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419 洗浴室里的激情(恢复更新)

419 洗浴室里的激情(恢复更新)

    凌语芊先是目瞪口呆,浑身僵硬,紧接着,伴随那一阵阵难闻的酒气不断朝自己鼻子下方扑来,深深刺激着她的胃,使她几乎想呕吐出来,混沌的意识于是逐渐回归,心头涌上一股羞恼,举手用力推开了他。

    他却很快又趋压过来,铁臂牢牢将她抱住,继续无意识地呢喃,“老婆,干嘛推开我,不准你推开我!老婆煮的汤真好吃,老婆真乖,老公爱死了啦!”

    煮汤?他刚刚才赞过倪媛媛煮汤好吃,如今又……敢情他把她当成了倪媛媛?老婆这个称呼,是他私底下对倪媛媛的称呼吗?

    可恶!王八蛋!三心两意的大色狼!

    更多的怒火犹如翻江倒海,凌语芊不禁更使劲,再次把他推开,且扬起手对准他的脸庞狠狠甩出一记耳光。

    啪——

    清脆而响亮的巴掌声,震动了周围的一切,贺煜如遭雷击,整个呆住了,没再朝她趋压过来了!

    “好色又可恶的王八蛋,大骗子!”嗓音颤抖的,凌语芊羞愤难言地吼出一句话,片刻不留,转身奔向自己的轿车,连安全带也没系,迅速启动引擎踩紧油门呼啸而去。

    空气中,死一般的寂静。

    贺煜捂着脸,呆看着空荡荡的走道,一双浓眉皱得紧紧的,迷离醉眼逐渐恢复了些许精明。

    这时,倪媛媛也从震撼中回过神来,重新扶住贺煜,关切询问,“你怎样了?没事吧?”

    贺煜眯了眯眼,精芒悄然藏起,大手放了下来,俾睨着倪媛媛,说得高深莫测,“没事啊,我怎么会有事?我们不都好好的,怎会有事?来,小媛,再借你肩膀给我,咱们上去。”

    听着这些耐人寻味的话,倪媛媛心海再掀澎湃,关切的眼神窜起一丝狐疑之色,他……他确实酩酊大醉了吗?醉得神智混乱,分不清东南西北,连刚发生的事都忘得一干二净?

    正思忖迷惑中,倪媛媛忽觉肩膀传来一阵重压,只见贺煜高大的身躯再度沉重地压了过来。

    不容多揣摩,她便也伸出芊芊玉手,搀扶住他,重新迈起脚步朝他居住的大厦内走去。

    话说回头,驾车驶出小区的凌语芊,一路紧踩油门疯狂亡命地驰骋,她从没试过把车开得这么快,她也清楚驾驶不宜过快,然而她无法停下来。

    心情如此狂躁如此激动,是因为他不如她想像中对她一心一意,而是脚踏两只船,在对她誓言旦旦表白永远爱她的同时却又偷偷背着她和倪媛媛交往吗?更甚至,因为那些深情爱语都是谎言,他是为了利用她来破案才故意对她好?

    她弄不清楚,想不明白,她只知道,自己的胸口很沉闷,被某样东西堵得慌,令她几乎要窒息。

    可恶无耻的大骗子,她再也不会相信这个大骗子了!

    僵硬紧绷的右脚,不由蹬得更直起来,凌语芊边暗暗痛骂,边继续调大车速,人随着车子仿佛飓风般更加往前狂飙起来……

    黑夜过去,白天来临,早上七点钟,贺煜自动醒来。

    头很痛,就像要炸裂开来似的!

    这是他的第一个感觉。

    大手本能地摸到两边太阳穴,来回按摩揉搓,直到痛感不再那么强烈,他才缓缓停下,期间神智也已渐转明晰,黑眸子下意识地扫着四周,看到沙发上蜷缩成一团的人影,不由怔了一怔,接着,下床走过去,静静俯视了一会,又不动声色地转身步入洗浴间。

    解决了生理问题,他伫立洗手台前,通过镜子观察自己,首先被右脸颊的红印震到,不禁把脸往镜面趋近一些,仔细地审视,看着看着英挺的剑眉随之慢慢蹙起。

    他确定,这是巴掌印!他几时被人扇耳光了?为什么会被扇耳光?

    昨天上午,他刚从外地回来,就接到了轩辕彻的电话,小子很严肃地跟他说,上次那样伤害倪媛媛很过意不起,且如今状况不能得罪倪况,否则凭倪况与轩辕墨的关系恐怕会给他带来困扰和麻烦,已替他帮倪媛媛解释和赔罪,还答应了倪媛媛傍晚上门拜访,顺了倪媛媛上次提及父母想邀请他去吃饭的美意。

    当时一听这些话,他不禁气恼这个好兄弟的多管闲事,但转念一想,最终也还是随轩辕彻去了。

    倪况夫妇并没预期中的生气,反而很客气地接待他和轩辕彻,倪媛媛还亲自下厨,煮汤烧菜。

    开餐时,倪况拿出一瓶陈年白酒,浓度极高的那种,招待他和轩辕彻。用餐期间,倪母不停地暗示倪媛媛年纪不小了,应该趁早结婚,一双算计的眼睛不时往他身上瞅,无非是在给他下命令。至于倪媛媛,也全程含情脉脉地望着他,毫不间断地暗送秋波。

    这些种种,他假装没领会,假装没看到,借用喝酒来避开她们母女,就那样不停地喝,压根忘了那不是普通的啤酒或红酒,结果酩酊大醉,轩辕彻也好不了多少,唯有让倪媛媛送两人回家,首先是送轩辕彻,然后再到他。

    太多酒精的侵蚀,使他头昏脑胀,意识不清,什么也不知道,但因为有倪媛媛这个特警护送,他便也放心,不过,中途怎么还是出现意外了?这巴掌,到底是谁扇的?倪媛媛吗?

    为什么?

    难道是自己对她出言不逊?又或者,对她做出什么越轨的行为?

    但是……凭她对自己的倾慕,这两样,似乎都不该构成让她动怒的理由,再说,她也不是这种会因为愤怒而扇人耳光的女人。

    那到底怎么回事?

    冷静淡定的俊颜,呈现着罕见的苦恼犯愁之色,贺煜很努力、很用力地去追忆当时的情景,可惜费了好大劲头,脑子还是一片混乱状态,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反而让他宿醉的脑子再次陷入疼痛,于是不得不停止思索,胡乱洗刷一番,步出洗浴间。

    这时,沙发上的人影已经醒来,睁着惺忪睡眼愣愣地看着他。

    贺煜稍顿了顿,毅然走近,俯视着她数秒,平声问道,“昨晚你送我回来的途中,有没有发生过什么事?”

    倪媛媛一听,则更满面怔然。

    贺煜举起手,缓缓抚上自己的右脸颊,嗓子低沉依旧,接着往下说,“我似乎挨了耳光,是你打的吗?”

    “不,不是我。”倪媛媛终于发话,急着辩解。

    “那是谁?”贺煜趁势追问,见她又闭口不言,不禁眯了眯眼,拖长了语气,“小媛!”

    倪媛媛轻咬樱唇,继续仰头默默凝望了他数秒,终如实答出,“是……是凌语芊。”

    是她?!

    对哦,他怎么忘了这小女人!似乎也只有这小魔女敢打他,三番四次,打上瘾的!

    按住心头微微震颤和轻漾,贺煜又问,“我们什么时候碰上她?在哪儿?她为什么会打我?”

    他的急切,让倪媛媛心里很不是滋味,直到他令人生畏的鹰眸发出不耐烦的催促,她才又继续照实告知当时的情况。

    什么?

    他真的那样做了?他竟然抱住小女人,喊小女人老婆?

    那小女人当时的表情是怎样?

    奇妙的大脑世界,已无法克制地浮现起她杏眼圆瞪、恼羞成怒的俏模样,贺煜不自觉地发出一声苦笑。

    倪媛媛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看着他那带着宠溺的苦笑,不禁也再度想起当时的情景,心中怅然更甚,下意识地问,“贺大哥,你……对她,你会不会真的娶她为妻?”

    邪魅迷人的笑,忽然间凝固,贺煜若有所思地瞅着倪媛媛,沉吟,不语。

    “那我呢?你又打算如何处置我?”倪媛媛表情愈加悲伤,昨晚,尽管明知他对她说的那些话可能只是酒言酒语,可她依然感到无比高兴和幸福,直到凌语芊出现,他抱着凌语芊大呼老婆,她顷刻像从天堂堕入了地狱,痛苦难言。

    当时送他回到这儿后,他倒床就睡着了,她则守在床前,痴痴地看着他迷人的俊颜,直想在他旁边躺下,躺在他宽阔温暖的怀抱中,但实际上,她还是不舍地走开,到沙发这儿来,辗转反侧,怀着无尽心酸和伤痛进入梦乡,而今,睡醒了,那些撕心裂肺的痛也随之苏醒起来。

    整个空间,因为倪媛媛这般询问而变得格外沉寂和凝重,倪媛媛轻咬樱唇,楚楚可怜地望着贺煜,等待着他给她答复。

    贺煜则满心激荡,纷乱无章,他想对她说,他只是将她当成一个妹妹,甚至一个好朋友,好知己,他会像对待轩辕彻那样,真诚待她,但不包括……爱情。

    然而,他发现自己的喉咙像被某样东西塞住了似的,发不出来一个字来!那一次的荒唐之事,不合时地跃上他的脑海,搅乱了他的正常思考和决定!

    叮咚——叮咚——

    就在这个时候,清脆的门铃声蓦然响起,穿墙入耳,划破了室内的寂静,本是紧张沉重的气氛也即时变得开阔了不少。

    贺煜如释重负,丝毫不去想想这么一大早会是谁,高大的身躯如闪电一亮,转眼间就冲了出去,仅两秒钟时间就把大门给打开了。

    是轩辕彻!

    训练有素的轩辕彻也习惯了早起,回想起昨晚的情形,便担心贺煜这边会不会有事情发生,赶忙打电话给贺煜,孰料贺煜的手机关机,他于是立刻驾车直奔过来了。

    贺煜才不管他是因何而来,只知道他来得正是时候,二话不说把他拉进门。

    轩辕彻为此有点纳闷,剑眉挑了挑,但也还是抬步随贺煜进内,走到客厅看见恰从贺煜卧室出来的人影,霎时又一震,扭头看着贺煜。

    贺煜一愣,本能地解释,“昨晚我一回来就睡着了,小媛睡在我卧室的沙发上。”

    呵呵,兄弟,我又不是你的那啥凌语芊,你不用这么急着解释的!

    轩辕彻默默地回贺煜一记饶有兴味的调侃,目光重返倪媛媛身上,道歉兼感谢,“小媛,昨晚喝醉,给你添麻烦了。”

    “不……不麻烦!再说你们也是为了陪我爸高兴才喝多了呢。”倪媛媛便也马上给出回应,面带微笑,落落大方,神态间却依然难掩落寞,说罢双眼无法控制地看往贺煜。

    贺煜金睛火眼,眼角已经感应到这些,刻意没回望,继续盯着轩辕彻别有用意地问,“这么早过来,有要事?”

    深邃的黑眸,不着痕迹地给轩辕彻发去暗示。

    轩辕彻会意,运用他的好头脑,撒了一个慌附和道,“嗯,伯父有事要我交代你。”

    “是?咋不先在电话里说?”

    呵呵,兄弟,你就装吧!

    轩辕彻忍住不对贺煜翻白眼,继续奉陪着,“事关重大,不宜在电话谈。”说着,看向倪媛媛,俊颜再现歉意,“媛媛,恐怕得让你自己坐一会,我和熠商量一些事,对了,我们估计需要很久,你看看自己找点东西吃吧。”

    倪媛媛贝齿即时紧咬在樱唇上,本想开口说为他们准备早餐,但转念一想终究打消念头,极力表现出若无其事的样子,体贴地应道,“我先回去吧,你们有要事商讨,我免得留下打扰到你们。”

    轩辕彻挑了挑眉头,继续一本正经,“这样啊,也行,反正我们这一聊确实不知聊到几时!”

    “我送你。”贺煜终于也说了一句。

    倪媛媛摇头,婉拒,对着贺煜深深一望,继而冲轩辕彻说声“轩辕大哥拜拜”,拿起手袋,离去。  

    贺煜和轩辕彻双双坐于沙发上,一起伸展着四肢,仿佛经历了什么重大困难似的。

    确实,铁血柔情的哥们,最怕就是对女人撒谎,何况这个女人与他们的关系还如此特别,如此要好。

    “现只剩咱兄弟俩,老老实实,你和小媛昨晚发生了什么事?”轩辕彻停止伸展动作,一副慵懒地坐好,漫不经心地发出提问。

    贺煜则脊背笔直,蹙眉眯眼注视着他,娓娓道出了昨晚的小插曲。

    轩辕彻听后,不由也变得郑重起来,目瞪口呆惊诧状,数秒后叹息,“那你现在是不是很头疼?头疼着怎么去找你女人解释?去安抚她?”

    贺煜不吭声,抬手抚着额头的举动已说明情况就如轩辕彻所料。

    轩辕彻再沉吟了下,接着问,“那次的事,你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还是无法弄清楚?”

    贺煜一怔,恍然大悟,点了点头,精明的眸子,满是迷茫。

    轩辕彻见状又是一声长叹,“不过我想应该不会错,小媛的性格我们都清楚,她不至于这样撒谎,毕竟,那也关乎到她的清白。”

    的确,正因为倪媛媛性格纯朴率直,和芊芊某方面很相似,他才无法控制地被她吸引,喜欢与她聊天,与她相处,然后越走越近,再然后……

    “好了,我想我的任务已经完成,没必要再留下来,而你,也需要时间去找你女人了吧?那我先走了。”轩辕彻忽然辞别,话毕站起身,走到贺煜的面前,伸手在贺煜肩头重重一按,给贺煜一记“好之为之”的眼神,头也不回地走了。

    空气中,回归沉寂,贺煜闭眼,用力甩了甩头,再睁开眼时,起身回房,换上一袭干净的衣服,离家直奔凌语芊的住所。

    “外面是谁?”

    他按了好几下门铃后,屋里传来一声询问,稚嫩熟悉的童音正是他的小宝贝。

    “琰琰吗?是我,熠叔叔!”贺煜沉闷的心情为之一振,连嗓子也雀跃了不少。

    话音刚落,紧闭的房门迅速打开,露出琰琰虎头虎脑的俊模样。

    贺煜趁机进内,不由分说先把小家伙抱起来亲热一番,停下来后,锐利的鹰眸越过走道往客厅看,迟疑地问,“妈咪呢?”

    “妈咪还在睡觉。”

    还在睡觉?这个时候,小女人还没睡醒?难道昨晚很迟才就寝吗?因为那件事?贺煜不禁又被弄得提心吊胆起来,但同时,又因为不用立刻面对她而略微心情安定,抱着琰琰边朝里面走边怜爱地道,“琰琰吃过早餐没有?”

    “还没呢,本来打算煮鸡蛋,可是找不着,估计刚好用完了。”小家伙随凌语芊生活了这么久,不但思想早熟,生活上也很懂得自理,已经学会煮一些简单的食物。

    贺煜既欣慰,又心疼,冷硬的面部线条顷刻更加柔缓下来,嗓子也柔得像水,“那熠叔叔给你煮早餐,来,跟叔叔说你想吃什么,叔叔都给你弄。”

    “真的吗?太好了,琰琰喜欢吃……”小家伙一阵欢呼,喊出一连窜喜爱的食物,也没考虑到就他这么一个小豆丁,一顿早餐根本吃不下那么多东西。

    贺煜更加不管,抱着他直接进入厨房,很熟悉地打开冰箱,幸好大部分材料都有,故他准备起来颇为顺利。

    琰琰加入帮忙,在贺煜的教导和指示之下又是搓面粉又是拔玉米粒,忙得不亦乐乎,同时不忘问出好奇了很久的疑惑。

    “熠叔叔,您的厨艺为啥能这么好,您几时学会煮饭烧菜的,为什么会去学,一般来说男生都很少接触这些东西。”

    本是繁忙搅拌着面粉的大手赫然一顿,贺煜略转了下脸庞,俯视着跟前的小宝贝,笑着应道,“叔叔想煮饭给喜爱的女人吃,不管她想吃什么,都能给她做,这样感觉很有成就感。”

    哦哦?

    琰琰顿时更来劲,趁势又问,“那熠叔叔喜爱的女人是谁?”

    喜爱的女人是谁?墨黑色的眸子涌上一抹特别的光芒,贺煜没立刻解答,而是耐人寻味地反问,“琰琰觉得呢?琰琰希望叔叔喜爱的女人是谁?”

    啊?自己觉得啊?

    小家伙圆溜溜的大眼睛飞速眨闪几下,下意识地答复,“妈咪!琰琰希望妈咪是叔叔最爱的女人!”

    呵呵……

    他有想过小家伙会这样回答,不过真正听了之后,心头除了喜悦,还有一丝丝吃味,脱口而问,“为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啊?

    因为……因为这样的话,叔叔会经常烧各种美味可口的菜给妈咪吃,自己也能跟着沾光呀!

    心里在这么想,但考虑到这样显得太丢人太没骨气,太没男子汉气概!小家伙说了另一个理由。

    “因为琰琰喜欢叔叔!”

    弄得贺煜又是心潮一阵荡漾,语气比方才更急切了,“那你爹地呢?琰琰不喜欢爹地了?”

    “当然喜欢,琰琰永远都会喜欢爹地,会放在心里面。熠叔叔则活在琰琰的现实世界!”小家伙也赶忙申明,说着说着神情忽然有点迷惑起来,往下呢喃,“其实琰琰也不清楚为什么会这么喜欢熠叔叔,以前也有很多叔叔爱屋及乌对琰琰好,可是琰琰都不想妈咪和他们在一起,熠叔叔就不同,熠叔叔对琰琰的好似乎不同其他叔叔,熠叔叔就像爹地一样!”

    原来如此!

    心底那抹淡淡的惆怅和失落即时消失,贺煜望着小家伙的眼神更疼爱宠溺了。小宝贝,爹地对你的好当然与众不同,因为你是爹地的儿子,你对“熠叔叔”那么喜爱,也正因为“熠叔叔”就是你爹地呢!

    想着,贺煜脑海猛然一激灵,扯上凌语芊,试探,“那妈咪呢?琰琰觉得妈咪会不会也和你一样的感觉?”

    听到此,小家伙俊脸儿怔了一怔,随即略显遗憾地回道,“爹地在妈咪心中扎根太深,导致妈咪无法分出半点心思给别人,不过熠叔叔可以加倍努力,争取早日得到妈咪的喜爱。”

    对于儿子的遗憾和同情,贺煜没丁点难过,反而笑得贼得意,心花怒放,毕竟,这话说得真叫人舒坦高兴。

    琰琰于是又被弄迷惑了,不甚理解此状况,不过,内心还是挺欣慰,心想只要“熠叔叔”别难过就好。

    就在父子俩闲聊间,早餐都准备好了,各怀心思的两人于是转移阵地,从厨房出到饭厅。

    “熠叔叔,现在要不要去叫妈咪起床了呢?”小家伙有美食不忘妈咪,迫不及待地发出了提醒。

    贺煜听罢,下意识地朝门口瞧了瞧,正好见到凌语芊从客厅一路走了过来。

    她醒了!切确来说是被早餐的各种香气刺激醒的。

    那一阵阵香气,充斥着整个屋子,顺着大大敞开的卧室大门飘到床上,唤醒她肚子里的贪吃小虫儿。

    睁着惺忪睡眼,她满怀困惑与好奇,本能地走出卧室来到这儿,看到赫然出现的人影,混沌的思维瞬转明晰了。

    他……他怎会在这里?这大骗子,竟然还敢来!

    缓缓抬起手,凌语芊下意识地用力揉了揉眼睛。

    “妈咪,别揉了,那是熠叔叔不错。熠叔叔弄了很多早餐,您赶紧洗漱一下,和我们一起吃吧!”琰琰已经走到她身旁,挽住她的臂弯,一脸欢欣。

    凌语芊便也停止揉眼睛,低头望着小家伙,笑容微露,一会过后又抬头朝某个人影看去,昨晚的情景自然而然地跃上脑海,蛾眉于是蹙得更紧,清澈透亮的美眸间还燃起了一簇簇火苗。

    打自她出现,贺煜目光一直锁定她的身上,从而看清楚她的一举一动,心情随之翻掀不已,此刻,接到她生气的讯息,不禁有点不知所措起来,呆看着她,努力扯着僵硬的唇角,拼命对着她笑。

    琰琰则再次摇晃着凌语芊的手,提醒她准备吃早餐。

    考虑到小家伙并不知晓昨晚的事情,再说他才这么小,不该牵扯进大人的感情世界,不该被影响心情,凌语芊内心即便再恼某人,也还是忍住没表现出来。

    不吃白不吃,这些食材都是自己冰箱里拿出来的,每一样花的都是自己的钱,自己不应该浪费!

    她在心里这样暗暗安慰了一把,又冲琰琰宠溺地笑了笑,若无其事地指示他,“你先过去坐下,妈咪去刷牙,刷完牙就陪你吃。”

    琰琰听罢,顿时笑脸重现,愉悦地回了一句“好咧”,松开凌语芊,回饭桌去了。

    凌语芊也迅速转身,直入浴室。

    她先是站立洗手台前,呆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心情恢复了先前的复杂,但不容她多想,只见正占据着她脑海的某个混蛋突然不请自来,出其不意地闯进她的视线。

    可恶的家伙,谁准许他进来的!

    一想到自己得和他处在这个空间不大的洗浴间里,凌语芊心头即时涌上一股惊慌,俏脸含怒急忙回头欲斥喝他,可惜她还来不及开口他就已经闪到她的跟前,高大的身躯距离她只有半步之摇,俊美的脸庞更是几乎碰到了她的脸上。

    该死,他……他干嘛靠得这么近,谁准他靠她这么近的!

    极力压住内心越来越强烈的慌乱,凌语芊颤着嗓子,终娇喝出来,“你……你要做什么?不准离我这么近,还不赶紧给我出去!”

    他要做什么?这小魔女,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尤物,总是不放过任何能把他迷得神魂颠倒的机会,除却欢爱的时候,她刚睡醒的模样也是摄人心魄的,慵懒中带着妩媚,迷糊中带着娇憨,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诱人的气息,而他就正好很没骨气的,只想朝她靠近,抱住她,吻她,抚摸她,然后,疯狂占有她!

    “没听到我说话吗?出去!”微愠的斥喝自凌语芊嘴里再度发出,好看的眉儿皱得更紧了。

    贺煜却非但没走开,反而越靠越近,全身上下都如火山爆发喷射出灼热的岩浆,让她感到自己每一处都在承受着惊人的烤炙,整颗心也更是无比慌乱。

    无奈,事情好像总要和她作对似的,很快她又忽觉周围温度和压迫感再增加了一层,这极其可恶的男人,竟然伸手抚摸上她的耳畔,沿着整个耳廓细细摩挲,锐利暗沉的眸子毫不眨闪直盯着她,渐渐地泛起了一抹熟悉得令人感到危险的光芒!不错,这种似乎要把她整个吞入腹中的眼神,她早在他身上见过,且不止一次。

    可恶,他该不会是又要……

    不容凌语芊猜测完全,她忽觉腰上传来一阵疼痛,只见自己被他用力抓住,往前一推推到了洗手台上,惊呼声还来不及出口,双唇就被狠狠堵住了!

    果然,他要这样欺负她,真混蛋!

    毫不犹豫地,凌语芊马上奋起挣扎和抗拒,拼命晃着脑袋,企图避开他火热的嘴唇,无奈她力气根本不如他,很快迎接她的,便是他龙舌直驱而入,狂肆扫掠了她檀口内的每一寸地带,俨如飓风一般,几乎将她吞噬,更甚,他那不安分的大手也已经沿着她的身体开始了进攻。

    羞愤加着急,令凌语芊拼尽全力做出抵抗,她还突然想起了当年为Ms。Arlene效劳时学到的致命一招。

    不过,当她泛白的手指快速移往他的脊背,准备寻找下手的要害时,脑海猛地闪过一激灵,及时忆起尚弘历叫她色诱的计划,急促摸索的手指于是赫然停止,连同其他挣扎的举动也一并停下来了。

    至于贺煜,笔直的脊背因此也僵了一下。他看似很投入着迷,但其实不至于一点意识都没有,忽然间这样占她便宜,他早就做好会遭到她极力抵抗的心里准备,然而实际情况却是出乎意料,她的挣扎维持得未免太短了吧?根据他和她目前的关系,根据她的个性,不应该这样子的!刚才她明明很奋力抵抗,他甚至还感觉到一股极强的杀伤力暗暗朝自己袭击过来,可关键时刻就……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她为什么不反抗了?

    本就不甚清晰的思绪,不禁更加混乱,贺煜觉得,自己应该中断,停下来好好思量一番,但实际上他做出来的举动,是继续!

    他用力地甩了甩头,停止的大手又迅速开始游走,很快就移到她极富弹性、又圆又翘的美上,往上一提,将她压在了洗手台上。

    背面陡然一片冰凉,像什么似的重重地给了凌语芊一激,从而也意识到此刻正发生着什么事,他的一步步深入攻略,给她带来一阵阵惊颤慌乱,且还逐步挑起她抵抗的心理。

    她死咬着牙,如小贝壳般的齿儿一个个地扎在娇嫩脆弱的红唇上,特别生疼,可她知道自己不能反抗,因此,即便痛得她眼泪直流,她也使劲地忍着。

    靠!想反抗就出手啊,这样忍着又为何?不惜如此自虐地忍受,到底是因何缘故!

    贺煜看到了,心里直想骂娘,整颗心变得愈加烦燥,眼见那细嫩的樱唇由于紧咬而充血,似乎一眨眼就能喷出一条血柱来,他不禁在心中厉声一吼,嘴唇再次掠至她嘴上,带着锐不可挡之力,舌头狠狠撬开她的贝齿,直驱而入,疯狂激吻,高大的身躯也更加往下趋压,用其精壮健硕的胸膛挤压着她胸前……,修长有力的双腿则毫无预警地挤进她……

    坚一硬,火热,炙人!

    凌语芊即时倒抽一口气,娇柔的身子重重一抖,美目一片慌乱地瞪着他,却忽然看到他幽深似海的黑眸间,对她射来一道嘲弄之色。

    该死,他……竟然真的……真的要……

    心里明明很恼他,很恨他,把他骂了千万遍,甚至想再次阖紧牙齿,给他大力一咬,但结果,凌语芊只能全身绷紧,头脑空白,动弹不得。

    嘴巴,脸庞,脖颈,胸,腰,腹,背,一寸接一寸芳土,被他宽大的手肆意地掠过,先是隔着衣服,然后是直接肌肤接触,到最后,他宽大的掌心停在了她的最神秘……。

    “你在发抖,很冷吗?”贺煜略微抬起了脸,间隔约五厘米,火热地盯着她精致绝美的容颜,盈满情欲的深眸一下一下地泛着流星般透亮的光。

    凌语芊继续奋力隐忍,可惜依然无法让自己哆嗦的身躯平复下来,感受着下面源源而来、几乎要把她烧起来的热度,她无法克制地扭了扭身体。

    不料,被他借以取笑。

    “感觉很热?很难受?很……骚?”

    呃……他……他才骚呢!她是……是恨不得给他一脚,踢死他!

    “那就叫出来!”冷冽的薄唇继续往上邪魅地勾起,猎鹰般的眸子也继续邪气地眯着,整个表情超坏,超坏,而更坏的是,他忽然收紧两根手指,恣意挺腰,双管齐下一并进攻瓦解她的最脆弱。

    疼!

    不止是疼,还有……

    凌语芊再抽一口气,峨眉蹙起,细细的汗珠布满了两鬓,贝齿再度深陷在樱唇上,脑海随之涌上之前刚与他重逢时他出其不意地直接伸手进入侵犯她的情景。

    一秒,两秒,三秒,四秒,五秒……

    凌语芊感觉自己像在经历着人生中最漫长最痛苦的时期,也是最考验她忍耐力的时期,她往后高仰起了头,甚至闭上眼,不让自己眼泪淌流。

    真的要继续吗?再继续下去,结果必然是……必然是堕入万丈深渊,死无葬身之地!

    贺煜,你有没有在看?你有没有很生气,气得直想把我捏成碎片?

    对不起,我也恨不得将自己掐死,只要,我的牙齿稍微偏移一下,用力地咬在舌头上,我便能解脱,去另一个世界找你,然而,我做不到这样!贺煜,为什么我做不到?你知道为什么的吗?你能告诉我原因吗?贺煜,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本是闭着眼,凌语芊却似乎看到贺煜出现在她面前,他俊颜阴霾,目光森冷,怒不可遏地瞪着她。

    绝望的泪水,于是再也抑制不止,最终还是自她眼角溢了出来。

    对不起,贺煜,对不起,对不起……

    眼泪不断地流,她眼皮闭得越紧,一声声忏悔,也在内心深处响个不停。

    欲一望的巅峰,情潮沸腾,烈烈狂烧,眼见一场肉一体交缠即将爆发,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滚烫的空气赫然响起了一声特别的呼唤。

    “妈咪,你还没洗漱好吗?熠叔叔,你是否也还在里面?你们为什么要关着门,妈咪,熠叔叔……”

    是琰琰!

    凌语芊紧闭的双眼立即睁开来,被压在洗手台上的身体本能地想站起。贺煜同样是迫不及待地站直身躯,健步如飞走过去就把门给打开了。

    只见凌语芊,衣衫不整酥胸半露,满面情潮红若桃花,极尽妩媚,极尽妖娆。贺煜则眸色幽暗深黑,呼吸粗促,此情此景让人一看便知怎么一回事,就连不谙世事的琰琰,也不由怔了一怔,睁着困惑不解的大眼睛,冲他们来回瞅了几下,天真无邪地问,“熠叔叔,妈咪,你们在干嘛呢?”

    在干嘛?在干嘛……

    凌语芊这才晓得拉拢好敞开的衣服,脸色更加羞红了。

    贺煜却是咽了咽口水,飞速平缓一下心情,微微笑道,“你妈咪衣服扣子结在一起,叔叔正帮她呢。”

    呃……这应变能力果然强大,这样的理由亏他都想得出!

    凌语芊忍住给他白眼的冲动,对他视若无睹,纤细的身子慢慢朝琰琰走近,纷乱心情也逐渐调整了过来,对琰琰柔声说道,“妈咪会用最快的速度刷完牙洗完脸,你……和叔叔先出去。”

    琰琰继续目不转睛地注视凌语芊数秒,随即点点头,视线重返贺煜那。

    贺煜高深莫测地略作沉吟后,便也伸出手,拉住琰琰,走了出去。

    小小的洗浴室瞬间安静了下来,某种特别的气息依然萦绕未退着,使得凌语芊不由自主又想起方才的某些画面,凝重的神色跟着在绝色的容颜上呈现而出。

    刚才……刚才要不是琰琰突然出现,接下来自己会不会真的和他那样子了?紧要关头,自己还能否继续忍住抵抗,为某种意图而彻底背叛了贺煜?

    她不知道,她竟然不知道!

    看来,自己注定要走上这条路了?注定要对他献身?毕竟,琰琰不可能每次都能适时出现,这次无法继续,还有下次,下下次,最终,还是逃不过被他压在身下、正式成为他的女人的命运?

    她不敢再想下去,不愿意再想下去,头突然间疼得厉害,好像就要爆炸了似的!

    喇——兹!

    她迅速扭开水龙头,用手掬水使劲洒向自己的脸庞,不仅脸儿湿了,头发也湿了,脖子部分同样水滴淋淋。

    时间又是过去十分钟后,她才洗漱干净,踏进饭厅。

    琰琰已经吃得差不多,贺煜也心不在焉地品尝着,见她总算出现,眸色再起复杂。

    琰琰从椅子上跳了下来,拉住凌语芊往他旁边那张椅靠近,奶声奶气地道,“妈咪,快坐下,这些早餐都是你最爱吃的,是熠叔叔精心炮制,当然,我也有帮忙。”

    凌语芊微抿一下樱唇,淡淡地笑了笑,坐下之后先喝半杯温开水清清肠胃,接着开始进食。

    琰琰也继续享用,倒是贺煜,一直若有所思地瞅着凌语芊,待她吃饱停止,吩咐琰琰,“琰琰,你去客厅看会电视?叔叔有事和你妈咪谈谈。”

    琰琰愣然,很想问谈的是什么事,但终究没问出口,只匆匆看了一眼凌语芊,便也乖乖地朝贺煜应一声好,滑下椅子,走开了。

    整个空间,就此安静了下来,凌语芊蹙眉,红唇轻咬,心头抑不止的发颤,为自己和他再度独处感到不安和无措,为他要和自己谈什么而揣摩不已,同时,还默默祈祷他赶紧开口。

    然而,就此等了很久还是听不见他的声音后,她于是转身,准备离开。

    賀煜见状,总算站了起来,长臂一挥就把她拉住了。

    凌语芊顿如触电,娇喝出声,“不准碰我!”

    邪魅的唇角兴味地勾了一下,賀煜下意识地松开手,目光的火热程度却丝毫不减,定定望着她,直到她又是等得心焦极致之际,终于发话。

    “昨晚你去找我有什么事吗?”

    一听这问话,凌语芊即时抬起头,错愕。

    “那么晚去找我,是不是有很重要的事?现在可以跟我说了吧?”贺煜接着问,表情更加认真。

    凌语芊则再沉吟片刻,便也开门见山地道出来,“你并没有真的辞掉检察官的工作?ACE中国地区负责人只是一个幌子,实则你另有任务,你的任务是把尚弘历等人送进监牢?”

    呃……

    这下,轮到贺煜怔愣,他根本想不到,她要说的是这些,可,她是如何知道的?莫非尚弘历已查到,顺便告诉她?

    “骗子!”蓦然,凌语芊发出一声怒斥,俏脸蒙上一层薄怒。

    贺煜定一定神,下意识地问,“谁告诉你的?”

    “你别管谁告诉我,你先回答我是不是?”凌语芊怒火渐大,直瞅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