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426 目垂过了,该结婚了——

426 目垂过了,该结婚了——

    呃……

    “妈咪,你就打了好不好,李浩说这个周末在XX广场举行哆啦a梦展,那是全世界巡回展,只在北京举行六天,机会可难得的,同学们都会跟爸爸妈妈去,所以我也要熠叔叔带我去,大家还说好到时交换相片的。”小家伙站了起来,抓住凌语芊的手臂不断地摇晃,渴望的样子煞是惹人生怜。

    凌语芊整颗心都要揪在一起了,然而,她无法答应他,此时此刻她根本不想和那大色狼说话,更不可能邀请他陪她和琰琰去看什么展览。 

    就在此时,房门正好再次被推开,褚飞走了进来,见她们母子俩一个满面央求,一个满面为难,不由困惑地问怎么回事。

    “这周末在XX广场有个哆啦A梦展览活动,琰琰班里很多小朋友都会跟随爸爸妈妈去,琰琰于是想叫贺熠陪同,但贺熠说没空,琰琰于是不高兴了。”凌语芊避重就轻,给出解释。

    琰琰则迅速放开凌语芊的手,改为恳求褚飞,“褚飞舅舅,你帮琰琰叫妈咪约熠叔叔带琰琰去吧,妈咪是熠叔叔最爱的女人,妈咪开口的话,熠叔叔就算工作再忙也会答应的。”

    噢!

    褚飞先是为琰琰这番成熟世故的话语钦佩一番,随即又继续不解地看向凌语芊,用眼神问她为啥不答应琰琰的请求,因为琰琰说得挺有道理。

    凌语芊避开他的注视,不吭声。

    褚飞稍作沉吟,便也哄着琰琰,“既然熠叔叔没空,那舅舅陪你去。”

    “不要!我要熠叔叔!同学们都是爸爸妈妈带着一块去,你是舅舅呢!”

    呃……那啥贺熠,也不是爸爸呀,你都叫了——是熠叔叔呢!说起来,舅舅比叔叔更亲呢!

    得不到褚飞的支持和帮助,琰琰重返凌语芊面前,继续苦苦哀求,样子越来越可怜,结果,凌语芊唯有答应他,“好吧,妈咪试试,不过妈咪想明天再打给。”

    小家伙先是兴奋,紧接着又皱眉,“为什么?现在时间还早,熠叔叔还没睡的。”

    “呃……”

    “怎么了?妈咪该不会是骗琰琰吧?妈咪根本就没想过帮琰琰约他?”小家伙既敏感,又聪颖,说着又要哭了。

    幸亏褚飞脑子转得快,马上解释出来,“妈咪当然不会骗琰琰,是你妈咪觉得,你刚刚打过电话给熠叔叔,他说了没空,你妈咪要是立刻打过去,就算他想接受也不好意思答应呀,因而,为了大家都不为难,明天打最好,那样给他一天时间,他可以说时间表突然改变了,这样是不是很好?”

    如此解释,实在合理,不但琰琰信服了,凌语芊也急忙对褚飞投以感激钦佩的一瞥。

    梦想得到满足,小家伙总算肯睡觉,临睡前不忘提醒凌语芊也早点休息,这样明天好早点起来打电话给“熠叔叔”。

    褚飞唯有先行告退。

    凌语芊在琰琰的要求下一块躺下,还应他要求闭上眼,直到耳边传来浅浅的打呼声,她才慢慢睁开,看着小家伙恬淡纯真的睡颜,她也百般怜爱和满足,不过,看着看着,她脑海开始浮起一个酷似的人影来。

    因为不敢面对,因为害怕被嘲笑鄙夷,今天她一直强迫自己没想贺煜,无奈有些事终究避免不了,此刻夜深人静,看着她与贺煜的爱情结晶,看着琰琰这张越来越像贺煜的面容,她再也忍不住了。

    幸得,她的心情已经不似早上那么剧烈,脑海闪现的不再是他对她的鄙夷跟讽刺,当然,心头始终感觉很沉重,很憋闷,她便放开琰琰,小心翼翼地下了床,走出卧室,到阳台喝酒。

    不一会,褚飞也出来了,敢情他是算准了她会出来借酒消愁?

    不像以往那样劝她别喝,他手里也带着一只酒杯,直接举到她的面前。

    凌语芊一愣,随即端起酒瓶,给他倒了半杯。

    褚飞先是静静轻尝几口,而后若有所思地注视着她,沉吟道,“如今琰琰不在,你可以把实际情况跟我说了吧?”

    凌语芊霎时又是怔了怔,并没立刻照做。

    “昨晚的事,应该没有预期中顺利,你和贺熠之间发生了问题?是不是?”褚飞接着问,将酒杯往栏杆一放,大手按在凌语芊的皓腕上,嗓音略微急切起来,“凌姐,求求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都等了一天了,你根本想像不到今天这一整天我是怎么度过的,我很担心你,真的很担心你!”

    “褚飞……”

    “有些事,或许你觉得难言,但你要清楚,我不是外人,我是……是你弟弟,是最值得你依赖和信赖的人啊!”

    他不是外人,他是她的弟弟,是最值得她依赖信赖的人……他说的都没错,然而……她还是不能坦白。

    “过两天吧,到时我再告诉你,都告诉你。”

    对于她的固执,褚飞沮丧不已,不由提醒了一声,“过两天?你……就算今晚不跟我说,明天也得跟尚弘历说的。”

    听及此,凌语芊本是淡然的脸庞,瞬间绷紧起来,是啊,她怎么忘了,昨晚的事褚飞肯定已跟尚弘历汇报了的。

    静静瞅着她,褚飞内心逐渐泛起一丝内疚,支支吾吾道,“凌姐,对……对不起。”

    凌语芊定神,快速甩去某种思绪,若无其事地朝他举起了酒杯,“来,喝酒吧,明天的事明天再说。”

    褚飞错愕,但也慢慢举起杯子,心事重重地喝了起来。

    翌日,如褚飞所言,尚弘历马上就找凌语芊了,在场的还有尚弘历的大儿子尚东杰。

    对褚飞,凌语芊尚能推搪过去,可在尚弘历面前,在他们父子俩仿佛审判官似的盯着她时,她是再也无法保持沉默了。

    不过,她该说什么?她有什么可以说的?其实,昨晚听褚飞提及后,她有在想今天应该如何应对尚弘历的提问,可惜就是拿不定主意。

    “怎么不说话呢?难道出了什么意外?”见她一个劲地愣着,尚弘历不禁催促了一句。

    迎着他犀利复杂的双眼,凌语芊再踌躇了数秒,心一横,撒谎道,“情况如你所料,他答应了以后都听我的话。”

    尚弘历听闻,即时欢呼而起,“哦?真的?哈哈,太好了,果然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小凌啊,你果然没令我失望!”

    尚东杰也笑脸顿露,眼神还颇为深意地瞄着凌语芊,由头到脚把她打量了一遍。

    凌语芊讷讷地笑了笑,留意到尚东杰诡异古怪的注视,心里顿生一股不舒服,但也没表现出来。

    就在此时,处理完工作上急事的王塑也来了,见尚弘历和尚东杰一脸高兴状,心中于是略知一二,却还是故作惊喜地问,“老板,是不是有好消息?”

    尚弘历语气雀跃,不假思索地回道,“嗯,是有好消息!小凌不负众望,顺利完成任务了,而且,达到了我们想要的目的。”

    “真的?那太好了!”王塑更加狂喜,看向凌语芊,满腹欣慰和感激。

    凌语芊又是抿了抿唇,视线重返尚弘历那,低声反问,“那我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接下来啊,当然是照你说的,与他结婚,用最快的速度让你冠上他的姓,这样他就彻底不会弃你不顾了!”

    一听,凌语芊面色猛然一僵,呆愣住。

    “怎么了?别告诉我你没把握吧?呵呵,你别担心,你要相信自己的魅力,这对你来说并非难事,对贺熠来说,也不是不可行的。”

    “老板说的没错,既然你们已经那个,他又那么爱你,结婚也挺正常,对你和琰琰都好。”王塑附和着,出于为她着想,也为整个计划着想。

    “结婚之后呢?关于整个计划到底怎样安排,你能否一次性告诉我?”凌语芊便也顺势追问下去。

    可惜,尚弘历还是不肯实说,推搪道,“你别急,一步步来,先想办法让他和你结婚,这一步还没完成,后面的说再多也没用,反而会干扰到你的行动呢。”

    确实,这一步还不能确保完成,其他的想太多又有何用?凌语芊沉思片刻,轻轻地哦了一声,准备告辞。

    尚弘历不挽留她,临别前,不忘再给她一记赞许的神色,王塑于是送她出去。

    尚东杰则迫不及待地朝尚弘历问出一件事,“爸,咱们不是说好原始计划是让她想办法拿到贺熠保存在电脑里面的资料,来个篡改安插,将贺熠拖下水,使他不得不与我们站在统一战线上吗,咋又改成叫凌语芊与贺熠结婚了?”

    送走凌语芊、折返回来的王塑也对尚弘历露出略略不解之色。

    尚弘历来回瞅了他们一眼,并不隐瞒,娓娓答道,“贺熠不是寻常人,虽然他答应了以后都听小凌的话,但男人嘛,在床上的话又有多少是发出真心、是可靠的!所以,让小凌和他结婚才是真正的保障。否则,我们轻易就走第二步计划,万一贺熠非真心,发现了之后,我们等于前功尽废。”

    原来如此!

    “另外,小凌是个怎样的女子,我们也都清楚,前晚的计划本就出乎她的意外,谁能保证没有褚飞的推波助澜她会否真的那样,只有她和贺熠登记结婚了,那也才代表她彻底放下贺煜,接下来的计划才能真正圆满成功。”

    中国那句老话说的当真不错,姜,还是老的辣,尚弘历不愧是在商海中打滚多年,阅历和想法都比年轻一辈胜出一筹,想东西,更加的周全和稳妥。

    尚东杰心服口服,不再有疑惑,王塑也沉默不语,脑海充斥着凌语芊楚楚动人、美丽恬淡的容颜,心里头,百味云集。

    从尚弘历的办公室出来后,凌语芊没回自己的办公室,而是直接上到天台来,看着四周围各形各态的景致,她毫无欣赏之心,思绪尽集中在刚才的话题上。

    结婚……

    这样的字眼对她来说可谓绝缘体,当时也不知道怎么鬼迷心窍,竟然跟贺熠提出这样的要求,而对于贺熠,更是不可能吧。就算他可以爱她,与她发生关系,甚至以后都听她的话,但结婚不是那么容易。结婚不再是两个人的事,而是关乎两个家庭,他的父母——她称呼为四叔四婶的人,会同意吗,会接受曾经是他们的侄儿的妻子的女人做儿媳妇吗?何况,她还带着一个琰琰!将来大家之间要怎样称呼?那根本就是乱套了!

    所以,这完全是一个荒谬的事件,自己提出这样的要求,根本就是疯子所为,其实,除了这件事,自己最近所做的一系列举动都是疯子所为,尚弘历这个色诱计划,早注定了荒谬,而自己,偏偏无所抗拒,还乖乖去照着做,就连刚才,也继续毫无拒绝。

    接下来,该如何是好?打自昨天早上开始,贺熠便再也没联系过她,接下来几时找她,还会不会找她,老实说她心中没谱,因为对这个男人,她根本摸不清,面临与他有关的,她便只能用权宜之计,心想着走一步是一步,就像昨晚答应过琰琰的事,今天起床后,小家伙立刻提醒她打电话约贺熠,她胡乱拨了一组号码,让电话显示暂时无法接通状态,然后骗琰琰说熠叔叔估计还在休息,让琰琰先去上学,她稍后再打一次,要是依然找不到会直接上公司去找贺熠,结果总算能蒙过去。

    但是,尚弘历不同琰琰,他那么老奸巨猾,不可能被她轻易蒙过去的,那她应该如何应对?难道真的要亲自找上门,再次主动地跟贺熠提?他会答应吗?占光了她便宜、然后就毫无音信的大色狼,真的会履行责任,与她登记结婚?

    烦躁,忧愁,憋屈啊!

    凌语芊紧紧抓着头发,陷入不知所措的痛苦当中,这时,一个高大的人影刚好从天台的铁门走出,直走到她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