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406 情、谷欠,大爆发!

406 情、谷欠,大爆发!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406情、谷欠,大爆发!

    一声抽气,来自轩辕彻,他目不转睛,来回盯着两人。

    而再过数秒后,贺煜薄唇轻启发话了,嗓音与他眼眸同样的冷,果断拒绝,“我没空,有什么话迟点再说。”

    倪媛媛一听,更受不了,轻微地嘶吼出来,“没空?你要做什么?凌小姐还在里面手术,你就算在这里呆也无补于事,你根本不用这么呆着。”

    “我的事,不用你管!”贺煜也怒喝,腾地站起身来,鹰眸更加幽冷如刀,似乎想要掐死倪媛媛,“我让你好好看住她,结果呢?把我的话当耳边风,她感冒发烧了也不知道,我看你是故意的吧?你恨不得她得肺炎,甚至产生更多的并发症吧?”

    “熠!你疯了,怎么可以这样说话!”轩辕彻立马跑近,一把搂住贺煜。

    贺煜已被焦急和惊恐弄得理智全无,以前那些毛病又发作了,对轩辕彻的劝阻丝毫不理,继续狠瞪着倪媛媛,往下痛骂,“我没疯,疯的人是她,亏我还认为她是善良的,我看她根本就是蛇蝎心肠,所有的女人都是小气善妒的,她也不例外!滚,立刻给我滚,别再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告诉你,你最好求神拜佛祈祷芊芊尽快好起来,否则她要是有什么意外,我会让你承受她同等的苦!”

    “熠!”轩辕彻不禁再吼出一声,松开贺煜,转为拉住往后退了几步的倪媛媛,安抚道,“好了,小媛别问了,回去吧,我送你回去。”

    倪媛媛却用力顿着手臂推着他,从他手中挣脱出来,重新来到贺煜面前,黑白分明的双眼一瞬不瞬盯着贺煜,盯着这张俊美绝伦、使她深深着迷沦陷的容颜,一字一句地问了出来,“你是不是喜欢她,很爱很爱她?爱到恨不得想取代你堂哥成为她的丈夫?”

    瞬时间,贺煜愕然,愣住了。

    轩辕彻也再次倒抽一口大气,看着贺煜,暗示贺煜冷静,别乱给答案。

    可惜,贺煜就是贺煜,本性桀骜不羁,我行我素,随心所欲,就算是好兄弟,也阻止不了他。

    幽深似海的冷眸,依然如刀般凌厉,一下又一下地刮着倪媛媛苍白的容颜,沉着嗓子,也一字一句地回答,“是的,我喜欢她,我爱她,我想当她的丈夫!”

    倪媛媛面色更加惨白,整个身体重重打晃,气急败坏,“那我呢?我算什么?”

    “你说呢?”贺煜依然咬牙切齿,不屑一顾。

    “我说?我说?”如此答案,简直将倪媛媛打进了十八层地狱,恼羞成怒,愤慨填膺,吼得更加大声,“那次你对我是什么意思?又或者,你跟她也那样过?那样的事在你看来是毫无意义可言?”

    轰——隆——

    俨如五雷轰顶的,贺煜再也说不出话,目瞪口呆。

    轩辕彻则再次抓住倪媛媛,安慰的声音不禁焦急起来,“小媛,好了,真的别再说了,这是医院呢,有什么话以后再说,回家再说。”

    “医院又怎样?我都不怕,他怕什么,他这样的人根本就没什么好怕的,他大概只怕救不活凌语芊,让他当不成凌语芊的老公,让他再也无法抱着她,甚至……睡她吧!”倪媛媛也理智全失,二十多年来积累的良好素养刹那间崩塌,只因太受打击,太过悲伤。

    渐渐地,她甚至哭了出来,大哭特哭。

    轩辕彻急得冒汗,只能一个劲地劝解安慰她,同时,不断暗示贺煜,多少来个温情的,暂且将她安定好。

    无奈,贺煜又好像没领会到他的用心,呆愣一会后,扭头看向琰琰,拉着小家伙在长椅坐了下来。

    这无疑更深深刺痛了倪媛媛的心,脑海想起先前在贺煜卧室所见的一幕幕画面,想起他那些如刀子般锋利刺人的言语,难受得几乎要死掉。

    悲酸委屈的泪水,宛如冲破堤坝的洪水,流得无止无境,哗哗洗刷着她娇嫩的脸庞,然而,她的心又是倔强的,是不服输的,故她并不因此罢休,而是继续痛骂贺煜,结果,轩辕彻发觉渐渐引起别人的注意了,唯有使出男人天生的力量,强行将倪媛媛带走。

    走廊上,随之安静了下来,贺煜继续若有所思地沉吟片刻,随即抬起手,宽厚的掌心轻轻摩挲着琰琰的小脑袋瓜。

    琰琰仰着脸,望着他,语气迟疑地问,“熠叔叔,你为啥对倪阿姨那么凶?男生不可以对女生那么无情的,虽然倪阿姨没有及时发现妈咪发烧,但我想她不是故意的,倪阿姨很善良呢。”

    天真无邪的话语,如一颗石头砸下贺煜的心海,荡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他不做声,只继续溺爱地抚摸着琰琰,摸完头发,又摸到小脸上,看着那双酷似凌语芊的眼睛,脑海不自觉地浮现起凌语芊的倩影,心痛再现。

    琰琰见状,话锋微转安抚出来,“熠叔叔,你不用担心妈咪,妈咪不会有事的,琰琰也不怕了。”

    呵呵,小家伙刚刚才哭着呢,如今又反过来安慰别人了。如此贴心的话语,让贺煜一扫阴霾,俊美绝伦的面庞上,绽出一抹会心的笑。

    琰琰也抿一抿唇,接着,小脑袋轻轻一歪,往贺煜的胸前依偎过去。贺煜顺势环住他的小肩膀,大手一下接着一下,在上面来回摩挲,如炬的黑眸牢牢锁定在手术室的灯上。

    另一边厢,轩辕彻一路拥住倪媛媛,走出医院大楼。

    倪媛媛虽然已经停止哭泣,可依然满眼是泪,悲切心情难以平息。

    轩辕彻则安慰不断,什么劝解的话语都几乎用上了,“你跟贺熠相处时间不多,对他了解还不够,有时候他就是能把人活活气死的,他一有事急起来,可谓六亲不认,连我都不给情面呢。刚才那些话,你别放在心里,他不是那样的人,你得相信你的目光。”

    “我的目光?不错,我是很相信自己的目光,从小到大我走得一帆风顺,因此对我自己选择的路很满意,对我相中他,同样的感觉,可惜,或许我错了!”倪媛媛总算再次开口,语气无尽的悲凉,自个儿嘲讽着。

    这让轩辕彻看得更加心酸,明知不应该,但还是忍不住道,“不会错,怎么会错呢,你的眼光一直都好,以前好,现在也好,将来一样的,他就是个万里挑一的男神,值得你爱!”

    男神?呵呵,确实是男神,可惜,不是自己的男神!

    “我会好好跟他谈的,呵呵,其实不用谈,等他自己心情安定下来了,就想清楚了,到时你等着他给你赔罪吧。”

    赔罪?会有吗?要是以前,她还敢奢望,可现在,他心中眼里都被凌语芊占据,自己对他而言,根本就什么也不是!

    想罢,倪媛媛心房又是一阵揪痛,忽然停下脚步,定定看着轩辕彻,问了出来,“轩辕大哥,你能否肯定地告诉我,他和凌小姐将来会怎样?是否真的会代替他堂哥,成为凌小姐的丈夫?”

    呃——

    轩辕彻修长的双腿也赫然一停,目瞪口呆。

    “怎样?很难答吗?那就是,会这样?”倪媛媛继续道。

    “没,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小媛,别多想好吗,回去好好睡一觉,或者,叫上朋友去逛街,吃东西,让心情好起来。”

    倪媛媛勾唇,笑得苦涩,“还记得上次我问你的事吗,当时你很肯定地回答我,现今,你却犹豫了,哑口无言了,很明显,你也看出状况。”

    “不是,真不是!小媛,我没回答你是因为这样的情况之下不该贸然下定断!你知道吗,很多事情你不了解,所以,我也不好跟你保证。”

    “什么事情?你告诉我,你告诉我,我就了解了呀。”

    “这个——”

    “其实,对他,我一直很迷惑,我不清楚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我总觉得,他很复杂,隐藏着很多秘密,现在,我同样迷惑,接下来估计还会继续有意外发生让我更迷惑吧。”倪媛媛呢喃一通,重新迈起了脚步。

    轩辕彻先是看着她走出几步,继而,阔步跟上,与她并肩而行,直到马路旁。

    “你上去吧,不用送我了,说不定他需要你呢。”倪媛媛美目盈盈,由衷感激轩辕彻。

    轩辕彻回她温柔一笑,正好有辆空计程车驶来,便马上伸手拦截,打开车门,看着倪媛媛坐进内,接着又准备关上门时,忽然想到一件事,手臂不禁停了一停。

    倪媛媛见状,纳闷地问,“怎么了?”

    轩辕彻略作沉吟,毅然发出请求,“今天的事,能否别跟你父亲说?”

    “为什么?”倪媛媛下意识地反问,见轩辕彻不语,猜测,“怎么了?怕我爸找他算账?”

    “呃,不是,是因为……总之,你要是爱他,就别跟你爸提,可好?”

    倪媛媛沉吟一下,漫不经心地接道,“看情况吧!”话毕,芊芊玉手亲自把门拉上,吩咐司机开车。

    黄色计程车开始往前缓缓行驶起来,轩辕彻隔着后座的窗户目送着倪媛媛的背影,心里默默琢磨着她刚才所说的最后那句话,剑眉逐渐深皱起来,一声叹息,自他嘴里发出。

    希望这小妮子只是一时赌气,希望她爱贺煜足够的深,希望她,终究忍住没有跟倪况哭诉,否则啊……

    抬起头,望着天,做出一个阿尼陀佛的祈祷,重情重义的男人再次长叹一声,重回医院里去。

    至于坐上车的倪媛媛,心情是又起又伏,澎湃不停,再次回想起刚才那些片段,泪水于是又冲上眼眶来,回到家中,看到自小疼她爱她的母亲,更是忍不住,扑在母亲怀中大哭特哭出来。

    倪母不清楚状况,见状被吓到了,急忙扶住她,询问,“小媛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吗?要不妈带你去医院?”

    “我……我没事,没有不舒服,只是,心里好难过,难过得就要死掉,妈,我怎么办,怎么办才好?”倪媛媛眼泪流得更凶,一下子便把倪母的衣服沾湿了,引来一丝丝凉意。

    倪母更是焦急不已,同时,异常困惑,“为什么心里好难过?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不是去找贺熠吗?吵架了?他伤了你的心?”

    这次,倪媛媛不再接话,只呜呜直哭。

    倪母继续追问,再度将她从怀里轻轻推开,彼此面对着面。

    迎着母亲急切关怀的眼神,伤心过度的倪媛媛本能地想哭诉,好寻求安慰,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书房门口忽然闪出的一个人影,是倪况!

    见到宝贝女儿这个模样,倪况也被惊诧到,健步如飞赶紧走近,询问状况。

    倪媛媛想起轩辕彻的交代,控诉的话语就那样硬生生地吞回去,但哭泣一时无法停止,导致倪况夫妇继续追问。

    “是不是贺熠跟你说了什么?告诉妈,还有你爸,你爸曾经是他的上级,他多少会听你爸的话。”

    听罢老婆的话,倪况多少明白一些情况,便也道,“看来是那小子欺负我的宝贝女儿了?你妈说得没错,告诉爸,爸帮你出头。”

    说话间,倪况夫妇已将倪媛媛带到沙发坐下,倪母拿着纸巾不断给倪媛媛抹泪,看着那楚楚可怜、梨花带雨的容颜,简直心疼死了。

    倪况则掏出手机,准备拨打给贺煜。

    倪媛媛见状,及时阻止,最终,在倪况的期待下,决定把这事说清楚。当然,她并没有直接告知整个情况,而是先讷讷地问,“爸,您跟贺熠相处的时间多,是他的上级,那您应该知道他的背景情况吧?您知道他有喜欢的人吗?”

    倪况一听,怔了一怔,倪母则迫不及待地尖叫出来,“他有喜欢的人?你和他不一直是那种关系吗?他怎会另有喜欢的人?难道今天你们就是因为这事吵架?他亲自跟你说喜欢了别人?”

    倪媛媛不理会母亲的追问,红肿的眸子直盯着倪况,等待回复。

    倪况若有所思,沉吟了好久,若无其事地道,“没,我不知道。怎么了,你为啥突然提到这样的问题。”

    倪媛媛来回看着父母两人,一会后,如实告知,“嗯,他早就有喜欢的人,他喜欢的人是他的堂嫂,他堂哥去世了,他想取代堂哥接纳堂嫂。轩辕大哥也亲口跟我说了,贺大哥好些年前就开始喜欢这个堂嫂,当初碍于堂哥的面,藏起这份感情,如今看到堂哥不在人世,便旧情复炽!”

    倪母听着听着,更加瞪大双眼,难以置信。倪况则再次陷入震撼。堂哥?堂嫂?不就是“贺煜”的妻子吗?那小子,竟然……

    越想,倪况心情越焦急和沉重,腾地站起身来,作势往书房走。

    “你去哪?小媛不是跟你说情况了吗,你给个意见呗!”倪母及时喊住他,说罢又看向倪媛媛,幽幽叹息,“其实啊,妈一直对你跟贺熠的关系感觉不好,你两的情况,早应该结婚了的,你们却拖到现在不紧不要,小媛啊,你终究是个女孩,青春有限,年纪也不小了,又被他……哎呀,老况,我不管了,这次无论如何都要他给小媛一个交代,最好,拿证,结婚!”

    拿证,结婚?确实应该这样,可是,要自己宝贝女儿当个小老婆,那怎么成!

    布满枪茧的大手,轻轻搁到倪媛媛的肩头上,倪况宠爱万般地安抚出来,“小媛,你先去休息休息,好好睡一觉,这事,爸再想想办法,你给爸一点时间,爸会处理好的。你放心,你是爸唯一的女儿,爸务必给你最好的!”

    说罢,又看向老伴,给她一记饱含深意的注视,双脚继续迈了出去,走进书房,刻不容缓地拨通一组电话,听到那威严又熟悉的嗓子,开门见山地道,“军长,是我,老倪,有件事,我得跟你谈谈。”

    “嗯?你说吧。”电话那端,正是轩辕墨。

    “那个啥,我怀疑他已记起以前的事,还有可能,已经和他老婆相认了!”倪况先是说出自己的猜测,紧接着,问道,“他离开军营后的情况,我不大了解,不知军长能否大概跟我说一下?我记得当初给他的任务上,就有他老婆的名字,这事情,到底进展成怎样了?”

    轩辕墨沉吟,约莫十来秒,不答反问,语气颇为严重,“你从哪得来的消息?有何证据?百分之百确定吗?”

    “呃……实不相瞒,小媛休假回来了,去找了贺熠,结果,看到贺熠对另一个女人好,那个女人,就是凌语芊。”

    霎时间,轩辕墨又是一阵沉默,直到倪况再次追问先前那些疑题,才再做声,“这件事,我查查,小媛那边你好好安抚一下。对了,我约了人,得出门了,先这样啊。”

    看出轩辕墨不想多说,倪况唯有作罢,连声应了几个“好”,随即挂断电话,走到太师椅那坐下,看着眼前的台灯,陷入沉思当中……

    ∷更新快∷——∷纯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