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394 这这这个女人,是谁??

394 这这这个女人,是谁??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凌语芊咬咬唇,没好气地应,“什么条件,你说。”

    “让我煮饭给你吃。”

    噗——

    这,就是他的条件?

    煮饭?

    他煮饭给她吃?

    凌语芊蓦然有种爆笑的冲动!但最终还是忍住了,故意佯装犹豫了一下,勉强答应。

    “那就在明天晚上,我顺便把U盘带给你。”

    这么快?他不会随时都准备着这东西吧?凌语芊美目不由得大了大,紧接着,生怕他改变主意,连声应出好几个“好”。

    “还有,亲我一口。”

    WHAT?凌语芊几乎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了。

    啵——

    电话里,马上传来一声亲吻声,让她清楚明白刚才没有听错,这不害臊的大色狼,真的要她隔着电话吻他,而且,还不经允许就送了飞吻过来。

    “你,想得美!”她羞恼尴尬,反驳出去。

    他大爷,却不徐不疾,“别忘了,现在是你对我有所求,就一个吻而已,吻了,我就过去,不吻的话……”

    可恶,竟然抓到机会威胁?凌语芊杏眼圆瞪,二话不说再一次挂断电话,不再听他那荒谬的要求。

    不错,那简直就是荒谬!亲吻他?他以为他是谁呢!贺煜吗?刚才那语气,害她那么一瞬间,还真以为是贺煜呢,坏蛋!别以为顶着一张与贺煜酷似的脸容,就此招摇过市,别以为曾经装扮过天佑陪我分娩,就得尺进寸,想本姑娘亲你?下辈子吧!不,下辈子都不行,生生世世,我只会亲贺煜!

    重要的事情有了着落,凌语芊心情好转些许,她到窗口吹了一会风,正好秘书给她带来新的工作,她便开始忙碌,到4点多时,尚东瑞打电话过来,问要不要他去接琰琰。

    她稍顿,拒绝了,说打算自己去接,挂断电话后,把手头上的事儿安排妥当,离开公司,来到附近的幼儿园。

    看到她亲自来接,小家伙诧异又欢喜,挽住她的手臂淘气地道,“妈咪,今天怎么是你来接我,明天太阳要从西边升起了吗?”

    对他人小鬼大的老成模样回了一记白眼,凌语芊反揶揄,“对,琰琰记得明天把这个绝世奇观拍摄下来哟!”

    出乎意料的回答,让小家伙晃了一眼,眨了眨黑宝石般的大眼睛,继续打趣道,“那我希望每天的太阳都从西边升起,妈咪,知道了吗?”

    言意之下,就是希望她每天都来接他放学喽!

    凌语芊不回答,芊芊玉指在他帅气的小鼻尖点了一点,告知另一件事,“今晚妈咪带琰琰上馆子,东瑞叔叔请吃饭。”

    听到前半句,小家伙小脸发光发亮,可很快,又为下半句垮下来,鼓着腮子,唧唧哼哼,“我不去,不吃嗟来之食!”

    嗟来之食?

    这小子,成语总是乱用!凌语芊摇头苦笑,继而为尙东瑞说好话,“上次那件事,东瑞叔叔不是已经道歉了吗,他是无意的,他跟妈咪保证了,将来不经妈咪允许,他不会再吻妈咪。”

    “真的?”

    “嗯!”

    “那妈咪呢?会不会允许他?”琰琰接着问,十分认真地望住凌语芊,数秒后,挽在她臂弯的小手儿倏然收紧,极度霸道地申明,“不准妈咪允许他!妈咪只能让爹地吻!”

    不愧是他父亲的种!那霸道的性格,百分百遗传!心里明明答允了他,凌语芊却并没直接说出来,甜甜地笑了笑,搂住他的小脑袋,重返公司门口。

    尚东瑞正好开着车出来,待凌语芊和琰琰坐上车后,他首先给琰琰递来一只玩具,这男人,大概也清楚自己上次一时猴急的举动惹怒了小祖宗,赶忙做出补救来了。

    琰琰半眯着眼,撅着唇儿,斜视着他,待他脸上的表情越来越诚恳,在凌语芊也出声催促时,终伸手接过礼物,勉为其难地道出一声谢谢。

    尚东瑞下意识地松了一口气,启动引擎,驾车直达吃饭的地方。

    “琰琰,来,想吃什么尽管点,看能否把东瑞叔叔吃穷!”尙东瑞拿起菜牌,直接递到琰琰面前,豪气大方地道。

    小家伙依然有点小心理,缓缓接过菜单,翻了几页后,招手将侍应叫来,真的毫不客气,把最贵的都点了一份,侍应离开后,洋洋得意地对尚东瑞道,“海龟叔叔,记得可是你叫我把你吃穷的,等下别说没钱买单呢!”

    “不会,不会!叔叔要真的带不够钱,留下来洗碗顶债!”尚东瑞呵呵直笑。

    “洗碗顶债?你会吗?再说食物那么贵,洗碗就够顶债了?”小家伙继续直言不讳,大咧咧地瞟着尙东瑞,那表情,显然就是瞧不起人嘛。

    凌语芊见状,被逗得娇笑连连,习惯性地摸了一下他的小脑袋,紧接着美目不经意沿着高雅明亮的餐厅环视打量,可看着看着,整个人猛地僵住了。

    她竟然……又与贺熠那大色狼碰上了!

    他就在距离她约莫十米远的那张餐桌,与他一起的,还是上次那个古怪大帅哥,还有一个女人,正好与她面对面,让她清楚看到那女子的模样。

    五官漂亮,身材高挑,气质刚柔并济,穿着方面也相当独特,一看就是那种很亮眼的女子,贺熠与古怪大帅哥的目光都锁定在女子身上,三人有说有笑,关系匪浅,那个女的,不时盯着贺熠看,对贺熠的态度,与对古怪大帅哥明显不同,那种眼神和表情,就像是……对心仪对象的仰慕。

    “咦,那不是熠叔叔吗!”凌语芊正在皱眉打量思忖间,耳畔忽然响起了琰琰的惊呼。

    原来,小家伙也看到贺熠了,还一骨节地跳下椅子,快速奔跑过去。

    凌语芊俏脸稍变,急忙起身跟去,追上时,已经来到他们的桌前。

    桌上三个人,也都见到琰琰,见到了她,露出了不同的神态,特别是贺熠,握住筷子的大手蓦然一松,筷子就那样滑落在了桌面上。

    哼,心虚了吗?被她逮到他与别的女人约会,感到手足无措了吧!凌语芊不自觉地撅起娇嫩的小嘴,微怒的美眸给他恶狠狠一瞪,拉住琰琰准备走开。

    小家伙不依,轻轻挣脱开她的手,走到贺熠面前,仰着小脸礼貌客气地打出招呼,“熠叔叔,你好!”

    贺熠已经晃过神来,俊颜笑容即露,伸出手摸了摸琰琰的脑袋儿,宠溺地道,“琰琰也跟妈咪来这里吃饭?”

    “嗯,还有海龟叔叔。”

    海龟叔叔?贺熠一听,剑眉即时皱起,鹰眸迅速沿着餐厅搜掠起来,见到不远处的尙东瑞,顿时像是狂风骤雨来袭,整个脸庞都黑了。

    这时,尚东瑞也大摇大摆地走近来,复杂的双眼朝在座几人扫视一番,目光落定贺熠身上,不怀好意地道,“贺总,想不到我们会在这里碰上。”

    贺熠勾唇,回了淡淡一笑,但眼神里,却是想杀人的。

    尙东瑞没有半点畏惧,桃花眼缓缓朝贺熠左边看,盯着那名女子,故意装出惊艳,“美女!真是美女!这是贺总的女朋友吗?不给我们介绍一下?不愧是郎才女貌呀!”

    瞬时间,贺熠整个脸庞更如乌云密布,凌厉的眸光,更是冷得几乎将周围空气都冻结了。

    轩辕彻了解一些情况,自然也看得出尚东瑞怀的是什么诡计,不禁出面帮好兄弟,首先若无其事地自我介绍出来,“我,轩辕彻,你们好!”

    “你们好,我叫倪媛媛。”女子也接着道,声音甜美,笑容可掬,礼貌又亲切。

    “彻叔叔好,媛媛阿姨好!”小家伙立刻打出招呼,他们与熠叔叔一起吃饭,那就是熠叔叔的好朋友,他觉得自己应该给予友好,而且,他看得出他们都是好人!

    轩辕彻和倪媛媛更是满面笑容,频频与可爱的小家伙点头示好。

    “大家好,我叫尙东瑞!”尚东瑞忽然也喊了一句,还出其不意地拥住凌语芊的肩头,洋洋得意,“这是我女朋友,凌语芊。”

    凌语芊猝不及防,不由得先是一怔,下意识地起挣扎,但紧接着,又及时忍住,任由尚东瑞拥着,自己则分别冲轩辕彻与倪媛媛客气地点了点头。

    轩辕彻似笑非笑,神色古怪,别有用意地盯着凌语芊。倪媛媛则诚心诚意地笑脸以对。

    这时,侍应突然走了过来,原来,他们刚才点的菜,都上来了,见座位空空的没人在,十分惊讶,又见他们都在这里,才放下心,赶忙过来禀告。

    似乎,没有继续留的理由了?而且,其实每一个人,都希望这种令人抓狂的画面赶紧结束了,毕竟,贺熠是最希望的!

    教导琰琰对众人说声再见,凌语芊牵住琰琰的手,头也不回地走向自己的桌子去,尚东瑞紧紧跟随着。

    场面,总算是安静下来,许久,许久都没人说话,贺熠依然沉着脸,轩辕彻默默望着他,倪媛媛隐约觉察到一些异样,于是打开话题,希望调和氛围。

    “刚才那个凌小姐,长得真美,貌若天仙,不,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精灵,是我见过最美没特别的女人呢。”这话,是发自真心的,由衷的语气,隐隐透着一股羡慕。倪媛媛外表虽然不俗,但她羡慕的,是凌语芊那种娇娇柔柔的气质,让她就算身为女人,也忍不住产生呵护,更何况是男人,更是恨不得将其捧在心尖上疼爱吧。

    “嗯,确实是美,可惜,某人没福气。”轩辕彻意有所指地接了一句。

    “某人?谁啊?”倪媛媛好奇了。

    轩辕彻定了定神,支吾一下,解释,“她……她老公呗。”

    “她老公?对哦,她有儿子了,不过,刚才那个尚先生说她是他女朋友,那么,她老公又是谁?她和老公离婚了吗?现在带着儿子跟尚先生好?”倪媛媛这小妮子,不知情由,一切凭心而说,压根不知道,自己字字句句俨如尖刀一般,在刺伤着某个人,她还继续不知死活,补充了一句,“她老公太活该了,这么漂亮温柔的人都肯放心,难道疯了?敢情是疯了?”

    看着好兄弟越来越难看,怒火几乎要燃烧起来的样子,轩辕彻赶忙道,“不是疯了,而是……死了,留意到刚才小屁孩喊熠叔叔么?其实,大美女的丈夫,正是贺熠的堂哥。”

    “吓?真的吗?那……”倪媛媛先是一阵惊奇,紧接着,又一脸惋惜,然后,看着贺熠,爱慕的眼神充满安抚,“幸好那个尚先生对她们母子还算好,你堂哥在天之灵,应该会安息的。”

    安息?安息个鬼!

    贺煜越听越气愤,满腔怒火想爆发却又爆发不出来,这无疑是最痛苦的,而且,他还控制不住自己的心,不时地往那边看,看到尚东瑞那王八蛋趁机献殷勤,看到那“一家三口”乐融融的画面,结果,他只能化恼怒成力量,把怒火都发泄在食物上,吃得狼吞虎咽,咬牙切齿。

    倪媛媛头一次见到素来淡定的他呈现这样的境况,煞是奇怪和纳闷,想问他怎么了,但又清楚他的个性,故而不敢,只以为他是想起堂哥的死,心中难过和悲愤,于是静静注视着他,看到他唇角沾着汁液,亲自拿纸巾给他抹嘴,为他倒酒,把温柔和体贴表现得淋漓尽致。

    这顿饭,凌语芊那边吃得快,首先走了,在琰琰的要求下,三人再一次来到贺煜这边的桌子,琰琰兴高采烈地与大家一一道别,尚东瑞也客气地说一声,凌语芊则樱唇紧抿,不做声,只微露笑靥,半分钟之间,就走了。

    “琰琰真的好有礼貌哦,太可爱了!”倪媛媛再度做声,想借用琰琰来调节一下气氛。

    轩辕彻也不知何用意地搭了一句,“将来你生的儿子,也会这么俊俏聪颖,礼貌文明的。”

    倪媛媛俏脸一怔,飞起两朵红云,明亮的大眼睛下意识地扫向贺煜,面色更是红成一片,而且,淡淡的红晕,还蔓延到脖子去了。

    ------题外话------

    明天会继续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