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435为住在一起,再腹黑也要(实体书有售

435为住在一起,再腹黑也要(实体书有售

    “你……你要干嘛?”娥眉微蹙,她下意识地顿了顿胳膊。

    贺煜紧握着,低沉的嗓音发出近乎央求的话来,“明天可不可以别走,就跟琰琰在这里住下去好不好?”

    呃……

    他……他不是已经说过好多次,而她也次次拒绝了吗,怎么还不死心!

    “你告诉我,为什么不肯住下,只要你说得合情合理,我就放手。现在非常时期,你应该以大局为重,我这里的安全性是你那边的一百倍。”

    “你不是说过他们目前还不至于想我们死吗,那就不用怕啊。”凌语芊便也开口解释,眉心依然微蹙着,其实,他这个理由,今天早就说过N遍,而她也辩驳了N遍,谁知他偏偏不甘休,根本就是在浪费时间嘛,自己可要早点睡,明天早点起床收拾整理,带琰琰回家呢!

    想到此,凌语芊不禁又顿了顿手肘,然而他还是把她抓得紧紧的,他甚至一记用力将她扯到了沙发上,高大的身躯迅速翻转,把她围困在他与沙发之间。

    “喂,你……你要干嘛。”凌语芊咽了咽口水,结结巴巴地喊,真该死,看着他这张酷似贺煜的脸庞,她心跳无法控制地加快,怦怦怦的,似乎要掉出来了。

    “你急着走,是不是担心我会对你怎样,我要是答应再也不欺负你,那你是否就肯留下来?”极具磁性的嗓音变得更加低沉,几乎低不可闻,彼此间的脸,只剩了两厘米距离,贺煜极力忍住没往那娇艳欲滴的樱唇吻下去。

    但是,那股从喉咙喷洒出来的热气,带着内心深处的强烈*渴求,不可避免地拂过凌语芊的脸和脖子,一下一下地烤炙着她,她身体禁不住地颤抖了起来。

    “继续留下来好不好?我只想每天都能见到你,见到琰琰,这样,我就满足了,故你答应我,好吗?小东西……”

    小东西……

    他……他干嘛又用这样的称呼,这是贺煜对自己的昵称,他三番四次地盗用,居心何在?想要取代贺煜吗?不,她才不允许!

    意乱情迷的心像是瞬间被重重敲打了一下,迷糊不清的神智也随之回归过来,凌语芊用尽全力往他胸上一推,刻不容缓地往卧室奔去,关上门。

    贺煜先是一愣,随即大步追去,大手握住门把用力一扭,可惜扭不开,她反锁了门!

    哎,果然是个折磨人的小魔女!

    垮着脸,他就那样静静呆立,好半响,放在门把上的手终缓缓松开,又是满怀无奈和沮丧,转身走开。

    翌日,凌语芊根据计划带琰琰离开,小家伙对这个“熠叔叔”果然极喜爱,临别前,抓住贺煜的手殷切切地道,“熠叔叔,虽然琰琰跟妈咪回家住,但琰琰会继续想念熠叔叔的,熠叔叔有空的话也可以过去琰琰家,这样咱们还是可以一起吃饭,一起玩游戏。”

    原来,为了挽留凌语芊,贺煜还走了儿子政策,可惜小家伙心里的天枰终究是偏向妈咪那一边,经过几次恳求和劝哄妈咪不成功之后,便也放弃,决定听从妈咪的安排,对眼前这个爱莫能助的熠叔叔,只能一再地安慰了。

    贺煜那张俊脸,还是跟昨晚那么懊恼,他自然知道自己可以借此过去她家,但那顶多只能陪她们适量时间,而不像在这里,可以时刻感受到她在身边,夜晚还能偷偷去看着她睡觉……

    算了,再想也无补于事,还是先让她们离开,他好静下心来再努力思索还有什么办法让她继续住下去,总之,难得有机会,他无论如何也要她再次住进来的!

    暂且收起懊丧,贺煜蹲下抚摸一把琰琰的小脑瓜,笑着冲他点点头,然后,牵住他的手,带她们出门,将她们送达目的地。

    褚飞刚好在家,见凌语芊带琰琰回来,意外之余略略失落,原来他也希望凌语芊能继续住在贺煜那,还期待着这样能增加两人之间的感情呢。

    “怎么?好像不欢迎我回来?”看着他这副表情,凌语芊又岂会不清楚他心里想什么,不由娇嗔了一句。

    褚飞回神,急忙赔笑,“哪里哪里,这可是凌姐你的房子,我怎会不欢迎,再说我自己住也挺孤单的,时刻盼着你和琰琰回来呢。”

    哼哼,是吗?诡计多端的家伙!

    凌语芊再给他没好气的一哼,将手袋给他代劳,自个儿牵着琰琰往客厅里去。

    褚飞摸了摸头,准备跟上去,又忽觉背后传来一道冰冷如刀的瞪视,这才想起某人,于是回头给出友善热情的笑,暗暗表明自己的立场。

    贺煜仿佛没收到似的,继续给他冷冷一瞥,目光转向那抹倩影时又立即温柔了下来,就那样定定站着注视几秒,告辞了。

    他边驾车,边再次把思绪转到怎样才能让凌语芊重住他住处的事上,正想着,轩辕彻来电了。

    听着他无精打采的嗓音,轩辕彻不由调侃了一句,“怎么了?这声音听起来有气无力的,该不会昨晚又和你女人搏斗了三百回,被榨干了吧?”

    贺煜懒得理会,剑眉一皱,用气门发出一声嗤哼。

    “那你现在还在床上喽,那我这是打扰到你了?噢,老兄,对不起,我这就挂断。”

    “她回去了,你有屁快放有话快说!”

    “啊?她回去了?你……不是吧?难得有此良机,你不是应该把她留下吗?这……不像你的作风耶。”即便是隔着手机交流,却不难想象轩辕彻此刻的表情是怎样的目瞪口呆。

    “我想留,可她不肯。”烦躁沮丧重现贺煜俊美的容颜上,本能地跟轩辕彻发出了求助,“对了,忘了你有颗好使的脑袋,这事儿,你就再帮我想个办法吧。”

    “我帮你想办法?这个……这个……”轩辕彻心境逐渐回归平静,沉吟了数秒,便也给出提议,“只能是抓住时机,亲自制造危险喽!”

    亲自制造危险?难道又来一次飞车枪杀?不,他不能让她再体会一次那样的恐怖和惊险,她当时吓得脸都白了的模样,他心有余悸呢!

    “这个行不通,换个办法。”

    呃……

    贺煜在想什么,轩辕彻岂会不清楚,确实,这样的危险不宜再上演,毕竟一个是女人,一个是小孩,哪能儿戏!

    所以……

    “知道杀人放火吧,既然不能‘杀’,只好放火!”

    放火?贺煜脑海冷不防地闪出一幕画面来。

    心有灵犀,轩辕彻接着道,“对,用上消防演习!”

    “好,我知道了,那你赶紧负责安排。”贺煜本是沉闷的嗓子瞬间多了不少生气,看来,是一扫之前的阴霾了。

    电话那端的轩辕彻,薄唇也邪魅地抿了起来。

    偷乐了一会,贺煜想起还有一事,不禁再开口,“你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吗?”

    轩辕彻心思这也转过来,语气略严肃了下,“想问问你昨晚与老狐狸见面后有何进展。”

    “挺好,不出两日他一定会答应。”

    不出两日?真有这么快吗?虽然有点难以想像,不过听到好兄弟如此果断利落的回答,轩辕彻于是信了。

    贺煜整个心思都在某件大事上,说罢又立即转开话题,对轩辕彻再交代一番,继而结束通话,好让彼此投入准备当中……

    因为一场完美的算计,当晚,凌语芊住处的客厅发生了一场“火灾”。

    她正睡得香甜,忽闻褚飞的叫声,好不容易睁开眼后,只见褚飞拉拽着她的胳膊,样子仓皇地对她大喊,“凌姐,失火了,快起来!”

    什么?失火了?

    一听这危险的字眼,凌语芊神志瞬间由混沌转向明晰,反抓住褚飞的胳膊,嘴唇直打哆嗦,“你说真的?哪儿失火了?”

    “就在客厅,咱们赶紧走!”话毕,褚飞松开她的手,改为抱起依然沉沉熟睡的琰琰,事不宜迟往外奔。

    凌语芊也刻不容缓地跟上去,出到客厅见着那猛烈狂烧的大火,彻底花容失色。

    真的起火了!而且,火势极大,整个屋子被照得通亮,白烟到处弥漫充斥着……

    她脑海里,不由自主地闪出类似的一幕,想起母亲当年在火海中的惨死,心胆俱裂,再也顾不得多看,从褚飞那抢过琰琰,用尽全力冲出门去,就那样亡命地往前奔跑,直到周围传来一阵阵凉意,眼前再也不见那骇人恐怖的画面,空气里再也闻不到烧焦的味道,她才停下来。

    安全了,没事了,她和琰琰已逃到大厦外的小区花园里了!

    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她抬头仰望着住所所处的楼层,心有余悸,久久都说不出话。

    “凌姐,不用怕了,现在没事了。”褚飞伸手在她肩头轻轻一按,与她一同仰望着高处,若有所思。

    凌语芊心情慢慢趋于平复,也才晓得问起失火的原因。

    褚飞神色一闪,很快,若无其事地应道,“我也不清楚,我正睡着,忽闻一股烧焦的味道,于是跑出来看看,只见客厅大火团团,便不敢多想,急忙去叫你和琰琰。”

    “那你打电话报警了吗?对了,刚才我们好像没按消防铃,隔壁的邻居岂不是……还有整栋楼,天,不行,我们得去看看……”凌语芊又想起另一件更重要的事,话音未落就迫不及待往大厦门口奔。

    褚飞面色一变,欲阻止她,恰好另一只手比他还快及时拉住凌语芊的胳膊,伴随着焦虑担忧的嗓音响起。

    “你没事吧?你跟琰琰都没受伤吧?”

    是贺煜!

    瞧着突然出现眼前的男人,凌语芊即时止步,满面愕然。

    他……他怎么来了?

    “是我刚才给贺总打电话,我觉得这次的大火可能与那件事有关,第一意识想到了贺总。贺总,你速度果然够快,来,我和你上楼去看看!”褚飞发话,解开凌语芊的困惑。

    贺煜冲褚飞点点头,将凌语芊和琰琰安顿到旁边的长椅上,叮嘱她在此静候,然后与褚飞走向大厦。

    凌语芊一直目瞪口呆着,愣愣地望着他们渐渐远去,脑子一片空白。

    贺煜和褚飞来到凌语芊的住处,那儿已屋门大敞,本是大火狂烧的客厅已回归平静,那些白烟也都不见了,一个魁梧高大的人影正在沙发上休息着,是轩辕彻。

    原来,今晚这场大火并非意外,而是人为,那人,便是他们三个,至于目的,可想而知。

    贺煜知道褚飞希望他与凌语芊好,便预先把计划告诉褚飞,结果如他所料褚飞欣然支持,夜晚褚飞先在凌语芊的水中偷偷加入适量安眠药,让她睡得很沉,然后开门给贺煜和轩辕彻进内,一起着手准备“大火”,都准备就绪后,褚飞去叫醒凌语芊,带她和琰琰逃出门,暂且匿藏在阳台的贺煜与轩辕彻立刻出来灭火,完后贺煜下楼,佯装刚刚赶到,整个过程根本就是神不知鬼不觉!

    如此完美的计划,也就贺煜和轩辕彻这哥俩能想得到做得到,要是他们的长官知道他们在特训营多次模拟的消防演习学以致用在“泡妞”上,不知会如何反应呢……

    “好了兄弟,这下你终如愿以偿,有没有打算怎样报答一下我们?”斜靠在沙发上的轩辕彻继续惬意地舒展着四肢,饶有兴味地冲贺煜问了一句。

    “就是就是,我也帮了很大忙呢,庆祝的话自然少不了我!”褚飞雀跃地附和,对贺煜和轩辕彻,他一直暗藏敬佩与崇拜,之前苦于身份与立场,不便表露,如今情况发展到此他不用再忍了,那股兴奋劲儿简直像中了*彩似的。

    不同于他们的心花怒放,贺煜剑眉轻蹙,锐利的眸子装模作样地沿着整个屋子扫视一遍,不慢不急地答了出来,“虽然整件事进展得很顺利,但结果能否成功还是未知数呢。”

    “这就要靠你和褚飞的功力了,反正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不过照我说,一定没问题,你们行的!好了,时间也差不多,我得先走,接下来你们搞定,我等着好消息!”轩辕彻依然自信满满,半点担心都没有,话毕站了起来,给贺煜留下一记意味深长的注视,这就走了出去。

    屋里寂静了片刻,褚飞语气迟疑地对贺煜问了出来,“贺总,那现在怎么办?可以去把凌姐叫上来了吧?”

    “嗯,你在这呆着,我去。”贺煜轻声交代一声,高大的身躯随即也朝门口走,

    事不宜迟来到楼下。

    “怎样了,情况怎么样?”凌语芊一直在焦急地等着,见到他,不禁也迫不及待了。

    “火都灭了,没什么大问题。”

    火灭了?没大问题?明明是个好消息,凌语芊却有点难以置信,毕竟,刚才那场大火她是亲眼目睹,那根本不是一下子就能熄灭的呀。

    “来,上去吧。”对于她的怀疑,贺煜采取忽视,若无其事地从她怀中接过琰琰。

    凌语芊仍旧呆呆的,下意识地将琰琰递给他,而后心不在焉地随他上楼,重返屋里,见到里面一派平静,再次深深震颤住。

    火真的灭了,除了天花板被熏黑了一大片之外,其他地方都好好的,他和褚飞……是如何做到的!

    看出凌语芊的质疑,褚飞眼神飞速一闪,瞄了瞄不动声色的贺煜,便也赶忙稳住略乱的心情,进入下一步计划,突然忧心忡忡地叹了一下,“这次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只是不知下次还能不能如此幸运,凌姐,安全为主,我看你和琰琰还是先搬离这里一段时间吧。”

    凌语芊听罢,视线重返褚飞身上,因为一时迷惑皱起眉头。

    “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我怀疑这次的大火与那件事有关,刚才我和贺总扑火时认真观察分析了一下,都觉得是有人蓄意放火。”

    有人蓄意放火?凌语芊这也再次想到起火原因,不过,假如真是那伙人,他们是怎么进来的,还有,贺煜明明说过他们暂时不会取人性命的呀!

    依然困惑满怀,她迷惘的眸儿又转向了贺煜,正好见他短促快速地冲她道,“你去收拾一下,随我走,还有琰琰的也要,褚飞你帮帮忙。”

    “可是……”

    “还可是什么,是不是等到出人命了才肯听话?”出其不意的怒吼,迅速打断凌语芊的迟疑,只见贺煜俊颜一下子深沉起来。

    褚飞适时做出劝解,“凌姐,听听贺总的话,他懂的比我们都多,听他的准没错,来,我帮你收拾。”

    凌语芊咬唇,讷讷地瞧着贺煜那张犹如乌云密布的面孔,再看看褚飞满眼担忧和焦急,便也依从了,但叫上褚飞一块去。

    “我?我不用了,其实对方的目标只是你们,只要你们不在,他们不会再来怎么样的。”

    “但……”

    “你废话还真多,哪来那么多但是!这是你的问题,你管好自己就行了,理别人那么多干嘛?”贺煜又是不给凌语芊任何说话的余地,再次佯装恼怒地叱喝着。

    凌语芊本能地嘟起小嘴,甚是不悦和委屈,可最终还是乖乖地去收拾细软,随他离开了家门。

    深更半夜,四周围都一片寂寥,小小的车厢内更是静得鸦雀无声。

    上车之后,贺煜把琰琰交给了凌语芊,然后一声不吭地驾驶。

    凌语芊心情还是很郁闷,更是一字不说,紧抱着琰琰,目不斜视直看着前方,就此,维持到目的地。

    贺煜先下车,来到副驾驶座这边,打开车门朝凌语芊伸出手,凌语芊便也又将琰琰轻放到他怀里,说也奇怪,这般折腾小家伙竟一直没醒,若非有平稳的呼吸在,还真让人着急担心的。

    “那个,还是我抱琰琰吧。”凌语芊下车后,见贺煜还腾出手去把她行李袋也提上,终体贴地道出一声。

    贺煜缄默依旧,维持着酷酷的姿态,倒是走得不费吹灰之力,直至踏进屋子,进入那间充满男性阳刚气味的主卧室,紧抿的薄唇才启开来,“你和琰琰继续在我卧室住,这些东西明天再收拾了,时间不早,赶紧睡吧。”

    话音落下之际,他已将琰琰放在了柔软的大床上,且小心翼翼地盖上被子,然后,站直身躯,眸色深深地看了凌语芊一眼,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凌语芊两道细细的眉儿已经紧紧蹙起,贝齿用力咬在粉嫩的唇瓣上,默默目送着他,直到他决然的影子完完全全地消失于她的视线之外,她才走过去,关好门,到床前坐下,抓起琰琰的小手轻轻摩挲着,思绪处于一片混乱当中……

    至于贺煜,离开卧室进入书房后,那张紧绷的俊脸终于慢慢舒展开来,迫不及待地拨通轩辕彻的电话,先前恶声恶气的嗓子换成了洋洋得意,“搞定了,你想怎么庆祝,都随你吧!”

    轩辕彻一点意外也没有,笑呵呵地回道,“真的呀,那先恭喜你了,彻底地如愿以偿!”

    贺煜双唇扬得更高,低沉浑厚的嗓音也继续充满了欣喜和雀跃,“那你慢慢想,对了,顺便打个电话给褚飞,跟他说我们已经回到了。”

    “我打?喂,你为什么不直接打?”

    “你时间多,我没空。”

    “你没空?该不会是……你等不及,现在就要那个她吧。”

    “好了,就这样,谢!”不给轩辕彻回复,贺煜干脆利落地结束通话,将手机往书桌上一搁,高大的身躯沉沉地往真皮大椅靠去,回想起刚才的情景,脸上笑意更加浓烈了起来。

    这招,真是管用,看来以后必要时都得耍耍酷,装装怒,那样,就不怕那小女人不听话了!

    ------题外话------

    貌似还有亲不知道最近更新是隔天一更。前几天已跟亲们说过,本文前面很多章节待整改,紫的码字时间都是熬夜挤出来,各种混乱情况下脑子也变得不好使,写两三千字比以往更耗时。碰上这样的时期,本来已经很对不住实体书出版宣传,无法像以前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去卖力宣传,但至少也要顾及的,我会把两天写出来的量(大概5—6千字)集中在一天发,第二天用来宣传实体书出版,相当于今天把明天的也更新了,明天会发一个公众章节专门宣传出版,亲们请知悉。

    最后,继续恳求大家支持《蚀心绝恋》的实体书。亲们可自行到“当当网”订购,不习惯网购的亲欢迎加入紫的QQ群【263315612】参加团购,货到付款,非常安全快捷,团购还有抽奖活动。无尽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