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408 记住,你国的命是国家的!

408 记住,你国的命是国家的!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举着手机的手,缓缓放下,将手机放进西装裤袋里,贺煜转而掏出烟盒和打火机,咔嚓一声响中,香烟点着了。

    他边抽着烟,边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继续思忖刚才的情况,直到外面传来一阵咳嗽,他才回过神来。

    原来,他没开抽风机就抽烟,病房的门又关着,烟气弥漫到病床那边去了,呛到琰琰了。

    迅速将剩下的半根烟往洗手盆上按熄,他还顺道洗了洗手,随即退出洗手间,满面歉意地看着琰琰,还有凌语芊。

    小女人皱着眉儿,表情很不悦,看来是气恼他给琰琰吸了二手烟。

    沉吟一下,贺煜神态自若地道,“我有点事,得出去一趟,你陪琰琰玩一会,我尽快回来。”

    “熠叔叔你要去哪?”小家伙赶忙询问,其实他真希望熠叔叔能一起留下,陪着他,陪着妈咪。

    贺煜伸出手,轻轻一抚他的脑袋瓜,微笑着道,“生意上有点急事需要叔叔去处理,不过很快会回来的,你乖乖的,听妈咪的话,看着妈咪,知道吗?”

    小家伙歪头,扁嘴,最后,点头。

    贺煜眨眨眼,目光极致温柔,转向凌语芊时,又马上多了一份深情。

    凌语芊心里则有些想法,相识多时,不管以前还是现在,她看得出他是个很有自信的人,这么小的空间,根本不能吸烟的,他却没意识到,看来是忽然遇到了什么棘手之事?那通电话谁打来的?到底出现了什么难题?

    凌语芊只顾着暗忖揣测,以致贺煜捧住她的脸吻了一下她的额头也没意识,直到关门声响起,她才觉察,屋里已无他的影子。

    “妈咪,你累不累,要不要躺下歇歇?你睡了一整天腰酸不酸?琰琰给你按摩一下?”琰琰注意力集中到她身上,天真无邪地说着。

    凌语芊定了定神,立刻为他的孝敬和懂事感动一把,唇角微翘,摇了摇头,“妈咪不累,谢谢琰琰,妈咪有你这个乖宝贝,真是太幸福了。”

    “琰琰有妈咪,也超幸福!”小家伙顺势依偎在凌语芊胸前,磨蹭着撒起娇来。

    凌语芊拥住他,满心感动依旧,宠溺怜爱地抚摸着他的头发,一会,美目又不自觉地转向门口,俏脸再次遍布思忖……

    贺煜那头,驾车离开医院后,用最快的速度抵达轩辕墨约定的地点——落雁山庄。

    1016房的走廊上,守着两名高大魁梧的中年男子,他认得出,那是轩辕墨的保镖,每次轩辕墨出门都会跟随在旁,他上两次已经见过,这次,不用多说,两名保镖立刻把他带进1016号厢房内。

    大人物就是大人物,轩辕墨尽管背对着房门而坐,魁梧的身躯被大椅挡了一大半,但整个人看起来还是气势非凡,一种极强的压迫感,自然流露。

    贺煜步履稍微停了停,约莫三四秒钟钟,重新抬步走过去,隔着高雅华丽的圆桌在轩辕墨对面坐下来。

    茶已准备好,贺煜却并不喝,也不做声,一双黑眸深邃炯亮,好比夜空中的雄鹰,紧盯着轩辕墨,等候轩辕墨的发话。

    轩辕墨面容严肃,眼神锐利,与贺煜相视少顷,用一个出人意表的话题开始了谈话。

    “看什么时候抽个时间,和倪媛媛办了结婚证吧。”语气冷硬,内容简练,就像是在下一道命令似的。

    贺煜不由得浑身一僵,俊颜变色,果其不然啊,倪媛媛真的找了倪况,而倪况也找了轩辕墨!

    可是,凭什么?

    扯着唇,贺煜嘲弄地回话,“我想知道,咱们的协定里有哪条表明了轩辕军长连我的婚姻大事都管了?”

    轩辕墨不由也怔了一怔,很快,恢复冷静,威严地说,“你命都是国家的,这方面更不用说!别告诉我,你忘了?”

    “不错,我的命是属于国家,你让我重生,故我为你效力,这些日子以来我不都听你安排吗,如今,不正在为你执行着任务吗?”贺煜继续不屈不服,辩驳着。

    谁知道,轩辕墨猛然冷冷一笑,永远都让人无法看透的黑眸子缩了一缩,哼道,“都听从我的安排?这话你也配说?首先,我们的第一个安排你已经违反了!我们给你安排催眠,你事前得到消息,于是千方百计暗中抗衡,还不惜拉我彻儿下水,害我们还高枕无忧地认为一切尽在把握中,到头来才知道,我们被耍了,被你这胆大包天的浑小子耍得不轻呐!”

    轰隆!

    一听这番话,贺煜即时震住了,老头子他,咋知道这个秘密?莫非,彻都招供了?

    不错,今天轩辕墨接到倪况的电话后,已经开始思忖,还想起了前阵子贺煜的越轨行为,睿智如他,不难发现一些端倪,于是把轩辕彻喊来,软硬兼施,威逼利诱,总之就是用上他这大半辈子的积累和经验,终于让轩辕彻开了口,招供了这些情况。当年,轩辕彻从他这儿偷偷得到消息,于是告诉贺煜,两人联合起来将计就计,在催眠之前先做好相关抗拒动作,然后假装被催眠了,欺骗到现在!

    瞧着老头子越来越难看的脸色,贺煜不禁也变得紧张凝重起来,虽然他很不爽老头子的霸道,可他还是记得自己的处境,明白暂时来说,老头子不能得罪,不能激怒,于是,他略微调整一下神色,做出解释,“曾经我因为失忆,给生活带来极大不方便,让我经常感到很迷茫,很狂躁,有时甚至可称是噩梦,故我不希望再次经历这种噩梦。”

    “是吗?我看真正的原因是不想把她忘记,不想彻底把命交付给国家吧!”轩辕墨也立刻冷哼,并不接受这个解释,黑眸子眯得越来越细,停顿数秒后,话锋略转接着道,“那就证明给我看,你真的是这样!尽快找个时间和倪老的女儿完婚,这样,我绝对信你了!”

    贺煜一愕,微愠,“你未免也太霸道了!”

    “对你,我必须霸道!”

    贺煜本就性格倨傲之人,就算服从命令,但也是他心甘情愿,如今这事,他可不允,于是也怒火攻心,冷声低吼,“对,何止霸道,还很强权,不过,休想我妥协!”

    见他竟然反对,轩辕墨脸都绿了,眼珠子瞪得倏大。

    贺煜心想事情已经败露,便豁了出去,“对了,有件事就现在说了吧,我想和我女人相认。”

    什么?相认?

    轩辕墨更加震惊,难以接受地喝了出来,“不可能!绝对不行!”

    “我跟你说,是知会一下,免得你将来问我,而非跟你请示。我说过,我可以听从你的命令,帮你完成所有任务,但我的私事,由我自个儿操作!”贺煜也态度坚决,继续果断地道。

    私事自个儿操作?呵呵,他还有这个权利吗?轩辕墨双唇紧抿在一块,紧得成了一条线,不,是一道刀缝儿了,锋利得很,尖锐得很,似乎要把贺煜给削了!

    然而,贺煜本就不是等闲之辈,对此并不惧怕,与轩辕墨对视一会,起身,准备走人。

    “你想见到她的尸体,那就尽管和她相认,我不阻拦!”

    就在贺煜冷漠地从他身边走过时,轩辕墨再度发话,如一颗炸弹,轰然而下!

    贺煜一对修长的腿儿陡然停止,全身血液也像是蓦然凝固起来了似的,伫立在那,许久许久,而后,回头奔至轩辕墨的面前,目光如刀,义愤填膺直瞪着轩辕墨。

    轩辕墨容色淡定,端起茶悠悠然地喝了几口。

    “你确定?刚才的话,确定?”咬牙切齿,贺煜一个字一个字地问了出来。

    “当然!”轩辕墨也应得干脆,仍高高在上,眯眼睨着贺煜,料准了贺煜无法抗议,等待着贺煜露出沮丧无奈之色。

    只是,他等到的不是妥协,而是……

    俨如一头被激怒的狮子,贺煜满面阴霾,暗沉幽冷的眸子好比火球点燃,团团烈火凶猛激烈,咬着牙,切着齿,大手紧捏成拳,只需再过一秒,就会挥打出去!

    轩辕墨不禁怕了,并非怕被他拳头砸中,而是怕他就此走掉,断得彻底。他是百年一遇的奇才,有身材,有才干,有气势,有胆略,有魄力,就连现在这该死的桀骜不驯,也是其中一项发光点,难得如此完美,自己又花了这么多心血去培养,自然不能轻易放弃,总的来说,自己得需要他!

    结果,轩辕墨终究放下冷傲,轻咳了两声,语重心长地感叹出声,“我说过,咱们是统一战线上的英雄,宗旨都是为国家效力,视国家高于一切,我之所以没明确规定不准你和她相认,是因为我觉得,在你随我踏出监狱那道大门开始,就判定了你和以前的一切彻底了断,也不可能,再和她相认!”

    贺煜一言不发,僵持的态度,丝毫未减。

    “或许,你觉得自己能够掌控所有事情,可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某件事存在是存在,一旦揭穿,肯定会变样,你能确认她知道这件事后会变得怎样吗?高兴,激动,甚至流泪,不错,会有的,但接下来呢?还有担忧,还有更多更多你预想不到的反应和走向,譬如,她会乖乖让你继续执行艰难危险的任务吗?而你,会忍心不顾她的顾虑和哀求吗?不会!因而,如果我是你,我绝不会让她知道!”

    ------题外话------

    特别鸣谢:15121195552,samdy0113,13841571608,sayachou,路飞大当家,wyz145xyz,405599962等妞们,爱你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