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395不错,我就是贺煜!(重要章节,必看

395不错,我就是贺煜!(重要章节,必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贺熠仿佛什么也没看到没听到,琰琰走后,他就低着头,继续狠吃东西,再过二十分钟后,他们也买单,走人。

    门口处,轩辕彻搀扶着有点醉了的贺熠,与倪媛媛辞别,“小媛,今晚我还有事和熠做,不陪你了哦。改天咱们再去喝酒或K歌。”

    “行,没事,我也正好要回去陪陪我妈,贺大哥就交给你了!”倪媛媛继续一副明白事理的样子,随即又是目光殷切地注视着贺熠,关心体贴一番,坐上计程车先行离去。

    轩辕彻视线逐渐收回,重新看向贺熠,沉吟了数秒,突然伸出手,朝贺熠身上一推,揶揄了出来,“怎样,醋吃完了没?都这么久了,酸够了吧,真怀疑你之前那些引以为傲的定力是虚无缥缈的!”

    贺熠略微睁大一下半眯的醉眼,眸色深深睥睨着他,稍会,转开话题略带抱怨道,“你咋把小媛带来了?也不事先跟我说一声。”

    “我有说啊,之前就跟你提过的。”

    之前?他只记得,那一次,这小子说把小媛叫来给他解闷,那是提议好吧,而他还没采纳呢。

    “小妮子难得休假,咱就见见面喽,而且,让她出现对你任务也有帮助,可以分散那些人的注意力。那只老狐狸,会渐渐发现情况,会想到与你有关,正常来说,假如你真是他猜的那样,必然事事低调和小心,哪里还会有时间去风花雪月对不?故依我说,接下来这几天,你应该继续多跟小媛接触。”

    “可是……”

    “可是什么?怕你女人吃醋?你想多了,她怎么会吃醋,你现在是贺熠,又不是……贺煜!”最后两个字,轩辕彻把音量放低,间隔拉长。

    然而,某人再也忍受不住,急不可耐低吼出声,“什么不是,我就是,我就是贺煜,去他妈的贺熠,我才不是贺熠,我是贺煜,是她最爱的男人……”

    “喂喂,你疯了!”轩辕彻始料不及,赶忙掩住他的嘴,锐利的眸子四处张望一圈,见没任何危机,略微惊颤的心情慢慢平复下来,先是没好气地瞅了他一会,劝解,“好了,你放心吧,我保证她不会吃醋,再说,现在这样的情况她真吃醋的话,恐怕你也要吃醋了,自己,吃自己的醋!”

    爆发过后,便是平静期,某……贺煜,不错,他根本就是贺煜,不得已之中,顶着贺熠的身份活下去的贺煜!俊美绝伦的面容,线条冷硬,深邃暗黑的眸子强烈泛着闪亮火热的光,他一瞬不瞬地凝视着眼前的好哥们,薄唇抿得紧紧的,一声不吭。

    轩辕彻也先是静默片刻,眼中逐渐多出一抹嘲弄的神色,意味深长地问,“喂,你女人到底给你灌过什么迷汤,到底有何魅力把你迷得如此不可自拔?来,分享一下,让兄弟我好有防备。”

    贺煜面色一怔,猛然抡起拳头往轩辕彻硬邦邦的肩头重锤一把,哼道,“和你认识这么多,我越来越发现以前看错了你,你根本就不是外表那么闷石头,而是标准的长舌公!”

    “闷骚儿?跟你比,我哪能及!大哥你刚才不就闷着狂吃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非洲饥民呢。”轩辕彻也吊儿郎当地反击着。

    “去你的!”又是一脚,踢在轩辕彻的腿上,贺煜用眼光给他一记弑杀,又问,“对了,你说她今天与尙东瑞吃饭,会不会是为了套料?应该是吧,没有别的意思吧?”

    呃……呃……咋又把话题转到刚才的事上!

    轩辕彻翻翻白眼,但也还是奉陪,“什么别的意思?你是指她对尙东瑞有好感?兄弟,别忘了,尚弘历虽然是只大老虎,但尙东瑞,并没参与其中。”

    “我当然知道,但芊芊不知道呢,所以,她今晚与他吃饭一定是为了套料!”

    看着贺煜自我安慰的样子,轩辕彻除了摇摇头叹叹气,不再给任何意见,继续往前走着,不久,来到了停车的地方。

    车门打开,贺煜抢先坐在副驾驶座,轩辕彻只好负责驾驶,绑好安全带,启动引擎,车子缓缓驶向大路。

    优美流畅的轻音乐,泻满整个车厢,贺煜笔直的背部往椅子深深靠去,闭着眼,脑海尽是那个刻骨铭心的倩影,萦绕不断。

    轩辕彻不时侧看着他,英俊帅气的脸容上,思云也是一阵接一阵的……

    夜晚九点,是琰琰上床睡觉的时候,凌语芊陪他一起躺在床上,双手捧着书本,给他讲童话故事。

    故事讲到一半,小家伙猛然做声,岔开话题,“妈咪,你说跟熠叔叔在一起的那个阿姨是谁啊?海龟叔叔说那是熠叔叔的女朋友,真的是这样吗?”

    凌语芊本是全部精力集中书本上,忽然听小家伙这么一说,整个脑门不禁像被雷电劈中似的,曾经一些画面洪水般涌了上来,那股不知名的不悦感,也随之掀起了。

    琰琰见状,关切起来,“妈咪,你怎么了?没事吧?”

    “哦,没事,来,妈咪给你讲故事,刚才讲到哪了?讲到小甜甜已经来到无人岛了对吧,嗯,接下来,她先把船靠岸,带着她的八宝袋下船,往岛上走去……走去……”她明明看着书的页面,无奈脑海尽是倪媛媛,其实,当时回到座位后,她还是忍不住去留意那边的情况,她不懂自己为什么会留意那个女人,为什么会留意那个女人与贺熠怎样相处,更不懂,自己为什么会感到莫名的不悦和气恼。

    “熠叔叔!”

    蓦然之间,一声清脆的呐喊响起,打断凌语芊的回忆,她定了定神,发现琰琰不知几时已经翻身坐起来,用她的手机拨通了贺熠的电话。

    “呵呵,找你什么事啊,其实不算什么事,我睡不着,有点想念熠叔叔,就给你打电话喽!”小家伙先是握着手机聊谈一下,见凌语芊看他,也下意识地冲凌语芊眨一眨眼,紧接着,突然把手机放到胸前,按下免提键。

    一道低沉醇厚、再熟悉不过的男性嗓音,立刻自手机的扬声器中传出,“这样啊,熠叔叔也想琰琰呢,对了,熠叔叔明天晚上去煮饭给你吃。”

    “吓?真的吗?真的可以吗?”小家伙即时被这意外的好消息震得欢呼起来,本能地朝凌语芊看了看,然后,压低嗓音问道,“熠叔叔,这件事……妈咪知道的吗?”

    “当然知道,是你妈咪叫我过去的。”

    “真的?太好了!太好了!”小家伙彻底兴奋,手舞足蹈的,手机就这样被他扔到了被褥上,同时还忘了自己本来打算问问那个倪阿姨会否真是熠叔叔的女朋友。

    倒是电话那头的男人,并不知道小家伙按了免提,也不知道凌语芊正在听,一会儿后,语气迟疑地再道,“对了,你妈咪呢?”

    “妈咪在我身边,怎么了,熠叔叔要和妈咪谈?妈咪,熠叔叔找你。”小家伙听到,又迅速捡起手机,塞给凌语芊,他晓得,妈咪和熠叔叔的关系越来越好的话,他见到熠叔叔的次数会越来越多,吃熠叔叔亲手烧的菜也越来越多呢。

    凌语芊一阵愕然,瞪着手机愣了好几秒,在琰琰的催促下,总算不情不愿地举高手机到耳边,但并没立刻发话。

    电话那端,也是一片静默,只有电流声轻轻作响着。

    琰琰睁大着一双眼,焦急地等待,许久都不见他们开腔,不禁急了,“妈咪,你咋不说话?咋不和熠叔叔说话呢,对了,熠叔叔说明天晚上来煮饭给我们吃,他还说是妈咪邀请他的。”

    她邀请他?屁!是他自己要来的好不好!

    凌语芊本就心情不好,一听便也毫不客气地吼出来,“明天晚上,你不用来了!”

    “不来?不来怎么拿U盘给你?”贺煜也开口,说得漫不经心。

    “你直接拿到我公司楼下,我下来接。”

    “你不是要保密吗?拿到你公司楼下,岂不是让人发现了。”

    保密?他怎么知道她要保密?凌语芊心头即时敲响了一记警钟。

    “人常道女人心海底针,果然不错,你下午不才答应了吗,现在咋又反悔了,你性格本就如此?又或者,发生了什么事?我惹到你了?今晚在餐厅?我当时可是二话不说,没惹到你捏……”

    “住口,别胡说了,我才不会为你生气,明晚,你爱来就来,拜拜!”凌语芊急匆匆地打断他,急匆匆地吼完,挂机。

    “妈咪,你没事吧?你干嘛那么大声凶熠叔叔,难道熠叔叔撒谎,妈咪并没有邀请他来煮饭?”整个过程,小家伙一直在看,一直在听,就算不太清楚缘由,但还是看得出凌语芊在生气,而且,火气不小。

    凌语芊没法一下子缓下气来,嗓音还是难掩气恼,“没有,妈咪没生气,嗯,妈咪确实约了他来,明天琰琰下课回家就能见到他了。时间不早了,来,快睡吧,明早还要早起上课呢。”

    小孩子的内心世界没大人那么复杂,琰琰尽管还是纳闷,但也没再深究,毕竟明天能见到熠叔叔,能吃到熠叔叔煮的菜,至于其他的事,也就不重要了。

    于是乎,小家伙重新躺下,闭上眼,乖乖地睡过去了。

    凌语芊则毫无睡意,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数绵羊,数星星,数手指,各种办法都用了,就是睡不着,她不禁更加讨厌自己,讨厌自己这是干嘛呢,干嘛会有这些烦人的感觉和情绪,从而,也更痛恨贺熠了,痛恨与贺煜长得那么想象的大色狼,王八蛋!

    凝聚的怒气,一天一夜都无法消失,到了第二天傍晚,碰上害她几乎失眠一夜的始作俑者时,她继续不给他好脸色看,沉着脸,直接问他要U盘。

    “嗯,带来了,不过我现在手脏,不方便拿,吃完饭后再给你拿。”贺煜若无其事的样子,还指了指旁边的菜,柔声道,“帮我摘摘菜?还有豌豆,把那个边儿撕掉。”

    凌语芊身体猛然一僵,正准备拒绝,不料琰琰快她一步抓住她的手,兴冲冲地道,“妈咪,来,琰琰陪你一起摘菜,自从来北京后,琰琰已很久没试过陪妈妈摘菜了。”

    看着贺熠那似有阴谋的诡异模样,凌语芊恨不得立刻掉头走,然而看着琰琰纯真无邪的稚嫩模样,她又不忍心拒绝,结果,母爱战胜一切,于是吩咐琰琰搬来小凳子,把菜端到地上来,开始摘整。

    贺熠在一边看着,心里美滋滋的,锐利的眸子来回扫视着厨房各处,接着又看向眼前一大一小两个人影,然后又看看自己,脸上表情越发得意和甜蜜。

    褚飞回来,看到的便是这么一幕,也瞬间有种恍惚的感觉,感到一种“一家三口”的温馨。

    凌语芊刚摘完菜,见到他,心头立即涌上一股不自在,连说话也变得结结巴巴了,“你……你回来了?”

    “嗯!”褚飞冲她点点头,再次扫了扫贺熠,颇为客气地道,“早闻贺总烧得一手好菜,看来我今天有口福了呢!”

    贺煜鹰眸也复杂地闪了闪,回得耐人寻味,“你得多谢琰琰,还有……你姐!”

    “哦?那是,是的!托琰琰的福,托凌姐的福!对了,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不用。”贺煜才不愿意被他破坏他们一家三口温馨的局面。

    凌语芊则不是这么想,急忙做声,“褚飞,你来把豌豆整了,我忽然记起有个客人邮件得回复,先忙一下。”

    说罢,冲褚飞发出一记拜托的眼神,看也不看贺煜,快速冲出厨房,直奔卧室。

    她当然不是真的工作,而是找借口不想和贺煜在一起,站在窗口处,吹着风,发呆,发愣,很长一段时间过后,直到琰琰进来,跟她汇报晚餐弄好了,叫她出去吃。

    匆匆调整一下纷乱的思绪,凌语芊回小家伙淡淡一笑,随即牵住小家伙的手,步出卧室。

    饭厅里,香气四溢,饭桌上更是满目淋漓,这男人,每次来做饭都买了大量的食材,各类品种应有尽有,奢华丰富程度俨如五星级酒店的婚宴,也不想想,人家婚宴一桌有多少人,而他们这里,才几个人!

    “凌姐,快坐下吧,今晚色香味俱全,只需一看就忍不住流口水了呢。”褚飞本是坐着,见到她进来,又赶忙起身,为她拉开椅子,恭迎她入席。

    凌语芊却不领情,不由自主地回了他一记冷瞥,心里暗暗唧哼着他的没骨气,就这么一顿饭把他收买了,尽为人家说好话!

    接到她的瞪视,褚飞挠挠头发,嘿嘿傻笑着,把注意力转到食物上,准备将这些“麻烦”扔给某人。

    贺煜依旧面不改色,尽管有褚飞在,他也丝毫不顾尊严,像之前那样,为凌语芊装汤,夹菜,装饭,剥蟹壳,挑鱼骨,再一次将凌语芊当女王伺候,结果把褚飞看得傻了眼。

    他与“贺熠”接触不多,了解也就不多,可即便如此,也足够让他看出“贺熠”是个怎样的人,高高在上,冷漠倨傲,整个人就像是一个狂妄霸气的帝王,

    而如今,谁又想到这么高高在上的人会不顾旁人,纾尊降贵把一个女子当女王伺候。

    当然,这个女子不是普通人,确实值得捧在手心呵护的,只不过……他就是觉得不可思议,便不由得想起了之前一些情景,想起凌语芊对他说过的烦恼,想起那次他回来时看到两人在沙发上压在一起的亲密举动,然后,整颗心也随之混乱了起来。

    “你……怎么停下来了?不是说菜很好吃吗?难道感觉错了?”凌语芊问了一句,把褚飞从走神中唤了回来。

    他定定神,看到大家视线都锁在他身上,不禁轻咳一声,讷讷地道,“不是,菜还是很好吃,我只是……突然想起一些事而已,我继续吃,你们也继续哦。”

    话毕,埋头大快朵颐起来。

    凌语芊娥眉淡蹙,渐渐地,美目无意识地重返贺煜身上,正好他也看她,四目相对,彼此都怔了怔,紧接着,凌语芊杏眼圆瞪,给他一记没好气的冷瞥,他则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回她一抹自认最迷人、最邪肆、最勾魂的魅笑。

    “对了熠叔叔,昨晚那个倪阿姨,真的是你女朋友吗?”蓦然间,琰琰兜了一个话题,咬着筷子歪着头,睨着贺熠,天真无邪地问。

    吓?

    贺煜始料不及,俊颜不禁僵愣住了。

    “东瑞叔叔说琰琰就快要有婶婶了,熠叔叔很爱那个倪阿姨,不久后就结婚了。”小家伙接着说,小脸儿变得严肃起来,语气中似乎有点失落。

    对贺煜来说,小家伙的反应是其次,小女人的才是最重要,他回过神后,赶忙看向凌语芊,果然发现她脸色更难看了,美目含怒,怨恨十足,恶狠狠地瞪着他。

    ------题外话------

    22日的闪耀星星:【爱上狼的羊1980】,一次性投了22张月票,哇塞,爱你!以前常看到很多妞们频繁投票,让紫马上深刻记住了不少名字,而这次紫脑海记住的就是22这个数字嘿嘿!【清风闲云2010】的7颗钻石,也是一颗闪耀的星星,多谢,么么哒!【a6m】4票一张一张连续投了4次成为一个小屏霸,想紫不记住都难,爱你!还有其他妞们,也都看到了,多谢,群么!当然也还有之前给紫送钻,送花,投票等亲亲妞们,每一个都是紫的精神粮食,紫一直都在看着感动着感激着,深刻记住很多“亮眼的星星”!多谢所有支持《蚀骨沉沦》的妞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