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404小东西别怕,老公不会让你受苦的

404小东西别怕,老公不会让你受苦的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404小东西别怕,老公不会让你受苦的

    贺煜已经拿起凌语芊的手机,接通电话,是医院打来的,说褚飞忽然不肯打针,要家属尽快过去协助劝解。

    不肯打针?以为还是小孩子吗?贺煜剑眉立即深蹙起来,但还是对电话那端给出回复,答应会尽快赶到。

    结束通话,他也先是往卧室方向看了看,紧接着,深邃的黑眸转向倪媛媛,轻声问,“你下午还有没有其他事忙?”

    倪媛媛回神,下意识摇头,“没有。”

    “那你帮我看一下琰琰?对了,他妈咪身体有些不适,正在我房间休息着。”

    果然如此!倪媛媛神思陡然一晃,很快又迅速稳定下来,回了一句没问题。

    贺煜于是不再多说,马上进入卧室,对着床上的人儿深望片刻,重返客厅时,跟琰琰交代两句,最后,叮嘱倪媛媛一旦凌语芊醒来立刻通知他,离开了家门。

    他已得知褚飞住哪个病房,到医院后,不用咨询就直接来到褚飞的病床前,从而了解到,这混小子为什么不肯打针。

    见到贺煜出现,褚飞本是期待的眼眸中闪亮的光芒像是瞬间被凝固住似的,怔愣了好几秒,结结巴巴地问,“你……你怎么来了?凌姐呢?”

    “想见她就直接说,何必用不肯打针把她引来?简直是幼稚到家!”贺煜给他一记嘲弄的藐视,讥讽出声。

    心事被看穿,褚飞俊颜猛地一囧,稍后,恼羞成怒地轻斥,“谁要你来的?我又没叫你,你来做什么!”

    “你有本事就连芊芊也别麻烦,如果不是为了她,你就算给我一个亿我也不会踏进这鬼地方半步!”

    一个亿?哼哼,果然是个财大气粗的土豪,有钱就了不起吗?褚飞更加羞恼,给贺煜恨恨一瞪,别开脸看往窗外。

    贺煜俊脸冷漠依旧,深沉的眸子锁定褚飞身上沉吟少顷,终缓缓走近过去,变缓和了的语调意味深长地道,“我看得出你很在乎她,而她也非常在乎你,既然选择称呼她为姐姐,那就应该拿出你身为弟弟的敬重与容量,别为一点点小事就跟她闹别扭,伤透她的心!”

    褚飞脊背一僵,又马上看了过来,同时,内心起了纳闷与琢磨。财大气粗的土豪,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他知道自己和凌姐争吵了?咋知道的?凌姐跟他说的吗?那凌姐还有没有跟他说起尚弘历参与运毒等那些罪行?

    炯亮的眸瞳升起更多揣测,褚飞紧盯着贺煜,再次询问凌语芊为什么没来。

    “她估计体力超额了,正睡着。”贺煜便也如实相告,表情越发平和下来。

    听及此,褚飞面色大变,身体即时坐直,急切不已,“超额?那她没什么事吧?”

    “你在关心她?还晓得关心她?”贺煜先是没好气地冷哼一下,见褚飞表情变得越发迫切,这才放过他,说凌语芊没什么大问题,自己会照顾好她。

    稍顿了顿,他语气转为语重心长,意有所指地劝解出来,“至于你,要是真关心她,就别再做出一些让她伤心和操劳之事,真正对一个好,必须理解她,包容她,毫无条件地呵护她。”

    占有欲极强的他,尽管不愿意别的男人对凌语芊好,但考虑到现在情况不同,自己无法光明正大地守在她身边给予呵护,唯有暂且寄望其他人,毕竟,目前来说最重要的是小女人能安然无恙,开开心心地活下去。

    听到这些话,褚飞俊颜猛地又是一阵微窘,心头激昂澎湃,起伏连连,半响后,把话题转到贺煜身上,审视警惕意味地问,“你和凌姐,到底是什么关系,你对她到底有何居心?”

    “我对她有何居心?我爱她!”想也不想地,贺煜果断回答出来。

    褚飞黑眸一瞪,盯着他足足半分钟之久,没有再吭声。

    贺煜略作沉吟,随即收起郑重之心,转身走向门口处,把护士喊了进来。

    终于,褚飞肯配合了,一声不吭乖乖地让医生给他打针,喂药,完毕后,躺下休息。

    贺煜见总算了却一件麻烦,心里迫切记挂着家里的小女人,于是不多呆留,给褚飞留下一句“多保重,别让在乎你的人担心”,离开医院,赶回家中。

    倪媛媛正和琰琰在客厅玩着纸牌,看情况,两人相处很是融洽,倪媛媛把小家伙照顾得颇好。

    见到贺煜回来,琰琰立刻放下纸牌,站起身迫不及待地询问,“熠叔叔,你去看过褚飞舅舅了?他怎样,还好吧?”

    “嗯,情况稳定,没什么大碍。”贺煜在他跟前蹲下,伸手宠溺揉了一下他粗黑的头发,深邃的黑眸继而看向倪媛媛,用眼神给她一记谢谢。

    倪媛媛笑靥如花,柔情万种迷恋地凝望着他,贺煜眸色不觉一闪,看向依然紧闭的卧室,随口问道,“芊芊没什么事吧?有没有醒过?”

    倪媛媛一怔,下意识地答,“应该……没有吧。”

    应该?什么叫做应该?贺煜一听这样的回答,俊脸宛如乌云密布,立马沉了下来。

    “我……我刚才只顾着和琰琰玩牌,一时忘了去……不过我想她应该还在睡觉,不然的话,她要是醒了,会出来的。”倪媛媛支支吾吾地解释,边说边朝卧室走。

    不过,贺煜比她更快一步冲过去,高大挺拔的身躯俨如飓风似的从她身边掠过,推开房门,直奔床前。

    不错,她还睡着,睡得很沉,很沉,可是,有点儿古怪,她的脸不似先前的苍白,而是有点点红,那种红,不同寻常,让人纳闷,甚至乎……

    看着看着,一股莫名的恐惧蓦然窜上贺煜的心头,他本能地弯下腰,伸手触摸向她的脸庞,霎时又被那惊人的滚烫震得浑身僵硬,恐惧如排山倒海,朝他狂卷而来。

    好烫,她的脸咋这么烫,还有她的额头,她的脖子,她的手,每一处都热得像火炉。

    倪媛媛被贺煜的异状诧到,也下意识探出手,小心翼翼地摸上凌语芊的额头,结果,目瞪口呆。

    “发……发烧?凌小姐感冒发烧了?”她嗓音哆嗦,说得断断续续。

    顷刻间,贺煜更如雷电劈中,急忙从呆愣中回神,掀开被子将凌语芊抱起。

    “贺大哥,你要送她去医院吗?可她看起来烧得不轻,去到那儿又要排队又要候诊的,不如把医生请来家中,医生过来比咱们送病人到医院快。”倪媛媛及时提醒,稍顿了顿,往下说,“轩辕大哥不正好认识一个外科医生吗,听说经常备有一套基本医疗仪器在家,你打电话给轩辕大哥,看能否把那医生朋友请过来?”

    贺煜脚步一停,便也将凌语芊重新放回床上,掏出手机快速拨通轩辕彻的电话,急声低喊,“她发烧,烧得很严重,全身都烫,你是不是认识一个外科医生,能否把他请来,不管用什么办法,你立刻把他带过来。”

    轩辕彻先是怔了怔,迟疑道,“她?你是指那啥?”

    “对!问那么多干嘛,叫你带来就带来,啰嗦!十分钟之内立刻给我赶到,不,五分钟!”

    噗——

    五分钟?就算医生朋友随时候命,也不可能这么短时间赶到的,何况,谁知道医生朋友今天是否休假,假如正好在医院接应病人,五十分钟都不知能否到呢!

    不过,喷归喷,轩辕彻还是赶紧去办了,幸好医生朋友今天正休假,一接到他的电话,刻不容缓就带齐仪器驾车赶过来了。

    贺煜这边,继续心急如焚,惊恐万状,他趴在床前,目不转睛地盯着凌语芊,不停抚摸着她身体的每一处,稍会,还甚至脱掉鞋子爬上床,钻进被窝将凌语芊深深纳入怀中。

    倪媛媛一直站在旁边,为他超常的举动诧异和惊震、纳闷,美目越瞪越大,难以置信自己亲眼所见的画面。

    怎么会这样?他……他竟然钻进被窝抱凌语芊,给凌语芊取暖?他就算再关心凌语芊,也不可以这样做的吧?难道他没考虑到男女有别,授受不亲吗?凌语芊是他堂哥的妻子,是他的嫂子,就算他堂哥不在人世了,他也不应该这样啊!

    震惊和诧异,一波接着一波,在倪媛媛心头加深再加深,她使劲咬着樱唇,不让自己质问出声,不让自己责备出声,不让自己批评出声,可惜,情况不会就此回转,反而愈加刺激人心。

    身体温度明明热得惊人,凌语芊却感觉自己像是掉进了千年冰潭,冷得刺骨,冷得难受,本能地扭动身子往前钻,寻求能温暖她的热源,渐渐地,她找到一股源头,异常的熟悉,异常的独特,那是贺煜吗?对的,那是贺煜!

    “贺煜,我冷,好冷,抱住我,赶紧抱住我,冷,冷……”无意识的呢喃,从她干裂的唇缝间飘逸而出,凌语芊用力挥动着双臂,急切切地搂住他,身体也朝他越靠越近,几乎和他贴在了一块。

    贺煜则心都碎了,牢牢抱住她,不断低头吻着她,若无旁人地连声应道,“好,我抱住你,别怕,我在,我会一直陪着你,小东西,老公不会让你受苦的,别怕,别怕。”

    特别鸣谢:ym美、redfive两妞儿新晋为本书解元大官,也无限感激其他投月票评价票的妞们,飞吻,拥抱!

    ∷更新快∷——∷纯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