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398 真相大白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贺煜身体倏然一僵,本能地阻止,“不用了,我自己来。”

    倪媛媛俏脸一怔,便也松手,二话不说往厨房方向走去,一会再回来时,手里端着一杯热腾腾的解酒茶,边递给贺煜边道,“你冰箱很多东西哦,你经常下厨煮饭吗?”

    贺煜抿一抿唇,不回应,接过解酒茶漫不经心地喝了起来。冰箱里的菜,其实是上次给琰琰做饭时买的,当时为了方便,就买了满满一冰箱,后来琰琰不再来吃,他一个人自是没心思再煮,于是就这么耗在那。

    “对了,你什么时候有空?我妈想请你吃饭,我爸也想和你叙叙旧呢。”得不到他的回应,倪媛媛转开话题,就在他旁边的沙发坐了下来。

    贺煜稍顿了顿,爽快答复,“都可以,你们安排好时间告诉我一声,我过去。”

    “好咧!”倪媛媛笑靥再露,45度角仰望着他那永远都令人着迷痴狂的俊美容颜,片刻后,转向体贴,温声细语,“你刚喝了酒,不宜立刻洗澡,我去准备一下热毛巾给你擦擦脸?”

    “呃,不用了!”贺煜也又是迅速阻止,看到她顿然变暗的神色,不自觉地解释,“我……没事,一个大男人又没吐,没必要抹脸,你就坐着吧,对了,跟我说说你最近的情况?”

    倪媛媛听罢,便也不勉强,顺势转开话题,滔滔不绝地告知自己的情况。

    贺煜也自在了很多,陪她侃侃而谈起来,这一聊,时间过去了一个多小时,已经到了夜晚12点。

    悠然轻快的心情,逐渐趋向局促,贺煜复杂深邃的眸子闪烁不断,直盯着墙壁上的时钟,看着上面指针越走越远,于是在心中暗暗深吸一口气,冲倪媛媛淡淡一笑,下逐客令,“好了,不能聊了,否则今晚不用睡了呢。来,我送你下楼。”

    倪媛媛轻咬了咬唇,但最终也没说什么,冲贺煜点点头,步履迟缓地往大门口走去。

    接下来,贺煜不再吭声,坐电梯时,双眼直盯着楼层跳跃字数,出电梯后,视线直望前方,直至来到倪媛媛车子停靠的地方。

    “小心驾驶,回到给我一个电话。”贺煜长臂用力一挥,关上车门,高大的身躯略微下伏,隔着车窗对倪媛媛做出最后的道别。

    倪媛媛心头百味云集,但依然强挤出一抹体贴温柔的笑,轻声对贺煜回了一句“你也早点休息”,然后,在他眼神催促中,依依不舍地摇上车窗,驾车离去。

    呼——

    贺煜这次是直接大方地喘出一口大气,紧接着,自嘲地扯了一扯薄唇,往四周不知所思地环视一圈,心事重重地上楼去。

    另一厢,凌语芊正在经历着她的第N个失眠之夜。

    距离“某人”离开已有三四个小时,期间她也做了很多事,譬如带琰琰洗澡,她自己洗澡,与尚闵琳约好明天早上见面,和褚飞聊天,甚至工作了,可惜,都无法让她平静下来,她脑海依然不时浮现着某个人影,浮现着某幕火热的画面,还包括,他不想她因羞愧自残,宁愿自己被她咬得流血。

    她不再像前一次那样对自己埋怨和抓狂,也不会再下什么破决心,因为她已经清楚那是没用的,否则今晚就不至于再这样备受折磨了。

    对他,同样也不像前两次那么咒骂与痛恨了。他说,他想代替贺煜照顾她和琰琰,这个照顾,不是普通的照顾,而是具有特殊含义的,他喊她小东西,应该也是故意的吧,故意让她产生错乱把他当成贺煜,然后就情不自禁地对他着迷。

    他是一个优秀的检察官,她早知道,可她没想到,他也会有如此腹黑的一面,这种伎俩,通常只有贺煜才会有的,料不到素来谦谦君子的他也会如此,难道男人都是这样吗?

    不过最让她纳闷和疑惑的是,他为什么晓得用“小东西”喊她?这是贺煜对她的专属昵称,他怎知道?碰巧吗?又或者,贺煜告诉他的?贺煜和他的关系,真有那么好?好到很多事情都告诉他?但这不像贺煜的作风啊,在感情方面,贺煜绝对是个自私的男人,是个占有欲超强的男人,任何对自己有点想法的男人,他都会耿耿于怀,有所保留,以前就曾经吃过贺熠的醋,故更别指望会分享一些私事了。

    只可惜,她无法心平气和地问“贺熠”,而这个男人,估计也不会对她实话实说的吧!

    “妈咪,你又失眠了?”忽然,静谧的空气中响起一声稚嫩的呐喊,将沉思中的凌语芊唤回神来。

    小家伙又醒了,睁着圆碌碌的大眼睛直瞅着凌语芊。

    凌语芊像以往那样,冲他微笑,怜爱地摸着他的小头颅。

    小家伙顺势依偎在她胸前,小手儿玩弄着她的睡衣纽扣,一会,继续软声询问,“妈咪是不是因为熠叔叔而睡不着觉?”

    吓?

    听及此,凌语芊脊背猛地一僵,俯首,怔然。

    “琰琰知道,妈咪只想给爹地亲,可是琰琰不明白,东瑞叔叔亲妈咪的时候,妈咪并没有那么生气,对熠叔叔却是咬得手破血流,妈咪,您能告诉琰琰这是什么原因吗?”小小的头儿从她胸前抽离,琰琰高仰着脸,满是天真无邪的神色。

    告诉他这是什么原因?哎,她哪能明确跟他说,他并不看好的东瑞叔叔只是吻她,而他看好的熠叔叔则是欺负了她全身上下,每个角落都摸光了呢!且最关键的是,她对“东瑞叔叔”的吻毫无感觉,对“熠叔叔”则给了热切回应,让她羞愧死了,恨不得找地洞钻了!

    瞧着母亲越来越犯愁的模样,琰琰内心尽管更加纳闷和好奇,但也没再继续追问下去,改为乖巧懂事地安慰,“好了妈咪,琰琰不问你了,你别愁了哦,至于熠叔叔那边,你今天把他咬得那么惨,以后他应该不敢再吻你了。”

    真是个贴心的小宝贝!凌语芊不禁舒心一笑,把他搂得更紧,终于发话,反过来质问他,“那琰琰呢,见到东瑞叔叔吻妈咪,琰琰的脸立刻变得像锅底一样,可对你熠叔叔,却一点都不在意,看来琰琰不爱爹地了?”

    “呃,不是不是,琰琰当然爱爹地,只不过……只不过……琰琰也爱熠叔叔,熠叔叔对琰琰那么好,琰琰自然不能恩将仇报生他的气!”

    “东瑞叔叔对你也很好啊。”

    “那是因为他对妈咪有企图,才故意对我好!”

    噗——

    还有这样的道理?

    凌语芊不由得翻翻白眼,没好气地瞟他。

    小家伙则咧嘴一笑,又使小心思了,“妈咪,不如打个电话给熠叔叔吧,看看他的伤好了没。”

    凌语芊想也不想急忙截止,“别,不准打!他……他应该不会有事的,一点小伤而已,他是个男子汉大丈夫,不碍事!”

    小家伙听罢,眉头高高挑起,沉吟了片刻,便也作罢,小身子重新躺下来,同时推着凌语芊,“那咱们赶紧睡吧,对了妈咪,你明天不是约了闵琳姐姐吗?你再不睡的话,明天可起不了喽!”

    对哦,明天早上约了闵琳,要给她U盘,拷贝相片,查探真情!然后……

    明天是一个重要的日子,明天有很多事情要做,有重要的事情要做,自己必须养好精神!

    思及此,凌语芊身体也顺势往床榻倒去,闭上眼睛。

    琰琰见状,突然咯咯笑了起来。

    凌语芊于是又睁开眼,瞅着他那淘气调皮状,不由伸出手,往他小腰杆上袭击过去。

    小家伙瞬时更哈哈大笑,笑得浑身发颤,不一会,不得不求饶了。

    凌语芊没这么轻易放过他,继续痒他,谁知小家伙慢慢起了反击,结果,母子俩双双呈大字型倒在床上,喘气不断。

    后来,小家伙再次睡过去了,凌语芊各种努力后,也总算沉入梦乡。

    翌日,她根据计划,谎称自己有事得提前回公司,委托褚飞送琰琰去幼儿园,然后她抵达附近一所餐厅,与尚闵琳见面。

    “凌姐姐,下次咱们见面的话直接去您家也可以的,不用来餐厅这么破费。”尚闵琳继续一副乖乖公主的范儿,既礼貌又客气。

    “行,下次我邀请你来吃晚饭,褚飞挺会做菜的,你喜欢什么告诉我,我让他做给你吃。”凌语芊笑容可掬地接话,小妮子的心思,她岂会不懂,来餐厅破费是其次,真正原因恐怕是想见见褚飞吧,所以,她不妨就来个顺水推舟,满足小妮子的心愿!

    果然,尚闵琳即时乐了,羞涩涩地连声应好,还急不可耐地说自己随时有空,随时可以上门拜访。

    凌语芊继续亲切热情地应付一阵子,随即拿出U盘,入正题。

    尚闵琳稍怔一怔,便也善解人意地道,“凌姐姐工作一定很忙吧,那我不妨碍您了,我先回去拷贝相片,弄好立刻给您,对了,我要拿到公司给您呢?或者,托褚飞转交?”

    本是不急的事儿,但尚闵琳为了与某人见面,抓紧良机。

    凌语芊同样是另有目的的,因此求之不得,考虑到尚闵琳直接拿到公司给自己万一被人见到会起疑,于是顺了尚闵琳的意,让她拿给褚飞转交,期间不忘再次叮嘱尚闵琳别让她母亲知道这件事儿。

    如此安排,合了彼此的意愿,大家都乐呵呵的,再过一会,暂且解散,各行各事。

    凌语芊回到公司后,根本无法集中精神做事,未到最后一刻,她依然抱着一丝希望,希望自己的猜疑错了,尚弘历是干净的,万尚集团是正规的企业,可惜,结果如电闪雷劈,把她轰得体无完肤。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煎熬,在上午11点钟左右,褚飞来了,正好带来那只U盘。

    “凌姐,你啥时候与闵琳见过面的?还让她拷贝相片给你?”

    刚才,尚闵琳忽然跑来公司找他,说拷贝了小时候的照片,让他转交给凌语芊,即时让他惊诧不已,于是问她几时和凌语芊关系变得这么好,但小妮子不回答,只羞怯痴迷地看着他,把他看得浑身不自在,唯有放弃追问,与她聊上一阵子后,找借口打发了她,刻不容缓跑来找凌语芊。

    可惜,在凌语芊这边,他仍得不到答案。凌语芊注意力全在U盘上,迫不及待地接过U盘后,说她有急事要忙,叫他先离开,结果,他不得不听命,怀着更多的困惑与疑团退了出去。

    偌大的办公室里,鸦雀无声,空气中却似有若无地流动充斥着一股紧张和凝重,凌语芊娥眉深锁,面容严肃,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屏幕,白皙的手儿也在不停滑动着桌面的鼠标。

    渐渐地,数据呈现,真相大白,她如遭五雷轰顶,脸色陡然刷白,全身血液也瞬间凝固,所有细胞都停止了运转。

    马仕城说得没错,尚弘历果然是个大毒枭,万尚集团果然不是外表看的那么正派,它不但贩毒,还洗黑钱,还走私烟酒,枪械!所有犯法的大项目,它都沾上了!

    顶着正规公司的头衔,私底下干的全是肮脏恐怖的大交易!

    难怪,万尚集团如此财力雄厚,原来,那都是不义之财!

    而她,也被拖下水,被迫参与其中。

    这条路上,她熬得着实辛苦,多少次不分昼夜亡命工作,多少次忍辱负重咬紧牙关默默承受,便也认为短短一年多就能获得如此成是理所当然,是自己应得,为此感到欣慰和自豪,谁知实际上根本就不是这么容易的事!

    她不禁想起,那个尚若欣总是用鄙夷不屑的眼神看她,原来,人家早就什么都知道,清楚自己真正的用途是什么!

    套马仕城的一句话,无非是个替死鬼!被人卖了,还兴高采烈傻乎乎地帮着人家数钱的可怜可悲的一枚棋子。

    ------题外话------

    特别鸣谢:【何凤珍】【13911864393】和【天使谦宝贝】仨妞儿新晋为本书解元大官。吻!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