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415 身份暴露身(上)

415 身份暴露身(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尽管凌语芊不准他再来,叫他有多远滚多远,可夜雾降临后,某人还是灰溜溜地跑来了,手里头拎着两盒小食,是……蚵仔煎。

    琰琰对贺煜并没什么,一闻那香喷喷的气味有点熟悉,不禁马上爬了起来,兴致勃勃地呐喊道,“熠叔叔,好香哦,你买了什么来?”

    贺煜回他一个宠溺的微笑,将外卖盒放在病床配套的小桌子上,继而小心翼翼地打开。

    小家伙一看,更加瞪大了眼,稚嫩的童音尽显愉悦和兴奋,“是……蚵仔煎!哇,熠叔叔买了蚵仔煎!”

    凌语芊听罢,本是毫无表情的俏脸不由也瑟了瑟,心头顿起一阵荡漾。

    与此同时,琰琰又忽然对她告知某件事,“对了妈咪,你知道吗,原来熠叔叔与爹地一样,也喜欢吃蚵仔煎哦。”

    凌语芊则更加震颤,他……他也喜欢蚵仔煎?以前咋没听他说过?

    贺煜不着痕迹地留意着她心情微讶悸动的样子,终于也发出话来,百般讨好,“这是我专程去一处老字号铺子买的,买来给你赔罪。”

    赔罪?两盒小食就想赔罪?再说,谁接受他的赔罪!

    “对不起,我当时鬼迷心窍,中邪了,做出无法控制的行为,我跟你保证,以后绝不会这样,再也不会了……”

    “滚!”凌语芊一声怒喝,打断他的话。呸,谁要他的保证,他的保证比眼前这两盒小食还廉价呢!上次他不照样誓言旦旦地保证不会再犯,可结果呢?变本加厉!

    心灵深处那股羞愤又被挑起,凌语芊迅速回头,再次横眉怒目吆喝他消失。

    琰琰见状,不禁出声喊了一句,小脸儿,表情怯怯。

    贺煜也急忙懊恼沮丧地道,“你到底想我做什么?好吧,你说,你要怎样才能消气?除了叫我滚,我都同意的。”

    我就是叫你滚!凌语芊不吭声,恨恨瞪着他。

    “我知道,我该打,但我昨天实在憋屈,我喜欢你,我想亲自照顾你,再说这两天我也把你照顾得好好的,你却突然叫尚东瑞那臭虫来顶替,你明知他对你有意思,明知那样会引起我吃醋,你还执意那样做。尚弘历那件事,我都说过我会帮你处理解决,你根本无需利用尚东瑞。”

    哼,瞧他说得理所当然冠冕堂皇,俨如他是她名正言顺的爱人!压根就忘了,他自己何尝不是对她居心不良!他和尚东瑞又有啥区别的!

    “妈咪,熠叔叔既然已经认错,还做出保证了,你就再给他一次机会吧!”琰琰再度做声,对这“熠叔叔”,真够维护的。

    “他根本就不是守信之人,他是一犯再犯!”凌语芊于是也辩驳出来,依然一脸羞恼。

    琰琰一怔,继续劝道,“正所谓事不过三,不如信熠叔叔最后一次,熠叔叔要是还执迷不悟,妈咪再判他死罪也不迟啊!”他摇晃起凌语芊的手,撒娇,“妈咪……别生气了,琰琰不喜欢看到你生气,来,这是你最喜欢吃的蚵仔煎,快陪琰琰一起吃吧。”

    不喜欢看她生气,那你叫你那混蛋“熠叔叔”消失呗!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凌语芊终究没说出口,她清楚,不管她怎么说,小家伙都不会站在她这边,一定会维护某禽兽。真可恶,都不知那禽兽给琰琰灌了什么迷汤,害得琰琰对他如此死心塌地的!

    就在这个时候,贺煜的手机忽然响起,他接通后,聊了十来秒,随即主动辞别了。

    凌语芊对他视若无睹,倒是琰琰,热情地问,“熠叔叔,你生意上又有急事待处理吗?”

    贺煜顿了顿,微笑着点了点头,教导他乖乖听妈咪的话,转而,再看向凌语芊,对着她仍气恼愤怒的容颜深望一眼,温柔的嗓音留下一句“有事记得打给我”,离去了。

    房内,静了下来,琰琰趁机叫凌语芊吃东西,瞧着美味可口的小食,说实在的凌语芊喉咙稠稠黏黏的,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在琰琰主动夹起一块送到她嘴边时,于是也缓缓张开粉嫩红唇,接了进去,细细咀嚼,品味,接着又吃第二口,第三口,然后,自个儿拿起另一双筷子,尽情享用了起来。

    就在窗外,贺煜悄然伫立着,透过薄薄的纱窗看着里面的情景,性感好看的唇角,缓缓扬了起来,好一会,他才彻底离开医院。

    这一天算是过去了,翌日一大早,尚东瑞如期驾临,提着大包小包,全是他在外面买的各种小吃糕点甜品,不但摆满了连着病床的小桌子,旁边的茶几也被占满。

    “你人来就行了,干嘛带这么多东西,把我当小猪啊。”凌语芊咂舌呆愣中,一番感叹。

    “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想着全部买来,总有一样你喜欢吃的。”尚东瑞将最后一个袋子放下,边往床前走过来,边活动舒展着酸累的双手。

    不料,琰琰猛然插了一句,稚嫩的童音透着一丝不稀罕,“妈咪喜欢吃蚵仔煎,昨晚熠叔叔才给妈咪带了蚵仔煎来,我和妈咪吃得一滴汁也不剩呢!”

    “琰琰!”凌语芊俏脸即时一阵尴尬,轻声叱呵了他一下。

    尚东瑞则怔了怔,随即若无其事地雀跃道,“是吗?那我下次去买,不,我现在就去,你们等等啊,我会以最快的速度回来。”

    “别,不用了。”凌语芊始料不及,急忙阻止他,还下意识地伸手把他拉住,讷讷地道,“其实,那是以前而,“其实,那是以前而已,估计很久没吃了吧,现在吃起来,发现也没那么好吃。”

    什么?

    琰琰一听这样的话,不由瞪大了眼,斜视着凌语芊,很不满意她这样说话。骗人,明明就很好吃,明明就吃得津津有味,当时边吃还边对自己赞叹,琰琰,小宝贝,很好吃吧,妈咪幸福死了,剩下最后一块,她还故意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自己不得不忍痛割爱,让给了她,现在却这样说,哼,哼!

    刻意忽略琰琰的不满,凌语芊拜托尚东瑞,“对了,你刚才买了龟苓膏对吗?给我拿一只来好不好,忽然很想吃的。”

    尚东瑞求之不得,高大的身躯迅速跑开,手忙脚乱间,拿了两杯龟苓膏过来,一杯给凌语芊,一杯给琰琰。

    琰琰回他一记白眼,不接,视线重返凌语芊身上,看着她打开杯子盖进而吃用,留意到她的表情,心里忍不住再度发出嗤哼。妈咪现在的表情,和昨晚相比简直差远了,她最喜欢吃的,根本就是蚵仔煎!

    尚东瑞不知情况,一脸兴奋,兴致勃勃地道,“还可以吧?很好吃吧?那我下午再去买,买多几杯回来。”

    呃……

    凌语芊顿了顿,用力吞下口中的龟苓膏,樱唇微颤了下,不吭声。

    就在此时,病房的门又被推开,贺煜来了!

    见到伫立病床前的讨厌人影,色迷迷的眼睛还一个劲地盯着小女人看,贺煜剑眉倏然皱起,这才忆起某件事来,怒火无法克制地席卷而来。

    琰琰已经见到他,迫不及待地对他打出招呼。

    凌语芊脊背则赫然一僵,但很快,恢复淡定,继续低头若无其事地吃着龟苓膏。

    至于尙东瑞,同样无视贺煜的到来。

    心头怒火持续燃烧,不过,贺煜没再像昨天那样即时爆发,而是不动声色,缓缓走了过来,对琰琰方才的打招呼做出回应。

    然后,他就这样一直陪琰琰闲聊,暗中留意这边的动静,由于他的存在,凌语芊纵然再忽视他,却仍难掩局促。

    尚东瑞也不知如何开始话题,因此,这样的局面反而让他处于下风,一会护士来给凌语芊换药水了,他借故出去。

    紧跟着,贺煜也走出去,病房旁边刚好是走廊的尽头,尚东瑞就站在那。

    感觉有人走近,尚东瑞斜了斜眼,见到贺煜,表情略微一变,但不做声。

    贺煜也一言不发,与尚东瑞站在同一水平线上,他身高比尚东瑞高出几厘米,加上与生俱来的强大气势,整个人就把尚东瑞给比了下去。

    掏出一根烟,他漫不经心地抽着,烟雾随着风向往尚东瑞这边飘,尚东瑞不禁皱了眉头,呆了片刻,走开,回病房去了。

    贺煜不急着跟上,继续不慢不急地抽着烟,抽完后,拨打轩辕彻的电话,要求轩辕彻,不管用什么办法,务必将尙东瑞叫走。

    轩辕彻这才知晓贺煜与尚东瑞之间的“争风吃醋”,先是诧异,唏嘘,最后,乖乖地帮贺煜了,谁叫他是贺煜的铁哥们!

    而不到二十分钟,却见尚东瑞再次从病房内出来,急匆匆地往电梯方向走,看情况,似乎有要事发生?而且,这一去,不会那么快就回来了?

    不愧是好兄弟!

    深邃炯亮的黑眸泛着胜利得意之光,贺煜目送着尚东瑞的背影一点点远去,在心里考虑着轩辕彻喜欢吃什么,稍后给他带点儿。

    修长的阔背,悠悠然地依偎在栏杆上,静静晒了一会太阳,享受一下微风荡漾,再过去约莫十分钟后,贺煜这才走开,重返病房。

    想到自己还是戴罪之身,他很自觉地没打扰凌语芊,心思都放在琰琰身上,幸好小家伙对他足够的坚定不移,整个氛围算是乐融融的。

    接下来的几天,贺煜和轩辕彻同心协力,总会在尚东瑞的工作行程上做出一些意外,成功地将尚东瑞从医院支开,每次看到尙东瑞懊恼又无奈的模样,贺煜都感到内心特凉快,特得意的,起初,尚东瑞还蒙在鼓里,渐渐意识到这是贺煜在搞鬼,不禁勃然大怒,可惜他又暂时对付不了,故只能把这笔账记下,暗暗发誓将来逮到机会必定狠狠对贺煜反击一番!

    贺煜对此才不惧怕,在尚东瑞面前,一如既往地保持着王者姿态,不知不觉中,一个礼拜过去了,医院宣布,凌语芊可以出院了。

    话说回头,凌语芊这一趟住院,琰琰以陪伴她为由,一直没去过幼儿园,一开始得知小家伙的念头,凌语芊极力反对,奈何小家伙固执起来像头牛似的,任凭如何哄,劝甚至威胁都不肯服从,他还窝在凌语芊的胸前,天真无邪地说着一些感性的话,结果凌语芊不得不投降,心想反正这是幼儿园,还没正式上小学,就随他呗,再说她也需要他陪,不仅是心灵上的寄托,还可以借他来避开与【贺熠】单独相处。

    这些天,这头大色狼厚着脸皮,每天都风雨无阻地报到,不过倒也安分守己,不敢再对她做出任何越轨之事,她心知斗不过他,于是把他当空气处理,对他视若无睹。

    至于尚东瑞,则出现了些意外,尚东瑞说到做到,真的每日都来,然而事出意外,每次他抵达不到半个小时,总会有电话到,然后他就歉意又无奈地跟她道歉,沮丧懊恼地离去。

    一开始,她没怎么留意,可慢慢的,感觉事有蹊跷,无意中看到【贺熠】得逞诡计的表情,于是恍然大悟,甚是气恼他的奸诈,却也忍住没发作,只继续暗中提醒自己,决不能原谅这个诡计多端的大色狼,绝不给他半点好脸色看!

    有一个人,她倒是一直惦记着,那便是褚飞。这也是她没有把【大色狼】拒之门外的重要原因之一,且也是她每天留意【大色狼】口中说出的唯一话题。

    【大色狼】每天都会去看看褚飞,帮忙处理一些相关事宜,他跟她汇报,褚飞的情况日渐好转中,他还跟她说,褚飞依然不知道她也在医院留医。

    另外,原来她住的医院,和褚飞是同一家,由于伤势不同,住在不同的住院大楼,一个是南楼,一个是北楼,好几次其实她有想过去看褚飞,可又考虑到自己仍在留医,便忍下来,如今,总算宣布出院了,故她打算,过去北楼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