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427那夜缠绵,除了爽,还有一一

427那夜缠绵,除了爽,还有一一

    “什么时候你也学我那样,心情不好就跑到这躲起来了?”

    是尚东瑞!

    一听这熟悉的嗓音,凌语芊脊背僵了一下,迟缓地抬起头,映入她眼帘的果然是尚东杰那张充满笑容却又难掩关切的俊容。

    “工作上有事想不通吗?要不要跟我说说,看我能否助你一臂之力。”尚东瑞继续道,依然保持着淡定和轻松的神态,其实,他内心是清楚她真正是为什么烦恼,因为刚才他去找她时,她的秘书说她被董事长叫走了,根据目前这种特殊的形势来看,父亲叫她,应该是为那件事多于工作,不过,他不想谈这方面,便刻意这样说了。

    凌语芊何尝不是不想与他面对这些特别之事,听他这么问,暗想他可能还不晓得她已失身于贺熠的消息,于是也不着痕迹地道,“一些小事而已,现在已经没事了。”

    “真的吗?确定不用我开解和帮忙?”他挑了挑眉头。

    凌语芊轻抿一下唇角,直接把话题转到他身上,“对了,你呢,你怎么也上来了?”

    “我啊……想找你,找不到,脑海忽然灵光一闪,有个声音跟我说你在天台,我就马上上来了,想不到你真的在,还占了我的地盘。”

    呵呵……

    凌语芊忍俊不禁,被他逗笑了,“找我有什么事?”

    “这个周末xx广场有个哆啦A梦展览,我记起琰琰早前提过想看,于是托朋友拿了几张票,准备陪你们去逛逛。”

    哆啦A梦展览会……

    那不正是琰琰提到的吗,想不到他也留意了,还记得琰琰喜欢这个,还托人买了票,他真有心!

    “呵呵,看你这样子是感动了哦,不枉我高价托朋友买票呢。”尚东瑞发出一声揶揄,深邃的黑眸难掩激昂,看到她感动,他还是忍不住激动欣喜的。

    凌语芊便也不否认,继续满怀感激,由衷地问,“总共花了多少钱,我给回你吧。”

    呃……

    尚东瑞布满喜悦的俊颜霎时绷了一下,故作受伤地低嚷出来,“小芊芊,你说这话太伤哥的心了,你这是要跟我划清界线吗,我记得某人跟我说过大家是好朋友,难道当时那真诚的模样是装出来逗我开心的?你太坏了。”

    哈哈

    凌语芊不禁又是咯咯一笑,打趣道,“好了,是我错了,你大人有大量,原谅我一次吧。”

    “原谅你?不是不可以,但有个条件。”

    “嗯,什么条件?”

    “什么条件?条件就是……”瞧她逐渐转为严肃的容颜,尚董瑞故意停顿一下,盯着她好几秒,扬了扬手中的门票,“你搞定琰琰,务必令他那天毫无意外、顺顺利利地跟随我们去看展览,好让这几张票花得其所!”

    噢……

    原来是这样的条件,凌语芊下意识地呼了一口气,紧绷的心舒展开来,但很快,又蛾眉深锁。她记得,小家伙是打算让其深厚崇拜的“熠叔叔”陪同前往,结果要是换成他一向不怎么看好的“海龟叔叔”,愿意吗?

    “怎么了?该不会你无法做到这个条件吧?我可记得很清楚,小家伙老早就想看的,莫非那天他另有节目了?”

    “呃。没有,不是。”凌语芊赶忙否认,回过神来,且肯定地给予回复,“行,你这条件包在我身上,我一定不让你的一片好心白白浪费的!”

    听罢,尚东瑞笑容再现,兴致勃勃地点点头,眼底下,却始终隐藏着一抹沉重的关切。

    凌语芊没有想太多,因为尚东瑞的出现,她心情好转了不少,再呆一阵子后,在尚东瑞的陪同下,离开了天台。

    接下来刚好有工作忙,她要跟其他同事合作完成,便也没再想那些烦恼事,傍晚回家,刚进门就被琰琰拉住了,又是问她有没有打过电话给“熠叔叔”,然后“熠叔叔”怎么回复。

    带他一块坐到沙发上,凌语芊目不转睛地望着他,抚摸着他的小脸,直到他再次做声,她满怀歉意地道了出来,“琰琰,对不起,妈咪没用,无法完成你委托的事,熠叔叔这周末刚好出差到国外,得下周才回来,所以……他实在抽不出时间陪你看展览。”

    轰隆!

    期盼等待了一天一夜的小家伙,一听这样的回答,犹如晴天霹雳,整个人立刻动弹不得。

    凌语芊看着,胸口不由也揪疼了一下,可除了继续哄他,她别无他法。

    温柔的掌心缓缓移至他的头顶,继续百般慈爱地摩挲着,她接着道,“不过妈咪已经找到另一个人陪咱们去,那就是同样很疼爱琰琰的东瑞叔叔,他一听是陪你,马上答应了,还说他会尽快托人把票买到。”

    “我不要海龟叔叔!他又不是熠叔叔!他跟熠叔叔哪里能比!”如她所料,小家伙没那么快接受,小家伙可是宁缺勿滥呢。

    凌语芊早有心里准备,拉住他的小手儿,继续先做劝服,“妈咪知道琰琰更喜欢熠叔叔,可他抽不出时间那也没办法呀对不对,难得东瑞叔叔这么爽快答应,咱们应该感激人家哦。”

    “可是……”

    “好了,妈咪的小宝贝,妈咪的乖宝贝,你最爱妈咪对吧,妈咪在你心目中的地位比熠叔叔还重要对吧,那妈咪陪你去才是最重要呀,还有哦,妈咪可是已经约了东瑞叔叔,既然你讨厌熠叔叔不守信用,那你也不希望妈咪做个没信用的人对不对?咱们这次就先跟东瑞叔叔去,下次再有机会再找熠叔叔补上。对了,东瑞叔叔答应过到时会把相片拍得很漂亮的哦,妈咪是大美女,东瑞叔叔是大帅哥,咱们琰琰是小帅哥,哇,我保证这相片是全班最棒的!”为了劝服这小祖宗,凌语芊不得不把这种臭美的方法也用上了。

    然而,小家伙有时候就是娇贵,一张小脸几乎皱成了苦瓜,娇嫩的小嘴依然不停发出可是可是……

    结果,凌语芊升级说服行动,抱住他,佯装很为难很可怜地各种哀求和无奈,小家伙终究是疼爱妈咪的,大约十分钟后,总算被说服了。

    凌语芊不禁抱住他,又亲又吻,心头这块大石,终得以放下来……

    其实,在这期间,还有一个人是在无止尽的憋闷中度过,甚至,比凌语芊更难熬。

    打自那天凌语芊离开后,贺煜再也没出去过,将自己关在屋子里,不停地抽烟,不停地喝酒,在烟雾缭绕中,他想起凌语芊的倩影,想起那天晚上她一览无遗地呈现在他面前的妙曼胴ti,想起她是如何脆弱地在他身下娇吟低喘,又如何大胆豪放地在他身上跳动,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神态,都充满了媚惑和激情,令他只需一想就春心荡漾。

    他恨不得再次体会这等美妙消魂的香艳享受,同时,又十分痛恨这些画面,他还是做不到不吃自己的醋!

    他甚至后悔,当时应该把持住,将她送去医院治疗,而非亲自上阵解救她,以致落得现在这般懊悔煎熬,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一切无法从头来过,再说,就算真的能够时光倒流,谁又能保证他就做得到这样?

    烦人,真他妈的烦人!原来爽过后是如此折磨,真是应了那句“有多少风流就有多少折堕!”

    哎!

    哎!

    小妖精,小魔女,你根本就是上天派来折磨我的!

    一杯红酒,又是咕噜咕噜地灌进了贺煜充满愁思的肚子里。

    就在此时,门铃忽然作响,清脆又急促,没有停下的意向,贺煜低咒一声,不得不去开门。

    站在门外的人,是他的好兄弟轩辕彻,他这才发觉,自己好像很多天没见过这个好兄弟了!

    迷离散涣的醉眼,漫不经心地瞄了瞄轩辕彻,贺煜大手从门背上抽离,然后二话不说地转身回到客厅内的沙发处。

    轩辕彻则皱着眉头,纳闷地盯他一会,随即也抬步进内,紧接着又被满室狼藉弄得更加大惑不解,一双剑眉也蹙得更紧了。

    他离开京都几天而已,好兄弟咋变成了这个样子,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修长的腿避开地面各种空酒瓶,轩辕彻走到贺煜身边坐下,斜视着贺煜不修边幅的模样,疑问脱口而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贺煜微微抬脸,布满血丝的眸子闪烁了一下,自顾拿起一根烟,点着。

    轩辕彻一脸无奈,静静看着他,许久仍得不到他的回复,不由从他手中抢走已经抽掉一半的香烟,嚷道,“瞧你这模样,肯定有事发生,且还是很严重的,得,别说好兄弟不帮忙,给你两分钟,再不说我可走了!”

    贺煜醉眼继续往上一眯,紧抿的双唇丝毫没有松开之意,看来,并不受轩辕彻的警告。

    轩辕彻气结,几乎想骂娘,但骂娘归骂娘,还是做不到就此走掉,冷硬的神情转缓,用软方针。

    “我出差这几天,总共睡不到12个小时,现在本应该好好睡一觉,但我就是他妈的鬼使神差跑过来了,你这样一个字也不说,对得住我吗?还有,瞧你这副德行,满脸胡渣子,好些天没出门了吧,伯父说他找过你,你却不见他,那件事,你真不打算救你女人了?我伯父的耐性可不是很好呢。”

    说罢,轩辕彻拿起一罐啤酒,熟稔快捷地拉开易拉罐,一鼓作气连喝几口。

    终于,贺煜不再沉默,眸色晦暗地睨着他,闷闷地道了出来,“我和她上床了。”

    什么?

    由于震惊,刚喝进嘴的一口酒,猝不及防快速冲进了轩辕彻忽然大大敞开的喉咙,结果,呛到了,好一会才喘过气来,瞅着贺煜,又是一阵子后,便也收起诧异之色,调侃出来,“那……意料之中了。你对你女人如狼似虎,我就知道始终有一天你忍不住,会爆发的。”

    说罢,又喝一口酒,准备缓缓气。

    贺煜不理他的取笑,嗓子沉闷依旧,自顾往下道,“而且,我们用了春药。”

    噗——

    这次,轩辕彻直接把酒喷了出来。

    用春药?天……

    这哥们,比他想象中还邪恶,在这方面的手段简直让他望尘莫及!

    春药耶?他可是从没用过耶!

    然而,震惊的又何止如此,贺煜接下来说的简直就是惊雷阵阵,且一波比一波强烈。

    那春药,竟然不是出自他的好兄弟,而是……凌语芊私自服用的?凌语芊,那个……美得像个纯洁天使一般的女人,出尘脱俗得像个小精灵一般的女人,会用这种东西?真是一百岁不死,都可见到匪夷所思的奇闻!

    “那当时岂不是很刺激?你岂不是爽到极点了?”注意力立刻被转开,轩辕彻不禁兴致勃勃地发出一声喝彩。

    这看在贺煜眼中,尽是猥琐,心头莫名一恼,抓起散落桌面的花生米,毫不客气地塞进他那讨厌的大嘴巴中。

    轩辕彻猝不及防,立刻中招,一张嘴鼓得像只青蛙,整个脸都涨红了,急匆匆地将花生米吐出,先是恼怒地瞪了贺煜一眼,随即委屈而不满地抱怨,“呵呵,老兄你又吃醋了?可是,你吃醋也不用迁怒到我身上来吧,你想噎死我吗。”

    “吃醋是一回事,还有另一件更让我愤怒的!”贺煜于是也坦白解释,抽了一张纸巾,递给他。

    轩辕彻接过,边擦边盯着贺煜,突然脑海灵光一闪,惊呼而出,“我知道了!我终于明白尚弘历那只老狐狸想做什么了!美人计,他想利用凌语芊来勾引你,好让你站在他那边,听他差遣!”

    美——人——计?!

    小女人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勾引他?!

    其实,这样的念头,贺煜并非没想到,早在那天凌语芊走后,他静下心来,窝在家中苦苦冥思了大半天后,脑海逐渐有了些许头绪,可又马上被他否决,一直被他忽略和否定,只因他无法接受这样的真相!

    大家说好,身心都永远属于彼此的,但她呢,竟然听从尚弘历那老狐狸的安排,采用这样的鬼计划,为了让计划顺利进行,为了成功勾引他,还不惜用春药?她咋变得这么贱!

    不错,她根本就是贱!

    他一直不想用这个字眼,他恨这个字眼,他恨她与这个字眼牵连在一起!曾经,关于她的流言蜚语,他选择相信她,然而这次的事,他亲自体验了,再也做不到忽视,信任她的心,动摇了!

    瞧着贺煜面色越来越难看,暴风雨几乎来临的样子,轩辕彻急忙伸出手,环住他的肩膀,做出劝解,“好了,冷静,冷静,别冲动,有什么事咱们好好分析,好好解决。”

    “解决?怎么解决?解决个屁!”狂怒的吼叫掀然而起,贺煜全身肌肉都在震动颤抖。

    轩辕彻又是一惊,加大力度把他搂紧,继续安抚道,“会有的,会有办法的。这期间,说不定有隐情呢,你要谅解,她只是一个小女人,扯上这种事,她根本就不知所措。”

    “我说过会帮她,我还跟她讲过一旦有什么消息就告诉我,可她没有,她根本就不信我!我是她老公,有谁比我还值得她依靠和信任的。”

    “嗯,不错,你是她老公,但老兄,别忘了她是不知道的,在她看来,你只是贺熠,只是一个曾经喜爱过她,可时隔多年,她无法确定你是否依然深爱她,足以背叛你的职业!”轩辕彻喘了喘气,趁机大动头脑思量继续能开解贺煜的办法,“先别管她为什么会接受尚弘历的安排,但有件事可以确定,那就是,不管她变成怎样,你心里始终爱她,放不下她,还是得救她的对不,所以,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而是解决问题的时候,这件案子迫在眉睫,时间已经不多,你不能再把时间浪费在吃醋生闷气上,贺煜,我的好兄弟,你要拿出你的魄力,完成你的使命,拯救你要保护的人!”

    确实,情况不容拖延,现在要做的是解决问题,可是,怎么解决?

    “是不是觉得脑子很乱,想不到解决的办法?当然了,你醉生梦死了这么多天,能想到办法才怪!所以,第一步要走的,是你先把自己修复好,快去洗个澡,将胡子刮掉,对了,刚才我来找你的时候,小媛打过电话给我,说她有个学姐从维也纳回来,想邀请我们今晚一块吃饭,我还没答应的,不如等下我答应她吧,咱们出去走走,聊聊天,散散心,明天起来你脑子就恢复运转了。”轩辕彻边说,边搂住贺煜站起来,刻不容缓地往浴室走去。

    呵呵,想不到他总能在感情上开解到这个好兄弟,分析得条条是道,不知到时轮到自己迷茫烦恼时,这个肝胆相照的好兄弟也能否成功开解自己呢?他想,一定会的,毕竟,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嘛!

    贺煜总算进去了浴室,轩辕彻趁这空挡给倪媛媛回了电话,答应今晚会赴约,还说贺煜也去,然后,在倪媛媛激动兴奋中结束通话,开始动手帮贺煜收拾客厅,无奈现场实在太乱,他收着收着厌倦了,索性打电话回家,吩咐家里的保姆过来帮忙。

    将近半个小时后,贺煜从浴室出来,洗了头,洗了澡,连胡子也刮了,又回到了那个魅力十足的俊美男人,尽管还是不拘言笑,却丝毫不损他的迷人,毕竟,他本身就是冷酷类型的帅哥。

    时间刚好傍晚,待保姆过来把屋子收拾干净后,两人便出发直奔约会地点。

    倪媛媛选的用餐地址,是在XX广场附近的一家土耳其餐厅,环境典雅别致,充满异国风情,刚开张不久,口碑甚好,最近在网上流传得厉害,她们于是打算过来尝尝。

    与倪媛媛在一起的,就是她所说的从维也纳回来的学姐郑梦琪,据说是个富二代,比倪媛媛大一岁,外表艳丽,配上时尚优雅的打扮,吸引了不少男士的眼光,不过,素来见惯各色美女的贺煜和轩辕彻心情倒没多大波动。

    反观郑梦琪,立刻被贺煜和轩辕彻完美的外形迷住,她还胃口大开,轮流对两人抛媚眼,言语间丝毫不隐瞒对他们的有意思,压根忘了其中一个正是她的好学妹心怡的对象。

    与郑梦琪结缘,是高中时代,郑梦琪和倪媛媛有个共同爱好——弹小提琴,但倪媛媛只当这是个爱好,郑梦琪则把它作为人生奋斗的目标,高中毕业后直接去了维也纳,倪媛媛则随父亲安排,报考了军校。两人一直保持联系,从平时联系中郑梦琪得知倪媛媛交了一个男朋友,通过相片见其很有魅力,如今一回国,便迫不及待地想见真人,料不到真人比相片更俊美,更迷人,特别是那副比顶尖模特还健硕完美的身材,简直把她的魂都勾走了。

    对郑梦琪这点心思,贺煜和轩辕彻都是知道的,贺煜心情不好,直接无视她,当她透明,轩辕彻则玩味大起,趁机陪她玩玩,同时也是希望借此将郑梦琪的注意力全部集中自己身上,避免倪媛媛尴尬和不高兴。虽然不确定倪媛媛将来能否与贺煜走下去,但至少现在先别让她看出自己的“好学姐”不知廉耻,虎视眈眈着她心仪的男人。

    因此,整个气氛还是挺融洽与和谐,直至另外几个人忽然也出现在这间餐厅,才起转变。

    原来,今天也是尚东瑞和凌语芊、琰琰约好去看哆啦A梦展览的日子,看完展览后,他们也来这里吃晚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