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401倒在他怀中,贺煜,带我走吧!

401倒在他怀中,贺煜,带我走吧!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长腿有力健步如飞,他两三下就冲到副驾驶座那边,二话不说先把琰琰抱出来,然后再到驾驶座旁,单手边拉开车门,边干脆利索地安排,“你和琰琰上去休息,我去医院看他。 ”

    凌语芊却仿佛没听到他说话似的,娇小的身子依然稳稳坐在座位上,怜爱的目光锁定着琰琰,柔声柔气自顾说道,“琰琰,小宝贝,你今晚乖乖在熠叔叔家睡,妈咪去医院看舅舅,事情一办好立刻来接你。”

    “该死,你有没有听到我刚才的话,你带他上去睡,我去医院!”贺煜不禁提了一下语气,眉头也深深皱起来了。

    凌语芊这也才看向他,定定与他对望了数秒,毅然婉拒,“不用了,你帮我看好他,我尽快回来。”

    说罢,目光重返琰琰身上,他是如此稚嫩而幼小,想到这么晚还把他送出来,她整颗心也几乎揪在一块了。

    小家伙懂事又体贴,用力点着头,若无其事地开口道,“妈咪不用担心琰琰,琰琰会乖乖听熠叔叔的话,倒是妈咪,不管心里多焦急都得保重自己,注意安全。琰琰会想妈咪的!”

    “妈咪也想你!”凌语芊勾唇,舒心一笑,眉眼再次转向旁边那个高大的人影,语气真挚地留下“拜托了”三个字,拉上车门,启动引擎。

    “等等,那个医院,叫什么名字。”贺煜猛然再道,及时喊住她。

    凌语芊稍顿,便也如实告知,继而,一踩油门彻底行驶起来,用最短的时间直奔医院,然后在层层指示中总算见到了褚飞。

    只见他双目紧闭,气息微弱,一动不动地躺在医院推动病床上,浑身都是血,情况看起来非常糟糕,凌语芊当即就悲伤落泪。

    护士小姐抓住时间,急匆匆地跟她大概说一下病情,接着把手术风险协议书拿给她签。

    凌语芊喊着泪,快速看了一遍协议书上的内容,不容耽搁就把它给签了,褚飞于是立刻被送进手术室,她则在外面的椅子上静坐等候。

    看着触人心弦的红色指示灯,她满脑子都是刚才见到褚飞的惨况,在思忖他为什么会挨打,打他的人是谁,用的都是什么武器!

    于是乎,她去找到刚才那个负责此事的护士小姐,再次询问情况。

    护士小姐刚好闲下来,详细跟她汇报情况。

    原来,褚飞是大概一个小时前被120救护车送来医院,当时还清醒着,由于伤势严重,医生诊断他得立刻动手术,遏止鲜血继续往外流,所以,医生首先问他家人的联系方式,说要通知他的家人,且要家人签手术协议书。褚飞听后,略作沉吟,回答自己没有家人在北京,医生于是又问有什么朋友之类也可以的,他也继续说没朋友,让医生把协议书给他亲自签,但他两只手都被打成骨折,压根拿不起笔,幸好,这个护士小姐读过心理学,从观察中发觉他应该有亲人在京,于是骗他说他可能活不下去了,最好让亲人见上最后一面,做一番交代,特别是他认为最重要的人,而结果,总算成功让他合作,报出凌语芊的名字和电话。swisen.

    “凌小姐,你两是不是吵架了?闹别扭了?我们给他测试过,喝了大量的酒,最近就有不少案例,情侣间吵架,男的心情不好就去酒吧借酒消愁,然后容易和别人起矛盾,褚先生估计也是这样的情况,其实啊,他很孩子气的,你得多多体谅他,男人吗,有时候也要宠的。”护士小姐把情况汇报完毕后,趁机说出一些自我揣测,显然是把凌语芊当成褚飞的女朋友了。

    凌语芊也没想着怎么解释,只讷讷地笑了笑,感谢她把情况告知。

    正好,护士小姐又有活儿得忙,她于是拜别,回到手术室前继续等候。

    将近两个小时,手术终于结束。

    医生再次对病情做了整体的汇报,褚飞头部被啤酒瓶打至爆裂,缝了十针,左腰侧的伤口也将玻璃碎片拔出来,缝好了,其他受伤地方也都包扎好,无性命危险,情况稳定,目前处于休息状况。

    凌语芊总算松了一口气,紧绷的神经也逐渐缓解,然后,配合医生安排,把褚飞转到病房疗养。

    幸好这段时期病人不多,她能找到的病房,虽然比不上那种贵宾的,但也算是干净舒适,该有的都有。

    一切安排妥当后,医生和护士出去了,凌语芊坐在病床前,看着昏睡中毫无知觉的褚飞,再度泪眼婆娑。

    几个小时前,他才活龙活现,如今却全身是伤,奄奄一息地躺在病床上,而这样的情况,是自己造成。

    被人利用,被自己最亲的人利用,是人都会愤怒,更何况,他是个男人,正处于冲动的年龄,理智丧失骂出一些难听的话在所难免,当时,她应该给他解释,应该安抚他,而非恼羞成怒掌掴他,一个大男人,怎受得了这样的对待!

    从头到脚,他几乎没有一处幸免,这么多的伤口,由此可见当时的殴打是多么激烈,多么残忍,他体魄好,当靠一两个人是打不了他,当时必定是一大批人,一想到那些歹徒每人手持啤酒瓶和钢刀,狠狠无情地朝他挥如雨下,她顿时觉得,那就像是自己挨打一样,浑身都痛,痛得无以复加。

    “褚飞,对不起,是我让你受苦了,对不起!假如你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如何跟你九泉之下的母亲交代?都怪我,只想到自己被羞辱,只想到自己烦恼和痛苦,却忘了我应该跟你解释清楚。假如时光能够重来,我一定不会这样,一定不会这样的。”纤细的手轻轻搭在他包扎着的手腕上,凌语芊后悔万分,内疚自责地哭了出来,越哭越伤心,越厉害,哭得全身都颤抖了,连带她的手指也哆嗦不断。

    隔着模糊的视线,她目不转睛地望着他,多么希望自己能为他分担一些疼痛和苦难,同时,还在心里默默祈祷他尽快醒来,尽快好起来。

    时间就在悲伤中流逝,不知多久过后,她哭累了,泪水也干了,而他,终于悠悠醒来。

    吃力撑开眼皮,他首先看到的是她泪流满面、梨花带雨的样子,那不自觉中流露出来的楚楚可怜,让他胸口猛然一阵揪痛。

    身心疲惫的凌语芊,本是头昏脑胀着,见他终于醒来,心头大喜,急忙抬手抹去眼泪,继续使劲地看了看,确定这不是幻觉,泪水于是再次哗哗直流,一会,又忽然想起什么,赶紧起身,去按床头的呼叫器,继而还直接走出门外找护士。

    很快,护士闻讯赶到,刚才那个主治医生也来了,立刻给褚飞检查一番,完后非常欣喜地告诉大家,褚飞状态还行,并没其他并发症。

    当医生和护士又一次离开时,小小的病房里面又是只剩下凌语芊和褚飞。

    凌语芊已停止落泪,人也重新坐到病床前,被泪水洗涤过变得愈加透亮清澈的眸儿,毫无眨闪直盯着褚飞。

    褚飞视线也不偏不倚与她对视,双唇紧紧抿着,一声不吭。

    就这样,过去了几分钟之久,凌语芊暗暗吸了一口气,樱唇微颤,道歉出来,“对不起。”

    褚飞眼中闪过一抹异样的光芒,但还是不发话。

    “我知道不该利用你,不该利用闵琳,但事实并非你想的那样。不错,我让闵琳拷贝相片只是一个幌子,实则是想搜索她母亲电脑上的隐藏资料,可这一切,不是为了什么名利,也跟贺熠没关系的。”在褚飞昏迷这段时间,凌语芊想了很多,考虑了很多,再三犹豫后,决定把真相告诉他,尽管这个实情充满危机,令人惧怕和愤怒。

    褚飞表情开始随之起了变化,继续眸色深深盯着她,但面部线条已不似方才那么冷硬。

    “还记得公司前段时间涉及的一宗运毒案吗?后来说是马仕城因为个人资金需要而走上犯罪道路,其实,真相并非如此,真正的情况是,万尚集团借用正规的经营,暗中贩毒,卖毒,马仕城只是东窗事发后的一个替死鬼!万尚集团不仅贩毒,它还贩卖军火,洗黑钱,总之,很多犯法的大项目它都沾上了!”

    这对褚飞来说,绝对是一个劲爆大消息,虽然他来公司不久,职位也没高到可以知道所有事情,但因为凌语芊在公司的地位举足轻重,因为他定好了未来的目标,故他一直在尽力去留意公司的所有情况,运毒案,他知道,马仕城被抓,他也知道,而凌语芊现在说的这些,他毫无知晓!

    这是真的吗?她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她怎样得知的?因何起疑?还有,尚弘历好像让她参与了很多事,那么,这些犯法的事她也参与了?她一直在做着犯罪的生意?

    “前几天,马仕城找到我,把这一切告诉我,还跪着求我救他!当时我也是非常震惊,我清楚,那不只是救他那么简单,假如他所说都是真的,那等于我得救我自己!我备受无数煎熬和折磨,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去侦查,后来,闵琳出现了,单纯善良的她简直就是老天爷派来营救我的天使,她让我灵光一现,利用她去查出这件事的真相,结果想不到还查出更多不为人知的丑陋之事!查出了,我的处境是多么的危险,我并没有预期中那么厉害,我只是一个倒霉鬼,被尚弘历相中的一枚棋子,由头到尾只是一个利用工具,必要时,会像马仕城那样被推上断头台!”凌语芊痛定思痛,心有余悸,先是悲愤控诉一番,继而,心情逐渐转向悲怅,内疚低吟,“我知道,我不该利用善良的闵琳,更不该用爱情去欺骗她,给她潜在的伤害,不该利用你;可是,我真的没办法了,褚飞,你根本不清楚,当时我有多害怕,有多彷徨,我差点要疯掉!但我知道,自己不能疯,我还有琰琰,我得为他着想,所以,就算我辜负了你们,也得去查明真相,只有查清楚了,我才晓得下一步该怎么走,该怎样自我营救,好继续安然无恙地将琰琰养大成人!”

    “你品性纯良,故你也喜欢生性单纯的人,在你心目中,一定认为我就是一个善良纯真的女人吧,确实,我曾经是,而且也希望能将这种品性永远保持下去,可惜,老天爷没这样厚待我!曾经,贺煜还在的时候,有他帮我打点一切,有他去想办法,耍诡计对付坏人,把我保护得毫发不损,可后来,他走了,他永远离开了我,故我只能靠自己,明知有些事情不该做,但为了活命,我还是做了,利用闵琳这件事,我也犹豫了很久,但最终还是做了,我没得选择!是的,我早就注定了不可选择!假如能选择的话,我宁愿死,宁愿去另一个世界追随贺煜,继续躲在他的翼下过着无忧无虑、单纯幸福的生活,可惜,我连死的机会都没有,我放不下我视为命根子的琰琰,我不能剥夺他生存的权利带他一起离开这个世界,故我只能坚持下去,即便路途荆棘满布,即便饱受各种折磨,我还是得辛苦支撑着,勇敢走下去!”

    说到这里,凌语芊泪水再一次夺眶而出,挥如雨下。滚烫充沛的透明液体,饱含着无尽的心酸,思念,哀伤,痛楚,无奈,和绝望。

    就在这个时候,护士又进来了,原来,够时间给褚飞换点滴了,换好点滴,又另外进来两个人,是警察,他们接到通知得知褚飞醒了,赶来给褚飞录口供,询问昨晚的殴打案件。

    所以,大家都得回避,凌语芊也暂且出来,她先是去一趟洗手间,给自己洗个脸,消除一下哭过的痕迹,然后,沿着走廊心不在焉地漫步起来,直至下楼,走出整栋医院大楼,这也发现,天微亮了,整个大地笼罩在灰蒙蒙的晨曦当中。

    医院大楼前是一片草地,她走了进去,把自己沐浴在晨曦中,仰起头,眺望遥远的东方,用力吸取着清新干净的空气,晨风拂面,吹起她柔顺的发丝,摇摆着她美丽的裙裾。

    如此唯美动人的画面,让人简直移开不视线,距离她不远处,伫立着一个高大的人影,那双追随了她几乎一整夜的黑眸,此刻依然牢牢锁住她,深情款款中盈满心疼,怜爱,眷恋。

    稍会,他挥动修长的双腿,一步步地朝她走近,直至走到她的跟前。

    凌语芊本是盯着远方心神恍惚地呆望,见到眼帘中忽然闯进一个人影,如此熟悉,如此深刻,让她无法克制地悸动起来,迷离的美目一瞬不瞬地紧盯着他,渐渐地,颤抖的樱唇轻吐出两个字:

    贺煜……

    他是贺煜,他是贺煜吗?贺煜回来了?在她正想念他,正希望他出现的时候,他真的出现了?

    “贺煜,是你?真的是你吗?”她继续喊,伸出手去,抚摸向那令她日思夜想、永世不忘的俊颜,一触碰,整只手更加哆嗦颤抖起来。

    他是热的,那是属于贺煜的体温,夹杂着属于他的味道。

    于是,她笑了,眼神更加惘然,更加痴迷,更加深情。

    这时,他也举起手,抓住她柔若无骨的手儿,那么的小,那么的瘦,那么的柔,让他无限心疼,疼到骨子里去。

    他不做声,就这样握住她的手,轻轻地摩挲着,静静感受着她对他的思念和缅怀。

    芊芊……小东西,是我,我就是贺煜,我回来了,我没死,一直活着,我也一直想着你,念着你,牵挂着你,你这个傻妞,令我总是放心不下的傻妞。

    他多希望能对她讲出这些话,可事实上,他只能在心里默默对她说,然后,长臂轻轻一收,将她拉到自己的胸前。

    熟悉温暖的胸膛,带着一种特别的功能,唤醒了凌语芊内心深处的渴望和期盼,疲软的身子就此依偎了过去,整个脸庞也紧紧贴在上面,她无意识地呢喃出声,“贺煜,我一定又做梦了吧,一定是又产生幻觉了吧,每次我感到很累,很不想活下去的时候,总会特别地想你,希望你能把我带走。大坏蛋,我好累,真的好累,我再也支撑不下去了,没有你,我根本就没法活,带我走,好不好?”

    傻瓜,你怎么可以不活,老公还活着呢,所以,你也要好好活下去,就算再苦,再累,也要努力生存下去,还有琰琰,那是我们共同孕育的儿子,象征着我们永恒不变、坚定不渝的爱情。

    “在这个丑陋的世界,没有你保护我,我身心疲惫,六神无主,不知所措……只有你能无时无刻地爱我,就算我做错了也一如既往地接受我,不会生我的气,而其他的人……根本不会,根本就不会……”凌语芊继续无意识地哀诉着,像个小孩子似的语气尽显委屈,双手逐渐摊开来,慢慢圈住他精壮结实的腰腹。

    ------题外话------

    特别鸣谢:【wangqwangz】、【sansanee】两妞儿新晋为本书解元大官,也无限感谢其他妞们给予的各种支持!飞吻,拥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