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399 没有你,我根本活不下去

399 没有你,我根本活不下去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尚弘历,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要选中我?为什么!

    在你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你就有了这样的念头吗?你那些赞美的话,都是为了讨我欢心,为了让我继续当笨蛋吗?

    我还以为,老天爷对我垂怜,让你将我从地狱中救出来,给我新的生活,谁知道,我还是在地狱里面,甚至比以前的地狱还地狱!

    这一年多,工作上渐渐得心应手,平步青云,取得一个又一个成就,便也很自信地认为自己很能干,于是每次面对琰琰欢呼妈咪是怎样怎样的厉害时,便也嘻嘻哈哈地大声回答那是当然,面对同事赞美羡慕的眼光,则沾沾自喜和自豪光荣,面对那些妒忌中伤我的刻薄眼光,会以理直气壮和高贵冷艳。期间,还热血沸腾,自个儿规划着我美好的未来,可谁知道到头来,这一切,都是水中镜月,是虚无缥缈!

    自己,就是个傻子!在那些知情人的眼中,根本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傻子!

    呵呵,呵呵!

    凌语芊不断冷笑着,笑着笑着眼泪都笑出来了!如此打击,再也不是言语能形容和表达,她只觉得,自己好难受,好难受,整个人,就像要爆炸开来!

    她还是无法一个人活,在她以为就算贺煜不在了,她也依然可以凭借自己的努力和能力去支撑下去,把琰琰培养成材,可事实上,没有了贺煜,她根本就活不下去!

    所以,她还是希望贺煜能活着,假如他活着,他会为她安顿好一切,她什么也不用去想,什么也不用去愁,每天只需陪着他,陪着琰琰,为他和琰琰煮饭烧菜,被他宠着,爱着,当个无忧无虑,快乐幸福的小女人。

    更多的泪水,伴随着更多的思念,滔滔不绝汹涌而出,凌语芊越哭越难受,越难受越哭,最后哭倒在了电脑桌上。

    时间就此悄悄地流逝,不知过了多久,门外传来了敲门声,伴随着尚东瑞的叫唤。

    原来,午休时间到了!

    凌语芊心头一颤,急忙关掉电脑显示器,同时,把U盘拔出来,放进抽屉。

    短短时间,她能把重要东西隐藏起来,却来不及除脸上的泪痕。

    尚东瑞进来后,见到的便是她眼睛红肿,满面泪痕,一看就知道刚刚大哭过。他先是顿了顿,随即继续迈步,走到她的面前,询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迎着他关切尽显的模样,凌语芊不胜感激,然而想起他是尚弘历的儿子,正是他父亲赋予自己痛苦,她又忍不住愤怒不已。

    “小芊芊,你怎么哭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告诉我好吗?让我帮你。”尚东瑞继续追问着,神色更加急切。

    担心他发觉情况,凌语芊暂且忍住愤恨,若无其事地应,“没什么,忽然想起以前一些事儿,想起了……琰琰的父亲。”

    这般说辞,立刻就堵住了尚东瑞的嘴,他怔了怔,不再吭声。

    凌语芊趁机吸鼻子,抹脸,继而,顺势反问,“对了,你怎么来了?还不去吃午饭吗?”

    “呵呵,我正是要来找你吃午饭的,我们似乎很久没共进午餐了。”尚东瑞再度开口,笑容再露。

    凌语芊听罢,马上借用工作婉拒,“我还有一些事情待处理,恐怕无法出去,你自己去吃吧。”

    “什么事啊?这都午休时间呢,天大的事也得先喂饱肚子!”尚东瑞说着,忽然摆起款来,故作威严,“好了,我现在用万尚集团继承人的身份命令你,下班,吃饭!”

    凌语芊可不买他的账,苍白的容颜挤出一抹淡淡的笑,解释,“谢谢你,真的非常感谢,但我确实走不开,这样吧,你自己先去吃,然后帮我买个便当回来?”

    她的固执,尚东瑞早领会过,如今不管她是否真的有急事要忙,但他确定她不想和他一块去吃饭!兴许,她是心情不好的缘故,毕竟刚才她说过想起她的前夫。所以,此情景他不宜勉强。

    于是乎,他摊开双臂做出一个无奈的手势,温柔地叮嘱她别太操劳,先行离去了。

    凌语芊也站起身,过去关好门,下了锁,重返电脑前,拿出U盘再次仔细查看那些数据,而且,也开始冷静下来,分析沉思。

    根据目前的情况,她不能打草惊蛇,就算心中再愤怒也不能去找尚弘历摊牌和质问,因为那样的话恐怕会为自己招来杀身之祸,在尚弘历眼中,自己的价值和马仕城一样,马仕城能牺牲,自己也一定的,尚弘历要是知道自己偷偷发觉这些阴谋,必然会杀人灭口。

    可是,自己不找他的话,接下来自己应该怎么办?凭自己一个人的力量,能如何走下去?

    根据资料显示,这些肮脏交易,王塑和尚若欣也参与其中,他们两,一个是尚弘历的得力助手,一个是尚弘历的女儿,都是尚弘历最信得过的人,而除了他们,还有谁会参与?尚东瑞身为尚弘历的儿子,是否也有份?

    凌语芊就这样揣摩分析的时候,尚东瑞回来了,他并没有先吃再打包,而是直接买了双份,回来陪她一块吃。

    早在他敲门时,凌语芊已经再次收起U盘,待他进内后,带他来到茶几那坐下,然后还亲自从袋子里取出便当。

    看到她脸上泪痕已干,无方才令人担心的痕迹,尚东瑞便也不再提刚才的事,话题围绕在便当上展开。

    凌语芊满腹心事,边吃边暗暗打量着他,不着痕迹地提起前阵子公司被查出运毒之事,问他有何看法。

    突如其来的话题,着实让尚东瑞感到意外,一块鹅肝就那样卡在口腔内,愕然无比地看着凌语芊。

    “今天刚好跟进一个项目,本来是马先生负责的,便想起他来,马先生真是一个很不错的人才,工作上很多事情都是他教会我和协助我的。”凌语芊也停下筷子,解释出来,神色不胜惋惜,暗里不着痕迹地留意着他的反应。

    结果,尚东瑞也先是一脸怅然,赞马仕城确实是个很不错的人才,接着,又像王塑那样,说什么人不可貌相,认定了马仕城就是那件案子的罪魁祸首,还劝解安慰她无需难过,以后他会在工作上帮她。

    他的回答,与王塑差不多,但表情有所不同,当时王塑给凌语芊的感觉颇为古怪和诡异,但从他身上,凌语芊看到的是一如既往的坦荡荡,照此看,他是清白的?尽管他是尚弘历的亲生儿子,但并没参与到万尚集团那些肮脏事?

    又或者是,他道行太高,伪装得天衣无缝?

    凌语芊黑里透亮的眼珠子,睿智转动几圈,再次发话,“对了,你会不会把我推进危险中?”

    尚东瑞则再度震愣,但很快,回答,“当然不会!”

    好果断的回答,好真实的回答!难道,他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凌语芊心头又乱起来。

    尚东瑞审视意味地睨着她,半认真半玩笑地反问,“你咋了?无端端问起这样的事,想测试我的真心?呵呵,你尽管测吧,真金不怕火炼,我对你,一片丹心!”

    真金不怕火炼……是吗?

    凌语芊不禁也挑挑娥眉,回他淘气一笑,端起便当继续享用。

    尚东瑞尽管疑惑依旧,但也没再追问,同样先吃饭,吃完后,殷切切地凝视着她,语气无比的真诚,“小芊芊,我觉得你今天有很多心事,真的不用告诉我?”

    凌语芊抿抿唇,头轻轻摇了一下,半透露半隐藏,“嗯,我是有一些心事,但暂时不适合告诉你。你放心吧,我能处理的,等到实在处理不了,我一定找你。”

    他听后,以为她是指她的感情事,是关于她的前夫,心想自己无能为力,于是作罢了。正好,时间将近下午两点钟,又到了上班时间,在凌语芊的示意下,他告辞。

    办公室里又剩下了凌语芊一个人,她重新陷入苦苦冥思中,围绕着整件事思索,到了晚上下班,依然不清楚下一步该怎么做。

    她把这件事引发的情绪带回家中,不但琰琰觉得她变得有点古怪,褚飞也发觉她的心事重重,于是问她怎么了,面对满面关切的褚飞,她同样没有明说,只撒谎工作上遇到一些意外,然后还让褚飞不用担心,说她会处理好。

    接下来,日子就此过了几天,这几天她的状态还是没啥变化,反而对工作,变得意兴阑珊了。

    先前,她以为自己是靠真本领获得如此高的晋升机会,故她热情万丈,卖力投入,而今,得知自己是在为虎作伥,做着一些害国害民的事,她感觉极大的讽刺,那股对工作的热情一下子就焉了,她甚至,很痛恨自己目前的工作。

    因而,这几天她过得很艰难,就像是在地狱里煎熬着,她连与人分享都不敢,只能独自一人默默承受,倍偿折磨,而这天晚上当她身心疲惫回到家中,迎接她的,又是另一个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