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402 把她抱回家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402把她抱回家

    宝贝,小傻瓜,情况或许会是这样,但无所谓呀,有老公永远疼你,包容你,爱你就够了,其他的人,都不重要,咱别管他们,咱不稀罕!

    贺煜更加收紧手臂,把她深深地纳入怀中,保护她,呵护她,给她温暖,给她力量。

    好温暖,好安全,好舒适,这是贺煜给的感觉,是贺煜的气息,凌语芊脸庞更加朝他胸膛上贴,不断钻着,蹭着,疲惫紧绷数日的神经也逐渐松开来,全身一股瘫软,倒在他的怀中。

    贺煜及时把她抱住,看到她突然如此,以为她昏迷过去,心头即时涌上一股恐慌,下意识地摇晃她,伴随着惊惧的呐喊。

    “贺煜,我好累,我要你抱我,抱着我睡!”凌语芊咕哝一声,继续双目紧闭,软绵绵地依偎着他。

    贺煜这才明白,她没事,只是太累了,睡过去了,因为自己温暖的怀抱让她感到依靠,于是安然沉睡了过去。

    小东西,真是让人怜爱的宝贝,老公在呢,好,你睡,躺在老公怀中好好休息一番,老公抱着你,会一直抱着你!

    强健的双臂更加有力,牢牢地抱住她,贺煜心头激昂澎湃,悸动满怀,不时地低下头,吻在她柔顺乌黑的头发上,恨不得将她融入自己体内,永远也不分开。

    时间就此一点点地过去,宁静的周围逐渐骚动起来,天色越来越亮了,在医院走动的人们也越来越多,凌语芊依然睡得香甜,沉迷在她的美梦里。

    贺煜略作沉吟,随即拦腰将她抱起,回到他驾来的车子内,将她安顿在副驾驶座上,为她系好安全带。

    如此折腾,她并没有醒,看来小妮子着实累了,贺煜不禁更觉怜惜,温热宽大的手掌小心翼翼地轻抚着她憔悴的小脸蛋儿,低首准备在她额头吻下去。

    不料,手机有来电,是轩辕彻,问他什么时候回。

    原来,昨晚他将琰琰安顿就寝后,心里惦记着凌语芊,便叫好兄弟过来看着琰琰,自己赶来医院,生怕她知道,躲在暗处默默留意着她,直到,现在!

    “我这就回去!”对轩辕彻回了一句,贺煜挂断电话,启动车子,驶离医院。

    一路上,他都单手操控方向盘,另一只手一直握住她的手,时而紧握,时而抚摸,时而移到唇边细细琢吻,把对她浓浓的爱意毫不隐瞒地展现出来。

    大约十五分钟的车程,他回到住处,抱着她,上楼。

    轩辕彻见状,怔了一怔,琰琰则迫不及待地呐喊出来,“妈咪怎么了?妈咪是不是病了?”

    贺煜急忙嘟嘟嘴,做出一个嘘的举动,低声解释,“妈咪没事,只是太累了,睡过去了。”

    小家伙听罢,这才放心,赶紧闪开,让贺煜往卧室走,然后自己也跟上。

    简约明亮的卧室,充满男性阳刚气息,柔软舒适的大床更是处处沾满他的味道,凌语芊被放上去后,继续毫无知觉地沉睡着,且睡得更加香甜,这让贺煜更是心疼到骨髓里,恨不得也爬上去,钻进被窝,搂着她睡,让她永远眷恋和沉迷其中。

    当然,现实情况不允许他这样,他还有重要的事情安排,因此,继续温柔多情地对她凝望片刻后,他带琰琰走出卧室。

    轩辕彻坐在沙发处,开始询问褚飞的情况。

    贺煜没立刻回答轩辕彻的问题,而是先让自己深深靠进柔软的沙发上,稍作休息,发话,“昨晚的殴打估计不是单纯的纠纷,我想你去调查一下。”

    轩辕彻一愣,震惊,“你是指,与尚弘历有关?尚弘历派人做的?原因呢?”

    “芊芊要的那张u盘,是经由褚飞转交到她手中。”

    简单精要的解答,足以让聪敏睿智的轩辕彻领悟,便也不耽搁,立刻就去办了。

    诺大的客厅于是只剩下贺煜和琰琰,贺煜再次闭上眼,微寐一下,少顷再睁开眼时,侧目看向身边的小人儿,柔声问,“琰琰吃早餐了没?”

    “还没有。刚睡醒,你和妈咪就回来了。”小家伙乖乖地解答着。

    贺煜伸出长臂,拉住他的小手儿,边站起来边无意识地道,“那爹地去弄早餐给你吃。”

    刹那间,小家伙全身一僵,双方手臂形成一种僵持状态。

    贺煜混沌的脑子瞬间转醒,整个人也是轰然一震,不禁在心里暗暗低咒自己的粗心,同时,也思忖着如何跟小家伙解释。

    幸好,一会过后小家伙就主动发出这样一句疑问,“熠叔叔,你也想当琰琰的爹地吗?”

    哦?也?

    贺煜剑眉一挑,本能地问,“还有谁想当琰琰的爹地?”

    “海龟叔叔啊!”小家伙继续说得天真无邪,还顺势发表一些看法,“不过,他休想了,琰琰才不喜欢他当爹地呢!妈咪也不会让他奸计得逞的。”

    “琰琰怎么知道?妈咪亲自告诉你的吗?”高大的身躯重新坐回沙发上,把小家伙抱到膝盖上来,贺煜开始了别有用心的试探。

    琰琰毫无心机,有知必答,“妈咪虽然没有亲自告诉我,但我敢确定,因为妈咪心里只装着爹地,这辈子只当爹地的老婆,其他人休想得到妈咪的爱!”

    “那叔叔呢?也不行吗?”低沉的嗓音不自觉地透着一抹雀跃,显得更有磁性和动听。显然,男人因为琰琰这句话开心不已。

    琰琰则神色稍微黯淡一下,露出一个遗憾的表情,算是默认了贺煜的话,但紧接着,又体贴地安抚,“就算熠叔叔当不成琰琰的爹地,琰琰也会很喜欢熠叔叔的,除了爹地妈咪,琰琰最重视熠叔叔!”

    呵呵,这鬼精灵呐!贺煜忍不住在小家伙头顶抚摸一把,继续追问更多令他开心的信息。

    结果,小家伙也不负他期待,把这一年多妈咪对爹地的思念和记挂都述说出来。

    这番闲聊,历时半个小时,尽管小家伙的表达能力没有足够的强,但足以让贺煜心潮澎湃,他仿佛亲自看到小女人做过的那些事,深刻体会到她对她的思念记挂和不止境的爱!

    可同时,他又为她这一年多的孤苦伶仃感到心疼和怜惜万分,内疚自己无法陪在她身边,让她独自一人承受那么多,难怪她说她很累,不想支撑下去了,叫他带她走,小东西,你真正经受过的苦,必是你口中说出来的一百倍,一千倍吧!

    对不起,我没有时刻把你保护在翼下;对不起,让你一个人去面对这么多!你的存在,是我得以坚持下去的动力,而我的“离世”,又给你带了多少的打击,可你还是努力支撑着,你是多么的不容易,多么的坚强勇敢!

    “熠叔叔,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忽然,琰琰呼唤一声,把贺煜从悲伤沉思中唤醒。

    他这也发觉,自己眼眶湿了,热了,泪光盈盈。

    “妈咪说男儿有泪不轻弹,熠叔叔一定是想到很难过的事吧?非常非常伤心了?”小小的手儿,暖心地摸到贺煜的眼睑上。

    男儿有泪不轻弹,宁愿流血不流泪,不错,假如在小女人面前,或许还能想着博取一些同情和怜爱,但在小家伙面前,就没必要了,反而让小家伙觉得自己懦弱呢!

    贺煜于是快速调整好心情,把眼泪忍回去,恢复以往的从容不迫,重新带琰琰去准备早餐,这次,他记得自称叔叔,再也没提到那个混乱中提起的特别称呼,不过,对小家伙的爱没丝毫改变,该怎么疼就怎么疼。

    小家伙也没多想,尽情享受着“熠叔叔”赋予的疼爱,尽情享用着“熠叔叔”亲自炮制的丰富可口的餐点,吃完后,不忘拜托“熠叔叔”也为妈咪煮些好吃有营养的。

    “这是当然,就算琰琰不提,叔叔也会照顾好你妈咪的。”贺煜一语双关,给了小家伙答复,今天正好是周末,小家伙不用去幼儿园,于是把小家伙安顿在客厅玩耍,自己则再次进入卧室,去见他时刻记挂着的娇人儿。

    侧坐在床畔,他目不转睛深情俯视着她,大手轻抚着她的脸庞,那精致绝美的五官令他心动迷恋依旧,苍白憔悴却又令他心疼不已,而她忽然发出的梦呓,更是击碎了他强大的心。

    “贺煜,你在哪?把我也带走好吗,我不要没有你,我要你一直陪着我,贺煜,你真是个大坏蛋,不守信用的大坏蛋!”

    确实,自己压根就没守信用,明明承诺过陪她一生一世,可事实上,三番五次违背诺言,这使她是有多失望,多伤心,多绝望!

    紧紧握住她冰冷娇小的柔荑,贺煜除了愧疚心疼,还深感无奈和悲愁。

    怎么办,小东西,我该拿你怎么办?我该如何给你疼爱与呵护?该如何支撑你坚持下去?

    素来思忖周到的他,不由变得束手无策了,心痛的泪水再次无法克制地涌上眸眶来,就那样隔着模糊的视线深望着她,许久,许久,直到轩辕彻回来。

    相识一场,情同手足,这是轩辕彻头一遭见到好兄弟热泪盈眶的模样,不禁震了震,半响才缓过来,故作轻松调侃道,“她只是累了昏睡过去而已,你干嘛做出一副生离死别的样子,这是你吗兄弟!”

    贺煜愣了愣,迅速收起脆弱的一面,若无其事地问正事,“查得怎样?”

    本月最后一天,求下月票和评价票,妞们可以增加粉丝值的哦!^_^

    ∷更新快∷——∷纯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