摸手,拥抱,还有其他什么进一步举动?难道钱就那么重要吗?为了钱,什么都不顾了?”他站她身后,继续责骂,妄自猜测,自以为是。

    凌语芊怒火也越发旺盛,速奔回他面前,冷声大吼,“不错,钱就是很重要,有了钱,才有吃穿住;有了钱,才能保护自己和自己想要保护人不被欺压侮辱;有了钱,才能狠狠反击那些看不起自己人!钱虽然不是万能,但没有钱就万万不能!也是,你这个含着金钥匙出生豪门子弟,又怎会知道没钱苦!”

    他不知道没钱苦?呵呵,他比她受这破玩意伤害!曾经,因为没有钱,他被那些想追她富家子弟嘲笑威胁,还被她父母白眼以对,可他不会因此出卖自己肉体或灵魂,依然坚守身心都仅属于她!

    而她呢?为了钱,简直就变了一个样,被那些男人垂涎,摸,拥抱,甚至……越想下去,贺熠越抓狂,满身怒气如火山爆发,不由分说地再次抓住她,把她按到灯柱上,对准她那明明做错事却还如此伶牙俐齿小嘴狠狠地蹂躏起来。

    凌语芊猝不及防,先是被吻得一阵晕眩,稍会,神智拾回后,奋力挣扎,还不惜张开嘴,用力咬他唇上,咬得他嘴唇破缺,鲜血直流,血腥味把她呛得狂呕不已,今晚喝下那些红酒,全都吐了出来。

    贺熠赫然清醒过来,理智渐渐恢复,被她痛苦呕吐画面弄得心疼不已,而且,后悔不已,大手温柔地抚顺轻拍着她脊背,不断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又是对不起,每次都把她伤了才说对不起,这么简单三个字,谁不会啊,她直想杀了他,然后再到他坟前跟他说对不起呢!

    终于呕吐完毕凌语芊,抬起头,怒骂出来,“不要你道歉,你给我闭嘴!坏蛋,烂人!不错,我就是喜欢钱,为了钱甘心被客户占便宜,可是,你管得着吗?你凭什么说我?你是我谁啊?王八蛋!”

    “我……我是……我为二哥打抱不平!二哥那么爱你,而你,也曾经答应过他一生一世,可他才走多久,你就变了样!”贺熠支支吾吾地解释一通,俊颜重回归阴霾。

    “一生一世?一生一世……有吗?”凌语芊悲痛呢喃着这几个字,渐渐地,低吟变成质问,苍白容颜绽出一抹凄凉悲哀笑,热泪盈眶。

    贺熠见状,胸口仿佛被针刺了一下,重重一痛。而她接下来话,是让他心如刀割,堕入万丈深渊。

    “不错,大家说好一生一世,可,是谁先违反了诺言,是谁抛下谁,让她孤苦悲痛地活这个世上,连死,都没有资格!贺熠,不管你是出于什么心理,别再跟我提他,还有,你好别再出现我面前,我不想见到你,不想见到和他长得一模一样你!我恨你,我恨他,我恨你们!”凌语芊几乎费全力,一鼓作气吼完,泪水也跟着从眼眶哗哗而出,呜咽,恸哭。

    一窜窜晶莹灼热泪珠,楚楚可怜容颜,悲痛欲绝哭声,如一支支利箭不断插入贺熠心房上,再也顾不得其他,一把将她纳入怀中,沉痛无限,“别哭,对不起,是我不对,是我该死,没错,现我,是没资格管束你,但我控制不了自己……你说我变了,其实不然,我没变,至少,对你感情一直都没变,那天之所以越轨,只因太爱你,后来想到给你带来那么大伤害,我只好努力把这份欲念收起来。我一直以为,你依然为二哥坚守着你身和心,导致今天见到这些画面,忍不住失望,发怒,你别哭了,别哭了好吗?求求你!只要你别哭,我什么都答应你。”

    呜呜——呜呜——

    凌语芊哭得加厉害,鼻涕泪水全都往他身上喷去,明明还记得他对她做过那些过分举动,明明很讨厌痛恨这个无耻下流大色狼,可她竟然对这副胸膛产生一种莫名依恋,以致就这样伏上面,不想离开,这是怎么回事,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