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416 身份暴露(中)

416 身份暴露(中)

    贺煜听后,倒也不反对,因为他清楚这是必经之路,如今小女人已经好了,没啥大顾虑,不过,他提出陪她一块去。

    “不用,你先走吧!这里没你的事了。”凌语芊一口回绝,且下逐客令。

    贺煜一听,急忙辩解,“什么没我的事,我还要送你们回家呢,还有这些行李物品,总需要人提的。”

    “我自己来,我又不是废人!”凌语芊从他跟前提起行李袋,放到一边的沙发上,虽然今天出院,也办理好了出院手续,但因为这是高级病房,她不用立刻离开,故她打算,先把东西留在这,去看过褚飞再回来拿走。

    瞧她连走路都丝毫不掩气愤排斥,贺煜在心里直叹气,却也仍耐着心,柔声说服,“你当然不是废人,可你的病刚好,不宜拿这么重的东西,所以,还是我来吧,你负责牵琰琰一起走就是了。还有,你不是生我的气吗?你可以把这些气转到使唤我做事上,这样多少让你心情舒坦一些。”

    切!

    真是个贱骨头!

    对于他的讨好犯贱,凌语芊翻了翻白眼,这时,琰琰也开口了,言语之下,无非又是为【大色狼】维护。

    不想就此耗下去,凌语芊于是没再执意遣走贺煜,改为吩咐他拿行李下楼,在车内等她。

    一人退一步,贺煜便也不敢再争执,老实说,他并不想跟去亲眼见到小女人对褚飞那小子表露无微不至的关怀,虽然知道那小子不足为患,但也毕竟是个雄性动物,所以……

    好吧,那就拿行李在车内等她吧!

    重新拎起大包小包,他让凌语芊和琰琰先出门,自己殿后。

    凌语芊略作思忖,二话不说牵住琰琰,终于踏出这间住了将近十天的病房。

    等电梯时,琰琰忽然对贺煜提出帮忙。

    贺煜摇头,轻快明朗的语调透着自信和骄傲,“琰琰忘了叔叔是超人吗,就这点东西而已,叔叔应付得来。”

    琰琰听罢,咧嘴笑了。

    贺煜冲他眨一眨眼,迷人的鹰眸随即转向凌语芊,凌语芊却没看过他,殷红小嘴微微嘟着,下巴微扬直盯着电梯数字,娇俏的模样把他撩得心痒痒的,真恨不得自己能光明正大地搂她入怀。

    铿——

    就在他情动心撩之际,电梯门开了,凌语芊先踏进,接着是琰琰,最后,是他。

    琰琰继续与他闲聊,直到出了住院大楼,他执意送她们到北楼,目送着她们进入大厦,从视线里消失了,才拎着东西往车子停靠的地方走去。

    褚飞的病房没换过,凌语芊很快就能找到,此刻,他正斜卧在床上看着杂志,见到凌语芊蓦然出现,不由怔了怔,继而,雀跃和欣喜之情在眼中亮起。

    琰琰挣脱开凌语芊的手,奔跑过去,大声欢呼。

    凌语芊神色略略一囧,继续迈着步,动作迟缓地走近,然后,站立床前,低着头,不吭声。

    琰琰已经开始向褚飞询问病情,谈话间还说漏了嘴,让褚飞终于知道凌语芊生了一场大病,这些天就住在同一个医院,就在他南面的那栋大楼上!

    诧异又关切,他目光再次转向了凌语芊,嘴唇嗫嚅慢吞吞地问了出来,“你……都没事了吗?今天出院了?”

    凌语芊也缓缓抬起脸,若有所思地望着他,点头,“嗯,都好了。你呢?还要多久出院?”

    “最迟一个礼拜就行了。”褚飞稍顿了顿,解释,“贺熠每天都来看我,但他并没说到你病了。”

    “我让他别说的,反正又没什么大事情,免得你担心。”凌语芊顺势撒谎,得知贺熠来看褚飞,她是做了手术醒来之后,当时也就没想到要不要叫贺熠对褚飞隐瞒,倒是那大色狼,自作主张没让褚飞担忧。

    话题就此中断了一下,彼此安静少顷后,褚飞继续开口,支支吾吾,“那个……对不起,让你受惊了,以后我不会再去喝酒,不会再惹事了。”

    凌语芊一愣,稍作思量,便也告知某件事,“不关你的事,其实,那一切都是尚弘历安排的,是他叫人打你的。”

    什么?

    褚飞立刻瞪大了眼,怒火悄然升起。

    “对不起,我连累了你。”凌语芊由衷地道歉,神色落落寡欢。

    一会,褚飞逐渐平复心情,问出顾虑,“那他有没有对你怎样?看来他们应该发现了什么。”

    “嗯,应该是。不过我没事,王塑来看过我,并没说什么,态度跟以前一样,对我挺不错。”看到被子皱皱的,凌语芊不禁动手整理起来。

    褚飞也已经坐直身子,给出一个提议,“你找贺熠帮忙吧。我看得出他很关心你,那天他跟我说了很多话,我知道都是为了你,我想他会尽力帮你的。”

    正拉扯着被子的青葱玉指,赫然停了一停,凌语芊再抬起眸,神色呆然瞅着褚飞。

    “你不是说他以前是检察官吗,就算他现在下海经商,可经验还在,一些人脉关系也在,有他帮你,应能安然度过这个危机。”这些天,贺熠每日都来一趟,尽管呆的时间很短,也极少与褚飞说话,却让褚飞对他看法慢慢起了改变,而且,褚飞心想,凌语芊这次大病,肯定也是贺熠在操劳,故目前来说,贺熠是最能帮凌语芊解决困难的人。

    沉吟了一会,凌语芊便也坦诚相对,跟褚飞说自己已将真相告诉贺熠,贺熠也答应帮忙。

    褚飞听后,替她感到高兴和放松,连连直呼太好了。

    就这样,两人曾经那点不愉快,在这一刻的高兴中逐渐淡化,消除。

    其实,正如贺煜当初跟褚飞说的那样,褚飞和凌语芊心中都有彼此,即便褚飞再生气被凌语芊利用,内心深处还是不会怎么去埋怨记恨,这些天,他一直记挂着她,只是因为自尊心作祟,看到凌语芊没再露面,于是也极力压住思念,不与她联系。

    凌语芊则担心他还怨她,觉得自己愧对他,于是不敢轻易表露关怀,只能在暗处祈祷他尽快好起来。

    这下,两人终于冰释前嫌,再次回到从前,坦诚相对,彼此关怀爱护,一切尽在不言中。

    琰琰也看出来了,尤其兴奋和激动,迫不及待地拿出从那边病房带过来的橙子,递给褚飞。

    褚飞笑容即露,陪他一块把橙子去皮,掰开,一瓣一瓣的排在碟子里,黄黄的,嫩嫩的,充沛又多汁,更是让人爱不停口,三人总共吃了三大只。

    不知不觉,凌语芊来了将近一个小时,将楼下等待的某人抛到了九霄云外,直到手机响了,她才意识过来。

    果然,某人等得不耐烦,来催了。

    褚飞了解后,便也叫凌语芊先回去安顿好,休息一晚,明天有空再来,还再次保证他已没事,说会争取尽快出院。想到某件正事,他神情陡转严肃,又提醒凌语芊,“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公司上班?记得好好想想怎么应对,务必找贺熠商量,让他帮你。”

    凌语芊点点头,示意他无需担心,水灵灵的美目四处环视一周,随即带上琰琰,辞别离去。

    刚走出医院大楼的门口,就碰到贺煜,他在车里等了半个小时,顺便忙碌了一些要事,还不见她人影,便直接到这儿等她,又等半个小时后,才打电话催她。

    “熠叔叔,褚飞舅舅与妈咪和好如初了哦!”琰琰刻不容缓地跟他分享这个好消息,小家伙心情一直保持着满满的喜悦,此刻更笑得像太阳花一样。

    贺煜眸光随之一亮,朝凌语芊看了看,凌语芊则不做声,脑海想着褚飞的叮嘱,不自觉中,表情没再像之前那么争锋相对了。

    贺煜不清楚缘由,但心里绝对高兴,上车后,与琰琰滔滔不绝地聊谈,直到抵达凌语芊的住处。

    原本他还担心小女人只让他送到楼下就将他赶走,谁知当他试着提出帮她把东西拿上楼时,她又只是一副复杂神色地对他望了几眼,并不反对,故他更加满心雀跃了。

    回到了家,凌语芊吩咐琰琰回自个睡房去休息,客厅里只有她和贺煜时,终于对他问了出来,“你之前说帮我对付尚弘历,帮我脱罪,你都在忙了吗?想到办法了没有?”

    贺煜一愕,随即点头,又摇头。

    凌语芊看得一头雾水,语气有点儿急促起来,“什么意思?你想到怎么做?快告诉我。”

    贺煜再度愣然,不语。

    凌语芊则愈加焦急,“我打算明天就回公司,不知道尚弘历会不会因为这件事找我,你最好先把你的计划告诉我!”

    他的计划……

    继续沉吟数秒,贺煜决定先不提前告诉她,而是撒了一个谎,“具体怎么操作,还没有结果,毕竟这涉及很多部门,急不来。既然你要回公司,不如先看看尚弘历怎么做?”

    得不到实质性的结果,凌语芊忧愁苦闷地嘟起了小嘴,没往下问,听从了他的话。

    “对了,我晚上有事,不能来看你了,你让钟点工煮饭给你们吃,吃完早点休息,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贺煜提出辞别,话毕俯首,在她额头轻轻一吻,低沉的嗓子更温柔似水,安抚她,“别担心,那事我一定会帮你解决的,绝不让你受任何牵连。”

    凌语芊一脸茫然,呆呆地望着他极尽认真的样子,忘了说话,连他亲吻她的额头,也忘了与他算账,就那样静静地看着他转身,走了出去。

    ------题外话------

    【特别鸣谢】:“青青子衿2011”亲新晋为本书解元大官,也无限感激其他投月票评价票的妞们,还有“amy309c”亲的重金打赏,飞吻,群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