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414 兽性又犯了

    情敌相见,格外眼红。

    贺煜一肚子的火本就未熄,此刻自然而然燃烧开来了,俊美的容颜如寒霜降临,凌厉的眸子对尚东瑞连连射出冰冷骇人之光。

    尚东瑞不甘示弱,昂首挺胸与他对视。

    时间就此过去半分钟之久,贺煜先发话,直接发出警告,“听我的话,离她远一点!”

    尚东瑞稍作沉吟,嘲弄的语气应道,“我很想知道贺总是用什么身份对我说出这话?你是我的谁?又是小芊芊的谁?”

    眼中火苗陡然烧得更亮,贺煜咬牙切齿,“凭她是我的老婆!”

    “你的老婆?哈哈,贺总,想不到你也爱做白日梦呢。”

    贺煜怔了怔,逐渐从冲动中恢复过来,语气坚定依旧,顺势道,“不错,她现在还不是,但以后,绝对是!”

    “以后?以后的事谁知道呢?照你这么推理,我也可以说她是我老婆,以后是!”尚东瑞给以回击,唇角染上了一抹炫耀的讥笑,“别忘了,刚才可是小芊芊主动叫我照顾她,由此可见她心中有我,所以……她到底会是谁的老婆,还说不准!”

    靠!

    贺煜一张俊脸更加黑沉,双手紧撺成拳,直想朝这臭家伙得意洋洋的脸庞狠狠打过去。不错,就算对手多强,他都不怕,然而一旦涉及到女人的态度,情况就不到他控制了!

    因而,与其浪费时间在这里跟这王八蛋多扯,不如回去找小女人,将她那该死的态度和想法扭转过来!

    二话不说,给尚东瑞依然洋洋得意的模样留下一记吃人的瞪视,贺煜紧绷僵持的双臂腾地放下,挥动长腿从尚东瑞身边飞速掠过,直奔医院大楼。

    尚东瑞刚走不久,凌语芊转为跟琰琰单独相处,母子俩正玩得不亦乐乎,猛然被贺煜怒气腾腾夺门而入的样子吓了吓,凌语芊想起刚才不断拒听他来电的情景,整个心头更是变得莫名的震颤起来。

    “收回你那该死的邀请,不准尚东瑞那臭家伙再来医院,不准他照顾你!”贺煜奔至床前,高高在上俯视着凌语芊,直截了当地下命令。

    凌语芊娥眉轻轻一蹙,本是慌乱的心情不禁也涌上一丝气恼,回他冷冷一瞥后,视线重返琰琰那,不理他。

    贺煜见状,高大的身躯索性坐在床沿上,大手一把扯住她纤细的藕臂,继续低吼,“你想人陪你谈话,我来!还有,你几时变得像只叽叽喳喳的麻雀了,这几天我跟你在一块,可没见你有说到多少句话!”

    呃……

    她当然不是叽叽喳喳的小麻雀,这几天她确实没跟他多说半句,那是因为……她不想和他说!她之所以叫尚东瑞经常来,不过是因为……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鬼主意,我说过,那件事由我来解决,故你别乱动脑筋,收起你那破诡计。”贺煜又何尝不知道她的想法,这小女人,就那点心思,他了如指掌的。

    凌语芊一听,则俏脸愕了愕,先是震惊他看穿她的目的,接着,赌气地道,“我不用你帮,我的事,我自己来!”

    什么她的事!她的事不就是他的事!哼!

    “还有,你以后别再那样对尚东瑞,假如你能做到客客气气,友好相处,我便也欢迎你来,否则,你以后别来了!”凌语芊一记用力,甩开他的手,转过身。

    这话,越说越气人,贺煜强健的胸肌因此扩展再扩展,那股气儿,连绵不绝。

    可恶,该死,她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好,既然你这么不知好歹,这么大胆,那我也让你看看我的厉害。

    阴鸷深沉的瞳孔,迅猛地收缩了一下,贺煜整个面庞变得更加骇人恐怖,高大的身躯朝她一趋,长臂挥出稳抓她两边肩头,在她惊诧抬头之际,火热的嘴唇就那样毫无预警地堵住她微颤的樱唇。

    凌语芊始料不及,美目赫然瞪大,待她感觉口腔内传来一阵微微的刺痛,这才晓得反抗。

    然而,她那点力,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他非但狠狠吞噬着她整个口腔,大掌还恶质地握住她因扭动而不断荡漾的柔软,用力地……。

    “唔,好痛,你……放手,你干嘛了,不准你这样,坏蛋,大色狼!”

    痛?我就是要你痛,让你记住我是你的什么人,看你以后还敢跟我作对不!

    贺煜丝毫不顾,继续发泄着积累了一个下午的闷气和怒火,而且,一经品尝那口芳香,一经触摸那抹柔软,他便像中了邪似的,再也停不下来。

    小女人,胆子这么大,就等着老公狠狠教训你一回吧!

    他加大力度,继续上下其手侵犯着她,一会,甚至伸出手去,探入她宽松的睡衣里,直接罩上了……,两边轮流……,愈渐沉沦,不亦乐乎。

    凌语芊则简直想杀人,他明明说过,不经允许再也不会这样对他,才多久呐,竟然就忘了,哼哼,她就知道不该相信他的话,就知道不该让他靠近,早知道,她宁愿发烧感冒得肺炎死去,也不要他送她到医院医治。

    大色狼就是大色狼,不安好心,所说的一切,所做的一切,都是骗局,都是狗屁!

    奈何,她大病未愈,在他面前再怎么努力也如同以卵击石,即便再扭动挣扎,结果只能是让自己的身体给他高大的身躯增添刺激和勾引。

    至于琰琰,也被吓到了,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瞪得像对铜铃似的,刚才,他还以为愤怒异常的熠叔叔想打妈咪呢,料不到,熠叔叔亲妈咪,可是,熠叔叔的手还跑到妈咪的衣服里去。

    亲嘴,他懂,但不明白熠叔叔的手跑进妈咪的衣服内是做什么,不过,妈咪似乎不愿意,似乎在死命挣扎和反抗,所以,自己应该出手相助吗?应该出手遏止吗?

    想了一通,琰琰还是出手了,虽然他不讨厌叔叔这样做,但也不愿意看到妈咪那么辛苦。

    他一骨节地爬起来,小手儿用力抓住贺煜的手臂,呐喊出声,“熠叔叔,你别再这样,快停止,妈咪被你弄疼了,快停下来,停下来!”

    一开始,贺煜仍陷入其中,并没立刻反应过来,琰琰于是继续阻挠,后来还不惜用自己整个身子硬挤到贺煜和凌语芊之间,企图这样可以大点力气将【熠叔叔】分开。

    凌语芊见状,花容失色,生怕小家伙被伤到,急忙改为劝阻他,“琰琰,别,快走开,别让你也伤到。”

    “琰琰不走开,琰琰要阻止熠叔叔,琰琰要救妈咪!”小家伙丝毫不怕,继续用着力。

    顷刻间,凌语芊满腹感动,注意力不由重返贺煜身上,继续试着怒吼,“贺熠,王八蛋,你立刻给我住手,你要是伤到琰琰,我绝不放过你,我要阉了你!”

    兴许是那句“你要是伤到琰琰”,又兴许是那句“我要阉了你”,贺煜总算清醒过来,总算看清楚眼前的情况,二话不说立刻松开凌语芊,改为扶住琰琰,一脸焦急地问,“琰琰,宝贝,你没事吧?没伤到吧?”

    “琰琰没事,熠叔叔你不能弄疼妈咪啦!”小家伙坚强得很,刚才那一挣扎,其实他小小的身子多少被挤到的,还隐隐的疼,但他一心只顾妈咪,急忙回头询问,“妈咪,你没事吧,熠叔叔终于住手了,你别怕,别哭哦。”

    原来,刚才情急之下,凌语芊忍不住哭了,如今见儿子这么乖巧懂事,更是哇地大哭出来,乏累的双手将琰琰纳入怀中,伏在琰琰肩膀上悲伤痛哭。

    贺煜一双情欲遍布的黑眸逐渐涌上一抹惘然,紧接着,又慢慢转向精明,清晰,懊恼悔恨油然升起。

    该死,他咋就不能自控呢,这定力为何在她面前总是发挥不了作用!当着儿子的面,他非但强吻她,还强行蹂躏她的上半身,若非儿子介入,接下来恐怕连她下半身也不放过吧!

    懊恼之余,他还想到另一个可怕的事,他好不容易让小女人对他放下成见,好好与他相处,而这一切,旦夕间尽毁了!

    天,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自己这是中了什么魔咒!前天才下过决心,不管发生什么事,不管她性子有多执拗,都应该好好跟她说,用软的办法,哄她,求她,直到她会顺从他的安排!

    神啊,救救我!

    贺煜正在这头悔恨得肠子都绿了的时候,凌语芊也逐渐平复心情,停止哭泣,从琰琰身上抬起头来,怒瞪着贺煜,那种眼光,前所未有的凌厉,简直要把人毙了似的。

    “出去,给我滚出去!”尖锐的怒喝,更是前所未有的悲愤和有力。

    琰琰不想她那么激动,再说,心里头终究向着【熠叔叔】,急忙伸手按住她颤抖的手臂,劝阻道,“妈咪,别激动,淡定,淡定。”

    淡定?她怎么淡定得了!对这头人性尽失、不顾儿子在旁边,就那样可恶侵犯自己的大色狼,根本无需淡定。

    越想方才的情景,凌语芊越发恼羞成怒,蓦然放开琰琰,捞起床头柜的水杯,对准贺煜的脸狠狠砸去。

    砰!

    贺煜始料不及,水杯就那样砸中他的额头,幸好这是塑料的,否则……血光之灾!

    但不管怎样,他当然不会有半句怨言,只能扶着略略发疼的额头,继续满眼歉意和悔意,不知所措地看着她。

    “给我滚,有多远滚多远,我不想见到你!再不走,我杀了你!”凌语芊狠狠怒吼,浪涛翻滚的水眸朝旁边的水果刀瞧了一下。

    贺煜心头陡然一凛,他清楚,这小女人平时就算再善良,舍不得踩死一只蚂蚁,但此情此刻,绝对会操起刀子真的把自己毙了的!

    看来,唯今之计,只能先离开!

    继续内疚深情地看了她一眼,宠溺地望了望琰琰,他带着懊恼转身走了出去。

    激烈火热的空气慢慢消散开来,目送着贺煜离开后,琰琰回头看向凌语芊,突然叹了叹气,“妈咪,你对熠叔叔可暴力啦,上次是,这次也是。”

    “那是因为他该打!”凌语芊怒气不退,气咻咻地接道。

    “因为熠叔叔不经同意就亲妈咪吗?但是那个东瑞叔叔也偷亲过妈咪哦!”小家伙又一次提起旧帐,为自己喜欢的【熠叔叔】维护着,小脑袋瓜随之想起某个画面,不禁又疑问,“对了妈咪,熠叔叔为什么把手探进你的衣服里面?那是做什么?他想打妈咪吗?但打人不是这样打的呢。”

    刷刷刷——

    迎着儿子困惑不解却又天真无邪的模样,凌语芊俏脸即时染成一片红色,方才那些情景也迅猛涌上脑海来,这才发觉,两边乳——房还隐隐作痛的。

    杀千刀的大色狼,某些行为真是让人发指,亏她以前还觉得他是个谦谦君子,谁知骨子里就是个禽兽,在这方面,与贺煜一模一样,不,根本就比贺煜有过而无不及!

    难道他们贺家的男人都这样,可是,贺煜无论什么时候,起码是自己喜爱的男人,如此强行的举动至少还算合理,哪像他,与自己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却不知廉耻地硬来……

    早知道,刚才应该整个水壶扔向他,让热腾腾的开水对他当头淋下,烫破他的头,毁了他那张邪恶的俊脸,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再这么可恶!

    瞧着凌语芊美丽的脸儿越来越恼怒,琰琰小心肝不禁变得一颤一颤的,跳得甚快,刚才那个不明白的事情便也不想追问了,伸出小手儿,扣在凌语芊的臂弯上,甜甜地道,“妈咪,来,琰琰给你讲故事,给你唱歌跳舞。”

    凌语芊定了定神,不想自己的坏心情波及小家伙,且不希望他继续记住这个羞于启齿的事情,于是也微笑着冲他点了点头。

    接下来,气氛转变,由沉闷变成轻快,由紧张变成缓和,方才那个意外,在母子两人心中逐渐淡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