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424 深夜,诱—惑

424 深夜,诱—惑

    电话那端的人,其实是尚东杰,他放下手机后,刻不容缓地来到父亲尚弘历的卧室,只见那儿已有一个人在,他的亲大姐——尚若欣。

    “这么晚了?还没睡?”尚若欣对他这个大弟弟也是颇为疼爱的。

    尚东杰轻轻一颌首,走近望着尚弘历,直截了当地说明来意,“爸,我想凌语芊已经决定采纳你的计划,刚才,她在成人用品店买了春药。”

    如此消息,霎时震动了尚弘历和尚若欣,尚若欣更是迫不及待地问了出来,“你说真的?你怎么知道?”

    迎着她急切的困惑,又看了看父亲眼里的等待,尚东杰便也如实说出自己安排人跟踪尚东瑞和凌语芊的事。

    尚弘历与尚若欣听后,又是一阵惊诧和心悸,但也没对他这样擅自安排追究,而是注意力都集中在凌语芊的这个意外大举动上。

    她买春药?买来做什么?色诱贺熠用的吗?又或者……

    “谁说她买春药就是为了色诱贺熠,照我说,我是为跟其他男子欢好而准备的。或者,是为了色诱咱们东瑞吧!对了,东瑞上午在爸的办公室不是说过要替她扛下一切罪刑吗?说不定她把点子转移到了东瑞身上。”尚若欣终于开口,依然对凌语芊偏见十足,想法并没有跟尚东杰的一样。

    尚东杰不禁翻了翻白眼,辩驳,“不可能,王塑不是说过她对贺煜的爱忠贞不渝,再也没理会其他男人吗?故我觉得,她买春药是避免自己在色诱贺熠的过程中临阵退缩。吃了春药,她想逃脱都身不由己的。”

    “忠贞不渝?我呸!她会忠贞不渝?她骨子里就是个婊子,仗着自己有副好皮囊,到处勾搭男人,那个褚飞不就被她迷得团团转,与她一起利用欺骗我家琳琳……”

    “大姐,我希望你先放下偏见,现在不是追究这些过往的时候,我们应该理智可观地分析情况!”尚东杰也继续无奈地提醒一声,随即看往尚弘历,寻求帮忙,“爸,你觉得呢?你有什么看法?”

    尚弘历虽一直静默不语,深邃的眸瞳却是波光闪烁不断的,说明他一直都在思索,此刻,便也缓缓回道,“我赞同你的看法。”

    尚东杰即时为之一振,严肃的面容绽出一抹喜悦来,更加自信地道,“她今天上午说明天会给爸答复,待她真正给出答案,我们就趁热打铁,让她尽快行动,免得夜长梦多。对了爸,褚飞那小子不是跟她住在一起吗?我们可以利用他来监督凌语芊,那小子是真心为了凌语芊好,我们尽量把情况说得严重一些,务必让他在这件事上听从我们的安排,这有利于促进计划的顺利完成。”

    “嗯,你这个办法可行。”尚弘历又是赞许,渐渐地眼中忽然多出一份惆怅,歉意一叹,“东杰,爸对不起你。”

    尚东杰愣了愣,体贴地应,“没事,既然这是爸为我选定的路,我会诚心接受。我的生命是爸赋予的,爸有权支配和安排,再说我知道爸会尽力保护我们,咱们这不正有转机了!”

    尚弘历又是欣慰地点点头,接着转看向尚若欣,“若欣,你呢?”

    “我的想法和东杰一样,我没有怨爸爸。”尚若欣毫无犹豫地回话,同时不忘替她最疼爱的么弟说好话,“爸,其实东瑞也很敬重您的,只是,忽然知道这些情况,他难免一时接受不了,这也正说明了他对爸的期待很大,他一直希望我们大家都能平安无事地生活下去的。今天的事,大概是老天爷冥冥中对我们的安排,假如情况真如你们说的,凌语芊买春药是决定色诱贺熠,那就证明,她妥协,东瑞起着很大作用。”

    尚弘历没再吭声,但心里已经赞同了女儿的话,确实,这是老天爷给尚家的机会,故他得好好把握和珍惜,要更坚定和尽力地去化险为夷,让尚家继续屹立不倒,安然无恙!

    眼中疼爱不减,尚弘历再分别看了一眼面前这对懂事的儿女,吩咐他们都先退下休息,然后自己也上床,等待明天的到来。

    凌语芊那边,她回到家时,褚飞正在客厅看电视。

    “凌姐回来了?肚子饿不饿?要不要我为你煮点宵夜?今晚好像没喝酒哦?”他立刻迎了过来,语气轻快地道。

    凌语芊刚换好鞋,听罢不由怔了怔,很快便也若无其事地道,“嗯,今天这个客人带妻子一起,我们都以茶代酒了。”

    说着,人已经来到客厅,将手袋往沙发一放,环视一下四周,又道,“我不饿,晚餐还没消化呢,对了,琰琰今晚没给你添麻烦吧?”

    “没有,小家伙吃完饭洗完澡玩一会就睡了,大概知道我刚出院,挺乖的。”

    确实,小家伙某些方面很懂事,每次她说有应酬将迟归,他都不会中途打电话找她,而是自己乖乖就寝。

    想罢,凌语芊就恨不得马上见到她的心肝宝贝,于是对褚飞说一句“你早点休息”,事不宜迟踏进卧室。

    小家伙果然睡得香甜,本就天真无邪的一张脸儿,睡着之后更是无比的柔软和生嫩,让人舍不得移开视线。

    琰琰,妈咪的小宝贝,有你在妈咪身边,真好!

    她伸出手,准备轻抚上他稚嫩的脸,不料他刚好发出梦呓。

    “鲜榨玉米汁,椰奶西米露,火腿煎太阳蛋,熠叔叔,琰琰都要哦……”

    敢情,小家伙在做着美梦?正梦到昨天吃早餐的情景?

    凌语芊呼吸倏忽一屏,手指就那样僵在了琰琰的脸侧,少顷,缓缓垂下,人也跟着从床上站起来,走到窗户那。

    满腹思忖,心不在焉,她出神地看着外面,直到身上渐起凉意,才停止,拿睡衣去洗澡,洗完后,终于就寝。

    翌日,她很迟才起床,而且,患上轻微的感冒了!

    头很痛,刺辣刺辣的,身体也很热,估计是昨天外出一天,夜晚又去了后海,回来还在窗口吹了很久的风,着凉了吧!

    早就起床且自个儿洗漱完毕的琰琰,见凌语芊还在被窝里缩着,不由过来喊,“妈咪起床了,再不起床上班要迟到了哦。”

    起床?上班?是啊,今天要给尚弘历答复的,可是……很累,她不想动,她动不了。

    “妈咪……妈咪你怎么了?你今天要当小懒猪吗?”得不到回应,琰琰伸手去碰凌语芊露在被子外的肩膀,正好触到她的脖子,被那不寻常的热度吓到,“好烫,妈咪你没事吧?”

    凌语芊缓缓睁开眼,翻了一个身,睡眼惺忪望着他,手指慢慢抚摸上他布满担忧的脸儿,安抚出声,“小宝贝,别担心,妈咪没事,妈咪只是……有点感冒了。”

    感冒了?小家伙一听,更加惊恐,这就转身朝门外跑去,伴随着焦急的呐喊,“褚飞舅舅,你快来看看,妈咪感冒了。”

    话音刚落,一个高大的人影迅速奔至,正是褚飞。

    凌语芊已经弯腰坐起来,对同样满面关切的褚飞说道,“我没事,有点累而已,你帮我冲点感冒冲剂吃吃就行了。”

    褚飞先伸手在她额头摸一摸,随即对她点点头,出去一会再回来时,端着一杯冲剂,还有温度计。

    38度,还好不是很高,应该暂时不用去医院。

    在褚飞和琰琰的注视中,凌语芊乖乖吃了药。

    “今天你先别上班了,在家好好休息一下吧。”褚飞边接过杯子,边提议。

    “我也不去上课了,我留在家看着妈咪。”小琰琰跟着道,嗓音明明很稚嫩,样子却像个大人。

    凌语芊略略失笑了下,“妈咪没事,妈咪懂得照顾自己,再说有褚飞舅舅在呢,你还是如常去幼儿园吧,今天就由舅舅带你去了。”

    “不错,舅舅会照顾妈咪的,琰琰不用担心,对了,舅舅已经弄好早餐,琰琰吃完,舅舅送你上学。”褚飞附和着,话毕又看向凌语芊,“对了凌姐,要不要我帮你请假?”

    凌语芊稍顿,婉拒,“不用了,我自己打电话给王塑吧。”

    褚飞便不勉强,叫她再躺一会,他则带琰琰出去了。

    凌语芊先是稍稍沉思一下,随即拿来手机,翻到王塑的号码,但停顿两秒后,又越过,打给了尚弘历。

    看到她的来电显示,尚弘历略觉意外,难得先发话,迟疑地叫了一声,“小凌?”

    凌语芊甚是平静,声无波澜地道,“那件事,我同意按你的计划去做,不过,今天我想请一天假。”

    尚弘历先是被开头半句话激动得满怀澎湃,许久,才发现她声音有点不同往常,又听她想请假,不由问道,“你怎么了?”

    他这是在关心她的身体吗?又或者,担心她有变故?凌语芊并没如实告诉他请假的真正原因,只淡淡地应,“我没事,后天我回公司,咱们再谈接下来怎么走。”

    “哦,那行。其实,也没什么大动作,还是像上次跟你说的那样,你先跟贺熠确立好关系,你……你懂的。”

    嗯,她懂,他意思不就是说,让她尽快去跟贺熠发生关系嘛!她没有对他确切应答,继续轻声淡气地说出一句“那先这样”,结束通话。

    放下手机,她不知所思沿着整个房间环视了一遍,随即下床,走到梳妆台那,缓缓坐下时,拉开了抽屉,拿起了昨晚买回来的“魅香”。

    “这是魅香,服用后可以大大刺激人体对性爱的需求和渴望,性爱的过程会表现得格外热切狂野,是增加爱侣之间的感情的必备良药……”

    脑海里,逐渐闪出了店员跟她说过的这番话,呆呆地看着它,她脑子一片混乱,直到身侧传来一阵脚步声,才回过神来。

    是褚飞和琰琰。

    美目即时闪过一抹慌乱,凌语芊急忙将“魅香”塞进抽屉,且迅速关上抽屉。

    “凌姐,你咋跑到梳妆台来了?你身体不适,应该躺着好好休息。”褚飞已经发现这个细节,关切又疑惑地问着。

    “没……没什么。”凌语芊结结巴巴地掩饰,转开话题,“你们都吃完早餐了?”

    “嗯,吃完了,舅舅说先来跟妈咪辞别,然后送我去幼儿园。”琰琰马上接话,人已来到她的面前。

    凌语芊一扬唇角,在他小脑袋瓜宠溺慈爱地抚摸一把,继而抬起脸,看向褚飞,感激道,“那麻烦你了。”

    褚飞黑眸继续微微闪烁了下,仍对刚才的画面有所不解,但也没再追问,温柔依旧,“有粥在锅里,等下你去吃,我送琰琰到园就立刻回来。”

    “一路小心。”凌语芊颌首,视线又回到琰琰身上,“琰琰,再见。”

    “妈咪再见!”

    然后,两人出了门。

    凌语芊发了一会呆,又自个冲一包感冒冲剂服下,随后回床里躺下,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这一觉,直到傍晚才醒。

    褚飞回来了,琰琰也回来了,饭也做好了,他们正打算把她叫醒吃饭。

    “妈咪,你觉得好些了吗?”琰琰迫不及待地询问,小家伙真够贴心。

    凌语芊点头,清润的嗓音果然已不似早上的无力和沉闷,“嗯,妈咪好多了,谢谢琰琰的关心。”

    说罢,看向褚飞,却猛然发现褚飞的表情有点古怪,他的样子不再似早上只有关切,而是多了一份……诡异?

    不,她不应该用这样的字眼形容他的,估计是自己睡了一天,神思混乱导致产生了错觉,凌语芊不禁在心中这样安慰自己,这时,褚飞也开口了,跟她说,今天见她一直在睡,于是没叫她。

    他的样子,已恢复如常,凌语芊不由更肯定自己刚才想多了,于是甩开思绪,与他聊谈开来。

    虽然凌语芊的轻感冒已经好了很多,但考虑到最近流感传播得极为厉害,安全起见,褚飞提议今晚就由琰琰跟他睡一晚。

    小家伙可不乐意了,拍拍胸膛说自己不怕,自己很强壮,才不会让细菌入侵,还说妈咪生病了,正是脆弱时期,更需要他在身边陪伴。

    凌语芊和褚飞不禁都被他逗笑了,凌语芊还感动满怀,可最终,还是劝他跟褚飞睡,结果他也乖乖依从。

    白天睡了一天,以致夜晚精神得很,九点多了,夜深人静,凌语芊却毫无睡意,窝在飘窗那玩着手机,玩着玩着,屏幕被她调到通讯录,停在某个人名上。

    打自昨天早上他离开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连以往每天都会跟琰琰至少通话一次的惯例也打破了,他生气了吗?可是,他有什么资格生气?是他自己挑起欲火,是他把她便宜都占了,他还生气什么?

    瞬时间,她真想将他的号码从她手机删除,但她又清楚自己不能这样做,自己非但不能不理他,甚至还得主动跟他示好,而且,要尽快!

    闭了闭眼,做出一个深呼吸,凌语芊手指轻轻一点,对准他的名字按下拨出键。

    嘀——嘀——

    很多声响过了,却没有接听的迹象,最后,传到凌语芊耳际的是:你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这一霎,凌语芊既感到羞恼,又觉得憋闷,且还有点儿担心,是的,在她已经没有退路,决定遵照尚弘历的计划去做之后,她担心贺熠不再理他,导致她的计划无法进行下去!

    凌语芊,别担心,兴许他刚好走开了,对了,洗澡,他应该在洗澡,那就迟点再打一次吧。

    在心里这么默默安慰着自己,凌语芊沉闷复杂的心略微舒展了一下,就在五分钟过后,她手机响了,正是他打来,看来,刚才她真的想多了,他并没有故意不接电话,而是确实走开了?!

    心头悄然涌上一抹喜悦,她刻不容缓地按下接听键。

    “你找我?”正是他的声音,低沉而醇厚,很好听。

    凌语芊极力平复着自己莫名的激昂,讷讷地道,“你……你现在在哪?”

    “在家。”

    “那……我想去找你,方便吗?”

    他没有再回话!电话中,只剩下了电流声。

    他……这算什么嘛,可恶!凌语芊另一只手顿时撺紧起来,但还是极力忍着,继续平声静气地问,“喂,你……你听到我的话吗?”

    “有什么事?”他总算回复,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凌语芊咬了咬唇,是啊,她去找他有什么事?其实,连她自己也不清楚,只是忽然产生了这种想法,觉得既然要实行计划,那就应该先做点事吧,所以,她就这样打算了。

    “你来吧,我在家等你。”他又道。

    凌语芊定了定神,紧绷的心本能地松了一下,又是讷讷地回了一句“嗯”,缓缓挂断电话。

    她跳下床,跑到衣柜那,翻来翻去挑了一件淡紫色的裙子,待她换好,透过梳妆台的镜子看到自己的影子时,整个人不由得怔了一怔。

    去见的人是他而已,她为何挑选了最喜爱的衣服,还化了淡妆,她,她这是怎么了?

    自己处于什么心态,她想不透,也不愿意去想,或许,她接下来所做的事都已经不是常理能解释,也无需去深入细想的,因为一旦深入细想,一切恐怕都无法进行,都会瓦解!

    所以,明知自己的举动不寻常,她却强迫自己别去在意,闭上眼,把一切淡忘于脑后,急匆匆地从梳妆台前走开,准备出门。

    正好这时,敲门声响起,伴随着褚飞的轻声呼唤,“凌姐,你睡了吗?还没睡的话不如把药吃了,这样明天起来就应该彻底没事了。”

    心头微颤着,凌语芊终还是走过去,把门打开。

    褚飞首先怔了怔,迟疑地问,“你……你要出去?”

    “嗯,有个朋友约了见面,我去一趟。”

    褚飞听罢,一副明白过来的样子,略微举了一下手中的碗,继续关切地说道,“那你先把药吃了吧,已经冲好了的。”

    凌语芊便也不觉有异,面带感激地接住,一口气喝掉。

    褚飞边取走空碗,边叮嘱她路上小心。

    “我会的,你早点休息,有事给我打电话。”凌语芊继续感激地笑了笑,在他的相送之下,离开了家门。

    用了将近25分钟,她抵达目的地,站在大门口,内心禁不住的惊慌,就连按门铃也是断断续续的。

    不久,紧闭的大门在她眼前缓缓敞开,露出那抹熟悉的人影来,她顿时更觉慌乱了。

    贺煜则即时皱起了眉头,为她这身打扮!

    以往见她,无论是在外面还是家中,她都很少化妆,今晚的妆容,虽然很淡,但毕竟还是化过的,他不禁怀疑,她是不是刚去参加过别的约会?

    “你……不请我进去吗?”久久僵持让凌语芊很不自在,下意识地说出一句,说完又马上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声自己笨蛋。本是打算打破僵局的,她却把电视里男人勾搭女人的台词用上了。

    就在她懊恼羞愧期间,贺煜那本是搁在门上的大手缓缓地放了下来,凌语芊于是趁机冲进去,直接在沙发那坐下。

    贺煜关好门,跟上,站在她的跟前,俯视着她。

    凌语芊先是仰头与他对望数秒,随着他眼神越发炽热和犀利,她急忙别开脸回避,却发觉,自己心里那股不自在非但没有减退消除,反而越来越深,她觉得自己很热,就像一团烈火顺着全身上下燃烧起来了似的。

    难道他在家中开了暖炉?可今天的气温有将近15度呢。

    对于她的异常,贺煜也已觉察到,瞧着她略微泛红的小脸,不由关切地问了一句,“你没事吧?面色似乎不大好?”

    “没……没事。”凌语芊本能地回答,却无法控制嗓音里的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