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430 他都知道了!

430 他都知道了!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悲观绝望的夜晚,在晨曦冲破雾霭大地苏醒时,也随之燃起一丝光亮和希望。

    昨天夜里,凌语芊和琰琰在阳台一直呆到三点多钟才回卧室,然后在琰琰的央求下,她陪他睡着了,再然后,一直沉在自己渴望的梦境里,直到耳畔传来一声声轻快而急促的呼唤。

    “妈咪,快起床,起床吃早餐了,熠叔叔煮了很多好吃的早餐,你起来吃吧。”

    起床,吃早餐……很多好吃的早餐……但是……熠叔叔?她不是还在做梦吧?不过,她又怎么会梦到这个魔鬼?

    凌语芊娥眉轻蹙,下意识地甩了甩手臂,企图驱走某个不该有的字眼。

    被她推开的手儿,继续坚持不懈地在她臂上拉扯一把,继而转为拍打她的脸庞,叫喊得更大声,“妈咪你咋了,我是琰琰啊,快起床陪琰琰吃早餐。”

    琰琰?她最珍贵的小宝贝琰琰?凌语芊无法再回避,终于睁开了眼,惺忪睡眼一片茫然,泛着零星几许血丝,看到跟前熟悉的小人影,她咧嘴一笑,沙哑地喊出,“琰琰,早上好。”

    “妈咪,早上好!熠叔叔来了哦,他还煮了很多好吃的早餐给咱们吃,你快起床洗涮吧。”

    熠……叔叔?再次听到这个特殊的字眼,凌语芊全身都僵硬住了,刚苏醒的细胞也都停止了运动,直到琰琰拉她,想把她拉下床时,她才结结巴巴地问,“琰琰,你说什么?那个……熠叔叔来了?”

    “对啊,他很早就过来了,是褚飞舅舅给他开的门,琰琰起床就见到他在厨房忙。”

    褚飞开门给他?为什么呢?这个褚飞真是的……

    “对了妈咪,原来我们误会熠叔叔了,他昨天只是跟那两个女人吃饭而已,还是轩辕叔叔提议的,但并没有陪她们去逛展览,他白天真的很忙,不过他答应我,以后再忙也会抽出时间陪我们,他还说,今天带我们出去郊游!”琰琰自顾告知着某些事情,一脸兴奋和愉悦,继续拉凌语芊下床。

    避免伤害到他,凌语芊便也随他起身,下地,但心头持续震惊混乱着,待她洗漱完毕出到饭厅,见到那个高大的人影时,更是整颗心都几乎停止跳动了!

    琰琰心思单纯,不知情由,一个劲地嚷着她,“妈咪,快,咱们吃早餐吧,吃完好出发去郊游了哦。”

    凌语芊缓缓回神,美目下意识地往四周环视着,问琰琰,“褚飞舅舅呢?”

    “舅舅说他约了人,出去了。”

    约了人?这么早?为什么事先没听他提过?凌语芊一听,眉心不由皱得更深,她清楚,这是褚飞给她制造的机会,为了让她从那件案子中脱罪,他继续努力撮合着她跟贺熠,毫不知道那魔鬼根本就不是人,昨天已经将她伤得体无完肤!

    一想到昨天的情况,凌语芊心中尚未愈合的伤口霎时又一次地被扯裂开来,眸中像忽然烧起一把火,悲愤无比地瞪向某人。

    贺煜心知肚明,自知有错,俊美的容颜挤出一抹窘迫讨好的笑,刻不容缓地道歉出来,“对不起,昨天我喝醉了,导致胡言乱语,你别放在心上,我跟你保证,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

    呵呵,对不起?要是道歉有用的话还要警察来做什么!

    凌语芊不禁想起某部电视剧的一句台词来。没半点原谅他的意味,且对他的恨也丝毫不减,再朝他深恶痛绝地怒瞪了一眼后,她甩了甩琰琰的手,转身欲离开。

    贺煜见状,高大的身躯闪电般地冲了过来,及时把她拉住。

    “放开我,别碰我,你这无耻的禽兽!”凌语芊本能地发起挣扎,且刻意痛骂出某个字眼。

    某人却是再也不敢像昨天那样肆意妄为地给予回击,俊颜窘迫阵阵,大手丝毫不敢松弛,牢牢抓紧她。

    凌语芊则是越想越愤怒,继续用力挣扎,对他又踢又踩,刺激性的话语也毫不间断地从嘴里发出,就连琰琰在场也顾不上了!

    “怎么,变哑巴了?不是很会说话吗?敢情舌头断了?也是,舌头那么毒,早该生疮,生脓,烂掉断掉,且永远也别想好起来!”

    呃——

    这小女人,她又何尝不是毒舌,她这些话,比他的还毒呢!

    当然,他可舍不得诅咒反击,即便她真的是毒舌,他也喜爱,她身上每一个部位,他都爱如珍宝,都不容许受到半点损害的,所以,他目前要做的,还是得继续道歉。

    可惜,饱受悲伤痛楚、绝望到几乎寻死的凌语芊哪里肯接受他的道歉,继续抬脚狠狠踢着他的腿,甚至低头去咬他,但贺煜都咬紧牙关默默承受,默默地任由她发泄,倒是琰琰,被这些画面吓住了,再也忍不住,冲过来劝止。

    “妈咪,好了,你不能再打叔叔了,再打下去,叔叔会死掉的。”

    死掉?死掉最好,一了百了,省事!

    凌语芊非但没消停,还更加狠劲。

    琰琰完全无法理解,不停地劝慰着,贺煜见情况越发不可收拾,终也不再放任,高大挺拔的身躯倏然扑下地面,出其不意地跪在她的跟前。

    “对不起,真的非常非常对不起,我错了,错得很离谱,你给我一次机会,我答应你以后再也不会这样,否则任你处置,你用刀子刺我,用火烧我,甚至用枪打破我的头,弄死我,我都不会还手的。”

    “放手!”凌语芊依然没半点动容,挣扎持续。

    “不放,这辈子都不放,永远都不放!语芊,我爱你,很爱很爱你,永远都爱你!”贺煜先是继续忏悔和深情表白,见她仍毫无原谅之意,那只被他握在掌中的小手不惜自伤、更用力地挣脱,唯有走上关键的一步。

    磁性的嗓音略微压低些许,他一针见血往下说去,“那些事,都是尚弘历叫你做的对吧?尚弘历叫你用美人计诱惑我,好让我站在他那边,听他摆布和安排对不对?”

    轰!

    突如其来的特殊话题,让凌语芊身体一记震颤,连挣扎的动作也不自觉地停了下来。他说什么?他竟然发现了这件事?那他是如何查到的?

    “假如真是这样,那你就不该和我闹翻。你原谅我吧,以后我都听你的话,都听你的!”从她的反应,贺煜更加肯定了自己与轩辕彻的猜想,精明的眸子愈加锐利,似要把她看穿看透。

    凌语芊心海即时如浪涛翻滚起来,持续僵化了片刻,一言不发,欲走开来。

    贺煜再次将她扯住,看了看琰琰,且小家伙协助,“琰琰,你告诉你妈咪,叔叔知道错了,保证以后再也不会惹她生气,你劝她原谅叔叔一次,然后咱们赶紧吃早餐,好让叔叔将功赎罪,带你们出去郊游。”

    琰琰早被他收服,刚才就主动在帮忙,如今更是愿意,听罢再次恳求出声,“妈咪,你就给熠叔叔一次机会啦,你常教导琰琰,人非神仙孰能无过,做错事不打紧,最重要的是知错能改,熠叔叔已经意识到错误,还一大早过来赔罪,现在又跟你下跪求饶,可见他真的很有诚意,再说,你刚才已经动手揍了叔叔一顿,什么气都消了哦!求求你,别再继续了,今天天气这么好,最适合郊游,咱们别因一些没意义的事而浪费时间呀!”

    没意义的事?小家伙天真无邪,根本就不懂大人的世界,这哪是没意义的!

    凌语芊不禁为儿子如此轻易原谅某禽兽感到憋闷,但同时,也为刚才的行为感到后悔,琰琰才这么小,她竟然不顾他在场,就那样当着他的面,上演暴力行为,还出言不雅,她这样跟“某禽兽”又有何区别!

    而最主要的是,那个等待实行下去的计划……

    是啊,假如就一直与某禽兽对立的话,又怎能完成接下来的任务?

    昨晚,因为太过绝望,她不惜动了想带琰琰一起轻生、来个一了百了的念头,但现在,天亮了,思绪不再处于黑暗状态,内心想法也就没再往绝路走。

    瞧小家伙他,多高兴多满足目前的状况,美味可口的早餐,充满生机的郊游,都令他无比兴奋和期待,除此,将来他还有很多更值得高兴和期待的事情,故她又怎能去扼杀它们!他有属于他自己的人生旅途,她没权去支配与安排,更不能就此毁掉,即便她自己过得再痛苦,也不能这样!

    因此,路,还是得继续走下去,姑且别管这禽兽到底想怎样,为何这么快又变好回来,既然他主动了,她应该把握,将任务完成,不仅是为自己,更为了琰琰!

    想罢,凌语芊暂且压住仇恨,给某禽兽一记冷瞪,随即牵起琰琰的手,与他一起走到饭桌边。

    琰琰立刻恢复愉悦,贺煜也暗松了一口气,望着她美丽的倩影,心头万千感慨,再低头看了看自己那双黄金膝,又不觉苦笑出来,伸出手,轻轻揉了一下,而后站起身,跟了过去。

    ------题外话------

    不知亲们是否发现书名改了?是的,为了响应网站新一轮整改,《蚀骨沉沦》从此改名为《蚀心绝恋》,内容不变,就书名变而已。为配合网站的整改活动,紫这两天要回头自查一下前面的文,码字时间变少了,这两天的更新内容可能也会变少一些,但会争取不断更,明天的更新也是在这个时间,谢谢大家的支持,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