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429 琰琰,妈咪带你去找爸爸

429 琰琰,妈咪带你去找爸爸

    忽然提及这种话题,倪媛媛不由得怔了一怔,呆看着郑梦琪,脑海闪出一幕久远的画面来。

    郑梦琪见状,狐疑不已,“怎么了?有没有与他发生过关系难道还要想啊?或者,你羞于启齿?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现在都21世纪了,婚前性行为很正常,再或者,他或你有这方面的障碍?”

    “没,不是,我们……我和他,有做过!”迎着郑梦琪忽然张嘴瞪眼的大惊小怪的样子,倪媛媛心一横,口是心非地应答出来。

    郑梦琪神色定下,心头既有放松,又有妒嫉,稍会,恢复假惺惺,给出一个建议,“那就好办,不管怎么说他也得负责任,娶你!”

    娶……娶自己?是啊,这是自己做梦都渴望的!

    “对了,那方面的技巧,是不是很棒?给你带来不少快乐吧,你们是不是经常做?”郑梦琪猛然再道,凤眼一眯,语气变得暧昧十足。

    倪媛媛立即被这露骨的言语弄红了脸,不吭声。郑梦琪不死心,继续别有用意地追问着,结果倪媛媛只好下意识地回应出来,“一次,就一次。”

    “什么?只有一次?”郑梦琪嗓音陡然又拔尖起来,艳丽的容颜重现诧异和震惊,难以置信,“这怎么可能?小媛你是不是不够大胆豪放,让他觉得没趣,于是再也不找你了?”

    “我……我……”倪媛媛闪闪烁烁,搭不上话来。

    “对了,把你和他的第一次……即唯一那次的情景告诉我吧,整个过程是怎样的?他的反应如何,你的又如何,你们总共做了多少回合?做了多久?这些都告诉我!”

    整个过程?他的反应?自己的反应?总共做了多久多少回合……整个过程,他的反应,持续多久时间……倪媛媛反复低喃着,脑海里面却是一片空白。

    郑梦琪渐转不耐烦,继续急声催促,倪媛媛仍支吾不语,无言以对。

    正好,厕所大门突然被推开,其他客人进来方便,倪媛媛慌乱紧张的心情不禁一舒缓,趁机转开话题,提醒郑梦琪,“咱们也赶紧上厕所吧,弄完好出去,太久的话他们会起疑或不高兴的。”

    “可是我刚才问你那些……”

    “下次吧,下次我找个时间告诉你,这不是普通的事情,而是……总之,我答应会跟你讲的。”倪媛媛边说,边挽住郑梦琪走向独立的厕格子。

    郑梦琪嘴里不断嘀咕,但也还是漫步随倪媛媛走,两人都小解完毕后,离开女厕。

    回到餐厅大堂,她们下意识地朝凌语芊那桌看看,却见桌子空空,人已不在,于是收回视线,注意力集中到贺煜和轩辕彻身上。由于心中还是对贺煜畏惧几分,见他依然紧绷着脸阴测测的,一副生人勿近状,便不敢打扰和纠缠,默默吃着饭,直到晚餐结束。

    “我和熠还有事要办,你们都有开车来吧,那先此告别了,路上小心!”在餐厅门口,轩辕彻果断提出分道扬镳。

    倪媛媛与郑梦琪心中即便多少猜到这只是他的一个想摆脱她们的借口,但也不敢多说,毕竟旁边某个人影此刻还是面色阴霾不容招惹的样子,于是顺势装作大方和得体,对轩辕彻点点头,当然也不忘给贺煜关切一番,然后,先行离去。

    空气里瞬间一静,轩辕彻眸色复杂幽深地望着贺煜,数秒,叹出声来,“你咋了?还在为今晚那事儿吃醋吗?其实真的没必要,尚东瑞对她好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一起吃饭也不代表什么,至于琰琰的某些言行,具体原因你心里明白,故你又何必自寻烦恼,吃这没必要的干醋……”

    “我吃我自己的醋。”紧抿在一块的两片薄唇赫然开启,贺煜总算发话。

    轩辕彻先是一愕,随即抡起拳头直接往贺煜肩用力一砸,吆喝,“那你更不应该吃醋,这都多少次了,你还犯,你说你是不是活该?”

    “你不懂的。”

    “我不懂?我怎么不懂?好吧,那你解释给我听,看到底是我不懂呢,还是你自找苦吃!”轩辕彻继续不以为然地嗤了一下,见好兄弟那好不容易启开的嘴唇再度闭紧,不禁无语又无奈,沉吟了片刻,又道,“对了,你当时跟了你女人去洗手间,去了那么久,你俩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你有没有对她怎样了?”

    对她怎样?具体情况,他似乎不记得了,脑海中盘旋的尽是她羞愤悲切的模样,让他只需一想起就忍不住心疼,是啊,他到底对她做过了什么?

    可是,头痛,好痛!

    大脑神经忽然像被某样东西狠狠扯到似的,贺煜眉头蓦然紧皱起来,呈现出痛苦症状。

    轩辕彻见状,不再追问下去,手臂一抬环住贺煜的肩膀,“看来你醉了,且累了,赶紧回家休息吧,有什么事明天起来再做打算。”

    话毕,搂着贺煜往停车场方向走,贺煜继续一声不吭,静静地任由他带领,迈起步来。

    不错,自己得好好睡一觉,待神志清晰下来再去了解情况,去处理情况。芊芊,小东西,你这折磨人的小魔女……

    深夜,月朗星稀,幽静而宁谧,阳台上映出一个纤细孤寂的倩影来,正是边喝红酒边对着夜空发呆的凌语芊,她脑海里面,尽是今晚在饭店的情景,尽是那个“魔鬼”对她的羞辱和伤害。

    那天,尚弘历提出第二步计划让她执行,可她并没立刻就去找“贺熠”,本想着这周末过去再做打算,料不到今晚突然碰上了,而且,他还极其恶毒地对她出言不逊,嘲讽侮辱,把她伤得体无完肤。

    她痛,并非因为他的看不起,而是他最后那句话!他在狠狠地提醒着她,她的身体给了贺煜以外的男人,她打破誓言,违背了“身和心永远只属于贺煜”的承诺。

    情况的发展,根本就不到她控制,当时春药作祟,让她产生幻觉,觉得一切情景回到了当年的新婚夜,思绪混乱加药性驱使,于是把他当成了贺煜,从而导致……

    可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事情已经发生,再也回不了头!恨只恨,自己估计错误,赔了夫人又折兵!谁料到,曾经那么善解人意、温润体贴的谦谦君子是个不折不扣、尖酸刻薄的魔鬼,白吃了还出言羞辱!

    看来,第二步计划是无法实现了!其实,整个计划根本就不应该开始,这根本就是一条荒谬至极的“美人计”,是自己糊涂,就那样接受了这个安排,到最后,非但让自己堕入万劫不复的深渊,还解决不了问题!

    怎么办?事到如今应该怎么办?实话告诉尚弘历她无法完成任务,然后,与他们一起等待法律的制裁,再然后,备受世人耻笑、谴责和批判,把琰琰也拖下水?

    琰琰,她那可怜的小宝贝,不,她怎么忍心让他面临这些,怎么忍心让他承受这些!所以,她得想个办法,避免这一切发生,但想什么办法?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可行之计?

    握住酒杯的手,无力地搁在阳台的栏杆上,凌语芊整个脸庞也跟着埋入冰冷的不锈钢,无声无助地痛哭出来。

    贺煜,假如你在,那该多好,你在的话一定会帮我想办法,不,假如你没死,我根本不用走到这一步,根本不会面临这些。贺煜,你为什么要离开我,你明知我需要你的保护和照顾,无论如何你都应该保护好你自己,不让你自己出任何事故的,你真坏,你要真的没办法,应该把我也带走,你为什么不把我也带走,而是将我留在这个世上,承受这些非人的折磨和痛苦?

    坏蛋,大坏蛋!

    “妈咪……”

    凌语芊正在悲切控诉和恸哭中,一声轻轻的呼唤忽然自她背后传了过来。

    是琰琰!

    小家伙醒了吗?在房间找不到她,于是也过来阳台了?

    脊背先是一僵,凌语芊继而迅速抬头,回首一看,只见那皎洁的月光底下,正是那个令她疼入灵魂的小身影,他正看着她,稚嫩的小脸布满了担忧和关切。

    “妈咪总是半夜喝酒,这样对身体很不好的。”小家伙抬着幼小的腿儿,缓缓走到她的跟前。

    凌语芊边抹着泪水,边故作轻松地接话,“没事,妈咪会节制,妈咪喝一点点而已。”

    喝一点点?会吗?

    尽管满怀不信,但小家伙也体贴地没点破她,嫩嫩的小手儿举了起来,一起拭擦着她面上的泪痕,都弄完后,目不转睛地凝望着她,讷讷地道,“妈咪是不是在想爹地?琰琰也很想他。其实,琰琰真希望爹地如姥姥当初跟琰琰说的那样,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而不是……死了。因为不管爹地去了多远的地方,只要确定他还会回来,琰琰都会等他的,多久都能等的,就像当初我们在美国,回来后,就碰到爹地了。”

    真是母子连心,心灵相通,小家伙的心思,竟和她一模一样,她在想贺煜,希望贺煜没死,他也是!

    是的,只要有希望,多久都可以等,就像以前,因为误会,她与贺煜离婚,带琰琰背井离乡,但心底终究残留着一丝希冀和憧憬,可惜,现在情况不同了,这次,是再也不可能,除了梦里,她再也无法见得到他了。

    “本来,我们在北京遇上熠叔叔,他很疼琰琰,也说最爱的人是妈咪,琰琰还以为能让他取代爹地呢,那样妈咪就有人陪伴和照顾,可惜都是琰琰一厢情愿,他根本就是个说话不算数的小狗,不,大狗!”小家伙继续感叹,转开脸,仰望着遥远的夜空,语气难掩忿忿不平,看来仍在为傍晚的事伤心着,气恼着。

    凌语芊听罢,胸口像被针蛰到,疼痛地揪起,手爬上他的小头颅,无限心疼地抚摸着,稍后,抱住他坐在藤椅上,低吟出声,“琰琰你看那天空,是否觉得月亮很圆,很亮,很美?还有那些星星,也很闪亮?”

    约莫几秒,小家伙才作答,“嗯,是的。”

    “那这个世界呢,也很美吧?不但有很多漂亮的东西可以看,还能玩到很多精彩的事物,琰琰一定很爱这个世界吧。”

    “嗯,是的。”小家伙继续天真无邪地回应,顺势依偎在凌语芊的胸前。

    “那琰琰是喜爱妈咪多一些呢,还是更爱这个世界?”

    “当然是妈咪,妈咪比任何东西都重要!”稚嫩的嗓音立刻提高了不少,坚决又果断。

    一股暖意,即时涌过凌语芊的心头,苍白的脸庞绽出了一抹欣慰的笑,继续慈爱怜惜地在他脸颊摩挲片刻,语气迟疑,包含着一丝别样的用意,再道,“是否妈咪去哪,琰琰都愿意跟着妈咪?”

    “嗯嗯,琰琰要永远和妈咪在一起,永远不分开。”

    凌语芊美丽的唇角更加往上扬起,又是略作停顿,语气变得更低,“真是妈咪的乖宝贝,那妈咪带你去找爹地可好?”

    “找爹地?爹地不是已经……”这下,小家伙迅速抬起头来,迷惑不解地看着她,小身子也站直了。

    凌语芊却转脸朝外面看去,自顾呢喃,“到时,咱们不但可以见到爹地,还能见到姥姥,甚至薇薇阿姨,还有你曾爷爷,采蓝阿姨……他们都是好人,都爱琰琰和妈咪,我们在一起,再也不分离……”

    爹地?姥姥?薇薇阿姨?还有曾爷爷和采蓝阿姨?他们不是都已经……

    琰琰越听,越觉得困惑不解,皱着眉头一瞬不瞬地盯着凌语芊,少顷,重新伸出手来,轻抚着凌语芊神思恍惚的容颜,语气肯定地道出,“妈咪你放心,虽然爹地不在了,琰琰会代替他好好照顾你,琰琰现在跟月亮娘娘祈祷,希望能快点长大,最好能有爹地那么高,有爹地那么壮,还有爹地那么能干,那样琰琰不但能保护妈咪,妈咪也可以把琰琰当成爹地。”

    随着他的述说,凌语芊渐渐从迷失的神智中恢复过来,凝望着他,忍不住在脑海幻化出他长大后的模样,很明显,那就是一个活生生的贺煜。

    情不自禁地,她对他发出一个请求来,“琰琰,你能不能抱抱妈咪?”

    琰琰听后,不假思索地应了一声“好”,两只手儿迅速搂住了她。

    凌语芊即时全身一僵,紧接着,如沐浴舒适的温泉里,紧绷的肌肉一点一点地舒展开来,随后,闭起眼,与他更近地贴在一起。

    本是小小的手儿,她却感觉是那双强健有力的手臂;小小的身板,她却感觉是那副安全温暖的胸膛,每一样,都那么熟悉,那么温暖,令她深深眷恋,她使劲地吸着气,颤抖的嘴唇逸出一句飘渺空灵、充满渴盼思念的低唤:贺煜——贺煜——

    贺煜,你等我,我要去找你了,我会带琰琰一起去,届时,我们一家团圆,再也不分开!而我,又可以躲在你的翼下,受你呵护,受你保护,无忧无虑,再无忧愁和悲痛,有的,是满满的幸福和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