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400 还是需要他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以往,她回到家,迎接她的不仅是琰琰的淘气可爱,还有褚飞的体贴温柔,可今天,她一进门就发现褚飞板着脸,带着一种别样的眼神瞪着她。

    不错,那根本就是在瞪他,他生她的气?可为什么呢?

    凌语芊眉心不自觉地蹙了起来,正纳闷着怎么回事,褚飞迫不及待地开口了,直截了当地问她,“凌姐,你到底在闵琳面前说过什么?说过关于我的什么事?”

    凌语芊一听,内心更加迷惑,一时转不过脑子来。

    “你是不是跟她说,我很喜欢她,你还让她上来咱们家吃饭,说我会煮她喜爱的菜给她吃?”疑问已经变成质问,褚飞语气愈加狂急。

    凌语领悟过来,下意识地应,“嗯,我是这样跟她说过,因为这很正常呀,并没什么不妥……”

    褚飞听罢,嗓子尖锐起来,气急败坏地打断她,“这很正常?没什么不妥?可是,我几时喜欢她了?你咋知道我喜欢她?我告诉你的吗?我什么时候告诉你的?”

    咄咄逼人的语气,暴跳如雷的神情,这是凌语芊头一遭在他这儿面对,不由大觉委屈,加上本就因为那件事心烦意乱心力绞碎着,便也忍不住狂躁地低吼出来,“你这是干嘛了,这么大声做什么,不错,你没跟我说过你喜欢她,那又怎样?这很大的事吗?”

    “对,就很大的事!你明知道她对我有意思,却还给她错误的信息,你有没有问过我,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她有什么不好?人长得漂亮,又温柔懂事,礼貌待人,算是内外兼并,是个不可多得的女孩,你和她在一起的话,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放屁!不错,她是很好,很优秀,但凭什么我就得喜欢她?我喜欢谁,是我自己决定,其他人休想掺一脚,即使你,也不例外!”褚飞脸红耳赤反吼一通,接着稍做停顿,质问另一件事,“贺熠给你的那个U盘,是否就是你用来给尚闵琳拷贝相片的U盘?其实,拷贝相片只是一个幌子,实则你另有目的另有企图?”

    轰隆!

    原本在为褚飞前半段话语感到狂躁和气恼的凌语芊,瞬时间又被褚飞的后半段惊震到,美目倏然瞠大,震惊他怎会猜到她的目的!

    褚飞见状,更加坚信自己的猜想,不禁又是一阵怒火攻心,不假思索妄自臆测,“外界传闻你利用各种手段让自己在事业上平步青云,看来空穴不来风,都是真的啦?但这次,很明显不是为了让你升职加薪吧,你跟那个贺熠到底有什么阴谋诡计?他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不惜与他同流合污对付万尚集团?你真有本事,就直接找上尚卓欣,而不是去利用无辜的尚闵琳!利用上无辜的我!你对每一个人好,都是有阴谋的?都是早就策划好的?”

    呃……他说什么?他在乱说些什么啊!凌语芊美目越瞪越大,恼羞成怒紧盯着褚飞。

    褚飞则认为她被他说得哑口无言,认为自己都说对了,不由愈加愤怒,理智全无,冷嘲热讽出来,“说什么把我当成弟弟,实则心里早就想好怎么利用我吧?那对贺熠呢?你如此帮他,能从他身上得到什么好处?金钱?名利?又或者,**?他长得像贺煜,你就不惜把他当成贺煜,好填满你心灵和**的空虚渴求……”

    “啪!”凌语芊终再也忍不住,挥手给他一巴掌,力度尽管不是特别大,但已足以震醒他。

    喋喋不休的话语停止了,整个空间也沉寂下来,褚飞捂着微微发疼的脸颊,满眼的难以置信,渐渐地,眼神越发阴沉,面色越来越难看,就这样过了将近半分钟,赫然转身,怒气腾腾地冲出门去!

    沉寂,死一般地沉寂!

    凌语芊毫不动弹定定屹立着,盈盈水眸也一眨不眨地紧盯着大大敞开的门口,良久,直到手上传来一阵轻轻的摇晃,她才回过神来,低垂下头,眼帘中正映入了琰琰充满惧怕的容颜。

    确实,小家伙被吓坏了。一直以来,在他印象里,褚飞舅舅是个很和善可亲的人,对妈咪可好了,对妈咪超好的,从没大声跟妈咪说过话,而今天,舅舅却很生气很生气地吼妈咪。至于妈咪更是不同寻常,竟然伸手打褚飞舅舅!

    前不久,妈咪才把熠叔叔咬到大手流血,今天,又动手打褚飞舅舅,温柔善良的妈咪,为啥变得越来越暴力,越可怕了呢!

    叮当!

    寂静的空气,突然间冷不防地响起时钟提醒音,夜晚七点钟了。

    凌语芊做了一个轻呼吸,拉住琰琰的手,柔声若无其事地道,“肚子饿了吧,妈咪带你去吃饭。”

    小家伙不吱声,但也乖乖随她进入饭厅。

    四菜一汤,美味,可口,香气四溢,今天钟点工阿姨有事回乡下,正好是褚飞亲自下厨,凌语芊逐一看着一盘盘佳肴,不禁再次想起刚才的情景,霎时又满心不是滋味,发呆发愣。

    琰琰边吃边留意着她,稍过片刻,开口说话了,“妈咪,我在电视上看到报道说咱们人类可以七天不吃饭都饿不死,褚飞舅舅已经过了长身体阶段,体质强壮,就算少吃一顿饭也不成问题,妈咪就不用担心他吧,等到周末亲自煮点好东西给他补回来就行了。”

    明明对整件事很好奇纳闷和困惑不解,但他并没追根究底,也不没心没肺地忽视,而是一语双关巧妙聪明地给予安慰,这是怎样一个玲珑剔透的娃儿!

    凌语芊听着听着,心头即时涌上一股强烈感动,凝望着他,眼神既骄傲自豪,又怜惜疼爱,一会,便也笑颜逐开,接话,“嗯嗯,不过咱们琰琰还在长身体阶段,需要及时吸收足够的营养,所以不能饿着。”

    “我知道,我这就继续吃,吃很多很多!妈咪呢?陪琰琰一块?妈咪虽然也停止长高,可毕竟不同舅舅那么强壮,多少得吃一些,再说,和妈咪一起吃,琰琰胃口更好哦!”

    真是个贴心十足的小家伙!

    凌语芊继续会心一笑,随即端起碗筷,慢慢吃了起来。

    整顿饭,她吃得不多,但总算没辜负小家伙的期待,多少塞填了一下胃口,然后,她给琰琰洗澡,陪他上床,时间已经到了九点半。

    “妈咪,你放心吧,舅舅出去把气散了就会主动回来的,他那么疼妈咪,不会恨妈咪的。”软软的手儿轻轻拨弄着凌语芊衣服上的纽扣,小家伙奶声奶气地安慰着。

    凌语芊搂住他,不做声,黑亮的眸儿闪烁不断。

    “又或者,妈咪给他打个电话?琰琰也可以跟他谈,叫他回来!”突然,小家伙抬起头,提议。

    凌语芊怔了一怔,期间,只见他已自个儿爬起,拿到她的手机,递给她。

    不过,她才刚接过,还来不及拨打,手机碰巧有来电,是一组陌生的号码。

    是谁呢?难道是褚飞用外面的公用电话打的?

    对着手机屏幕上不断跳跃的陌生号码思忖两秒,凌语芊随即缓缓按下接听键,可惜传来的嗓音并非褚飞的,而是一个陌生却又客气的女音。

    “请问是凌语芊小姐吗?”

    凌语芊略作沉吟,才回应自己是。

    对方于是立马说明来意,郑重中带着焦急,“我们这里是xx医院,刚接到救护车送来一名伤者叫褚飞,他遭到严重的殴打,必须立刻做手术,麻烦您来签名和交钱。”

    医院?褚飞?殴打?伤势严重得立刻做手术?

    一个个特别的字眼,瞬间把凌语芊震颤住,紧握着手机,被吓得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喂,喂……凌小姐,请问您还在听吗?”电话那端,语气加急。

    凌语芊定了定神,也惊慌失措地问,“嗯,我在,对了,他伤到哪,被谁打的,伤势是不是很严重?哪个部位需要动手术,手术风险大吗?有没有性命危险?”

    “对不起凌小姐,您这些疑问请恕我无法在电话里跟你明说,您先来医院吧,我们需要您签名手术协议书,其他的,稍后吧,好不好?”

    “哦,行,我马上过去,对了,你们一定要照顾好褚飞。”

    “您放心,我们会的,您到时直接来6楼前台,再见。”护士小姐说完,不做耽搁挂了电话。

    凌语芊也急忙放下手机,看向眼前的稚儿,思忖一下,再次举起手机下意识地拨打钟点工的电话,直至听到系统回复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这才记起钟点工回乡下了。

    怎么办?谁来帮忙看着琰琰?她不禁犯愁和焦急起来。

    本是一直趴在她身边静静聆听、已得知大概情况的琰琰,这会也迫不及待地问了出来,“妈咪,褚飞舅舅真的被打伤了?真的在医院要做手术?”

    凌语芊伸出手,轻抚一下他布满担忧关切的小脸儿,缓缓地道,“琰琰,妈咪得马上去医院照顾褚飞舅舅,你能不能自己一个人在家?你怕不怕?答应妈咪不要跑出去?”

    “我想跟妈咪一块去医院,我也要看看褚飞舅舅,而且,我还要给他打气!”

    带他去医院?确实是个不错的安排,这样她就不用担心把他独自留在家,但现在这么晚了,他要睡觉的,再说带他在身边,她做起事来不方便,这到了医院,少不了各个收费处检查科跑,她更不放心到时把他安顿在冷冰冰的医院座椅上等候呢!

    所以,最好还是找个人照顾他!可是,找谁?临时临急谁能过来照顾他?尚东瑞?但他是尚弘历的儿子,今晚与褚飞发生不愉快正因他们尚家而起,因此,不行!尚闵琳?同样不妥!

    那么,还能找谁?

    凌语芊脑子飞快运转不停思索,渐渐地脑海不自觉地浮起贺熠的身影,然而,想到最近和他之间发生的一些暧昧举动,便又有所犹豫,不想主动与他扯上任何关系,更不想欠他人情。

    无奈,琰琰继续催促着她,语气越发急切,弄得她也更加焦虑不安,考虑到褚飞生死未卜还在医院等着自己救命,于是顾不得那么多,终下定了决心,打电话给贺熠。

    他倒是接得挺快,一听到他的嗓音,她就忍不住心潮滂湃,但为了紧要事,便顾不得那么多,直接了当说明来意,“褚飞遭到殴打,伤势严重需要做手术,我现在得马上去医院,你能帮我照顾一下琰琰吗?”

    电话那端,先是稍作沉默,就在凌语芊以为他不肯,故意刁难而准备泄气时,他总算出声应好,说他会立刻赶来。

    凌语芊下意识地松了一口气,忽然想起医院就在他住处附近,免得等他过来耽搁上一些时间,于是又提议她直接把琰琰送去他家。

    他也继续答应了。

    事不宜迟,先结束通话,凌语芊为琰琰穿好衣服,带上必要物品,离开家门,驾车前行。

    被安置在副驾驶座的琰琰,满腹心事,很多话想讲,然而考虑到妈咪要专心驾驶,于是不敢多加打扰,除了偶尔重复安慰妈咪别太担心外,其余时间都是乖乖地,安静地呆着。

    凌语芊急着赶去医院,自然没心思顾及他,所有精力都投注在驾驶上,但由于小宝贝在场,她又得考虑安全,故这一趟车对她来说真是考验到她了,幸好,凭着她惊人的耐力和集中力,不久总算安全抵达贺熠居住的小区。

    他亲自出来等她,高大挺拔的身影在空旷无人的马路旁异常显眼,凌语芊一眼就看到他,把车子停在他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