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393 原来,贺煜是这样被陷害的!

393 原来,贺煜是这样被陷害的!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393 原来,贺煜是这样被陷害!

    想到这里,凌语芊连忙拿起话题,但下一秒,又放下,改为直接用手机拨打尚东瑞手机。

    才响一下,对方就接听,温润嗓音充满惊喜,“小芊芊?你找我?主动找我?”

    凌语芊没心思对他夸张举动多给反应,直截了当,“你现有空吗?方便过来我办公室一趟吗?”

    “当然有空,就算没空,也有!对了,你找我做什么?公事还是私事?我猜,是私事吧?”尙东瑞愈加兴奋和雀跃。

    凌语芊翻阅着桌面资料,平静依旧,“你先过来吧。”

    “好,你等我十秒钟,我立刻到!”

    然后,手机挂断。

    十秒钟?

    凌语芊不禁没好气地一笑,接着深呼吸,梳理一下思绪,结果,虽然不是十秒,但也只需半分钟,尙东瑞便出现了她面前,春风满面,笑得像个傻子,不错,他就是个傻子,她就主动找他而已,他已高兴得像中了六合彩似。

    凌语芊胸口冷不防地揪疼了一下,继而,又深吸了一口气,压住内疚感,示意他她对面椅子坐下,开始了试探。

    “你公司当副经理,那你具体打理业务都包括哪些层次?是不是公司所有大小事务你都参与了?”

    如此提问,让尚东瑞瞬间大感意外,她忽然找他,他想过无数个可能性,有好,有坏,却怎么也想不到这方面上,因为,她从没关注过他这方面情形。

    按住心里头淡淡困惑,他继续嬉皮笑脸,“咦,咋对我事业感兴趣了?该不是,你改变主意了?对我查问家底,想看看我是不是一个蓝筹股,是否嫁得过?”

    噗——他……想到哪去了!

    凌语芊翻了翻白眼,但也没点破,模棱两可地道,“那你回答不回答?你知道,我不喜欢人家说谎,所以,你好实话实说,不得半点夸张。”

    “行!不夸张。不是哥吹,虽然我爸有三个儿女,可我爸喜欢还是我,我哥和我姐还经常因此羡慕妒忌恨呢!”尚东瑞先是自豪得意一把,稍作停顿后,表情又略显懊丧,“不过,我老爸说我才从国外分公司回来不久,必须慢慢深入这边总公司事务,而且,我大哥大姐本来就对他自小偏爱我感到不满与抱怨,假如我一回来就比一直驻守他们还受器重,那就容易引起他们反弹,故暂时来说,我还是一个非常空闲副经理,我实权,甚至还没你这个总监多呢!”

    “那你觉得,咱们公司财力如何?”凌语芊又问。

    “财力啊,当然是极其雄厚,咱们这是家族生意,从爷爷那辈就开始了,到了我父亲那辈是日渐壮大,一直都发展着,只除了,两年前出现过一次经济危机,不过,我老爸很就把它摆平,故整体来说,我们是,财大气粗!”

    经济危机?

    两年前出现过经济危机?

    不理会尚东瑞那极其优越神态,凌语芊即时被这些字眼震到了,整个眉头倏地深锁起来,直到尙东瑞敲打着办公桌,急声呐喊她,她才回过神。

    “小芊芊,你咋了?对了,你今天很古怪哦,为啥无端端问我这些事?”他不是小孩子,当然不会真认为她是想改变主意,想和他发展那层关系。

    “呃,没……我问问而已。”

    “问问而已?你不是那样人!”

    凌语芊又是愣了愣,迎着他继续探究审视眼神,她脑筋飞打转,再度撒谎,“其实……是这样,昨天我看一些企划书,发现你大哥参与了很多,而你却很少,一时间心血来潮,就想了解一下喽,毕竟,你们是兄弟,照理说权力相当才对,当然,你刚才说那些理由也是正常,所以,我明白了,不怀疑了!”

    尚东瑞斜着星眸,带着审视意味睨视着她,一会,便也不多说,转开话题,讨好地道,“今晚一起吃饭?第五街那儿开了一家高级餐厅,主打葡萄牙菜,那儿红酒,可好喝了!”

    凌语芊略略沉吟,同意了,“不过,可能得带琰琰一块去。”

    “行,只要他别再叫我海龟叔叔就行了。”其实,自从凌语芊跟他江边谈聊,明确拒绝他爱意之后,他倒觉得,暂时来说两人单独相处气氛可能有点儿古怪,可能会给她带来一些障碍,因而,有琰琰加入话会自然很多,以后,他想再约她一块吃饭或出游,还有机会!

    凌语芊没想到那么多,突然也俏皮地揶揄了他一句,“嗯,不叫乌龟叔叔,叫冬归叔叔。哈哈——”

    噢——

    尙东瑞立即做出一个抓狂手势,捞起桌上笔筒,作势要扔她,就这个时候,他手机响起,原来,他刚才其实是忙,可为了见佳人,把工作都暂停了,如今,秘书来催了。

    “好了,你去工作吧,虽然你是个太子爷,但也不能有特权,否则,不但其他员工闲话,不但你大哥大姐会羡慕妒忌恨,我也会呢!”凌语芊便也不留他,站起身,送他出去。

    他继续一副懊恼状,把步伐拖到慢,走得不情不愿,到门口时又猛然停下,叮嘱,“小芊芊,记得今晚约会,别临时放我鸽子,否则,哥会心痛致死。”

    切!这男人,总是这么夸张!

    凌语芊忍不住伸手,对准他头,重重地落下一敲,“去!”

    尚东瑞又是扭扭捏捏,总算是,走了。

    凌语芊关上门,没立刻回办公桌内,而是走到窗口那,让自己沐浴迎面而来春风当中,思绪继续集中紧要事上。

    尚东瑞与王塑都是坦荡荡人,平时她面前反应,谁有古怪谁没有古怪,一目了然,尚东瑞不像撒谎,不像隐瞒,那就是,他并不知情!那么,得怎样了解呢?马仕城说过,那些数据都是交由卓若欣保管,那就代表卓若欣也参与其中,可以从卓若欣入手,可是,这么重要秘密,卓若欣断然不会轻易告诉别人,而凭她与卓若欣水火不容关系,不指望了。

    闭上眼,凌语芊满腹忧愁沮丧,接着脑海再次蹿出马仕城跪地上向她求救可怜模样,整颗心不禁揪得紧紧。

    怎么办?她该怎么办?她连尚弘历是否真有古怪都不能证实,又谈何去帮马仕城洗脱罪名?

    抬起手,她轻轻揉搓着两边太阳穴,唉声叹气不断从她嘴里发出。

    不一会,背后突然传来几下敲门声。

    打开一看,是秘书,而且,秘书旁边还跟着另一个人影……尚闵琳!

    小妮子带着一个大花篮,笑容可掬,见到凌语芊立刻礼貌客气地打招呼,“凌姐姐,您好!”

    凌语芊回她淡淡一笑,把她迎接进来,秘书则回去继续干活了。

    “凌姐姐,您办公室好清,好优雅哦,跟您人一样,超凡,脱俗!”

    呵呵,这妞儿,嘴巴真甜!她是见到人都这样呢,又或者,因为自己和褚飞关系?

    凌语芊笑得灿烂,拉她往沙发坐下,给她倒了一杯茶。

    “谢谢凌姐姐。”小妮子仍然礼貌无比,热情无比,而且,大方得体,“凌姐姐,对不起哦,我没有告诉您就不请自来,不会妨碍到您工作吧?”

    “没事,我感谢都来不及呢!”凌语芊说得由衷,转看向她带来大花篮,眸色一亮,“你也喜欢紫罗兰?好美花哦。”

    “是褚飞跟我说。”尚闵琳从花篮拿起一小撮紫罗兰鲜花,放到鼻子下方嗅了嗅,接着,移到凌语芊跟前,“真好香,那个店员没骗我,只有刚摘花儿才这么香气馥郁,和我妈家里花园摘一样,凌姐姐,您也闻闻。”

    凌语芊略微挪了一下脸,立刻被那清雅馥郁香气为之一振,不由闭上眼睛静静享受了一阵,抬起头看着尚闵琳时,别有用意地道,“你妈平时也很喜欢鲜花?”

    “嗯!我妈放假家常做事情就是插花,她说满屋子都是花香气,人精神也会时刻保持着清,心旷神怡!”

    凌语芊勾唇,淡笑,“你妈一定很疼你吧?”

    “嗯!我妈办公室和家里电脑都装满了我从小到大相片,我妈说那是她忙碌工作中调节剂呢,看到我各种相片,疲劳顿消。”尚闵琳继续声音愉悦地应答,“当然,我也疼我妈!”

    电脑……相片……

    凌语芊脑海一激灵,计上心来,“琳琳小时候一定很可爱,是个漂亮高贵小公主吧,害我也想看看呢。”

    “凌姐姐想看呀,行,我找个时间跟我妈说一下,带你去她电脑看!”

    “呃,别!”凌语芊本能地阻止,对着她困惑不解表情,解释,“实不相瞒,我和你妈曾经发生过一些不愉,因为……因为你舅舅事。所以我想,不是很好。”

    尚闵琳恍然大悟,立刻摆出惋惜模样,但很,又想到办法,“那我用盘烤给凌姐姐看?这样,你就不用与我妈直接面对了。”

    听到此,凌语芊心头大大一跃,简直就想抱住尚闵琳狂亲几口,当然,结果她自是极力压住不让自己表露出来,故作惊喜地问,“可以吗?”

    “当然可以!”

    “好,那我改天给你盘,是这样,我想拷贝到家里那台电脑,平时也可以看,而且,还可以让褚飞看看。我家里那台电脑,近刚好有些问题,只能识辨我之前盘。”

    一听拿给褚飞看,尚闵琳瞬间像是掉进了甜蜜蜜浆糊里,什么也不去遐顾,不疑有它地答应,“嗯嗯,那我等凌姐姐给我!”

    凌语芊又是粲齿一笑,端起茶壶,往尚闵琳杯子再倒满,然后,转开话题,聊谈其他事儿,譬如,尚闵琳是如何与褚飞结识,是否真很喜爱褚飞。

    尚闵琳真够纯真,非常直接,一五一十地说了,随着这一聊,让凌语芊对她加喜爱,同时,也因为利用她感到隐隐内疚,以致尚闵琳走后,她依然心情低落了很久,直到想起马仕城托付,想起自己与这件事也息息相关,自己有琰琰照顾而绝不能出事,便狠下心,坚定这个做法,当务之急,找特殊功能盘!

    她曾经看过一部电视,有一种盘,可以把电脑里面所有隐藏程序都复制下来,而且,还不让对方发现,但这种盘,现实生活中是否真存?哪儿有得卖?另外,既然盘可以把电脑里面隐藏程序复制走,那么,也能把东西暗中复制到电脑里面?

    想着想着,她出其不意地想到一个可怕情况,她不禁忆起,采蓝当年被高峻逼迫陷害贺煜时,就曾用一种盘把贺煜手提电脑企划书拷走,而后来,贺煜被国家认定是间谍,也是从那台电脑里找到证据,贺煜不是间谍,那么,他电脑里资料是有人刻意陷害?都是高峻搞鬼?表面上,高峻吩咐采蓝拷贝了贺煜企划书,让贺煜生意上出现危机,但这其实只是障碍法,高峻终目是把犯罪程序拷贝到贺煜电脑里?!

    不经意间想到一个阴谋,让凌语芊即时陷入另一种震惊和打击中,先前那些仇恨,像滔滔江水迅猛朝她包围了过来,两手倏然捏起,紧握成拳,整个人是悲痛愤慨得眼泪狂流。

    高峻,那王八蛋,果然不安好心!他一早就开启了阴谋,一早就想把贺煜往死里整!

    伪君子!魔鬼!豺狼!还假惺惺地佯装伟大,“救助”她和琰琰,害她心里暗暗感激他!呵呵!呵呵!

    不行,自己要举报,要为贺煜平反!

    凌语芊脑海闪出报仇念头,但紧接着,又消除。

    自己凭什么举报?采蓝已死,盘高峻手中,无凭无据,自己怎么去举报?国安局,信吗?再说,就算国安局处理了,能让贺煜死而复生吗?

    不,不能,行不通!说不定,还会让自己曝光,让高峻群伙把矛头转向自己,然后,又会发生一起蓄意“火灾”,不但自己有危险,还会殃及琰琰!

    留得青山,不怕没柴烧,生命是宝贵,自己一定要保住性命,保住贺煜留下唯一血脉——琰琰!既然国安局如此无能,那就让它无能下去!

    她边哭,边努力平息着悲愤,然后,思绪再次转回目前危机上,继续思索着如何找到特别功能盘。

    当年采蓝用那种盘偷偷把资料拷贝到电脑里,那么反过来,把里面隐藏程序拷贝到盘里,也是可行,只可惜,自己不知道这种盘哪儿有得卖,又不能找高峻帮忙,那么,找谁帮忙呢?

    谁?谁有那个能耐,又肯帮她保密?

    停止哭泣,抹干泪滴,凌语芊苦苦冥思,后,想到一个人——贺熠!

    对,目前情形,就他能帮她!

    事不宜迟,她拿起手机,拨通他号码。

    他倒是接得很,低沉嗓音透着惊喜和愉悦,让她不禁也放心不少,吸了吸鼻子,将悲伤痛哭痕迹都隐藏起来,声音平静地道,“有件事,我想找你帮忙。”

    “嗯?什么事?”

    “你以前检察院工作过,应该了解一些特殊功能盘吧,譬如,找到对方电脑里所有隐藏程序。”

    她说完,电话那端,沉吟了好几秒,才传来他不答反问,语气迟缓,“你……想要这种盘?为什么?”

    凌语芊略略沉吟,提高了嗓子,“你别管,反正你帮我弄就是了。”

    “你不说,我不会帮你弄。”他态度,也很坚决。

    可恶!大色狼!

    凌语芊气结,挂了电话,心里把他骂过千万遍,可骂着骂着,又有点懊恼和后悔了,她竟然潜意识里跟他使性子,如今有事求他,怎能够跟他耍脾气呢,忽然要这种东西,他好奇、疑问,也是人之常情,自己随便找个借口搪塞过去不就行了,现这样,还怎么继续求他?

    哎,真是笨死了,冲动是魔鬼!这是干嘛呢,为什么碰到这个大色狼,自己脑子就像被塞满了浆糊,再也无法正常运转,变傻了!

    现怎么办?打回去跟他道歉?可是,好难为情,而且,万一他不接受呢,再说,假如他弄不到这种盘,自己岂不是冤了?

    懊悔与犹豫,就此折磨了凌语芊将近十分钟,当她准备以大局为重,放下尊严去求他时,不料他先打过来了!

    沉重心情像是卸下一座大山似,她紧紧蹙着眉头顿时舒展了,按下接通键后,下意识地又摆高姿态,嘟着小嘴“喂”了一声。

    “那个,我答应帮你,但我有个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