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终卷 终045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医院那头,经过医生一个多小时的奋力,手术终于结束,而且,非常成功,凌语芊被送到休养病房。

    这时,天色渐黑,轩辕彻见凌语芊仍昏迷着,便提议贺煜先去吃饭。

    贺煜整个心思都在凌语芊身上,压根不顾自己,说自己不饿,委托轩辕彻带琰琰去吃。

    轩辕彻看着直摇头,但也深知劝不了贺煜,唯有作罢,带琰琰出去了。

    病房里变得更加幽静,贺煜继续出神痴望着凌语芊,不久,伸出手,握住她娇小的手儿。

    她的高烧已经退了,此刻温度却又变成了让人不放心的冰凉,故他大掌牢牢握住她,不停揉着她的手背,企图将她温暖起来。

    再过半个小时后,她醒了过来。

    他看着她,眼皮儿轻轻扯动,抽搐,长长的睫毛俨如一双蝴蝶翅膀,扑簌扑簌的,一会微开,一会闭上,一点一点地睁开来,最后,他终于在她纯澈透亮的黑瞳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大手收紧,将她握得更牢,他浑身颤抖了起来。

    凌语芊则皱着眉心,左右摆动着脸儿,似乎在寻找什么,不错,那分明是在寻找东西,她在寻找什么?有什么东西让她一醒来就急着寻求的?

    贺煜先是一怔,紧接着,脑海灵光乍现,明白了过来,心头感动激荡不已,小妮子该不会是在寻找自己吧!

    确实,凌语芊在寻找贺煜,她记得,自己睡得迷迷糊糊间贺煜出现了,他搂着她,在她耳边低声细语,说他会保护她,不会让她受苦。当时,她还以为是真的,因为那感觉,非常的真切,她似乎还感觉到他的气息,然而想不到,又是自己在做梦!既然是做梦,为什么不让自己一直沉睡下去?为什么还要醒来!

    失落悲伤的泪水,就此哗哗地从她眼中淌流而出,由于痛哭流泪,牵扯到胸前的伤口,她弯弯的柳眉,更加深皱了起来。

    贺煜见状,急了,“怎么了?伤口痛吗?别怕,我叫医生,我立刻叫医生来给你看看!”

    他这才晓得起身,朝床头趋过去,连续按了好多次呼叫器,然后,重新坐回床前,继续询问她的状况。

    凌语芊这也看向他,看着他那张酷似贺煜的脸容,内心更是剧痛无比。莫非,当时不是梦?是他在假装贺煜安抚自己?当年,自己分娩生琰琰时,他就曾假扮过天佑给自己打气。

    想到此,凌语芊内心百味云集,既有对他的感激,又感到责备,责备他为啥自作主张,给自己希望,从而导致自己如此失望和悲痛。

    很快,医生和护士闻讯赶来,惯例给凌语芊检查一番,而后,神情愉悦地汇报,“凌小姐情况良好,没什么大碍,现在只需继续输液就行了。对了,虽然咱们做的是胸腔穿刺,只是个小手术,但终究有破口,凌小姐最好别发生过大的动作,以免牵扯到伤口,引起疼痛。”

    原来,她刚才是牵扯到伤口了!

    贺煜高高悬起的心不自觉地放下,目送医生和护士出去,而后,视线重返凌语芊身上,目光如炬,火热幽深。

    凌语芊被盯得浑身不自在,下意识地欲别开脸。

    贺煜见状,及时发话,虽责备,却宠溺,“你可知道你这一病把我吓坏了,以后,不准再操劳,不准再费神去想别人的事,嗯?”

    低沉的嗓音由于长时间没喝过水,显得近乎沙哑,那霸道的意味却是丝毫不减,但不知因何缘故,凌语芊竟然不觉得反感或生气,甚至……心里头荡起了圈圈涟漪,感动着。

    “不管你愿意与否,我都决定了,以后为你的事操心,所以,你将来遇到什么麻烦事都如实告诉我,我帮你摆平,知道吗?”他继续宣示着,继续轻轻揉搓着她的手,其实,他蠢蠢欲动想去抚摸她脸庞的,可考虑到她会反抗,唯有忍住。

    凌语芊仍然一声不吭,为消除不自在,暗暗思忖着如何先将他打发走,恰好,房门突然被推开,一个最熟悉不过的小影子跑了进来,正是她疼到骨子里的小宝贝,紧跟在小宝贝后面的,是轩辕彻。

    见凌语芊已醒,轩辕彻先是惊喜,随即又略显窘态,扬起拎在手中的饭盒,讷讷地道,“我不知道你这么快醒来,只买了熠的。”

    “没事,我不饿,你有心了。”凌语芊做声,回他一句感激,美目转向琰琰。

    小家伙迫不及待地跑近,急切发问,“妈咪你醒了哦,做手术的伤口疼不疼?要不要琰琰给你呵呵?”

    “不疼,妈咪不疼。倒是琰琰,受惊了吧。”凌语芊也赶忙握住他的小手儿,不断地握紧它。

    “嗯嗯,琰琰确实吓坏了,还有熠叔叔,更是一直陪着妈咪,是最大功臣!”小家伙说得天真无邪,在这等待的过程,有些事情他可是看得很清楚。

    凌语芊俏脸微微一怔,盈盈水眸不由自主地往某处扫了一下,刚好贺煜也在看她,霎时又给她带来一阵羞窘,迅速避开,看回琰琰这边,继续与琰琰聊谈。

    在轩辕彻的催促下,贺煜已经打开饭盒吃起晚饭来。其实,今天这一天,他就早晨和琰琰吃过一些早餐,直到现在滴水不进,这么大块头,难免饥肠辘辘,美味佳肴面前更是忍不住狼吞虎咽,而这一急,就有情况发生了,被噎到了,直咳嗽着。

    轩辕彻赶紧帮忙,又是拍背又是递水,嘴里还不时发出关切的询问,言行举止间透露出一种不同寻常的友谊。

    凌语芊看着,不由得起了迷惑,她几次见到轩辕彻,总是跟【贺熠】在一起,而每一次,两人相处都很特别,她看得出,那是一种非常深厚的感情,两人应该认识很久了吧,【贺熠】真幸运,拥有这么一位好兄弟,不错,那简直就是一种手足之情,虽非亲生,但比亲生还来得亲密和深厚。

    想着想着,她心不由己地为【贺熠】感到欣慰,美丽的唇角,下意识地微翘起来。

    贺煜正好抬头看向她,顷刻被她这抹勾魂的笑迷住了,一颗饭粒还黏在唇角,整个滑稽模样,破坏了他那冷酷霸气之美,凌语芊不禁又是淡淡一笑,继而,脸红着移开视线,重新与琰琰偶偶细语。

    轩辕彻则压低嗓子,给出一句轻训,“好了,快吃吧,再这么一个傻样,我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贺煜回神,看向好兄弟那嘲弄意味十足的样子,不禁瞟了一眼,默默反击,“我做事,你的脸咋就被我丢光了?就算丢,也是我自己丢。不过,我喜欢丢,我丢得起!”

    噗——

    与他深交多时,轩辕彻岂会看不懂他这心思,于是也还他一记没好气的瞪视,同时,伸出手,从便当盒拿起一块鸡肉,扔到嘴里。

    贺煜急忙捧住饭盒转了一下高大的身躯,低头继续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他刚吃完,护士又进来,给凌语芊换新的输液药水,贺煜便询问护士凌语芊能否进食了。

    “嗯,可以的,但最好先给凌小姐吃点粥,清淡点。”护士小姐是个三十来岁的已婚妇女,但还是摆脱不了女人的某种特性,盯着贺煜和轩辕彻两大超级俊男来回直看,看个够本,离去时,依然意犹未尽。

    事不宜迟,贺煜吩咐轩辕彻去买粥,轩辕彻剑眉不觉一挑,但最终,还是乖乖地去了。

    趁着这空隙,贺煜进病房配套的洗手间方便一下,完后直接来到病床前,再次眼神灼热的盯着凌语芊,直到她露出不自在了,他转向琰琰,随意问道,“琰琰晚餐都吃饱了吧?彻叔叔有给你买很多好吃的吧?”

    “嗯,有,琰琰吃得很饱!”小家伙顿了顿,道谢,“熠叔叔,谢谢你哦,谢谢你救了我妈咪。”

    经过这次的意外,他发觉自己更喜欢熠叔叔了,以往妈咪每次身体不舒服,他都很害怕,不知如何是好,但今天有熠叔叔在,他竟然不觉得很恐惧,仿佛看到了以前爹地还在世的情景,给他莫大的安定,故他要多谢熠叔叔,同时,也顺便让妈咪增加对熠叔叔的好感,这样,自己以后就有机会跟熠叔叔更亲密了。

    贺煜一时没猜到小家伙的心思,只勾勾唇,回了一个宠溺的笑,意有所指地接话,“叔叔应该的。”

    说罢,黑眸重返凌语芊那,瞅了几秒,嗓音变得更轻更温柔,“医生说你的手术很成功,只需留院休养几日,把这些输液都完成便可出院。”

    凌语芊轻咬了咬唇,嗫嚅出一声“谢谢”。

    贺煜继续说起另一件事,“那个褚飞,我去看过他了,情况也良好,你不用担心他。”

    他并没有把褚飞闹别扭的小插曲告知。

    凌语芊听后,心头又是一阵感动,这次,抬起脸来,嗓音也提高了不少,再次由衷地道谢。

    宾果!

    看来,她没再排斥自己,接下来自己要再加把劲,说不定就能完全获得她的好感,然后,相处的时间会变多,再然后……

    贺煜心里美滋滋的,在默默规划着美好的未来,轩辕彻回来了,买了热腾腾的稀粥,清淡,开胃,美味,可口,完全遵照吩咐,符合标准。

    看着好兄弟那一脸沉醉、又让他觉得“丢脸”的神态,轩辕彻清楚自己应该离开了,反正,凌语芊病情稳定下来,没什么需要自己的地方,不如,走,再说,他那“没骨气”的铁哥们恐怕也不希望他留下“碍事”吧!

    果然,当他提出先回家时,贺煜快速点头,拥住他的肩膀送他出去,给他一句“今天你也累了,回家好好休息吧。”,然后,关上了门。

    心情依然保持在极高沸点,贺煜刻不容缓地拿出粥,捧到床前,本能地准备喂给凌语芊。

    凌语芊略怔了怔,婉拒,“我……我自己来吧。”

    “你病着呢,且刚刚动完手术,应该让人伺候。”

    凌语芊俏脸又是微微一红,执意道,“一个小手术而已,我已经没什么了,可以自己来。”

    话毕,芊芊玉手紧抓装着热粥的外卖碗,用力想端过去。

    然而,贺煜也捏得紧紧的,这一张一扯,外卖碗摇晃了起来,里面的粥跟着荡漾,让人看得挺怕的。

    “请你放手!”凌语芊不禁略微提高一下嗓音,明显,有点急了。

    贺煜生怕好不容易修得的良好关系就此打回原形,于是不敢再坚持,幸好,小家伙出面帮忙了。

    “熠叔叔,不如你端着,由我来喂妈咪,我是妈咪的儿子,有责任和义务伺候妈咪!”娇嫩的童音脆脆地道,琰琰也已经伸出小手儿,直接拿起羹匙,黝黑闪亮的眼瞳直看着凌语芊,默默发出请求和期待。

    凌语芊稍作沉吟,便也慢慢松开手,贺煜趁机把碗端正,接下来,就按照琰琰的提议,开始了凌语芊的晚餐。

    由于饿了太久,凌语芊吃得尚算顺利,不一会,碗就快见底,剩下无几。

    就在这时,贺煜的手机响起,起初,他不理会,第二次再打来时,琰琰提醒他,凌语芊也亲自把碗端过去,他这才腾出手,掏出手机,看到是某熟悉的号码,整个人不禁怔了怔。

    “熠叔叔,您咋还不接?谁打给您的?”琰琰又催促了一句,小孩子的好奇心果然大。

    贺煜抿唇,冲他浅浅一笑,随即按下接听键,修长的双腿也跟着迈起来,走进洗手间。

    “在哪?我想见你。”正是轩辕墨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威严和冷肃。

    贺煜稍顿,应答,“什么时候?”

    “现在。”

    现在?他回京都了?咋没听轩辕彻提起?又或者,连轩辕彻都不知道?不过,这么晚约见自己所为何事?贺煜脑海冷不防地闪出倪媛媛的影子。

    “落雁山庄,1016房,半个小时后在那里见。”不给他时间多揣测,轩辕墨开始说出地点,干净利落。

    贺煜再沉吟两秒,便也答允,“好的。”

    然后,通话结束。

    ------题外话------

    亲爱的,那个,关于“那一次”俺可没说就是什么哦,再说就算真的是“那个啥”,也不一定就是“那个啥”哦(嗷嗷是不是有点绕了凌乱了,俺要的就是你们的凌乱哈哈)!总之,只要文还在连载,妞们可以先淡定……小说要是平平淡淡什么都直白明说没悬念的话,妞们的心又怎么荡漾起来对不对?所以,让我们一起荡漾吧!O(n_n)O~

    特别鸣谢:【728156】5颗钻石,【囡囡小样儿】1钻,【405599962】10朵鲜花,还有【13316223889】【苏孟格格】【li双718】【zhang19】【碧空万里白云赛雪】【hxr1987】【15121195552】【rebecca212】【zilingjingyu】【娜娜0908】等妞们的月票,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