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403 心疼极了!我要和她相认!

403 心疼极了!我要和她相认!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403心疼极了!我要和她相认!

    轩辕彻略作沉吟,便也认真汇报,“情况和你想的差不多,确实是尚弘历派人做的,不过并没有杀人灭口的意图,估计就只是教训成份,这不排除,他已得知真实情况,清楚这一切是你女人在主宰,目前躺在医院的倒霉蛋只是一个被利用的浑小子。”

    “那就是说,芊芊有危险?”贺煜眸光倏忽变冷,整体神色也慎重起来。

    “也不能这么说,毕竟他没直接动她。”轩辕彻先是否定,随即眉心一蹙表示纳闷,“这老狐狸,比我们想象得还要深沉,他这样做到底有何用意?能得到什么好处?你猜你女人查不查得出这次殴打事件与他有关?”

    轩辕彻说罢,视线不自觉地扫向凌语芊。

    贺煜也重新望了过去,约莫几秒钟,冷不防地岔开话题,“你前几天说你叔父离京去探望一个老战友,现在回来了没?”

    轩辕彻一愕,目光转回来,疑问,“你想找他?做什么?”

    贺煜先沉吟,继续望着凌语芊,满面复杂揣摩的思绪。

    轩辕彻心头猛然一凛,难以置信迟疑问出,“你该不会是……想……”

    “嗯,我想对她坦白身份!”贺煜接话,语气无比坚定。

    “不行!绝对不行!怎能这样做!”轩辕彻立刻做出反驳和阻挡,嗓音不自觉地拔高中,“你疯了?你一定是疯了,你确定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我确定!而且,我没疯,我正常的很,理智得很,所以,我不能再让她这样折磨受苦下去!”

    “放屁!你理智?你理智才有鬼!你可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轩辕彻愈加激动,气急败坏了。

    贺煜除了神色悲痛,异常淡定冷静,“我当然知道,但我会和你叔父好好谈,我相信他会接纳这个要求,毕竟,我还是会听从他的安排,服从他的一切命令,全力以赴完成他交代的每一个任务!”

    “完全听从?绝对服从?首先,他要你别和你女人扯上任何关系,而你却打算跟他,其实你一直记得以前的事,你一直蒙着他们,现在,你还要和你女人相认,这,就是服从吗?你连最基本最首要的任务都完成不了,还扯淡个屁!我就知道,当初不该纵容你,不该帮助你,好了,你丫的得寸进尺,现在竟然想到这种事来?告诉你,门都没有!别说我叔父不肯,首先我这关你就over了!”轩辕彻越说越大声,突然把贺煜拉起来,用尽全力准备将他扯出房外去。

    贺煜也生怕继续争辩下去吵醒凌语芊,于是顺着轩辕彻的意,离开这儿,走入隔壁的书房,关门,下锁!

    诺大的空间,一片沉寂和肃静,静得只闻到彼此间急促的喘气声,轩辕彻的尤为激烈。

    俊美的容颜仍由于凝重而显得异常冷硬,锐利的眸子也是深沉阴鸷无比,直逼贺煜,可渐渐地,这些冷硬状态又不自觉地缓解下来。

    经过一番思虑,他决定转怀柔政策,尖锐的嗓音恢复柔和,劝慰道,“咱俩是好兄弟不?好兄弟应该为对方着想,竭尽全能保护彼此安然无恙对不对?听我说,放弃你刚才那个想法,赶紧给我取消那该死荒唐的念头!”

    “你不是我,根本不明白我的心情,根本无法体会我有多爱她,有多舍不得她难过和吃苦,我不愿意看到她遭受丁点的伤害和痛楚,你懂吗!”贺煜一脸懊丧和抓狂,想起了琰琰那些话,想起凌语芊今早昏迷前的呢喃,还有那些梦呓,想到这一年多她是怎样煎熬和支撑过来,他便觉得是自己正在惨遭凌迟的痛,恨不得能立刻结束这些痛!

    而轩辕彻,何尝不是要疯了,大声疾呼着,“我明白,我理解,我体会,可你要知道,是人都会遭到或多或少的痛,人活在世上,总有不如意,她也不例外,即便她曾经怎样被你保护呵护得滴水不漏,可现在情况变了,该承受的,她还是得承受的!”

    贺煜不再吭声,走到窗口处,把窗户拉开,出神凝望着头顶的蔚蓝天空。

    轩辕彻紧紧瞅着他,少顷,也靠近过来,继续苦口婆心地劝解。

    “我知道,你是因为这次的事不忍心看到她受折磨,这件事我们已经在跟进,倒霉蛋也没啥大问题,情况已稳定,需要一段时间休养而已,至于老狐狸那边,我们可以控制和介入,故你女人不会再面临更多伤痛,你也大可放下心来,也就没必要再想什么与她相认的事了!”

    贺煜缄默依旧,但略微变动的眸光表明了他在听。

    “虽说我们的未来不到我们自个儿掌控,甚至无法把握我们能活多久,可做为好兄弟,我还是希望你能完好无缺,长命百岁,你不是一个冲动的人,我真心希望你能继续保持那颗冷静的心。你真的不适合与她相认,至少,目前不行!相认的后果是怎样,你最清楚,就算你不为你自己,也该为她着想,你最大的愿望不就是希望她和琰琰安然无恙地生活吗,故你又怎能把她往火坑里推进,让她过着日夜担心、危机四伏的日子?”所有的厉害关系,轩辕彻都提了出来,健壮的长臂环在贺煜宽阔的肩头上,语重心长,“咱们有缘,成为兄弟,我想我是这个世上对你最好的人,我敢说比你女人还爱你,听我的话,别再动这个念头,好吗?”

    比芊芊还爱自己?噗——谁要他爱,他又不是同性恋!

    贺煜总算给了反应,侧起脸,没好气地睨视着轩辕彻,紧绷冷硬的面部线条开始得到了舒缓。

    轩辕彻见状,趁机再给攻势,“好了,就这么定,不管怎样这次先忍住,以后要是你女人还这么痛苦可怜下去,我答允你,下次一定支持你!无条件支持!”

    他是想着,先应付好这次,于是夸口开河。

    贺煜却不同,一番详细思虑后,心中暗下决定,这次暂且罢了,下一次,要是再有类似的伤痛发生,他不会再犹豫,绝对把真实身份告诉她!天皇老子也阻挡不来!

    兄弟两人,就此四目相对,各有所思,不久,外面刚好传来敲门声,伴随着琰琰的叫喊。

    贺煜首先回神,迅速走过去,把门打开。

    “熠叔叔,外面门铃响了哦,你要不要去看看?有客人来访吗?”小家伙刻不容缓做出汇报。

    贺煜一听,即时皱了皱眉头,下意识地看往轩辕彻,轩辕彻也满眼困惑,而且,已经步出书房,朝大门口走去。

    外面确实有人,大家都意想不到的不速之客——倪媛媛!

    “我今天约了旧同学吃早餐,就在这附近,吃完后碰巧见到有卖蚵仔煎的路边摊,顺便买点上来让你尝尝。”倪媛媛扬了扬提在手里的塑料袋,笑盈盈地说明来意,一双美目只对轩辕彻看了一眼,随即直盯着贺煜。

    顺便买?看情况,是特意的吧!轩辕彻回了倪媛媛一个饶有兴味的戏谑表情,贺煜则抿一抿唇,深沉似海,将倪媛媛迎进屋。

    见到琰琰,倪媛媛不觉一怔愣,“琰琰也在哦!”

    小家伙认得倪媛媛,也马上礼貌地招呼,“倪阿姨好,很高兴再次见到你。”

    “阿姨也高兴再次与你见面,对了,阿姨买了蚵仔煎,你也尝尝。”倪媛媛笑容重现,将外卖盒放在茶几上,打开袋子,准备拿出来。

    小家伙一听这个特别的食物名称,整个人为之一振,惊呼出声,“蚵仔煎?倪阿姨也喜欢吃蚵仔煎?”

    “是你熠叔叔喜欢吃呢!”

    听到此,小家伙视线又迅速转到贺煜那,惊喜交加,“熠叔叔,你也喜欢吃蚵仔煎啊,我爹地就喜欢吃哦,爹地还在的时候,经常买回来给我和妈咪品尝,咱们一家三口在花园的秋千上吃得津津有味,意犹未尽,爹地还说他当年和妈咪谈恋爱时经常吃的。”

    本是无意的话语,在有意的人听来,却是相当的震撼,瞬时之间,贺煜与轩辕彻身体皆僵住了。

    不错,正是因为怀念,贺煜经常买蚵仔煎吃,从中回味当年的美好时光,倪媛媛不清楚个中缘由,只认为这是他喜爱的一种食物。

    四目相对,两男人心知肚明地默视几秒,这才双双转到食物上,准备开吃,不料轩辕彻手机突然作响,是家有急事,必须先走,结果,这份美味的小食只有贺煜、琰琰和倪媛媛分享。

    看在贺煜份上,倪媛媛对琰琰给予了无微不至的照顾,琰琰也甚是欢乐,贺煜则默默品尝,边吃边陷入回忆,回味当年的美好,因此更加念念不忘仍在卧室酣睡的娇人儿。

    这样的局面,就此维持了十几分钟,直到又有手机来电的介入。

    “是妈咪的手机在响,有人找妈咪?”听到熟悉的铃声,琰琰迫不及待地呼喊出来。

    倪媛媛顿时又是一愣,脑海即时浮起一个绝美脱俗的倩影,琰琰的妈咪?那个叫凌语芊的女人?贺熠堂哥的妻子?也在这里?她下意识地往卧室望去,神色复杂地看着那扇紧闭的房门。

    送走2013,迎来2014,大家元旦快乐!无比虔诚的心,感谢所有支持《蚀骨沉沦》和紫的读者亲们,祝大家马年快乐,“马”上有福,“马”上有钱,“马”上心想事成,万事如意!

    ∷更新快∷——∷纯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