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405 为什么他自称为老公?

405 为什么他自称为老公?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405为什么他自称为老公?

    深知实情的轩辕彻更是被重重震到,吓得脸都白了,顾不得花时间去平息自己的心情,不由分说迅速扯住贺煜的手臂,低吼出声,“你疯了,快起来,这是演上瘾了?”

    贺煜本能地顿了顿手臂,甩开他,继续沉浸在方才的世界。

    轩辕彻一声低咒,继续去拉,这次是使尽全力,卯足劲儿,给贺煜带来颇大的痛感,锐利的鹰眸看清楚了轩辕彻面色大变的模样,又瞅瞅周围另外两个神色古怪的人影,逐渐明白过来,便也缓缓松开凌语芊,坐起身。

    轩辕彻趁势把他拉下床,吩咐一块进来的医生朋友陈医生给凌语芊检查,陈医生从怔愣中回神,立刻投入诊断,然后,面色越发凝重。

    贺煜见状,整颗心随之往下沉,迫不及待地询问结果,“怎样,她没什么大碍吧?你快给她退烧,打针或吃药,尽快让她减少痛苦。”

    陈医生继续仔细检查一番,抬起头来,看着贺煜,郑重其事地汇报,“尊夫人不但发烧,还可能患了肺炎。”

    陈医生虽与轩辕彻相熟,却是头一次和贺煜接触,不清楚缘由,只从刚才看到的情况猜测贺煜和凌语芊是夫妻关系,于是这样称呼凌语芊。

    谁也没留意到,倪媛媛因此再度被震慑,身体不由控制地重重一摇晃。

    贺煜则被医生汇报的某个字眼吓到,肺炎?除了发烧还有肺炎?无端端怎会有肺炎,那好像是很严重的病耶!

    感受到贺煜狂风暴雨欲满楼的迹象,轩辕彻抢先询问陈医生,“不是发烧么?咋会有肺炎?那严不严重?能治愈的吧?”

    陈医生视线随即也转向轩辕彻,谨慎依旧,解答,“一般来说发烧会导致一些并发症,肺炎正是其中一种,这位太太最近操劳焦虑过度,引起感冒发烧,没即时医治和遏止,抵抗力甚弱,从而引起肺炎,挺严重的,必须立刻进医院就医……”

    陈医生的话还没说完,贺煜已掀开被子,将凌语芊抱起来,扭头准备往外走。

    一直呆愣的倪媛媛,则突然对医生说了一句,“医生你不是都带有治疗仪器吗?不能就在这里给她医治?这去医院,安排病床,耗时可不少。”

    陈医生遗憾地摇摇头,“我确实带了治疗仪器,但不足以治好这位太太的病,故还是得安排进院,大家都听我建议吧,赶紧的,别再耽搁了。”

    陈医生话音刚落,紧张的空气里出其不意地响起一道怒吼,是贺煜,他依然稳健有力地抱住凌语芊,充满急切恐慌的眸子却是冷瞪着倪媛媛,不耐烦地叱喝,“那么多废话做什么,没事可做的话就给我滚回你家去!”

    话毕,他对医生打了一个眼色,指示医生跟他走,自己也继续往外迈步,手肘刚好撞到倪媛媛,力度之大,让毫无防备的倪媛媛就那样跌倒在了地上。

    “小媛,你没事吧?没伤到哪里吧?”轩辕彻急忙弯腰去扶倪媛媛。

    倪媛媛紧咬樱唇,含泪的水眸直盯着贺煜冷酷疾奔的背影,数秒后,转看着轩辕彻,质问出来,“轩辕大哥,你告诉我,贺大哥和凌小姐是什么关系?凌小姐不是贺大哥堂哥的妻子吗?为什么他会对凌小姐自称老公?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听此言,轩辕彻浑身僵硬,俊颜也刷刷再次转白,无法动弹了。

    倪媛媛见状,更加急切,扶住轩辕彻的手,用力支撑着站起来,继续追问,“怎么了?你为啥这样反应?难道他们真有什么不见得人的关系?贺大哥喜欢自己的堂嫂?他和凌小姐……”

    “没,没有!他……他……”轩辕彻总算发话,却是支支吾吾,舌头仿佛打结了似的,内心也越来越慌乱无章。

    不过,他清楚,自己不能慌,看着倪媛媛愈加激动和疑惑的样子,他知道自己必须给个解释,收拾好哥们留下的烂摊子!

    因而,深吸一口气后,他努力维持着冷静,娓娓道出,“五六年前,贺熠有次回g市探亲,与凌小姐结缘,对凌小姐颇有好感,就是……男女之间的喜欢,后来得知凌小姐是他堂哥的女人,只好暗暗压住这份情愫,直到最近,再次遇上凌小姐,想到他堂哥已去世,那份埋藏心底多时的情愫不觉被挑了起来,然后……然后……”

    原来如此,原来是这样子!倪媛媛仿佛当头受到一棒,头晕目眩,整个身躯无法自控地往前栽去。

    轩辕彻一直留意着她,及时把她扶住,急声安抚,“小媛,别这样,对了,你先回去吧,回去好好休息一下,你有没有开车来?没有的话我送你去搭计程车?要么,我直接开车送你?”

    “可是,他刚才自称老公,为什么?凌小姐的老公不是他堂哥贺煜吗?为什么他会对着凌小姐自称老公?为什么?”倪媛媛站稳脚跟,思绪也逐渐得到明晰,想起某个大疑惑。

    轩辕彻则再次大惊失色,内心混乱无章,迎着她越来越明厉的眼神,他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惊惧,这是什么跟什么,自己的事,从没让自己这么操心和素手无措,真是前世欠了这好哥们,尽给自己找麻烦!

    “轩辕大哥,你回答我,为什么不回答我?难道真有什么秘密我不清楚的吗?”倪媛媛用力扯着轩辕彻的手臂,嗓音也越发拔高。

    轩辕彻忽略隐隐的痛感,努力运转着他高智商的脑子,结果,总算让他找到办法补救,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神态自若地道,“哦,这个啊,是这样的,当年凌小姐分娩的时候,贺煜正好出差,在国外遇到海啸回不来,凌小姐有点难产的迹象,贺熠刚好在g市,也在医院守着,便在医生的提议下假扮贺煜,给凌小姐打气,最后总算母子平安。”

    “假扮?那就是说,贺大哥与贺煜长得很像?”

    “嗯,确实,他们很像。这人啊,要是有意装扮,结果不难达成,何况凌小姐当时痛得分不清东南西北,更难分辨了。”轩辕彻话毕,又顺势解释刚才的,“至于刚才,也是一样的,贺熠为了给凌小姐打气,便又不由自主地假扮成贺煜,所以……说出了那些话。其实啊,不止是这次,他经常借机假扮贺煜,他知道凌小姐深爱贺煜,于是刻意这样,好满足他爱她的心。”

    为了掩饰要点,轩辕彻只能用这样的借口,尽管这会给倪媛媛带来极大的伤痛,且会给好兄弟带来烦恼,不过话说回来,这烦恼也是他这好哥们自作自受,自讨苦吃的呀!只是可怜了,倪媛媛这小妮子。

    看着小妮子备受打击,满是悲痛的模样,轩辕彻除了心疼,还是心疼,重新搀扶住她,温柔安抚,“好了,你先回去吧,这几天你都别来了,免得……”

    “不,我要去,我要去……看看凌小姐,我想知道她有没有性命危险。”她婉拒,说得模棱两可。

    轩辕彻继续解释,“呃……她不会有事的,医生会尽力治好她,你是不放心贺熠吧,你忘了有我在吗?来,我先送你去搭车,然后立刻赶去医院,我会看好他,至于凌小姐的情况,我也会随时跟你转告的。”

    可惜,倪媛媛是个倔女子,不管他怎样苦口婆心,她都听不进耳,执意要去医院,不得已之下,他只好由她,陪同她一块走出卧室。

    忽然,轩辕彻也想起了琰琰,不过走遍整个屋子都不见小家伙,心想估计是刚才陪贺煜一块走了吧,听贺煜说过,小家伙很紧张他母亲,见到母亲病了被送往医院,不跟去才怪!

    故而,他再沿着屋子查看一遍,呐喊一遍,随即作罢,在门口鞋柜上拿起屋子的钥匙,锁好门,带倪媛媛下楼。

    他边等电梯,边拨打贺煜的电话,无奈没回复,于是转为打给陈医生,陈医生跟他报了他们正前往的医院名字,还意有所指地催促他赶紧过来,看情况,陈医生快要扛不住了,不敢自己一个人面对贺煜了吧。

    忍住无可奈何的浅笑,轩辕彻对陈医生回了一个“好”字,安抚一下对方的心,正好电梯到了,便暂且结束通话,进入电梯,直达负一楼的停车场,亲自驾车带倪媛媛直奔医院。

    一路上,除了专心驾驶,他还不时地分神留意倪媛媛,幸好小妮子除了一直沉默不语,并没别的麻烦举动。

    抵达医院后,他很快找到贺煜,就在手术室前。

    凌语芊属于严重肺炎,为了彻底消除炎症,医生提议做手术,幸好目前医院病人不多,凌语芊可以马上被送进手术室诊治。

    “熠叔叔,我妈咪真的不会有事吗?做完手术妈咪就会好起来了吗?你确定?”琰琰果然跟来了,就站在贺煜身边,高高仰起的小脸儿遍布焦虑和担忧之色,追问着贺煜。

    贺煜俯首,重重地点头,“当然,当然是这样。琰琰别怕,熠叔叔也不怕呢。”

    “可是,琰琰真的很怕,爹地已经不在了,琰琰不希望妈咪也离开琰琰!熠叔叔你知道吗,琰琰经常看到妈咪一个人站在阳台上,对着天空低声呢喃,叫爹哋把她带走,妈咪这次不会真的跟爹地走吧?那琰琰呢,琰琰怎么办?琰琰怎么办?”小家伙说着说着,哭了出来,忆起母亲曾经无数次想轻生的情景,更是哭得凄凉惨切,惊恐万状。

    贺煜见状,整颗心都碎了,高大的身躯不自觉地起了一个大摇晃,紧接着,赶忙蹲了下来,安抚他,“不会的,绝对不会,妈咪不会跟爹地去另一个世界,因为爹地他……总之,熠叔叔不允许妈咪这么做,决不允许!你妈咪会好好地活着,幸福地活着,会永远陪着琰琰,熠叔叔也会永远陪着琰琰。”

    说罢,他将小家伙哆嗦的小身子纳入怀中,抱得紧紧的,牢牢的,心潮澎湃,激荡不已,小宝贝,别哭,别怕,别难过,爹地在呢,爹地并没有离开你,所以,妈咪也会好好活下去,我们一家三口,永远都不会分离!

    出其不意的画面,总会让轩辕彻看得胆战心惊,生怕自己的好兄弟会再做出什么越轨之举,便也急忙蹲下,轻抚着琰琰的小手臂,做出安慰,“琰琰别怕,还有彻叔叔,也会帮忙叫医生尽力把你妈咪治好,总之你放心,不出一个礼拜,绝对还你一个生龙猛虎的妈咪,比以前更健康,更漂亮哦!”

    至于倪媛媛,缄默依旧,美目牢牢锁定在贺熠身上,复杂揣测的神色尽显。不错,尽管轩辕彻给了解释,且解释得很合理,可她依然心存许多疑惑,依然感到非常不解,而且,非常悲痛!甚至,妒忌!妒忌贺熠竟然喜爱凌语芊,对凌语芊如此地掏心掏肺!

    所以,她忍不下去了,猛地走上前几步,毅然对贺煜道,“贺大哥,我有事想和你谈谈,我们去走廊尽头那?”

    贺煜沉浸在悲切伤感当中,沉浸在对琰琰的疼爱当中,起初并没听到倪媛媛的呼唤,直到倪媛媛再说一遍,且加大音量,大到他无法再忽视,笔直的脊背倏忽一僵,渐渐,抬起头来。

    真好看,多么好看的一张脸,轮廓深邃阳刚,五官俊美绝伦,气势昂扬,这是怎样一张让人疯狂痴迷眷恋的脸容!

    倪媛媛先是深深迷恋一下,继而,满眼乞怜,又道,“我有话想和你说,就现在,必须和你说。”

    特别鸣谢:ziling激ng玉妞新晋为本书解元大官,也无限感激其他投月票评价票钻石的妞们,飞吻,拥抱!

    ∷更新快∷——∷纯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