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410 知告知秘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她这也发觉,刚才自己的犹豫是多余的,这门,根本就没锁死,外面还是可以主动打开进来,他敲门,不过是基于礼貌!

    但也因此,凌语芊紧张心情立即轻松了不少,面对着王塑,挤出一抹浅浅的笑。

    “你没什么事吧?咋那么久都不开门。”王塑的表情耐人寻味,既有关切,又有探究。

    凌语芊按住心头的微颤,撒谎道,“没事,我……我在想点事情而已。”

    王塑怔了怔,便也不多说,其实,他心里是清楚的,只因他已了解一切,自然也就猜到她的想法。

    “你的病怎样?情况可客观?”他改为询问她的病情。

    “嗯,没什么大碍,只需要疗养几日就好了,对了,那个……这周我不能去上班。”凌语芊带他来到沙发处坐下,给他倒了一杯茶。

    王塑接过,就那样端着,安抚地回道,“行,你尽管休息,休息好了工作才带劲呢。”

    休息好了工作才带劲?自己还能再去上班?那就是说,他并不知晓自己已查到那些真相?也是哦,自己本来就做得静悄悄的,他们又怎会发现呢!

    看着他平静的神色,凌语芊彻底确定那事尚未揭穿,于是变得自在很多,随意聊开话题,“你咋知道我住院了?”

    王塑一顿,正准备应答,房门碰巧被推开,贺煜和琰琰回来了。

    看到王塑这个不速之客,贺煜先是一愣,剑眉下意识地蹙了一下。

    琰琰认得王塑,快速跑过来,边跑边礼貌呐喊,“王塑叔叔你来了,谢谢你来探望我妈咪。”

    对上可爱稚嫩的小家伙,王塑马上面露微笑,拉住琰琰的小手儿,满眼疼爱。

    这时,贺煜也缓缓走近,没再理会王塑,拎着的早餐放在茶几上,打开盖子,叫凌语芊吃。

    碍于王塑在场,凌语芊并没马上就吃,只点点头,静静看着热腾腾的玉米百合粥。

    王塑则开始与贺煜打招呼,同时,不知何用意地调侃道,“贺总对Yolanda照顾得真周到,看来我们二少又输了一截。”

    贺煜眉头皱得更深,并非因为王塑的调侃,而是不喜欢他把自己和那尚东瑞这样相提并论,因此,还本能地朝凌语芊扫了一眼,似是埋怨她招惹了尚东瑞。

    凌语芊当然明白他那是什么意思,不禁也委屈地撅起小嘴,回他一嗔,心想关我什么事,而又关你什么事,然后,捧起粥开始吃了起来。

    粥很烫,她一急,结果,烫到了,哎呀一声哀叫,美丽的小脸皱成了一团。

    然后,在场的三个人影皆起了不同程度的反应,贺煜闪电一般冲到她的身边,将外卖碗放下,抓住她猛问,“怎么了?烫得严不严重?没破口吧?快给我看看。”

    他一时情急,很自然地演绎了自己的身份,结果,让凌语芊晃了神,脑海蓦然闪出很久前一个画面,那时,她被热汤烫到了,贺煜焦急不已,那语气,那举动,和现在一模一样。

    王塑看着,则另有一番想法,敏锐的黑眸闪烁不断,内心思绪如浪涛翻滚。

    如此局面,维持了半分钟之久,待凌语芊舌头上的痛慢慢缓和过来了,迷惑的神智也逐渐清醒,重新端起粥准备继续吃。

    不过,贺煜抢先一步端了,作势要喂她,说这样就不会让她再烫到。

    凌语芊俏脸即时泛起一片红晕,拒绝,无奈他不肯,令她甚是羞恼,而她的宝贝儿子也偏偏趁热闹,天真无邪地提议道,“妈咪,你就让熠叔叔喂你吧,刚才幸好只是烫了一下下,万一再严重点,你岂不是又多了一个伤?琰琰可不希望妈咪就这么呆在医院里呢。”

    不愧是爹地的乖儿子!

    贺煜立刻给琰琰一赞许的眼神,随即回到凌语芊身上,挤眉弄眼默默对她说,你看,琰琰说得多有道理,你就听一下吧。然后,他俯首,往乘在羹匙上的热粥轻轻吹几口,小心翼翼地喂到凌语芊的嘴边。

    凌语芊尽管还是很羞恼,但又担心自己继续坚持下去的话可能让人觉得矫情了,便也把心一横豁出去,像上次那样,当自己是女王,接受他的伺候。

    王塑和琰琰闲聊了起来,贺煜则继续喂着凌语芊吃粥,就这样,直到结束。

    贺煜把外卖盒子都收放在袋子里,完后看了看手表,语气冷漠对王塑道,“这个时间,你得去上班了吧?”

    很明显,他在下逐客令。

    凌语芊不想自己和【贺熠】的相处被外人看到,给自己带来不自在,于是也附和着,“jacky,你回去吧,我没什么大事情,咱们再通电话。”

    王塑来回看着她和贺煜,约莫十来秒钟,便也站起身,叫她安心养病和保重身体,叫琰琰乖乖听话,对贺煜,则是留下一记神色复杂的深望,然后,走了。

    “舌头还痛不痛?要不要叫医生看看?”聪明的男人,迫不及待地对凌语芊再表关切,样子相当真诚。

    因此,凌语芊就算再想骂他,也骂不出口,结果,还神色平和地应了一句没事,紧接着,问起自己是如何生病住院。

    贺煜并没告知那一夜他一直跟着她,且也省去他刚踏进草地时轻抚她拥抱她的片段,直接就说他见她一夜未归,第二天早晨去医院准备看看怎么回事,刚好发现她在医院门前的草地上,在她昏倒时及时扶住她,将她带时及时扶住她,将她带回他家中,谁知下午她就忽然发烧感冒,还引发肺炎,于是立刻送来医院动手术。

    由于发烧感冒,凌语芊脑子晕乎乎的,就算脑海里隐约有些模糊片段,但也以为只是幻觉,便完全信了他的述说。

    这时,琰琰又过来插嘴,叫她要再次感谢熠叔叔。

    看着小家伙淘气的模样,凌语芊心里直苦笑,但也还是对贺煜再一次由衷地道出谢谢,得到的反应,则是贺煜的火热注视,那眼神,像是火球,简直要把她烧了似的,她只能继续避开,一会,问起自己的手机。

    “落在家中呢,当时只顾着带你来医院,手机顾不及,我等下回家给你拿来,对了,你想打给谁?工作上刚才有王塑帮你安排,那么,你想打给褚飞?”贺煜简直就是一块穿透镜,总能看出她的心思,稍顿了顿,接着道,“我不是说过吗,他情况良好,无需担心,而且你也不愿让他知道你病了吧?”

    凌语芊愣愣地看着他,不吭声。其实,那天她虽然和褚飞解释了,但褚飞并没明显原谅她,算起来,褚飞可能还生她的气,未必会接她电话呢。

    “另外,你是不是有事隐瞒我,你是不是遇上了一很严重、很危险的事情?”贺煜猛然又道,开始往某件正事潜移。

    凌语芊定了定神,美目一慌,本能地否认,“没,没事。”

    “这么紧张,那是被我猜对了?”注视着她檀口紧闭丝毫没有坦白的意味,贺煜唯有自个儿探入,“我派人查过,褚飞这次挨打,并非单纯的酒吧矛盾,事实是……殴打他的那群人,尚弘历派的。”

    什么?

    他……他说真的?

    瞬时间,凌语芊重重一震,瞪大了眼。

    “你和尚弘历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那天找我要U盘,究竟有何用途?”其实,这一切,他都知道的,但他需要她亲口告知,只有她说了,他才好继续下面的计划,所以,他一步步地引导着她。

    凌语芊心头持续震颤、慌乱,心跳也非常急促,然后,整个人怔愣着,六神无主。

    贺煜伸出大手,握住她柔软的小手儿,那总是冰凉的感觉令他再度感到说不出的疼爱,低沉的嗓音变得更加温柔了,“还记得我昨晚跟你说的话吗,以后,你的事,我打算都理了!这次你明显是陷入危机,小傻瓜,别再隐瞒了,你瞒不过我的,所以,都告诉我吧,好不好?让我帮你。”

    告诉他?让他帮她?曾经,她也动过这样的念头,可她不敢确定,职业已经变了的他是否还像以前那么正义凛然和疾恶如仇,故她怕……

    “医生说,你是因为操劳、忧虑过度,导致发烧,还引起了肺炎。二哥很疼你,简直将你捧在心尖上保护和疼爱,丝毫不会让你处于任何困境危机当中,他要是知道你正备受折磨,一定心都碎了。而我,一样的心情。所以,你跟我说好吗?别再让我心痛,也别折磨你自己!还有……琰琰!”贺煜稍停,缓了缓气,朝琰琰望了一眼,继续往下说时语调变得无尽伤感,“琰琰是二哥留给你最宝贵的东西,也是你最重视的,可以说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琰琰对吧?你那么努力,都是为了将琰平平安安地养大成人对吧?那你不能让他陷入危险啊。”

    他说的都对,每一句话都说到了她心坎里去,凌语芊不自觉地扁起小嘴,辛酸悲伤的泪水就那样哗哗哗地流了出来,伴随着嘤嘤低泣,“贺煜……我好想贺煜,我好希望他还活着,贺熠你说,我要怎样做他才能活着,才能回到我的身边,和我永远在一起?呜呜,我想他,很想很想他……呜呜,呜呜……”

    ------题外话------

    特别鸣谢:天使心和15121195552妞儿的美钻与鲜花。yuhwa,hz2808003,msk9987,诺儿0220,2013zbsd,15917457463,05707166661,追梦人的梦,a6m,梦的叶子等妞们的月票评价票!一人一个飞吻,m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