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28 劲爆大消息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28 劲爆大消息

    “咳……咳……”

    就凌语芊混乱不解间,一阵独特咳嗽声忽然自头顶传来。

    凌语芊娇躯一僵,迅速推开贺熠,脸终于从他胸前抬起来,隔着模糊视线,她看到了另一个熟悉人影。

    是那个男人,上次饭店,与贺熠一起年轻男子!他神情仍然很古怪,她被他看得浑身不自,于是咬了咬唇,二话不说急速冲到路旁,拦截住刚好经过一辆空计程车,仓皇而去。

    夜空下,回归沉寂,两道不同呼吸声,此起彼伏。

    一会,轩辕彻调侃出声,“兄弟,你魅力果然无边,这么就把她俘虏了,不过我倒有点纳闷,她之所以那样,只因为现你呢,又或者,因为之前你?”

    深邃鹰眸,给轩辕彻淡淡一瞥,继续盯着车子消失方向,贺熠缄默不语,一脸沉思。

    “你这个所谓‘美男计’确实不错,但兄弟我还是想提醒你一句,别入戏太深,否则,很容易露出破绽,像今天,就算她被人摸手,被人抱,甚至乎……深入接触,你能阻止吗?不能,兄弟你根本不能!故你何必伤人伤己?”调侃逐渐变成郑重劝解,轩辕彻俊美帅气容颜隐隐透出一股担忧。

    贺熠视线终于彻底收了回来,睨着他,冷不防地道,“想不想打一炮?不是说这里小姐技术都很好吗,咱兄弟去试试吧。”

    呃——

    轩辕彻先是错愕一下,紧接着,恍然大悟,抡起拳头朝他重重一捶,接着,环住他肩膀,饶有兴味地附和,“好,去试试!一定要去试试,既然有人服务,咱为啥要洗冷水澡。说好了,今晚来真哦,你别给我打幌子,否则,我以后让你连冷水澡都不能洗!哼,竟敢跟我开这样玩笑,看老子不把你往死里整,3P怎样?要么4P?瞧你这体魄,5P都不成问题吧,不过,那啥,将来可别后悔啊!”

    趣味十足揶揄,滔滔不绝地自轩辕彻嘴里发出,他还不断加大臂力,给贺熠来个极致拥抱,偶尔朝贺熠打一拳,踢一脚。

    贺熠性感薄唇一直微扬着,甩了甩头,精壮手臂也用力环轩辕彻肩上,修长双腿,往前阔步迈去……

    回到家中凌语芊,心情久久无法平复,她呆坐梳妆台前,透过镜子看着神思恍惚自己,脑海不停闪现出今晚情景,耳畔边也是反复回荡着贺熠说过某些话。

    “你说我变了,其实不然,我没变,至少,对你感情一直都没变,那天之所以越轨,只因太爱你,后来想到给你带来那么大伤害,我只好努力把这份欲念收起来……”

    爱……

    他爱她……

    当年,她确实有感觉到他对她特别情愫,也隐约知道那是什么,只是一直没去点破,也从没想过,有朝一日这份情愫会剖析出来。

    经过今晚,她虽然不再那么恨他,但也不想见到他,正如她当时对他吼出话,他跟贺煜长得极似,总会让她忍不住产生错觉,就像今晚,她竟然迷恋他怀抱,她依偎他胸前,有种像是被贺煜抱着感觉,导致她深深眷恋,沉沦不拔。

    可事实上,他不是贺煜,就算他长得再像贺煜,就算他给她感觉他是贺煜,但他就是他,贺熠,而非贺煜!

    所以,凌语芊,以后别再产生幻觉了,别再把他当成贺煜,别再干出那种丢人事!不错,那根本就是丢脸,与贺熠关系甚好那年轻男子,就是用了嘲弄眼神看她!

    真可恶,真讨厌,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丢人现眼呢!

    凌语芊越想,越觉得无地自容,整晚,就那后悔,羞愧,抓狂,同时,也暗下决心,以后再也不能靠近贺熠半步!

    一夜不眠,几经折磨,让凌语芊疲惫不堪,然而这还不止,次日上午当她回到公司后,另一个严重震撼和打击等待着她。

    踏正上午十点钟,她刚坐下办公椅不久,运输部负责人马先生惊慌失措地跑进来跟她禀告,说驶往加坡一艘货船,被查出藏毒,运毒!

    藏毒?毒品?贩运毒品?

    不,不可能,怎么可能!

    万尚集团经营业务甚广,其中一项就是运输业。虽然她是从担任公司企划部职员进来,但自从她被提升为企划部总监后,尚弘历慢慢交给她一些别业务,他说凭她才华,他不仅仅要她当一个部门经理,还要她参与整个万尚集团。

    如此器重和抬举,她无限感激,也非常珍惜这个来之不易机会,从不熟悉到熟悉,从熟悉到深透,一步一个脚印,她把他交给她每一件事都办得妥妥当当,运输业也照样如此。

    一直以来,公司运输都是正规货物,根本就没什么所谓违禁品,别说毒品了。每次出航货物,都是经由她和马先生仔细检查各种文件,然后签名发放出航,如今,忽然出现这样问题,简直就是晴天霹雳,震惊天地!

    “你……你确定这是真?确定吗?”凌语芊脸色刷白,全身哆嗦,美目瞪得倏大,直盯着马先生,希望他跟她解释刚才所说那些话都不属实。

    瞧着美丽动人她因此变得楚楚可怜,马先生真希望自己能说不是,可事实如此,即便明知这是一个深重打击,也只能如实禀告,“嗯,确定,船长亲自打给我电话,目前这艘船被扣押海关,船长正接受审讯盘问。”

    凌语芊娇小身躯,即时又是重重地打了一个摇晃,“那……那董事长知道了没?”

    “还没,我一得到消息先跑来跟你说。凌总监,你说这到底怎么回事,咱们公司素来经营正当,从不作奸犯科,怎会忽然涉及贩运毒品?你说这是有人嫁祸呢,又或者……”

    凌语芊速抬了抬手,示意他别胡乱猜测,娥眉深锁继续沉思片刻,拨通电话,亲自与船长再确定一遍,然后,带马先生一起去找尚弘历。

    听到这个大消息,尚弘历也震惊不已,不过,兴许是见惯了大风大浪吧,他并没像凌语芊那么紧张慌乱,一下子就沉静了下来,看着窗口,满面思忖。

    “董事长,咱们公司不是一直经营正当生意吗?怎会被查出贩毒?难道是咱们竞争对手插赃嫁祸?那会是谁?还有,如今被当场抓获,我们能逃脱责任吗?接下来怎么办才好?”凌语芊看着尚弘历,问出马先生刚才那些猜测,整个人依然颤抖哆嗦不已,俏脸也煞白煞白,仓惶无措,六神无主。

    尚弘历定了定神,目不转睛与她定定对望,深深眸色中,光芒一阵明亮一阵晦暗,让人根本看不出他此刻是何作想。

    “董事长……”

    “别担心,这事,我会跟进,你先回去做事。”

    “可是……”凌语芊嘴唇嗫嚅了一下,终还是没再多说,对尚弘历深深一鞠,“那我静候董事长佳音。另外,期间有什么消息,请董事长及时知会我,好吗?”

    “嗯,会。”尚弘历点头,眼见凌语芊转身离去,忽然又把她喊住,“对了,去阿姆斯特丹那批货,本是今天起航对吧?你先扣住,别出。”

    凌语芊一震,回头,困惑不解,“先扣住?为什么?这批货货期本就推迟了,再不出话就赶不上规定时间内把货交给客人,咱们与客人签署合同上说明了超出约定货期得赔款5%。”

    “没关系,你照我意思去做就是了。”尚弘历说罢,视线转向电脑屏幕。

    凌语芊仍满腹疑惑,但也没再追问,与马先生相视一眼,一起走了出去。

    “凌总监,既然董事长说了他会处理,你也不用太担心,应该没事,咱们光明正大,没做过就不会有祸害。”马先生再次安慰凌语芊,比起担心货物,他似乎担心她,如此年轻,如此娇小她,承受得住这么沉重打击吗?

    凌语芊对他感激地点点头,然后,与他分别,回自己办公室,不过走着走着,碰到褚飞。

    褚飞已觉察到凌语芊异样,迅速走近,询问,“凌姐,你咋了?面色好苍白,哪儿不舒服吗?”

    迎着褚飞关切担忧眼神,凌语芊抿了抿唇,回了他一句自己没事,正好发觉旁边忽然射来一道异常锋芒,于是顺着看过去,这也才发现,场还有一个年轻女孩。

    乍见这个女孩,有种似曾相似感觉,而且,女孩神态不大好,她是谁?褚飞怎么会和她一起?他们,吵架了?

    凌语芊心中顿生疑惑,但由于心系要事,便也没多加细想,冲女孩点头打了一个招呼,接着与褚飞辞别,继续踏上回办公室路。

    窝寂静无人办公室里,凌语芊心情又恢复了先前混乱和惊惧,越想越不明白,越想越觉得可怕,后,跑去了找王塑。

    王塑表情,除了诧异和惊震,还夹杂着另一种特殊反应,但只是一瞬间,得凌语芊都来不及捕捉,不过她也没多想,继续追问他事情会怎样发展,能否安然解决,身为负责人她,会不会有事。

    看着无辜可怜她,王塑甚是心疼,本能地安抚,“你别慌,我想董事长会处理好,怎么说咱们万尚集团业界屈指可数,这点能力还是有。”

    凌语芊听罢,心中淡定不少,下意识地点了点头,紧接着,问起当时跟尚弘历问过猜测。

    谁知,王塑跟尚弘历一样,并没有给她任何回应,只继续叫她放心,如常工作,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

    听到此,凌语芊自是无话可说,其实,她之所以来找他,是因为实害怕,需要一个人给她定心丸,素来待她不错王塑,便是好对象。

    怀着感激和拜托心意,她对王塑深深一望,然后,辞别离去。

    王塑目送着她,待她走了很久,他脑海依然是她惊慌失措害怕模样,是那芊芊弱质倩影,稍会,不由也从办公椅上起来,出门,来到尚弘历办公室。

    若有所思地对着正埋首案上尚弘历注视片刻,王塑开门见山,语气迟疑地提及事情,“董事长,AF38那艘船被扣押事,我听说了。”

    再过两秒后,尚弘历才抬起头来,高深莫测地回了王塑一记凝望,随即伸出手,示意王塑坐下。

    王塑领命,屁股刚碰到椅子,继续发话,“去加坡那条线不是一直很顺利妥当吗?为什么会被查出来?你联系过吕关长没?他怎么说?情况严重不?能不能摆脱?ylanda不会有事吧?”

    “你很意她?”尚弘历总算开口,冷不防地反问了一声,语气耐人寻味。

    王塑怔了怔,结结巴巴地解释,“毕竟……她是无辜。”

    呵呵——

    尚弘历唇角一扯,嗤笑。

    王塑看着他这样反应,愈加忐忑不安,沉吟数秒后,继续硬着头皮乞求道,“董事长,可以话希望量帮她度过这次难关,就当看她为公司做出这么多贡献份上,再说,您如此培养她,也不只是想她一次中招就毁灭吧?您一定有办法破解,让她脱罪对不?”

    又是过去好一会儿,尚弘历给以希望答复,“嗯,你说没错,没理由一次中招就毁灭。”

    王塑下意识地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回到重点上,疑惑不解地问,“董事长,这条线咱们走了这么久都没事,为什么这次会出问题?您和吕关长联系了没?他怎么说?”

    听及此,尚弘历神色也恢复严肃,沉吟少顷,低道,“嗯,吕关长说还查,有消息会随时告诉我们,总之,其他货你盯紧一些,暂时先别动,等这事处理了再继续。”

    王塑颌首,加忧心忡忡。

    尚弘历瞅着他,忽然又道,“对了,我知道你和小凌关系好,但你要切记我话,该说就说,不该说,一个字也不能透露,明白吗?”

    王塑定了定神,再次颌首,接着,顺势问,“其实,董事长当初为什么选ylanda?我觉得,她是一个很正直人,一旦知道实情,未必肯合作,另外,她终究是个女流之辈,还那么年轻,各方面能力质素,明显比男人弱。”

    “嗯,她正直毋庸置疑,但正直并不代表永远会这样,人都有自私一面,利益甚至性命关头,那些所谓正直善良也就成了扯谈。至于她是个女流之辈,呵,你可千万别小看女人,特别是,长得像她这么漂亮迷人女人,她拥有比任何男人都厉害武器。”

    “什么武器?”王塑加好奇,可惜,尚弘历再也不继续解释,只眸色复杂地瞅着他,然后,下逐客令。

    于是乎,他管整颗心被高高吊起,但也无可奈何,磨蹭一会后,乖乖离去了。

    本来,他打算顺便去跟凌语芊说一声,继续安抚她别担心,但想起尚弘历一些话,便又先忍住,心事重重地朝自己办公室走去。

    因为这件意外,凌语芊折磨了整整一天,茶饭不思,寝食难安,连晚饭也交代钟点工人煮,她就公司一直呆到8点多才回家。

    “妈咪,你回来了?还没吃饭吧?来,去吃饭。”琰琰听到开门声,速跑了过来,为凌语芊拿拖鞋。

    凌语芊本是低落沉闷心情为之一振,搂住他,亲了一口,然后开始换鞋,边往客厅走边下意识地问道,“秀珠阿姨回去了吧?那你也吃过晚饭了?”

    “琰琰已经吃过点心,但还没吃饭,准备等妈咪回来一起吃呢。”小家伙从凌语芊手中接过手袋,往沙发一放,挽住她手臂,走向饭厅。

    凌语芊俏脸继续转亮,唇角也不自觉地扬起一抹弧度,然而,随着她踏进饭厅,看到刚从厨房走出来高大人影,唇角猛然一阵抽搐,笑容瞬间凝住,迅速离开琰琰手,捂上双眼,使劲地揉着眼睛。

    “妈咪,别揉了,你没有看错,那就是熠叔叔呢!”琰琰喊了一声,语气雀跃不已,看来,小家伙又忘记某件事了,说得理所当然,“今天下午秀珠阿姨来接我时候,忽然接到家人来电有急事去办,刚好熠叔叔也去幼儿园,得知情况后,跟秀珠阿姨说是妈咪叫叔叔去接我,让秀珠阿姨先去忙急事,秀珠走后,熠叔叔就带我回家了,还给我做晚餐呢!对了妈咪,你去尝尝吧,闻起来很香哦。”

    原来如此!可是……

    经过上次那件事后,她只记得警告自己躲避贺熠,却忘了交代钟点工,结果,就这样让这个无赖之徒登堂入室了!

    不错,根本就是无赖之徒,她都表明了不想再见他,不想再和他有任何私底下牵扯,他非但不听,还登堂入室!亲手弄晚餐?他……他当这里是他家吗?谁要他这么好心!

    凌语芊气恼又震惊,简直就是晴天一个大霹雳,加上今天焦急不安了一整天,饭都没吃,全身霎时间一波瘫软,就那样跌坐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