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396 干柴烈火,再次狂烧,然后——

396 干柴烈火,再次狂烧,然后——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396**,再次狂烧,然后——

    他天不怕地不怕,最怕的就是她这种带着委屈哀怨恼怒的目光,犹记得,当年他失忆,把她忘了,然后还跟李晓彤成为男女朋友,她就是每次见到他,都用这种委屈哀痛的眼神看他,当时他不知情,除却感觉古怪与狐疑,还有一种莫名的恐慌,而今,他什么都知道,整颗心房更加是无法控制的颤抖了。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不行,必须得解释,不管她出于什么心理,他都得解释给她,否则误会越深的话,解开也就越发困难。

    暂且避开她那哀怨十足的瞪视,贺煜睿智的黑眸回到琰琰身上,一语双关地做出解释,“东瑞叔叔?琰琰是指昨天跟你一块吃饭那个吗?别听他胡说,他唯恐天下不乱,倪阿姨怎么会是熠叔叔的女朋友,倪阿姨当然不是熠叔叔的女朋友,也非熠叔叔爱的人,熠叔叔心里呀,其实已另有爱人了。”

    “真的吗?倪阿姨真的不是熠叔叔的女朋友?”琰琰先喜,后忧,转向另一个顾虑,“那熠叔叔爱的人是谁?”

    “是……是……”贺煜没明确说出来,幽深四海的鹰眸陡然一转,直勾勾地重新盯住凌语芊。

    凌语芊本也是有意无意地瞟着他,自然也就立刻接到他那火热的眼神,先是一怔,随即别过脸,撅起小嘴做出一个不理不睬的反应。

    琰琰可急坏了,拽住贺煜继续追问,这几年来他耳濡目染,可也隐约明白什么叫爱,爹地爱妈咪,爹地眼中只有妈咪,做什么事都是围绕着妈咪转,那么,熠叔叔有爱人,也就代表那个人对熠叔叔来说是最重要的,比他和妈咪都重要,熠叔叔会围绕着那个人转,而不是围绕着他和妈咪转,这样的结果,不是他想看到的。

    小家伙那点心思,贺煜又怎会不懂,火热的眸子又是返回他这,怜爱无尽地凝望着他,一会,抬起手轻抚上他饱满的小额头,意有所指地做出了保证,“不管熠叔叔爱谁,琰琰对熠叔叔来说都是最重要的,只要你妈咪同意,熠叔叔以后还会随时来给你煮饭,带你出去玩,熠叔叔会一直陪着琰琰,直到琰琰长大,很久很久!”

    如此承诺,像是给小家伙吃了一颗定心丸,顾虑顿消了,严肃的小脸儿也即时如花般绽开,兴奋直嚷,“sure?熠叔叔刚才说的都是真的?没骗人?也不是哄我?否则,就是小狗哦。”

    “百分之两百的真确!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来,叔叔和你打勾勾,一百年不变!”

    “嗯嗯,一百年不变,不管叔叔喜爱哪个阿姨,都不能忘记琰琰,琰琰在叔叔心中是很重要,很重要的,最重要的!”小小的手儿,搭在那只修长结实的尾指上,牢牢扣住,然后,更加开心地笑了。

    褚飞在一旁看着,饶有兴味,心里头,悄悄窜起一股连他自己也无法觉察的欣慰。

    凌语芊则心潮如浪涛翻滚,瞬时变得不知所措和混乱无章起来,只能端起碗,低着头使劲地吃,吃了这个,又吃那个,然后,这顿晚餐便成了她有史以来吃的最多的一顿,撑得她难受极了,后悔极了,离开饭厅后,窝在卧室的电脑桌后的办公椅子,呆看着头顶的天花板,无法动弹。

    一会,房门被推开,一个高大伟岸的身影走了进来,一跨进门口,先是停了停,紧接着,修长有力的双腿继续往前迈,缓缓走到凌语芊的面前,将端进来的绿茶,递给她。

    “有消滞缓气功效的,你喝一些。”

    看着不停冒出白雾的热茶,凌语芊心里明明想喝,但还是极力忍着,头一歪,别过脸去。

    “你要怎样才能给我好脸色看?我不是说过吗,二哥‘不在’了,我想代替二哥照顾你们……”

    “不要你照顾!你又不是我的谁!”凌语芊终于也做声,打断他的话。

    “我是你的谁?你确定不清楚我是你的谁?琰琰小,不明白还好说,那个褚飞都看得出了呢,你身为当事人,没理由看不出来!”他暂且把茶放在桌上,高大的身躯朝她趋近,又是那种狂热犀利的眼神,一瞬不瞬紧盯着她,仿佛要把她看个透彻。

    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凌语芊娇躯悄然往后躲避,无奈,他也跟着附下身,蹲在她的脚旁,手肘搁在椅子的护手上,头的高度刚好与她齐平,眼睛与她的,更加接近,她都似乎感觉到从他鼻子下方喷洒出来的热气了。

    “我对琰琰说的话,不是敷衍,也非儿戏,是发自肺腑,千真万确,我之所以说将来会一直陪着他,那是因为,我爱的人,是你,我爱你,小傻瓜,现在,你都懂了吗?明白我是你的谁了吧!”他的脸,距离她的越来越近,看清楚她粉嫩的肌肤开始泛起了一层薄薄的绯红,显得更加晶莹剔透,吹弹可破,他情不自禁抬起手来,一寸寸地抚摸过去。

    凌语芊先是呆呆的,关键时刻迅速躲开,本能地反驳,“胡扯!那……那倪媛媛呢?她又是谁?”

    贺煜愣了愣,漫不经心地应答,“她……就是倪媛媛呀!”

    “我当然知道她叫倪媛媛,我是说,你和她是什么关系,别告诉我,你们毫无关系!”

    他和她有什么关系?贺煜脑海冷不防地闪出一幕模糊的画面,让他思绪也霎时变得混乱起来。

    凌语芊见状,那股莫名的难受再次袭上心头来,恼羞成怒,“怎样,心虚了吧?东瑞说对了吧,她就是你的女朋友,你和她,根本就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

    “不,不是女朋友,当然不是女朋友!”贺煜回神,急忙辩解,瞧着她俏脸含怒伤心不已状,不自觉地呢喃出来,“你……吃醋了?真的吃醋了?”

    吃醋?

    “不可能!我才不会吃醋,你以为你是谁啊!”凌语芊嗓子更加拔尖拔高,急于否认,人也从椅子上起来,急匆匆地走开,与他拉开距离。

    贺煜跟了上去,说得意味深长,“芊芊,我是你的男人,这辈子,我只爱你,不管什么时候,爱的人都是你,只有你一个!”

    他长臂一伸,用力一扯把她拉入怀中,紧紧地抱住,“小东西,我爱你,我的心只为你跳动,生生世世只为你跳动。”

    小东西……小东西……

    久违而熟悉的称呼,宛如一颗炸弹轰下,凌语芊即时被震得浑身僵硬,思绪也混乱起来,以致他逐渐吻上她的额头,眉目,鼻子,脸颊,嘴唇都毫无知觉,甚至,他的手探入她的文胸内,肆意欺负着她,也忘了反抗。

    欲火,点燃起来了,且越烧越旺盛,不但嘴巴吃了,前面也吃了,至于(省略),则被他的手掠个精光。

    整个屋子,温度惊人,暧昧旖旎的申吟娇喘声声入耳,充斥在炽热的空气里,深刻显示着那是怎样一种画面,而就在这个时候,房门再一次被推开,探进一颗小小的头颅,雪亮墨黑的眼珠子一闪一闪的,看到沙发上那一幕并不陌生的情景,整个人不禁振了振,小嘴微张呐喊出来,“妈……妈咪!”

    轰隆!

    凌语芊本是像只在天空中自由翱翔的鸟儿,忽然被这么一喊,又马上好比地面飞速射来一只利箭,快准狠地刺中她的胸口,整个人咚地往下坠去,混沌的思绪也瞬间恢复了精明,这也看清楚现实是怎样一种状况,是怎样一种让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的状态!

    该死,该死的,她又被迷惑了,就他喊出那一声“小东西”,她把他当成了贺煜,然后,一发不可收拾,假如不是琰琰出现,接下来,她是否已经和他……

    天!自己怎么会这样!自己差点铸成大错了!

    她无地自容,不知所错,只能把一切归咎男人身上,用眼神给他恶狠狠的瞪视,一会,还伸出手想攻击他。

    贺煜眼疾手快,及时制止她,意味深长地哼道,“那是两情相悦,你情我愿,刚才你明明很享受的,我没逼迫你,我没逼迫你!”

    他越是这样说,凌语芊越是无敌自容,不错,刚才她确实昏了脑子,非但没抗拒,还静静地任由他一步步深入,那一声声撩人的娇吟,正是从她嘴里发出来的,想罢,她不禁用力咬唇,恨不得把这只不害羞的小嘴咬破。

    贺煜见状,急了,迅速伸出手扼住她的两边颌骨,低咒,“不准这样虐待自己,好,是我错,是我诱惑你,你是被逼的,你要咬,就咬我,不准伤到自己,知道吗,乖,听话,来,我给你咬。”

    说罢,他腾出另一只手,用力猛塞进她牙缝里,然后,只觉刺骨一般的剧痛朝他袭来。

    该死,这小女人,还真咬了,咬得这么用力,想咬死他吗,她想谋杀亲夫吗!

    疼痛,一波接着一波,漫无边际,简直就是撕心裂肺,渐渐地,空气里散发出一种血腥味来。

    他的手,被咬破了,出血了,鲜红的血染红了她娇嫩的樱唇,琰琰以为她嘴唇破了,大惊失色,急声大喊,“妈咪,妈咪你咋了,你嘴唇流血了,流了好多血,妈咪……”

    终于,凌语芊停止这个残暴的报复,紧咬在一起的贝齿总算张开,贺煜已痛得麻痹,一时之间并不晓得把手拔出来,最后,是凌语芊主动一甩,让他那血淋淋的手指脱离她的嘴巴。

    “啊,熠叔叔也流血了,好多好多血,怎么办,熠叔叔,你等等,琰琰去拿医药箱,给你包扎。”小家伙又是另一阵恐慌,正说着,就冲出去了。

    很快又跑回来,他身后,跟着褚飞,大手正拿着医药箱。

    贺煜见状,飞速重返凌语芊身边,边将她挡在身后,边厉声叱喝褚飞,“没人告诉你进别人房间之前要经允许的吗?”

    咆哮如雷的叱喝,像是地动山摇,褚飞不觉一震,紧接着,挑了挑眉,他当然知道进别人房间之前要敲门,等别人回答好,才可以进,但是,现在情况特殊啊,他进来,是救人啊,琰琰跟他说,妈咪流血了,熠叔叔也流血了,他大惊,捞起医药箱就冲进来,哪里顾得上敲门或允许之类,哪里会想到,他们……是“这样”产生血光的!

    在贺煜的霸道举止中,凌语芊已经穿戴整齐,但内心的羞恼比刚才更严重了。随手捞起一只抱枕,狠狠地朝贺煜身上砸去。

    幸好只是一只抱枕,对贺煜来说无关痛痒,整个心思还是在担忧她会不会继续做出自残的举动,直到琰琰跑过来,提醒他要清洗包扎伤口了,他才坐下,不吭声,从医药箱拿起棉花,轻轻拭擦着依然血流不止的手指。

    褚飞则来到凌语芊的跟前,想为她包扎伤口。

    凌语芊清楚自己的状况,对他回了一声没事,然后,自个儿拿起纸巾,擦去嘴唇上的血迹,很快便弄妥当。

    褚飞隐约了解了情况,于是过去准备帮贺煜,可贺煜不领情,抬手拒绝他的帮助,继续二话不说,自个儿默默包扎。

    “妈咪,你为什么要咬熠叔叔,上次海龟叔叔亲你,你都没有咬海龟叔叔,现在熠叔叔也亲你,你却这么凶对熠叔叔,你看,你把熠叔叔的手指都咬破了。”琰琰蹲在凌语芊跟前,手扶在她的腿上,仰着头,闷声发出疑问,语气隐隐透着一种不满的质问。

    霎时间,凌语芊非但羞红了脸,还被气红了脸,这小子,上次尚东瑞吻她,他还大发雷霆,恨不得把尙东瑞给毙了,这次却毫不追究贺熠,还有心维护贺熠,她不禁怀疑,贺熠是不是给他下了迷药,又或者,做的那些饭菜有蛊惑人心的功效?

    一定是了,她不也被蛊惑了吗,否则刚才又怎会理智全失,陷入他的阴谋诡计中。

    想罢,她又给那个罪魁祸首一记杀人的瞪视!

    褚飞满腹复杂的思绪,但也没做任何表态,只站在一边,默默地看着。

    少顷,琰琰跑回到贺熠身边,慎重地问,“熠叔叔,你还疼吗?要不要琰琰帮你?”

    贺煜总算抬起脸,冲他淡淡一笑,气定神闲地应道,“叔叔没事,多谢琰琰。”

    话毕,缠上最后一层纱布,打上结,包扎完毕,整个过程动作熟稔,干净利落,仿佛他经常做过这样的活儿。

    另一边没受伤的手,在琰琰小脸宠溺地抚摸一把,他缓缓侧目,看向那小野猫似的女人,眸色更深一层,高大的身躯慢慢站起,来到她的面前,从口袋掏出一只东西,递给她。

    正是她想要的u盘。

    “你开一下电脑,我教你怎么用。”低沉的嗓音一如既往的沉着,仿佛刚才那场狂风暴雨没发生过似的。

    凌语芊也缓缓抬起脸,瞅着他淡定从容的俊颜,娥眉不自觉地蹙了一下,但最终,还是伸出手,接过u盘,起身回到电脑桌前,把笔记本电脑打开。

    贺煜就站在她身边,认真而耐心地教她操作,完后,二话不说,离去了。

    凌语芊目送着他,他的身影已经消失,她却仍一脸呆愣地望着门口,直到褚飞走近,问她,“凌姐,你要这种u盘做什么?”

    刚才他就在旁边,虽没看清楚具体的过程,但从贺煜对凌语芊教导的话语中隐约明白那是一种特殊用途的u盘,不禁纳闷询问。

    凌语芊美目一转,看向他,沉吟了数秒,掩饰,“没,公司有些文件,我不想被人看到,于是找他要这种特殊u盘。”

    褚飞听后,不疑有它,思绪转到另一件事上,眼神有点儿复杂,迟疑地问,“凌姐,你和贺总,你们……你没事的吧?”

    凌语芊明了,应得急促,“没,我没事,没事。”

    褚飞更加心绪翻掀,但也没继续问下去,想起贺熠刚才出去了,便也跟上,可出到客厅后,已不见贺熠的影子,内心不禁更加琢磨起来。

    确实,贺煜已经走了,他脑子同样一阵混乱,连他自己都无法梳理和平复的混乱。

    抱她,吻她,摸她,是因为他清楚她是谁,因为他把持不住,可他根本没想过她会给那样的反应,生理上,他当然希望她能迎合,就像刚才那样,给出撩人的反应,发出勾魂的娇吟,可理智情感上,他怒了!

    他知道她是谁,但她不知道他具体是谁啊!如今,在她看来,他是“贺熠”,是别的男人,她却对“别的男人”给出热情的回应,她怎么可以这样!

    她明明答应过他,她的身和心,这辈子只有他能碰的,尽管资料上种种显示,这一年多她周旋各种男人当中,但他还是坚信她不会那样,就算偶尔嘴皮上赌气羞辱她,实则心里还是坚信她依然为他守着身和心,直到今晚……他再也无法淡定了,那份信任,好像要动摇了!

    可恶,她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给反应,就算他技术高超,把她弄得神魂颠倒,情不自禁,也不该这么给反应的!她这样做,不是要他发疯,抓狂吗,不是要他的命吗!

    圣诞老人送礼喽!平安夜&圣诞节,紫紫假扮一下圣诞老人,给所有支持《蚀骨沉沦》的亲们送祝福,但凡今明两日(截止于25日夜晚12点钟),在留言区冒泡的亲们(一人一次),均会收到紫奖励赠送的10点*币!妞们,都来吧!

    另:感谢23日投票的所有妞们!特别是两小屏霸【16458892】和【俞家的小程】,爱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