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420 你真要娶她吗?

420 你真要娶她吗?

    “对,不错。”贺煜于是大方承认,继续追问道,“那你现在能回答我的问题了吧。尚弘历跟你说的?他都跟你怎么说?”

    对,不错!

    果然不错!

    他果然……他真的是……

    本来,听完尚弘历与王塑的述说后,她再细心联想打自和他再遇后的种种古怪,心中便也慢慢得到证实,但如今经他亲自证实,她还是忍不住心潮澎湃,她想狠狠地揍他一顿!

    迎着她欲杀人的眼光,贺煜隐约猜到她在想什么,生怕她真的动手起来,导致自己和她关系破裂,导致自己被她拒之门外,便急忙一个劲地赔罪,做出解释,“我不是有心蒙你,我的职业要求如此。不过有样东西我绝对没骗你,那就是我想帮你!我早就掌握了证据,却迟迟没有抓人,是因为你被牵涉其中,我正在想办法,如何在不影响到你的情况下将他们绳之于法!”

    哼,说得那么好听,谁知是真是假!凌语芊并没因此而感动,含怒的美目不自觉地涌上一股狐疑。

    贺煜不理会,继续着说服工作,“根据尚弘历的作风,既然他把我的真实身份告诉你,那就代表他接下来有所打算,你跟我说说,他准备如何应对?”

    如何应对……

    听到此,凌语芊再怔了怔,脑海即时闪出尚弘历的计划,且又想起,方才在洗浴室的火热画面。

    “来,告诉我,我才好知道如何破解。小……语芊,快说吧,我想时间不容我们多拖延。”

    “你之前不是说帮我吗,那你先跟我说说你的计划。”凌语芊便也开口,反问他,满眼精明给他一睨,“休想再跟我扯你还没找到对策的谎话!”

    呃……

    贺煜剑眉一皱,愣然。

    凌语芊见状,不由加大声音,“怎样,说不出口?又或者,你根本就没想过要帮我?”

    “当……当然不是。”

    “那你就回答我啊,之前你说凭你一个人的能力需要一些时间,但实际上,你根本就一直在负责这件事,一早就有全盘计划,怎样,你的计划是怎样?你想到如何帮我脱罪?”随着心情愈加急切,凌语芊语气也变得咄咄逼人。

    贺煜于是被弄得越来越无措,支支吾吾,“是……话虽是这么说,可实际情况并非你想的那么简单,我……我……我有……”

    哎,该怎么跟她说?难道要如实告诉她,尚弘历等人只查到表面一层真相,实则他根本就不是什么贺熠,而是贺煜,目前身份特殊,执行的,也是特殊任务,想保护她不受牵连,并没那么容易!

    凌语芊这边,见贺煜迟迟不肯告知,心情不觉越来越纷乱,便更相信了尚弘历所说的某件事——他分明是在利用她,而非什么想帮她!

    不错,他曾经喜欢过她,他是贺煜的堂弟,可那都是以前,时隔多年,谁能保证一切都还没变?他是检察官,他把工作看得比任何东西都重要,他受命的,是国家,单凭她,又如何胜得过国家与工作?

    美色……兴许是一个很好的办法,但结果行不行得通,谁又能保证?

    想着想着,凌语芊不禁连尚弘历那个美色诱惑计划也感到悲观了,她无法确定,尽管自己真的肯听从尚弘历的安排去实行诱惑计划,而眼前这个嫉恶如仇、正义凛然的男人最终会否就真的俗同他人,受她诱惑!

    “语芊……”

    “你出去!既然你不肯说,那就给我走!”凌语芊顿时怒喝出来,颤抖的嗓音中,充斥着羞恼,愤慨,惊恐和绝望。

    贺煜完全一副无措的样子,本来,今天过来是打算安抚她,为倪媛媛的事解释,谁知情况发展出乎意料,让他毫无防备,毫无对策!

    真的要走吗?既然暂时无法给她回答,那只能先顺她的意,离开?可是,离开之后,下次她还让不让他踏进这间屋子,还能不能与他和平共处,照他安排?

    越想,贺煜越是想不通,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一阵门铃声。

    凌语芊定了定神,再对贺煜冷瞪两秒,在门铃声持续地响、而琰琰也跑来提醒了,她才收起目光,转身冲出饭厅,走去开门。

    是褚飞!

    门外的人,是褚飞!

    他提前出院了,自己一个人出院回来了!

    “褚飞舅舅,你不是说后天才出院吗,咋今天就跑回来了,你都没有告诉我们。”琰琰首先嚷了出来,见到褚飞,小家伙高兴不已,迫不及待地伸出手去拉住褚飞提回来的行李袋。

    凌语芊不吭声,却也满眼困惑。

    “今天医生给我做了全面复查,我顺便问问能否直接出院,医生说假如我能做到小心谨慎,早两天出院也没什么大问题,于是,我就提前回来喽!”褚飞用轻快的语气做着解释,分别朝凌语芊和琰琰看一眼,目光继续往屋里去,忽见贺煜也在,笑容瞬间僵住了。

    贺……熠?自己没看错吧?这么早就过来,为啥呢?

    “对了褚飞舅舅,你吃过早餐了没?熠叔叔煮了很多早餐,我们都还吃不完,你要是没吃,顺便尝尝吧,味道都很不错的哦!”琰琰再度开口,提醒了一句。

    煮早餐?原来是过来煮早餐的!

    听罢琰琰的话,褚飞表情逐渐缓解开来,又突然想到凌语芊需要贺熠帮助脱罪,不禁笑容再露,客气的语气别有用意地对贺煜道,“原来贺总是专程过来为凌姐和琰琰准备早餐的,他们可有幸啦!”

    贺煜本是硬邦邦的俊颜,渐渐便也不自觉地舒展开,薄唇轻轻一抿,与褚飞迎视了几秒,趁机辞别。

    这就要走了?

    褚飞霎时又错愕了一把,呆呆地看着贺煜朝他走近,从他身边越过,阔步走了出去,最后,消失于他的视线之外。

    心存满满的纳闷,褚飞缓缓扭回头,首先看向凌语芊。

    只见她也一脸愣然地望着门外,许久直到琰琰一声呐喊才回神,却是二话不说,转身往客厅内走了去。

    褚飞也大步跟上,将行李袋搁置沙发上,继续若有所思地注视着凌语芊,直截了当地问了出来,“凌姐,你跟贺总吵架了?”

    呃……

    吵架?没有吵架呢,而是……

    见褚飞竟然一下子就觉察出端倪,凌语芊胸口本能地颤了颤,而紧接着聪明伶俐的琰琰一声纳闷不解之语,更是让她满怀纷乱不止。

    小家伙竟也说感觉今天熠叔叔与妈咪之间的气氛有点儿怪怪的!

    褚飞不禁更纳闷了,同时还有些许急切,依然用困惑的眼神追问着凌语芊,凌语芊暂时不想说,于是叫他去吃早餐,褚飞稍做思忖后便也照办,在饭厅呆了十分钟,吃了一碗面条和一些糕点,重返客厅时,发现凌语芊独自坐在沙发那。

    脚步顿了顿,他再慢慢往前,走到凌语芊的跟前。

    本是低头沉思的凌语芊,缓缓抬头,樱唇微颤,欲言又止。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都跟我说说吧?说不定我能给你意见呢。”褚飞在她旁边的沙发椅坐下,又一次追问出来。

    这次,凌语芊没再逃避,神态严肃告知整件事,但并不包括早上在洗浴间那个意外。

    褚飞听后,着实吓了一跳,想不到短短时间,事态进展如此之大,且如此严重!

    “褚飞,你觉得我应该遵照尚弘历的意思去做吗?还有贺熠他真的会站在我们这边吗?”凌语芊刻不容缓地征求意见,一双细细的柳眉依然紧紧地蹙着,美丽的脸庞也愁云遍布。

    褚飞同样双眉紧皱,若有所思地凝望着她,一会,忽然反问道,“凌姐,其实你有没有想过将来再嫁人?”

    吓?他为什么这样问?凌语芊雾气荡漾的水眸即时涌上了一抹诧异。

    褚飞微微一声轻叹,接着说,“我看得出,你对琰琰他父亲的感情极深,若非很不一样的男人,不,甚至可以说这个世界上恐怕再也没有男人会打动你的心,你宁愿自己辛苦点,亲自把琰琰养大成人,也不会随便找个男人分担,因为你知道自己无法为这个分担权利去履行相关的某种义务,尽管贺煜已经不在人世,可你还是坚持为他守身。”

    原来如此!原来他担心的是这个!

    “所以,凌姐,我担心的不是贺熠会否受诱,而是你能否真的做到彻底!能否真的把整个计划进行到底!”

    凌语芊俏脸讷讷的,继续沉吟了片刻,也语气幽幽地问出声来,“褚飞,这个计划,你有没有觉得很不道德,本来,犯了罪就该受罚,但假如尚弘历奸计得逞,那就等于他之前所犯的罪都会抹灭了,故没理由因为我而搞特别的!”

    确实,犯了错理应受罚,何况这不是普通的错,这是祸国害民的大罪,但凌姐又何其无辜,她是那么的善良,那么的正义,那么的为社会着想,命运却偏偏给她这样的安排,这不摆明了要将她往死里逼?所以,去他妈的道德!不管那尚弘历有多罪恶有多该死,无辜的她理应安然无恙!

    温柔的眼神多出一抹坚定和疼惜,褚飞毅然道,“凌姐,在我看来,所谓道德的标准,是建立在相对的基础上,你是无辜的,不应该受牵连,这个计划主要是为你平反,至于尚弘历,他罪有应得,即便这次能逃脱,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以后他必受到该有制裁的!法律,能惩罚坏人,同时也是用来保护好人的工具!因此,这件事你只需围绕自己和琰琰着想,认为值得就去做,其他的,无需理会!”

    认为值得,就去做……

    为了琰琰,当然值得,贺煜已经离世,母亲已经惨死,薇薇也凶多吉少,自己忍受煎熬痛苦苟且偷生,为了就是琰琰,将来所做的事,也都是为琰琰,故不管这个计划有多不道德,也是值得的。

    只是,正如褚飞所说,自己要考虑的,是能否打破底线,彻底地做到顺利色诱贺熠!

    想罢,凌语芊思绪又是无法克制地转到洗浴间那一幕,从而也再次心潮激荡,六神无主。

    褚飞默默看着她,数秒后,又问了问,“如今贺熠还是那个贺熠,那就代表他之前跟你说的什么被冤枉,故不服气而弃政从商也是编造的,你早上有没有顺便问他过去这一年多到底去了哪?”

    吓?

    凌语芊一听,娇颜猛地又是一阵愕然,其实,打自昨天得知整个真相,她心情非常混乱,一心只想着贺熠在此次大案中有没有利用她,她该不该听从尚弘历的安排色诱贺熠,哪里还有心思去追思贺熠这一年多的过往经历,毕竟,这些经历与她没关联的。

    尽管得不到凌语芊的回复,可从凌语芊茫然的表情中,褚飞心中已有了答案,于是也彻底沉默下来,满腹波澜起伏,持续不断。

    就在此时,卧室的门猛然被打开,一抹小小的身影箭一般地冲出来,伴随着清脆响亮的呐喊,“妈咪,你和褚飞舅舅谈完正事了吗?那可以带琰琰出去玩了吧?”

    今天刚好周六,不用去幼儿园,刚才趁着褚飞吃早餐,凌语芊于是跟琰琰说有事要和褚飞舅舅谈,让他先回房自己玩一会,然后再带他出去玩,小家伙虽然乖乖听从了妈咪的吩咐,但终究贪玩,心里一直惦记着,熬到现在便再也忍不住,跑出来了。

    凌语芊定了定神,望着兴致勃勃的稚儿,忧愁的美目瞬时蒙上一抹慈爱,但并没立即接话。

    倒是褚飞,伸出长臂一把将琰琰抱到腿上,笑着问道,“琰琰想去玩什么,舅舅带你去?”

    “我想去游乐场!”小家伙迫不及待地回答,黑黑的眼珠子忽闪忽闪的,因为洋溢着兴奋而更加透亮。

    褚飞更是宠溺不已,修长的手指在琰琰娇嫩的小脸庞捏了一把,随即看向凌语芊,若无其事地道,“凌姐,来,咱们陪琰琰出去走走。”

    凌语芊一怔,这也才开口,“你的伤……你刚出院,不如在家休息吧,我带他去就行了。”

    褚飞摇头,示意她无需担心,“我没事哦,都好了,去游乐场而已,又不是做什么重活儿,不会有问题的,再说我窝在医院大半个月,刚好需要出去活动一下筋骨,否则得变成机器人了。是不是呀,琰琰?”

    最后,视线重返琰琰那。

    琰琰小脑袋儿点得像个定时时钟一样,连续应了几个“是”,继而从褚飞腿上滑下来,奔至凌语芊身旁,再次嚷着要出发了。

    终于,凌语芊缓缓站起,稍作准备,一行三人,乐融融地离开家门。

    褚飞本想借出去玩的机会分散凌语芊心中愁闷,无奈这一大半天过去了,琰琰和他都身心舒畅的,唯独凌语芊仍紧锁蛾眉,郁结不展。

    他一直留意她,每次看到她神思恍惚心不在焉,他也跟着陷入沉思,在想她说的那个计划,因此,当晚回到家,在她带琰琰去洗澡时,他拨通了贺熠的电话。

    忽然接到褚飞的来电,贺熠略觉诧异,又听褚飞提出和他见面、想和他谈谈关于凌语芊的事时,更是纳闷不已,但也没在电话里多问,稍作沉吟后,对褚飞报出一个地点。

    褚飞回了一句半个小时后就到,随即挂断电话,找了个借口蒙过凌语芊,然后,在凌语芊略显困惑却也没多探究的目送之中走出了家门。

    贺煜约褚飞见面的地点,是个比较隐秘的俱乐部,如今正处于非常时期,避免节外生枝,他开始了防备,不想有被任何偷听的机会。

    褚飞已从凌语芊那得知整个真相,清楚了贺煜的真实身份,对在如此隐秘的地方见面也就没多好奇,对贺煜注视一会后,直接切入主题。

    “贺总,我想问你一个私人问题,希望你能如实回答我。”

    相较于褚飞的严肃,贺煜一脸沉着,不慢不急地应了一句,“你说。”

    “你是真心爱凌姐的吗?你有没有想过和她结婚?永远和她在一起?”褚飞不多耽搁,继续直截了当地问了出来。

    这下,贺煜沉稳的心再也无法平静,神色愣愣的,过了好几秒,在褚飞锐利热切的注视中给出坚决的答复,“当然是真心的,这辈子,只爱她!永远守护她!”

    这辈子,只爱她,永远守护她!

    在爱情里,这样的誓言并不罕见,然而自眼前这个男人口中说出,且还是这么复杂的情形之下,足够令褚飞倍觉欢欣,而且,安心!

    他没有对贺煜说出这句话的诚意多加揣摩,而是完全信了,内心某个决定也随即变得更加坚定。

    抿了抿唇,给贺煜一个钦佩的微笑,褚飞由衷地道出谢谢二字。

    贺煜内心则充满纳闷,刚才的回复,是肺腑之言,一下子便说了出来,此刻静下来想想,不禁有点诧异不解了。褚飞这小子,无端端约他出来见面,就是为了问这件事?理由呢?

    莫非,芊芊已跟褚飞说了那些真相,除了真相,还包不包括尚弘历接下来的计划?

    一想到她宁愿把计划告诉褚飞也不肯对他坦白一字,贺煜荡漾深情的心房冷不丁地窜起一股酸味,同时好奇不已,冲褚飞反问道,“你今晚约我出来就是为了这个?为什么忽然这样问?语芊跟你说什么了吗?”

    “呃……没,我就心血来潮,想问问而已。”

    心血来潮?好一个心血来潮,骗鬼啊!

    ------题外话------

    接下来会每天都更,明天继续,群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