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397 既想消一魂又控制不住吃醋

397 既想消一魂又控制不住吃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带着无法估计的怒气,他脚底猛然用力一踩,把油门弄得更大,车子即时沿着宽敞的马路急速奔腾起来,几公里后才停下,他急忙拨通轩辕彻的手机。

    “你在哪?方便就出来一下,去XX酒吧,我在那儿等你。”低沉的嗓音仍然带着强烈的烦躁,他对轩辕彻说明来意,一得到轩辕彻肯定答复,便迅速结束通话,然后继续踩紧油门,飞速飙车,直达他要去的地方。

    这间酒吧,是一种专供人喝酒聊天的地方,少了那种嘈杂狂欢的气氛,多了一份幽静,空间用隔音极好的木板隔成,在里面说话,只要不是刻意加大音量,一般隔壁是听不到的。

    在侍应的带领下,贺煜走进最里面一间厢房,叫上酒,边喝边等轩辕彻,大约二十分钟后,轩辕彻赶到。

    看着桌面已经摆满了六七个空瓶子,轩辕彻下意识地蹙了蹙眉头,然后,也坐下来,倒上一杯酒一口气干掉,开口问贺煜,“又咋了?今天不是去给你女人煮饭吗?难道奸计无法得逞,被你女人赶走?”

    奸计无法得逞!这小子,竟然用这样的词语来形容!

    贺煜半眯的醉眼朝轩辕彻射出一记冷瞪,不给解答,继续借酒消愁。

    轩辕彻无可奈何,便也只能跟着喝,喝到差不多了,再一次询问,“喂,老兄,说话啊,你不说出来我怎么开解你,我不开解你,你喝得酩酊大醉也还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咕——

    贺煜连续打了几个酒嗝,眸色复杂地睨视着轩辕彻,在轩辕彻的鼓励下,自顾呢喃出来,“你告诉我,她没变,她的心还是属于我,不会对其他男人动心,即便是现在的我,她也不会动心,对不对?对不对?她给反应,只是一时混乱,并非因为对‘贺熠’有感觉,更非生理需要。”

    说话没头没尾,断断续续不清不楚,不详细,若是其他人,一定听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轩辕彻不是别人,是他的好哥们,对他的情况知道得非常仔细,而且,凭着一颗聪明的头脑,立刻就猜到了发生过什么事,他这个好兄弟,看来是自己吃自己的醋了!

    “你是指,你今晚对你女人动手了,然后,她也给反应了?你们……**,烧起来了?”

    “没烧成功,就差那么一点,反正,火大了!”贺煜边说,脑海边闪现出当时的情景,闪现出那一幕**狂烧的画面,整个人于是又一阵烦躁,继续不悦地痛斥,“大家不是常说只有男人会有需要,而女人没有吗,难道那些都是骗人的?其实,女人也如狼如虎,也不能没有性?”

    轩辕彻俊颜怔了怔,应得耐人寻味,“那是女人对男人出去鬼混的控诉而已,女人也是动物,当然也有生理需要,而且,女人和咱男人不同,咱男人是过了30岁,那方面,开始走下坡路,而女人嘛,**反而越来越强……”

    “就算是又怎样?可以节制啊,我都能忍,她怎就不能忍,她更能忍的。”

    “老兄,你以为这是什么,想忍就可以忍?这爆发起来不管男人或女人,谁都忍不住!还有,你说你能忍,你确定吗?你能忍才有鬼!别忘了那件事!”轩辕彻以事论事,一针见血说得滔滔不绝,直到发觉好兄弟的脸色越来越阴森和难看,他才急忙停止,改为安抚道,“好了,不管她是基于什么原因,你别追究了,你总不能让她清心寡欲一辈子吧?对了,还有一个可能性,她对你有感觉,说不定是把你当成-贺煜-了!所以,你别吃这些干醋,你不想难受的话,以后就别对她动邪念!”

    “你确定?她把我当成以前了?”贺煜本是低落沉闷的心,立刻为这个可能性燃起一丝希望。

    轩辕彻不吭声,若有所思地瞅着他,他老兄亲自体验都分辨不出来,自己没在场,没亲自经历,更是无法确定了。

    “要不你让我去试试,假如她也对我有反应,那就说明她真的有需要,她需要很强烈……”带着调侃神色的俊脸逐渐朝好兄弟趋近,轩辕彻故作好心地给出一个提议,可惜还没说完就发出一声哀痛,只因手臂猛地被贺煜抓住,使劲一拧,差点把他给废了。

    “喂,老兄,我说说而已,你竟然想要我的命,再说,我这也是帮你啊。”

    “还狡辩,说都不行,否则,我要废的不仅是你的手,还有你的命根子!”贺煜故意把脸色摆得更阴霾,更骇人,还伸出手,做出一个凶残的举动。

    轩辕彻高大的身躯迅速逃开,逃到距离他一尺之远,连声说道,“好,不说,不说!你的女人,爷不碰,爷有人碰,不用你女人,留着给你一个人享用,但记得别再自己吃自己的醋了,否则这说出去,笑死人的,别说我认识你,更别说我和你是好哥们。”

    话毕,重新打开一瓶酒,倒满彼此的杯子,“来,继续喝酒,喝完这几瓶,我送你回去。记住,别自寻烦恼,别自己吃自己的醋,对了,你女人有没有跟你说她要u盘做什么?是咱们猜的那个情况不?”

    贺煜心情略微舒缓,端起杯子大喝几口,于是也低声应道,“她不肯说,但我想应该就是那样,事情按照我们的计划在发展。”

    “那就好,至少不用为她担心,可喜可贺,她还是挺聪明的。”

    确实,她变聪明了很多,变大胆了很多,她这样做,都是为了琰琰吧?在自己的有意试探中,小家伙曾经很骄傲自豪地说他是妈咪心中最重要的人,妈咪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只是,小女人她会用什么办法拷贝资料,会利用谁,会不会有危险?

    不,自己绝不能让她有危险,自己得时刻留意她,暗中帮她扫除一切危机!

    所以,今晚的事,不管她是出于什么理由给出反应,自己都别再想了,如彻所说,以后忍着点,别再对她动邪念,那么也就不会因此吃醋,不会乱了方寸,不会生气甚至痛恨她。

    事情想通了,贺煜心头也就没那么堵了,喝酒也变得畅快了,最后还剩两瓶没喝完,他就拉着轩辕彻离开。

    轩辕彻被他快速转变的样子懵到,继而想到他估计是想通了,不禁朝他竖起大拇指,伴随着一个戏謔的眼神。

    贺煜拢住他的肩头用力一箍,随即继续迈出酒吧,坐上自己的车,可并非坐进驾驶座,而是副驾驶座。

    看着空空的驾驶座,轩辕彻不由得抱怨出来,“不会吧?又是我开车?我就是不想开才坐计程车来,老兄,拜托你下次决定喝酒的话别再开车来,我不是你的司机!”

    “你当然不是我的司机,你是我的好哥们,好哥们,应该彼此帮忙。”

    “彼此帮忙?貌似一直都是我在帮你哎!”

    “等你需要帮忙我一定在所不辞!好了,别摆出这种表情,风水轮流转,别忘了你和我同属一类人,将来,你肯定需要我帮忙的。”

    轩辕彻听罢,不以为然地挺挺胸膛,耸耸肩头,但还是乖乖坐进了驾驶座。

    贺煜活动一下脖颈神经,身体往椅背一靠,闭起目养起神来。

    轩辕彻也不再做声,沉着平稳地操控着方向盘,锐利深邃的黑眸除了注意路面,还不时往贺煜身上看,大约半个小时后,回到贺煜的住处。

    电梯在22楼停,电梯门打开后,哥两肩搭着肩,步履轻浮地走了出来。

    “今晚没其他事了吧?那就留下陪我一起睡。”侧起脸,贺煜眸色深深睨着轩辕彻,说得漫不经心。

    轩辕彻则剑眉挑起,低嚷,“陪你一块睡?喂,兄弟,你不会想把我当成你女人吧。”

    “去你的,你谁啊,能跟她比吗!”贺煜给他一拳,没好气地啐道。

    轩辕彻眉头挑得更高,“切,很了不起吗?虽然我不及她在你心中的地位,但我对你的付出可是丝毫不少于她,所以,你不能重色轻友!”

    “有本事,把自己变成女人,不过,就算你变性了也休想取代她!”

    “知道了知道了,知道你大爷是个痴情种,我就等着看你怎么被折磨下去!”轩辕彻翻翻白眼,迷人的桃花眼从贺煜身上移开,看往大门口,可这一看,霎时被守在门口的一抹熟悉倩影惊诧到。

    小……媛?她怎么来了?几时来的?为什么站在门外,一直站在这里的?

    贺煜也已经见到,直接停止脚步,英挺的剑眉不自觉地皱紧。

    “你们……你们回来了。”相较于两人的大反应,倪媛媛落落大方笑容可掬,嗓音愉悦。

    “你啥时来的?咋不给我们打个电话?”轩辕彻也迅速发话。

    “我……来不久,按了门铃,没人接,至于电话,我手机刚好没电了。”

    是这样子的吗?真实情况应该是她害怕被贺煜叫回家,所以不敢打吧!

    轩辕彻表情逐渐转向诡异,当然,他不会掏出手机去试着拨打她的号码,而是再冲倪媛媛微微一笑,随即凑脸到贺煜耳边,低语揶揄,“兄弟,今晚看来不用我陪你了,如今有个现成的呢,任你想怎样她都会乖乖顺从的。”

    靠,什么话啊!

    贺煜立刻回他一记杀人的眼神。

    轩辕彻则笑得贼贼的,继续用只有彼此才能听到的音量,“今晚在你女人那来不及发出的火,正好可以转到小媛身上,对了,抽屉里有套套,好几个呢,不够的话冰箱还有保鲜袋……”

    不顾贺煜继续用眼神弑杀他,轩辕彻摆正脸容,半眯的桃花眼重新看向倪媛媛,说得耐人寻味,“小媛,你进去陪贺熠坐坐吧,你们很久没见,应该有很多话说,我答应了我娘,得先走了,再见。”

    话毕,在倪媛媛怔愣之中,他转身,准备离去。

    贺煜依然紧绷着一张俊脸,迅速喊住他,不自觉地问,“抽屉里的……那个东东,你什么时候买的?谁让你买的。”

    “前天啊,心血来潮就买了,你愿意的话可以把钱算回给我。”

    算钱?自作主张给他买这鬼玩意,还要他给他算回钱!门都没有!

    喷火的鹰眸就这样瞪着轩辕彻得意洋洋的背影,直到轩辕彻消失在拐角处,整个走廊变得沉寂静谧,贺煜这也才收回视线,看向倪媛媛,微扯薄唇淡淡一笑,随即掏出钥匙,把门打开,带倪媛媛进内。

    “这房间的布置是你亲自弄的吗?格调很不错哦,很衬你。”倪媛媛打量着整个屋子,打开话题。

    贺煜直走到冰箱那,边打开冰箱边问道,“想喝什么?矿泉水还是啤酒?对了,还是矿泉水吧。”

    说罢,拿出两支矿泉水,递一支给倪媛媛,另一支自己打开瓶盖,喝下几口,然后回客厅中央的沙发处坐下,且也示意倪媛媛坐。

    倪媛媛款款落座,两手环住并着的膝盖,俏脸微仰,巧笑倩兮,带着仰慕爱恋的眸儿直瞅着贺煜。

    贺煜神色一闪晃,仰头再喝一口水,若无其事地道,“这次休假,休多久?”

    “两个礼拜。”

    “那还好,都陪你爸妈去玩了吧?”

    “嗯。”倪媛媛这次应完,反问了一句,“听我爸说你这次有任务执行,情况怎样?一切顺利吧?”

    “尽在掌握之中。”

    “我就知道!你是最棒的!”倪媛媛笑得更加灿烂,水灵灵的美目也更加雪亮璀璨,那份隐藏的爱意逐渐散发了出来,整个人俨如一朵灼灼绽放的花儿,处处透着一股别样的讯息。

    贺煜见状,气息不自觉地起了浅浅的纷乱,不禁又喝几口水,接着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然后又放下手机,伸手松一下衬衣最上面的扣子,继续佯装淡定,“有开车来吧,我喝多了,等下恐怕无法送你回去。”

    “行,我自己有开车。”倪媛媛说着,站起身,缓缓走到贺煜跟前,芊芊玉手触碰上他的西装外套,作势帮他解除。

    ------题外话------

    “圣诞礼物”已经装到各美妞们的长袜子里,妞们记得查收。多谢大家的各种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