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421 大爱无疆

    对贺熠的精明,褚飞早领略过,也深知贺熠此时必定满腹狐疑跟揣测,于是乎,在贺熠这般冷冷地瞅着他看了片刻后,深吸一口气,替凌语芊问了出来,“是的,整件事我都知道了,我想了解一下贺总打算如何处理这件案子,你说过会帮凌姐,真的会吗?”

    贺煜一顿,没立即作答。

    “刚才你说会永远守护她,我是相信的,希望贺总真的能做到,凌姐是个好女人,值得你这样做。”褚飞接着道,依然满面严肃和认真。

    贺煜还是勾着唇,睨着眼,再过一会,终于接话,“她知道你来找我的吗?应该不知道吧?”

    “嗯!不知道。”

    呵呵,那就是说,假如他现在问褚飞关于尚弘历的计划,褚飞这小子也不会坦白的吧?毕竟,这小子的心向着小女人,小女人不让说,这小子是雷打也不开口的!

    整颗心,猛然变得愈加混乱和烦躁,就在贺煜不知所措之际,手机忽然作响了,是轩辕彻打来的,问他在哪。

    “华夏俱乐部,见一个人。”内心仍然极度狂躁,贺煜短促地回了一句。

    “华夏俱乐部?谁啊?你女人吗?”轩辕彻立即被惊住,但回头一想,又觉得应该不是见凌语芊,因为根据贺煜的习惯,要真的见凌语芊,地点要么会在凌语芊的香闺,要么会在他自己的住处,而非……华夏俱乐部这么隐秘的地方见面,莫非是……

    心头一凛,轩辕彻语气也换成了急切,“你在见谁?有突发情况出现了吗?”

    “没。你找我有什么事?”贺煜倒是平缓了不少。

    轩辕彻哦了一声,也下意识地调侃道,“没事就不能找你吗?睡不着觉,想见见你呗。不过你又和别人在聊,看来……”

    “我们聊得差不多了,你过来吧。”贺煜打断他,毅然道。

    轩辕彻略顿,应了一声好,挂了电话。

    贺煜将手机缓缓放下,再次看向褚飞,深邃的黑眸,波光暗涌。

    褚飞沉吟了下,结结巴巴,“贺总有其他事要忙对吗,那我不打扰您了,再会。”

    话毕,站起身,双眼一直看着贺煜,本来还寻思着贺煜会不会拦住他,谁知那两片冷冽的薄唇像是黏在一块似的,抿得紧紧的,锐利的黑眸仍满布复杂之色,他便一个劲地微笑,一个劲地点头,步履迟缓地走了出去。

    整个房间,就此静了下来,贺煜却并没因此心神安定,一只大手急促促地伸进裤袋,掏出烟盒与打火机,点着狂吸起来。

    空气里,即时升起一团团白雾,缭绕在他的周围,使他看起来更加沉寂,深晦,整个氛围也是格外的压抑。

    飞速赶来的轩辕彻,进门所见的就是这么一幕。刚才,他可是一直好奇着,还打算尽快过来能赶上见见贺煜到底约了谁,孰料结果是好兄弟独自一个人在抽着闷烟,这让他不觉更诧异了!

    稍微停顿的脚,重新往里面迈进,轩辕彻两三步就冲到贺煜面前,“你刚才到底和谁见面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定有事情发生的对不对?”

    正沉迷在尼古丁中的贺煜,终缓缓睁开了眼,眼中惊人的血丝霎时又把轩辕彻震了一震。

    “喂,问你话呢,快回我呀!”低醇的嗓音多了一抹气急败坏,轩辕彻眉头皱紧,黑眸略略往下,停落在贺煜叼在口中的半支烟上,不惜威胁道,“你再不说,我就把这烟毁了,拉你到洗手间淋水!”

    贺煜当然不会就此被威胁到,不过,他倒是需要眼前这哥儿的帮忙,于是自己拔出了烟,往跟前瓷白色的烟灰缸内一按,高大的身躯慢慢坐直,总算轻启冰唇,低低吐出两个字。

    “褚飞。”

    褚飞?

    他是在回答他的问话吗?他是指今晚约见的人是褚飞?就在这里?刚才?

    轩辕彻脑海迅速浮起一个不算熟悉但也并不陌生的人影,那个跟在凌语芊身边,像个善良童子似的守护在凌语芊旁边的大男孩,心头不禁充斥起更多的迷惑,“为什么?就你们两个人?你们谈了什么?”

    有异于轩辕彻的表情大波动,贺煜一派淡定,不,应该说心不在焉,“他问我是否真心喜爱芊芊,还问我有没有打算和她结婚,永远与她在一起。”

    哦?

    “那你怎么回答?”

    “我说当然是真心爱她,当然希望永远和她在一起,永远守护她和琰琰。”

    “嗯,然后呢?”

    “然后?然后没了。”

    呃……

    还以为就此一步步解开心中疑团,谁知突然就这样断了,轩辕彻瞬间石化。

    瞠目结舌了一会,他突然拿起桌面的酒瓶,往贺煜跟前的空杯子倒满,仰头咕噜咕噜立刻就喝掉了一半,然后,将酒杯重重搁下,边微缓着酒气边不死心又冲贺煜催促出来,“好了,别再折腾了,爽快点,把整件事说出来吧,你早上不是去找你女人解释吗?结果怎样了?这个莫名其妙的褚飞到底想找你说什么事儿?趁着我还有点耐性,赶紧说,否则,休怪我不帮你!”

    果然是知己者,非他莫属!不愧是好兄弟,这家伙总能看出自己何时有烦恼,看得出自己因谁烦恼!

    没有在意轩辕彻故意摆出的姿态,贺煜也猛然端起酒杯,就着轩辕彻喝剩的半杯一口气干掉,然后,娓娓道出今早的事,包括他心中疑惑。

    呃……

    轩辕彻是越听越震动,同时不忘给贺煜一记白眼,这老兄,真不知是不是精虫上脑,每次见凌语芊都上演这些激情火热戏份,还每次都自己吃自己的醋!

    迎着好兄弟鄙夷的瞪视,贺煜剑眉微蹙了蹙,不自觉地发出辩解,“我承认,我心情很不爽,很不爽她出乎意料的反应,但除了不爽,更多是的困扰。她以前都会拼尽全力反抗的,就算今天,一开始她也明明在抗拒,慢慢的却忽然停了下来,我敢保证要不是我那小祖宗及时出现,我今天必然对她开炮了!”

    呵呵,开炮,那不正是老兄他迫切渴望需求的吗,打自和凌语芊重逢后,他大爷无时无刻不想着如何把她压在身下疯狂销魂一番的,不,确切说,是在训练营那段时间就已经有这样的想法,否则当初也至于产生幻觉,把小媛给……

    “彻,你不是自诩最睿智的吗,那就赶紧运用你这颗极度聪明的头颅,好好帮我分析一下,她到底为何这样?”不清楚好兄弟正在心里暗暗嘲笑着自己,被此事困扰了足足一天、弄得神智尽毁,甚至身心疲惫的贺煜不禁急着发出求助。

    轩辕彻则又是摇了摇头,没好气地直瞪眼。不错,他自诩聪明绝顶,但这仅限工作上,而不包括他老兄这些旖旎情事呢!

    抱怨归抱怨,片刻后轩辕彻还是定下心来,仔细沉思,可惜思来想去也还是不明白个中原因,结果弄得他也心烦气躁,不但把酒喝光了,还从贺煜那抢过香烟来抽,最后,拉张椅子在贺煜旁边坐下,叹道,“好了,我们先别管你女人为啥出现这种意外的举动,不妨先想想,尚弘历那老狐狸到底打算怎么应对吧!”

    贺煜眉心又是一紧,很明显,不满意轩辕彻把重心移开。

    轩辕彻伸手,在他肩膀捶了一拳,没好气地补充道,“你也说了,你女人以前几次对你的……禽兽行为都是死命反抗,唯独今天这次有例外,那就表明,她的异常举动有可能与尚弘历的计划有关!”

    对哦!

    贺煜脑子总算得到一些清醒,混沌的双眼瞬间划过一道光亮,对轩辕彻发去殷切切的一瞥。

    轩辕彻得意地笑了笑,紧接着恢复严肃,继续分析,“照你所说,你女人是个极度重视清白的人,你们彼此许过身心永远属于对方,她也一直遵守着这个诺言,真要改变,除非是……那到底有什么更重要的事,让她忍心放弃这个诺言?爱情?难道她爱上现在的你?可她不应该这样见异思迁的,那么,又是什么缘故?”

    爱情?不,不可能,他不信,不允许!除了自己,他不允许她会再爱其他人,即便这个人是自己化身的“贺熠”也不行。听着这样的分析,贺煜可不愿意了,俊美的容颜,霎时就沉了下来。

    轩辕彻瞅着他,出其不意地问出一句,“喂,老兄,你那方面的技术是否真那么了得?”

    贺煜一时没反应过来,先是愣了愣,发觉轩辕彻眼神暧昧,表情邪恶,不禁恍然大悟,即时冲他叱喝,“去你的,她才不是那样的女人!”

    “是……吗?”轩辕彻邪魅依旧,继续饶有兴味地戏谑,“对了,你当初有没有了解过贺熠在情事上的特征?他是个中规中矩的检察官,照理说在情事上也会不温不火,柔情似水。你对你女人做出这种事时有没有想到这样模仿?又或者,自顾发挥本色,如狼似虎?这样好容易穿帮的哦,兄弟!”

    贺煜黑眸猛然又是一紧,直接挥拳打了过去,“少说废话了,给我正经点,说正事。”

    “老兄,我哪有废话,哪有不正经,我就在说正事啊,你不是叫我帮你分析吗,我就在分析呢……哎哟!”轩辕彻依然无所顾忌,直到贺煜第二拳加重力度挥来,打得他痛感十足,终略微收敛地辩解出来,“好了,我见气氛有点沉重,说个笑话来活跃一下而已,你也知道,必须心境开朗才能思维通透的。”

    “你这笑话一点都不好笑!以后要是再敢胡说八道,我打的地方就不只这里了!”贺煜可没他那么好心情,涉及到凌语芊,连好兄弟也是没情面给的,所以一张俊脸仍是冷冰冰的,阴沉沉的,颇为吓人。

    但轩辕彻又岂是等闲之辈,虽说年纪已经不小,且从军多年出身纪律部队,其爱玩的个性却丝毫不隐,特别是在贺煜这个肝胆相照的好兄弟面前,更真性情流露,自然也就没有立刻顺着贺煜的意,反而打算对贺煜打他还以口舌反击,又禁不住耍弄道,“嗯,不好笑,因为这是事实,我们应该严肃点。你知道吗,对性爱,据说不只我们男人好奇心重,女人也一样,她曾经只有过你一个男人,如今你不在身边约束着,难免心生想法,蠢蠢欲动想要找个人试试,偏又碰上化身贺熠的你,然后就……就不再喜欢如狼似虎,而是喜欢上细水长流……哇哇!别,别过来,好,这下真不说了,保证不说了。”

    轩辕彻本是说得起劲,发觉贺煜再次趋近来,那气势如同毁天灭地,于是赶忙弹跳躲开,且彻底闭上了嘴。

    贺煜随即也停止脚步,就着跟前的另一张椅子坐下,再次抽起烟来。

    轩辕彻稍顿了顿,重新走了过来,坐在贺煜旁边的椅上,直盯着贺煜,语重心长地叹,“我伯父曾经跟我说过这样一句话,无论多能干厉害的人,都会有弱点,都不可能做到完美无敌。事实证明这话当真不假。就拿你来说,看似十全十美,实则还是有缺口!凌语芊就是你的弱点,事情一旦牵扯到她,你就无法冷静,其实啊,如果你能做到斩断七情六欲,你就真的天下无敌了。”

    贺煜已不似先前那样激动出手,可还是不以为然地回了轩辕彻一记不屑瞟视。

    斩断七情六欲?他小子都做不到,凭什么要自己斩断?自己从来都不要什么天下无敌的,这一年多即便很艰苦地去训练,然后卖力执行任务,为的是报仇雪恨,将来得以安然无事地与小女人幸福生活下去,至于其他什么名誉权利等,才不会放在眼里。

    轩辕彻样子愈加严肃,彻底恢复了一本正经,分析兼劝解道,“这件案子,伯父答应过你会特殊处理,会有办法让凌语芊免受牵连,你想要的已经没问题,你就别管那么多了,现在要做的便是顺着计划走下去。眼下时机差不多成熟,尚弘历可谓插翅难飞,就算有天大的阴谋诡计也难逃罗网,至于你女人,我觉得你更无需理会,至少,不宜这个时候,你应该知道什么是首要的!”

    贺煜沉默依旧,但内心已慢慢冷静下来。

    轩辕彻紧绷的神经也略略舒展一下,伸出手,在贺煜宽阔的肩头轻轻一按,“好了,就这么说吧,别胡思乱想,一切朝着好的方面想,不用多久你会得到你想要的那些的。真爱无敌,不管过程多曲折险阻,结局一定是美好的。再说,你要相信自己!”

    真爱无敌……要相信自己……

    不错,自己得相信自己,无论现在情况多茫然,最后定能与她相认,然后就可以像从前那样,恩恩爱爱,白头偕老。

    这,是自己的奋斗目标!

    压在胸口那股闷气终彻底喘了出来,贺煜整个人为之一振,酒兴也来了,不禁再喊了一瓶红酒,与轩辕彻干杯。

    轩辕彻乐于奉陪,与他举杯相碰,两人于是暂且抛开烦恼的和不烦恼的,豁然畅饮起来……

    另一边厢,褚飞回到家后,在阳台找到了凌语芊。

    哄琰琰睡着之后,她便又爬起来,倒上一杯红酒,来到阳台,边喝边看着寂静的夜空,边漫无边际地沉思。

    “第几杯了?”褚飞直走到凌语芊身边,开口便问。

    凌语芊头略微一侧,自顾道了一句,“回来了?”

    褚飞便也点点头,若有所思地望着她,又道,“凌姐,关于咱们今天上午谈的那件事,我觉得你还是按照尚弘历的吩咐,执行那个计划吧!”

    出其不意的话题,来得那么突然,那么直接,凌语芊握酒杯的手倏然一颤,杯子在她指间下滑了几寸,幸好褚飞眼疾手快,迅速伸手出去,将她的手和杯子一块抓紧。

    “你说什么?刚刚在说什么?你赞成我去……色诱贺熠?”没去遐顾手背上传来的微微发热的感觉,凌语芊一瞬不瞬地盯着褚飞煞是认真的面容,结结巴巴地问。

    压在她手背上的大手,依依不舍地松开,褚飞慢慢站直身子,照着自己刚刚从俱乐部回家途中想好的说服之语往下解释道,“贺熠喜欢你,你跟着他,很正常的一件事。” 

    凌语芊听罢,又是一怔,提醒他,“你应该清楚主要问题不在这方面,我们早上谈过的。”

    “嗯,我记得,我们都担心你能否真的做到彻底放开嘛。凌姐,其实这不难的,只要你有决心,再艰难也会攻克的,为了琰琰,你一定能做到,你只要一直想着琰琰,那就不会出现中途退缩的意外!”

    “褚飞,你今晚到底去见谁了?你怎么……”见他短短时间内就观念大颠覆,凌语芊想到了他今晚这趟外出的不简单,他见的人,肯定不寻常,难道他约见的人是琳琳?或王塑?甚至乎,尚若欣尚弘历?

    想不到凌语芊会看出情况,褚飞瞬时愣了愣,但很快又隐藏起来,撒谎回复,“我……我出去见了一个朋友,就是家在京都的那个大学同学啊,他还带来另外几个朋友给我认识,有男有女,大家聊了很多话题,其中刚好有个话题给了我一些启发,所以我就……对你这件事有了新的想法。”

    哦?是吗?这么巧?

    如此解释,并不能够立刻消除凌语芊心中疑惑,紧盯着褚飞的美眸里,依然布满了狐疑之色。

    褚飞谨慎防之,尽量表现得自然淡定,稍后,又感性地劝服道,“爱情之所以很美,令天下人追求向往,皆因它能给人感动,给人甜蜜和回味,尽管我没亲眼目睹你跟贺煜之间的点点滴滴,可我明白你们一定有过荡气回肠的海誓山盟,即便天人永诀也无法抹去,但是,凌姐,你有没有想过自己这样苦苦坚守是对自己人生的一种不负责任?我们从小被教育,做人要对得起天地良心,对得起别人,却忽略了我们其实还要对得起自己!”

    他的述说,让凌语芊狐疑逐渐减弱,眼神深沉了许多,光洁美丽的眉心也隐隐呈出一朵梅花状的皱褶来。

    褚飞定定看着她,继续娓娓而道,“人生在世,短暂而快速,我们有幸到人间走一趟,最主要是过得值得,没有辜负自己!不错,爱一个人应该坚定不移,应该至死不渝,但那得有个条件,那得对方还活着!贺煜已经死了,你不能就这样守下去啊,你还年轻,未来的路还长,你应该再去爱,去被爱,然后,你会发现你的人生其实还可以换一种绚烂的活法,你会发现,在这个世上还有一个人像贺煜那样深爱着你,而你也像爱贺煜那样深情眷恋着他,到了白发苍苍之时,你会感觉,此生无憾。”

    像爱贺煜那样深情眷恋另一个男人?会这样吗?可以吗?不,不能,自己怎能够再爱别的男人,怎能够对不起贺煜,怎能背叛他!凌语芊听得心海剧烈翻掀起来,本能地摇着脑袋,不赞同褚飞说的这些话,特别是最后这句。

    褚飞早有准备,缓缓握住她的手,虔诚地安抚,“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宿命,贺煜亦然,命运注定他无法被你爱一辈子,注定他不是陪你一生的人,要怨,也只能怨他命不好,要论对不起,何尝不是他对不起你?他就这样走了,把你孤零零地留在世上饱受思念的煎熬,难道他还要你痛苦孤独一辈子?不,他何德何能,他没这样的资格!再说,他要真的爱你,也会希望你过得好,希望有个男人替他好好爱你、陪你,把他做不到的事做了!我坚信,他泉下有知一定这样想的,只要是男人都会这样做的,因此,你该重新爱人,且重新被爱,让他死得瞑目。”

    “不要说了,褚飞,求你别说了,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就算,这些话很有道理,但我不想听,我不想听到这样的话,我不想,不愿意!”凌语芊忽然挣扎了一下,手从褚飞掌中抽了回去,迅速捂上两边耳朵,激动焦急地呐喊起来。

    心是那么的混乱,乱得连守备功能都几乎要丧失,所以,她必须制止,不能再让任何言语侵入她的心房,改变她的想法,把深埋在心底那份对贺煜的爱消除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