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418 老婆你来了?真的是我老婆呢

418 老婆你来了?真的是我老婆呢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贺熠没有弃政从商?还是检察官?而且,他要抓自己?

    凌语芊仿佛处于枪火弹林中,耳边嗡嗡作响,让她胆战心惊,全身血液凝固再凝固,身体肌肉绷紧再绷紧,大脑里面则是乱哄哄的,一片空白,意识朦胧。

    “对了Yolanda,你用来拷贝的那个特殊U盘是哪弄来的?是不是贺熠给你的?你拷贝完后有没有给他看过?”王塑这又再开口,神色有点儿紧张凝重起来。

    凌语芊依然一脸惊呆,好一会,在王塑再问几次后,便也摇了摇头。

    她虽然将真相告诉了贺熠,但那U盘,并没有给,因为当时在医院,U盘被她藏在家中,贺熠也不提出要看,于是乎……

    不过,尚弘历当时既然知道她拷贝了东西,为什么不立刻找她要回来?难道就不怕落到贺熠手里,他们又是何时知道贺熠的真实身份的?

    “幸好我们有所防备,额外设了一个系统,一旦资料被盗,报警系统立刻亮起,实话跟你说吧,现在你手头上的U盘,里面的资料已被我们毁了!”尚弘历接下来的话,解开了她的疑惑,严肃薄凉的唇角再轻轻一扯,似乎在讥讽她的不自量力。

    凌语芊不觉又满心震颤,然后,凄然苦笑出来。

    原来如此!

    原来他们总是会在她无所防备、毫不知情中进行着一些算计,呵呵,果然周到,果然细密!

    “好,你别多想了,你说得没错,因为缘分,咱们得以结识,站在统一战线上,如今咱们面临的是解决问题,既然贺熠是来对付咱们,那就得给他反击,保护咱们脱险!”王塑又接着说,开始进入了关键部分。

    凌语芊视线也重返他这,略微沉吟,问道,“怎样反击?能反击的吗?”

    “这个得靠你!”尚弘历嗓音依然相当冷硬,但已无先前的嘲弄,样子变得郑重了起来。

    靠自己?自己能做什么?自己都被他们吃得死死的,他们还用靠自己?

    “成为他的女人!”迎着凌语芊迷惑不解的神色,尚弘历毅然说出策划,一个字一个字的。

    听到此,凌语芊则又重重一震。成为贺熠的女人?要她成为贺熠的女人?尚弘历是指,用美人计?

    “我看得出,贺熠是真的喜欢你,我们一番讨论后,都认为可以从这个点上入手,你要是和他在一起,他断然舍不得你陷入危机,只要你安然度过了,咱们公司的危机也就游刃而解。”王塑加以补充,目不转睛十分殷切地望着她,低幽的语气透出了一股乞怜和渴盼,“Yolanda,还记得我刚才所说吗,只要度过这次危机,我们便金盆洗手不再沾这些东西,以后,我们等于重生,走上正道,做真正有意义的事,回馈与报答社会!”

    说得很感人,很真切,凌语芊呆呆地与他对视,无意识地呢喃出来,“你们不是说贺熠是受政府委派吗?就算贺熠不往下查,国家还会派其他人继续,你们犯了法,不可能逃脱得掉的!”

    “这个你甭管,你只需把贺熠搞定就行!还有,什么我们犯法?你记住,就算犯法,也是你犯法,那一切,都是你操作的!”尚弘历又变得不耐烦了,大喝她一顿。

    王塑拉了拉他,暗示他别激动,然后,镇定地跟凌语芊解释,“我们的计划是让贺熠站在我们这边,想办法破解我们的危机,证明政府对我们万尚集团的怀疑不成立。以后,只要我们不再犯,算是彻底逃出这个梦魇。”

    整个计划,还是很周到,很细密,可问题是,能如愿吗?贺熠摆明了要抓他们,故他会临阵改变立场吗?他会否把她看得比他的使命还重要?而她呢?真能做到遵照尚弘历安排,出卖肉体,勾引贺熠,成为他的女人?

    不,不可能!怎能这么做!

    一想到与贺煜除外的男人做那种事,凌语芊简直要崩溃,她不能背叛贺煜,即便贺煜已经不在人世,她也要誓守诺言,身和心都永远只属于他!

    “不,我不同意那样做,我不会那样做!”态度十分坚决,她嗓音洪亮地做出反对。

    尚弘历于是又被激怒,如同飓风过镜,魁梧的身影腾地站了起来,幸得王塑拦住,结果是,茶几上的东西被扫了一地!

    凌语芊被吓到了,但仍一脸坚决,勇敢迎视着似乎恨不得掐死她的尚弘历。

    “Yolanda,我知道你一时难以接受,但这真是个不错的办法,事情已经发生,无可挽回,现在能做的就是想办法解除危机。你就算不为自己,也要想想琰琰,琰琰是你的一切,你多为他着想吧。”王塑搬出了最后一张黄牌,致力说服凌语芊。

    而如他所愿,凌语芊呆住,决然的表情逐渐起了动容。

    “小塑说的没错,你一旦出事,直接受到影响的是你那宝贝儿子,你想想,你要是被抓了,他会变成怎样?被你牵连随你一起入狱?或成为孤儿,永远背负着罪犯之子的枷锁过日子,从而遭到世人唾弃和排斥,被逼踏上另一条黑暗之路,最终下场要么在监狱要么横尸街头?当然,你假如不介意他变成这样那是另一回事!”尚弘历把坏人的角色发挥到极点,尽说一些不好的话,瞅着凌语芊不断变异的脸色,他在心里得意地笑了。

    王塑于心不忍,眼见该说的已经说了,打算先让凌语芊沉重的心暂且舒缓一下,便柔声对她道,“这件事,你大概都清楚了,接下来怎么做你也应该明白了,你回去好好想想吧,想清楚了就不再回头。”

    其实,凌语芊也确实想离开,一下子太多负荷压过来,她感觉心疲力竭,大脑迫切需要休息。

    于是乎,她缓缓站了起来,步履轻飘地往门口走去。

    王塑跟上,到了门口正式辞别时,又安抚了一下,“老板也是因为事情败露而紧张着急,导致说话难免重了点,你别放在心上,总之你记住,咱们是同一战线的伙伴,荣辱与共,同进退,同存亡!”

    尚弘历紧张着急?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当初选择这条路,不是已料到这种后果吗,不是早就做好心里准备了吗!

    凌语芊仍然无法苟同和原谅尚弘历,在心里恨恨地啐了一番,但也没做任何表示,转身彻底离去。

    王塑目送着她,带她消失于拐角处,重新关上门,返回尚弘历跟前,看着尚弘历冷漠依旧,不由发出一声幽叹,“老板,你今天似乎太过激动了?”

    尚弘历沉吟片刻,意有所指地接话,“既然你都做了好人,我总得狠一下吧,这样软硬兼施,才更容易说服她。”

    原来是这样!

    其实,他也隐约猜到的,只不过……

    “老板,你觉得Yolanda真的会依从我们的安排吗?”

    “她必须依从,因为她清楚什么对她最重要。”尚弘历自信满满,似乎很有把握。

    什么对她最重要?确实,老板刚才最后那段话有雷霆之钧,琰琰在凌语芊生命里占据最重要的地位,但是,那个死去的贺煜也不容忽视啊,她是一个固执死心眼的女子,他担心忧虑的是,最后关头她会不会带着琰琰一起离开这个世界,一了百了!

    “好了,今天就先这样吧,接下来盯紧她,看她的表现,必要时你再下多点功夫,不过我觉得她应该还是会妥协的。”

    王塑在暗暗思忖顾虑期间,尚弘历已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刚才虽有刻意做戏成分,但他也确实被烦恼和激怒到,他需要离开这儿,去纾解一下坏心情,这样才有精力去继续想办法应付眼前的危机。

    哎……

    他忍不住,叹了一口长气,魁梧的体魄霎时像是佝偻了许多,步履沉重地走了出去。

    王塑跟上送他,同样是呆立在门口,目送着他走远、消失,英俊的脸庞上,呈现着说出不的凝重……

    自王塑的办公室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后,凌语芊心情并没丝毫好转,反而想得更多,忧愁也更多。

    尽管很愤怒尚弘历的霸道可恶和老奸巨猾,可她不得不佩服人家这个局设得实在太高明了,他挑中了她的优势,也看准了她的弱点,让她毫无选择的机会。

    自古红颜祸水,英雄难过美人关,美色诱惑总会出现于各种斗争,假如这次负责调查的人不是贺熠,换做别的男人,她想尚弘历仍会这样安排她,碰巧的是,这个人是贺熠,贺熠喜欢她,使得整个计划更加顺理成章。

    只是,结果真的会如尚弘历所愿吗?贺熠真的会因爱徇私吗?她不禁想起,在医院贺熠很诚恳地问她是否与尚弘历之间出了问题的情景,贺熠明知一切,甚至早就策划好一切,却还假惺惺地问她,还多次保证会帮她脱离危机,其实,实际情况到底怎样,恐怕只有他才清楚吧。

    各种悲哀和酸楚,如同大山一般重重压着凌语芊,她再也无法思索下去,猛然起身,走到窗口那,让凉风吹散沉重的精神枷锁,暂时将自己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

    她闭上眼,什么也不想,许久,待纷杂的心情慢慢缓下,重返办公桌前,伸手拿起了摆设在电脑旁的熊猫音乐盒。

    这是两个月前,她曾经助养的一个四川女孩小兰送给她的礼物,小兰拿了奖学金,买了这个音乐盒,快递来给她,还附有一张卡片,卡片上这样写道:在我心目中,芊芊姐姐就像熊猫那么宝贵,珍爱,感谢老天爷让我遇到芊芊姐姐,让我还有机会读书,将来我也要像芊芊姐姐那样,努力赚很多钱,帮助有需要的困难者。

    除了小兰,还有小军、乐乐和宁宁,他们都是穷苦人家的孩子或孤儿,都是她资助的对象。

    有次她因工作出差云南,偶然碰上的一个七岁小男孩宁宁,当时宁宁出意外,急需做手术抢救,但没有钱,没人敢开始手术,她身上刚好带着公司准备拿去那边搞活动用的资金,毫不犹豫地给宁宁垫上,因此救了宁宁一命,后来得知宁宁读不起书,更是义无反顾地资助他一切学费和生活费,有幅画,是宁宁送给她,上面有个美丽的女人手里牵着一个身材瘦弱小男孩,歪歪斜斜地字体写着:这是我的仙女姐姐。

    尚弘历说得没错,她能助养那些孩子,能救孩子的性命,给孩子们希望和新生活,都是托他的福。

    没有尚弘历把她带进万尚集团工作,她就没机会去云南,没机会遇上宁宁,宁宁恐怕会因抢救不及而离开这个世界;没有尚弘历提拔她为总监,她就没有多余的钱去助养那些孩子。尽管这些钱沾满了邪恶的气息,但也闪烁着伟大可爱的光芒。

    但是,难道就因为这样原谅他们的罪孽深重?就要自己出卖肉体去帮他们脱罪?不惜身体背叛贺煜去帮他们脱罪?不,不可能,不行!

    可深入一层地想,这不仅仅是帮他们脱罪,也是帮自己,还有琰琰!

    王塑说的没错,琰琰比任何人任何事都来得重要,自己的性命和声誉可以不顾,然而牵涉到琰琰,就另当别论了!清白与琰琰之间,选择就未必能那么坚定了。

    所以,怎么办?她该怎么办才好?

    滴……滴……

    忽然间,一声电话铃响,将凌语芊从痛苦无措中唤醒过来。

    是秘书打来的内线电话,尽责地提醒她某项目的企划案弄好了没,因为那是下班之前就得准备好的,如今距离下班时间不远了。

    此情此景,凌语芊根本不想再理工作,虽说尚弘历的犯法经营只涉及到走私军火、运输毒品和洗黑钱,可她还是不禁在想,现在做的会否也是犯法的,是害国害民的!

    不过,想归想,她还是得继续干,因为她根本还不能置身度外!

    于是乎,她极力压住内心的沉重和彷徨,竭力投身工作,终于赶在下班之前把它完成,然后,离开公司,去幼儿园接琰琰。

    小家伙刚好和一同学在谈话,不知是什么话题,看表情似乎很激烈。凌语芊不禁走近,询问怎么回事。

    琰琰见到她,小脸瞬间亮起,迫不及待地道,“妈咪你来得正好,你快告诉李勇,说你是大好人,助养了很多家庭贫困的姐姐哥哥。”

    凌语芊一听,不由愣了愣,直到琰琰摇晃她的手臂继续催促,她才回神,恰好,一个年轻女子从她身边走过,走到与琰琰聊谈的那个小男孩面前。

    “妈咪,你跟贺臻琰说,你捐助了很多钱给慈善机构,你是个大好人,人美,心美。”小男孩忽然也拽住年轻女子嚷了出声。

    年轻女子听罢,这才回头,与凌语芊对上,微笑地打出一个招呼。

    凌语芊回以友善,继而牵住琰琰的手,准备离开幼儿园。

    琰琰却猛用力顿了一下手臂,继续刚才的话题,不甘示弱地对李勇回道,“我妈咪更是人美,心美,我妈咪是天使,是仙女姐姐!”

    “我妈咪也是仙女姐姐!”李勇陪着嚷。

    结果,把老师引来了,老师先分别冲凌语芊和李勇的母亲点点头,随即来回看着琰琰和李勇,温柔耐心地安抚,“琰琰和小勇的妈咪都是很有爱心的天使,咱们琰琰和小勇都是乖宝贝,是好孩子,好孩子要谦虚,谦让,不能争吵,知道的吗?”

    琰琰和李勇一起望着老师,齐齐回道,“知道了!”

    老师抚摸一下他们的小脑袋,笑着表扬,“真乖,那赶紧随妈咪回家吧,明天见。”

    “老师再见!”两小家伙又是异口同声地道别,然后回到各自母亲的身边。

    凌语芊拿出手帕,在琰琰微微沁出汗水的额头温柔细心地抹了抹,重新牵住他,与李勇小朋友的母亲相视一笑,继而告别老师,走出了课室。

    小孩子心思简单,事情过去后很快就放下了,但凌语芊是大人,可没那么容易忘记,今天在幼儿园的小插曲像是一颗巨石落在她的心海,时刻堵得她,堵得她发慌,难受。

    褚飞还在医院,晚餐只有她和琰琰吃,吃完后,她给琰琰洗澡,带他上床。

    “妈咪,你今天在工作上遇到大难题了吗?你一直在走神哦。”依偎在凌语芊的胸前,小家伙微仰着头,根据自己看到的情况发出困惑。

    凌语芊一听,俏脸猛地一怔,想不到,自己的神思恍惚如此明显,连琰琰都留意到了。

    “妈咪有啥不开心事可以找琰琰谈哦,说不定琰琰能给妈咪一些建议,帮妈咪消除忧愁呢。”小家伙接着说,样子煞是认真,俊俏的五官真是越看越好看,也越来越像他父亲。

    凌语芊樱唇一勾,终于回答出来,“妈咪没事,妈咪能处理好的。”

    “嗯,琰琰也信妈咪能解决,因为妈咪是那么聪明能干!”

    呵呵——

    凌语芊唇角不由更加上扬,握住他的小手儿,放到唇边亲了一口,然后,叫他睡觉。

    小家伙先是若有所思地静静看了她片刻,然后乖乖闭上眼,不一会,俊俏的小脸儿呈现出一片酣然,鼻子下方传出了轻微平稳的呼吸声。

    凌语芊则逐渐收起笑靥,面色趋向凝重,整颗心也愈加沉甸甸起来。

    琰琰虽然才五岁,但已懂得什么是真善美,什么值得骄傲和自豪,小家伙为拥有一个天使般的善良妈咪感到骄傲,为拥有一个超人般的能干妈咪感到自豪,若然,她一旦出事,让他知道“善良能干”的妈咪一直做着犯法的事,是个“毒害国民”的坏人,小家伙会给出怎样一种反应?

    意外吗?诧异吗?失望吗?悲伤吗?甚至乎……痛恨、鄙视、排斥?

    可能,全部都有!

    一想到自己最珍贵唯一的小宝贝对自己投来鄙夷、排斥和痛恨的眼神,凌语芊简直心如刀绞,肝胆俱裂,痛得无法呼吸。

    不,不能让琰琰知道,在琰琰心目中,妈咪是那么的美,那么的善良,聪明能干都用在做有意义的事上,所以,怎能破坏他的这些美好看法!

    那么,只能遵照尚弘历的安排,去色诱【贺熠】?成为【贺熠】的女人?然后,永远与【贺熠】有所纠缠,被【贺熠】感动,慢慢地爱上【贺熠】,从而也慢慢把贺煜遗忘?

    想到这种可能性的发展,凌语芊同样是痛彻心扉,柔肠寸断,不,不能这样,贺煜是自己的刻骨铭心,自己怎能把贺煜给遗忘!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到底怎样才两全其美?怎么办才好呢?

    刹那间,凌语芊如精力耗尽,心力交瘁,无助悲伤的眼泪,顷刻盈满了眸眶。

    就在这个时候,沉静的耳畔猛然传来一声稚嫩的梦呓。

    “我妈咪是天使,是天底下最好最好的好人!”

    是琰琰,小家伙在说梦话!

    定一定神,凌语芊沿着梦呓声看向琰琰,看着他天真无邪、即便睡梦中仍无比自豪和优越的小脸,眼泪不由流得更凶,更猛,停都停不住。

    手指颤抖着,缓缓抚摸上他稚嫩的脸容,她无声痛哭了一会后,突然起身去拿手机,拨打贺熠的电话。

    她边努力吸着鼻子,边等待对方的回复,可惜听到的依然是“你拨打的电话无法接通”。

    莫非他出差还没回来?可他昨天说过今天早上会回来的,该不会是行程出现了意外?又或者……只是手机信号的问题?

    不知因何缘故,她忽然很想见他,想见他的感觉前所未有的强烈,内心仿佛有种极强的力量促使,结果,她鬼使神差地又拿起手机,打给钟点工秀珠,委托秀珠来看着琰琰。

    秀珠答允了,还说立刻过来。

    凌语芊先是握着手机呆愣片刻,再瞧了瞧酣睡依旧的琰琰,便也刻不容缓地下床,换衣服,待秀珠一进门,她就离开家门,驾车直奔贺煜居住的地方。

    车子停在小区专门提供给来访客户使用的停车场,凌语芊没立刻下车,而是就那样坐在驾驶座上静静沉思一阵子,正式出到车外时,却不料碰上了一幕令人震颤的画面!

    只见距离她不远处,一辆橘红色的轿车中走出一对亲密的人影,一高,一低,彼此肩搭着肩,亲密地拥在一起,正慢慢朝她这边方向走来,其中一个,正是她要找的……贺熠!而另一个,是倪媛媛!

    他果然回来了,他的电话之所以打不通,是因为和倪媛媛在一起,他和倪媛媛亲密地走在一起,高大挺拔的身躯,重重地压在倪媛媛的身上,而那健壮有力的手臂则揽在倪媛媛的腰间,保护倪媛媛不跌倒。

    至于倪媛媛,紧搀扶着他,一看就知道,她很重视他,很紧张他,而且,很钟情他!

    他们这是……这是做什么?

    凌语芊本能地移动脚步,走到过道上,继续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们朝她一步步走来。

    “小媛,你果然够乖呢,真听话呢,是我见过最温柔体贴的女孩。”毫不吝言的赞叹,随着习习夜风往凌语芊这边飘过来,低沉浑厚的嗓子极具磁性,且让人熟悉,凌语芊细细的柳眉已不自觉地蹙起。

    “今晚的汤真是你亲手煮的吗?可好喝,是我这辈子喝过最好吃的,俗话说,要管住男人的心,必须得管住男人的胃,你真淘气,竟想用这种办法对付我?呵呵——”贺煜半眯着鹰眸,饶有兴味地睨视着倪媛媛,语气中并没任何责怪或恼怒之意。

    倪媛媛俏脸猛然一红,含情脉脉地回望着他,娇嗔,“我……哪是这样,我才没有!”

    “没有?呵呵,口是心非的女人!”

    一句句话,连绵不断地飘了过来,凌语芊身体不禁僵硬起来,只因这些话,并非她头一次听,而是……

    曾经,她与贺煜刚陷入热恋的时候,她偷偷煮了汤拿给他吃,他吃完后,直赞好吃,还戏谑她是不是想通过抓住他的胃来俘虏他的心。

    那语气,那内容,是如此想象,简直可称一模一样!

    难道,所有的男人都这样吗?都会这样甜言蜜语去讨女性欢心?为什么她听起来感觉特刺耳,特难受,甚至乎……特愤怒?

    为什么?

    他是贺熠啊,那个大色狼啊,管他说什么,都与她无关的,就算他讨倪媛媛欢心,也不关她的事!她为啥要生气,为啥要愤怒!

    凌语芊就那样一动不动地伫立着,贺煜和倪媛媛也渐渐走近,走到她的面前,看到了她!

    倪媛媛首先止步,一脸愕然,慢慢地,眼神多起一丝敌意。

    至于贺煜,剑眉也猛地皱了一皱,迷离的醉眼复杂地闪烁着,一会,忽然松开倪媛媛,高大的身躯出其不意地朝凌语芊跟前栽过去,一把抱住凌语芊,伴随着一句震动人心的话从他薄唇间逸出,“老婆……老婆你来了?真的是我老婆呢,我老婆来了。”

    说罢,整个脸庞就往凌语芊颈窝埋去,由于不断呢喃,浓烈的酒气随着从他口中频频发出,他甚至还伸出舌头舔吻在她娇嫩光滑的肌肤上,从她身上寻求一片片熟悉而醉人的芬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