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436 狡猾!慢慢渗入——(实体书有售)

436 狡猾!慢慢渗入——(实体书有售)

    一夜惊魂,随着黑暗而消失,那场大火仿佛没发生过似的,特别是一直处于沉睡状态的小琰琰更是浑然不知。

    早上八点钟,小家伙醒来了,看到周围既陌生又熟悉的环境,先是迷惘,接着兴奋,透亮的眼珠子赶紧寻到床上另一个人影,呐喊出声,“妈咪,快醒醒,快醒醒!”

    折腾了大半夜,才睡不够几个小时的凌语芊可谓又累又困,好不容易被琰琰叫醒了也还是闭着眼,有气无力地咕哝,“琰琰乖,你先自己去洗刷,然后叫褚飞舅舅给你煮早餐,再或者,你自己煮,你不是会煮鸡蛋糖水吗,对了,你去煮鸡蛋糖水,煮多一些,留点给妈咪吃。”

    “不是的妈咪,舅舅不在啊,这是熠叔叔家。妈咪,我们怎又回到熠叔叔家了,难道琰琰又在做梦了?妈咪你快起来,告诉琰琰这是不是梦,妈咪……”这下,小家伙不但叫嚷,还开始摇晃凌语芊的胳膊肩膀,且卯足了劲儿。

    凌语芊即便再不情愿也已经身不由己,混沌的脑子逐渐变得明晰,随着琰琰的说话慢慢浮起一些画面,两扇睫毛儿,缓缓地睁开来。

    只闻琰琰追问声又起,“妈咪你可醒来了,你快告诉琰琰这是怎么回事,咱们昨天明明回家了的,昨晚也是在妈咪的房间睡,可是……咋一觉醒来又在熠叔叔床上了,这不是梦,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对不对?”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确实,人会这样,小家伙曾经为了继续在这里住下去,费尽口舌各种劝说恳求她,因而,难免会出现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把这说成梦也很正常,但,这是事实啊,这不同之前“被追杀”的那场噩梦,这根本圆不下去的,毕竟不可能一直这样生活在梦境里,所以,不能再骗他了!

    神志越来越清晰,凌语芊弯腰坐了起来,迎着小家伙明明很困惑却难掩期待兴奋状,她深吸一口气,面容带笑,回道,“这不是梦,咱们确实又回到熠叔叔家了,而且,接下来会继续在这住下去,因为咱们家天花板漏水了,得重新装修,必须搬离一段时间。”

    噢耶!

    听到这个答复,小家伙严肃认真的俊颜顷刻像开了花儿,一朵一朵地在那嫩生生的脸上舒展开,眉目尽是欣喜与欢笑,对这话的真实性是压根没去探究了!

    他还猛然捧住凌语芊的脸,在上面用力地亲了一口,留下一句“妈咪,谢谢你,你真棒!那我不妨碍你睡觉,你再睡一会,我去找熠叔叔,煮好早餐再叫你哦!”

    话毕,迫不及待地跳下床,箭一般地冲了出去。

    凌语芊轻抚着被亲过的地方,暖暖的,湿湿的,糯糯的,心中因此温热不已,可再回想他方才那股兴奋劲儿,又觉百味云集,开始凝思起来。

    那一头,跑出睡房的小家伙下意识地往厨房走,见那空荡荡一片,于是又折回客厅,然后,踏入旁边的客房,终于在床上找到了他欲寻觅的人影,急切的脚步一停顿,沉吟几秒,最后蹑手蹑脚地走近,趴在床沿上默默地看着床上的人,漆黑透亮的双眼,光芒闪烁不断。

    这是他头一次见到熠叔叔不戴眼镜,他发觉,不戴眼镜的熠叔叔更好看,更让他喜欢,因为,他就像看到了爹地一样。

    对的,不戴眼镜、睡着了的熠叔叔,真的很像爹地呢!

    以前爹地还在的时候,他也会偷偷看爹地睡觉,还伸手去摸爹地的脸,然后爹地醒了,把他抱在怀中不停地亲,不知道熠叔叔是否也会这样呢?

    黑亮的眼珠子,顷刻变得更如夜空里星星那般闪耀,小家伙才想着,就事不宜迟地做了,软软糯糯的小手儿迅速爬上了贺煜的脸庞,沿着那深邃俊美的五官抚摸起来。

    没多久,贺煜醒来,潜在的警惕和防备升起,但在看清楚眼前的小人儿时,锐利的眸子瞬间又转温柔,伴随着温柔的笑在冷峻容颜上绽开,大手一伸,把小家伙捞起来,抱住猛亲。

    太棒了,熠叔叔果然也像爹地那样做!

    琰琰立即为此兴奋起来,顺势沉溺在这久违又令人期待的举动中,哈哈大笑,笑倒在了贺煜身上。

    贺煜渐渐恢复神志,方知自己潜意识中做回了自己,不由怔了怔,却并没因此停止,而是继续放任情感,继续重温和享受这份美好的回忆,停下来时,已是十几分钟过后。

    “熠叔叔,你真的很像琰琰的爹地哦,熠叔叔好棒!”小家伙气喘吁吁,天真无邪地欢呼。

    贺煜挺直的脊背一僵,望着他,意味深长地低吟了一句,“说不定熠叔叔就是琰琰的爹地呢。”

    “吓?什么?熠叔叔你说话可不可大声点,琰琰听不到。”

    听不到?呵呵,小家伙怕是听不懂吧,毕竟在他看来,爹地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

    一思及此,贺煜胸口猛像被针刺一般的揪疼了下,抱紧怀中的小人儿,再道,“叔叔真的很像琰琰的爹地吗?那琰琰以后就把叔叔当爹地看好不好?”

    这下,小家伙听明白了,迫不及待地问,“真的吗?琰琰真的可以把叔叔当成爹地?”

    “嗯,真的!琰琰喜欢的话还可以直接喊叔叔为爹地。”贺煜继续随心而言,紧接着又顿了顿,脑海闪出一个倩影来,“不过,估计你妈咪不肯。”

    “为什么?”

    为什么啊?因为……

    呵呵,他也弄不懂具体为什么,只知道,小女人肯定不愿意。

    而一想到她不愿意,他心里就乐开花。

    点了点琰琰的小鼻尖,他转开了话题,“对了,琰琰几时醒来的,妈咪呢?还在睡吗?”

    “估计是吧,琰琰刚才醒来,见房间又换成了叔叔的卧室,于是把妈咪叫醒,问她怎么回事,妈咪说家里天花板漏水了,要重新装修,只好搬来熠叔叔家借住一段时间。”琰琰马上做出回答,看来,心思也随之转开了。

    贺煜则因此眼神一亮,对凌语芊暗暗赞许一番,这小女人,有时候脑子候转得挺快的,竟晓得用这样的借口!

    还有,她说得在这里借住一段时间,那就说明她彻底同意住下去了?

    宾果!

    不枉自己大费心血啊!

    顿时间,贺煜整个人又像沐浴春风化雨间,提起胸前的小家伙再用力地狂亲一轮,而后,带他下床。

    “来,爹地带你去煮早餐,除了早餐,爹地还会给你煮午餐和晚餐,所有好吃的,爹地都让你尝一遍,当然,还有你妈咪!”

    因为刚才那番对话,琰琰不再像上次那样困惑于这个称呼,也兴冲冲地直呼好啊好啊,就那样赖在贺煜的胸膛里,从客房转到厨房。

    一大一小,同心协力,只花半个小时便弄出了一顿美味可口的早餐,接着还一起进浴室洗漱,都弄完后,才去叫凌语芊。

    适才琰琰出去后,凌语芊压根就没再睡,整整一个小时,静静地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着呆,如今他们进来了,她便也起床了。

    美味可口的早餐,一如既往地让人开胃,凌语芊吃得不亦乐乎,直到某人出其不意地说出一个提议,她正吃在口中的粉条差点把她给卡住!

    他说什么?出去玩?这个时候他还有心思去玩?还敢出去玩?

    凌语芊希望这是自己听错了,然而瞧着他一本正经等待她回应,再看看琰琰已因此欢呼不已的模样,她确定自己没听错,于是一口回绝,避重就轻,在不引起琰琰留意怀疑的情况下提醒他别忘了某件事。

    确实,乐坏了的贺煜一心只想着重温一家三口的美好时光,早就把某个“危机”抛到了九霄云外,不过就算如今一听,还是阻止不了他的这份意念,毕竟,第二个危机是他刻意策划,他的危机意识自然就没凌语芊那么深,故相教于凌语芊的着急,他淡定依旧,从容自信地应道,“没事,有我在,我会保护好你们的。”

    “可是……”

    “妈咪你怎么了?难得叔叔抽空带咱们出去玩,你为啥要拒绝?琰琰想去!”就在这个时候,琰琰插了一句,表情很不解,很委屈,且很失望。

    凌语芊皱了皱眉,欲言又止,无奈地看着小家伙,随后,转向贺煜,气咻咻地对他低吼“你,跟我来”,说罢起身离席,走出了饭厅,准备进浴室,但很快又打消,转到阳台去。

    贺煜乖乖地跟来,继续对她说着保证之类的话语。

    没有小家伙在场,凌语芊无需再伪装,不悦地瞪着贺煜,咬牙切齿地质问,“你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你到底隐藏着什么目的,有何居心?”

    好凶的小女人!

    当然,他是不会被吓到的!

    贺煜先是一怔,恢复神态自若,冠冕堂皇地道,“有何居心?我哪有什么居心,唯一的居心就是想琰琰高兴,你刚才也见到了,小家伙是多高兴啊!”

    “屁话!”凌语芊再给他一记白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着什么算盘,平时你利用琰琰来达到目的也就罢了,可现在,明知什么状况,你却还带大家去冒险,你确定脑子没问题?”

    “我脑子当然没问题,我不说了嘛,有我在,不会出事!”贺煜仍一副轻松愉快状,且又不减坚决自信,“何况,你总不能让他一直窝在屋里,不能因为有危险就退缩的!”

    凌语芊于是更加烦躁,更加气急败坏,“有你在又怎样,就算对方没想过要性命又怎样?我答应你搬进来,不就是为了避免那些意外,避免琰琰受到惊吓吗!所以,你还是快死了这条心吧,无论如何我是不会答应的,我住进来,不代表会听你其他安排,今天的事,更不可能!”

    “好,你不去,那我自己带琰琰去总可以吧。”

    “不可以!”

    呃……

    这小女人,咋比他想像中还顽固,还强硬呢!

    见她态度坚决,丝毫不肯退让,贺煜不禁也略觉烦恼起来,心想硬的不行那得换软的,便赶忙收了收心情,郑重其事地道,“不错,我是有目的,我的目的是快乐,我喜欢琰琰带给我的那份快乐,我享受他带给我的快乐,我还想重温,故希望你算同情我也罢,报答我也罢,让我带琰琰出去!还有,我是个怎样的人你应该清楚,既然我敢叫你让琰琰随我出去,自然会用尽一切办法保护好他,所以,你真的不用担心,不会有事的!”

    不用担心?不担心才怪!不错,她知道他是什么人,也相信他的能力,可她担心的是意外,现在风头火势,得处处隄防,躲在这屋里比哪都安全呢。

    “对了,今天星期二,琰琰要上学。”凌语芊猛然想起另一件事,希望能阻止他。

    殊不知,得到了这样的回答,“我早上已经帮他请假了。”

    晕死!

    他这算什么!他以为他是谁啊!竟擅自帮炎炎请假!请假去游玩!哪有这样子的!

    凌语芊简直要抓狂,正欲发作,碰巧琰琰过来了。

    刚才妈咪和熠叔叔忽然走开,他就觉得奇怪,基于要出去玩,便不多理会,决定先赶紧把早餐吃完,可早餐都吃饱了还是不见妈咪和熠叔叔,于是有点急了,迅速跑了过来。

    瞧小家伙满眼困惑和焦急期待,凌语芊真是有苦说不出,贺煜则抓住机会,不再停留与她争执纠结上,长臂一挥抱起琰琰,说了一句“琰琰别着急,叔叔是个非常有信用的人,今天一定带你出去玩的”,而后,高大的身影渐渐消失于凌语芊的视线之外。

    凌语芊气得在原地打了几个转,对着他消失的方向横眉怒目,但又不知所措,连早餐也不吃了,转身奔回卧室去。

    怎么办?难道真要给他带琰琰出去吗?就让他一个人带琰琰出去?确定不会有危险?

    没错,不能一直窝在家里,对琰琰身心都不好,但也不至于现在这种风头火势期间就出去招摇啊!就只为了他能快乐?而不顾性命危险?

    坏蛋啊,混蛋啊!

    满心里都是混乱无章,六神无主,凌语芊继续沿着整个房间团团转,嘴里不断发出低咒。

    而不久,被她骂为混蛋的人出现了,衣装整齐,容光焕发,即将要出发的样子。

    深邃漆黑的眸子盈满了难以捉摸的神色,他一本正经地问道,“对了,琰琰有没有什么不能吃的食物?没对什么食物过敏吧?”

    凌语芊听而不闻,冷冷瞅着他,不予回应。

    某人却也一副不在意的样子,自顾往下说,“没有吗?呵呵,我想也是,这几次和他相处,就没发现他有这方面的问题,那我放心了,你也不用记挂,虽然只有我陪他去,但我会随时保护好他,你别看我是个男人,带小孩方面还是挺上心的,绝不会弄丢,晚上会安然无恙地把他带回来给你,你在家自便,有事给我打电话,先走了。”

    话毕,真的就立刻转身,准备出去。

    凌语芊心潮澎湃,再也按耐不住,急忙喊住他,“等等,我……我也去,我跟你们一起去。”

    高大的身影,霎时僵了一僵,没被人看到的眼神,飞速闪过一抹得逞的窃喜。

    “你们等我几分钟,我换好衣服就出来。”凌语芊又说一句,过去准备关门。

    某人这也回头,一脸无辜,“你真的要去?可是你刚才……其实,你真不用担心的,我说过会看好他就一定会,我清楚他是你的命根子,无比矜贵,自然会花一千分精力……”

    砰——

    凌语芊直接把门关上,将他那“可恶”的样子屏蔽在门外,且打断了他尚未说完的话语,却不知,人家在外面乐开了花!

    不过,高兴的岂止贺煜,琰琰也兴奋不已,毕竟,怎么看三人行都胜于二人行,有自己最喜爱的两个亲人带着出去玩,实在太棒了!

    所以,这一路下来,小家伙像只春天里的小鸟儿,吱吱喳喳,搭着贺煜聊这聊那的。

    贺煜自是全心全意地奉陪,凌语芊倒是一言不发,但都把这些看在了眼中,心情不由变得更加凌乱和混杂,后来,几人抵达游乐场坐上摩天轮时,她整个心海简直像是浪涛翻滚,彻底无法平静。

    他……他怎么又在模仿贺煜了呢!他干嘛老是在她面前模仿贺煜!该不是,这又是他跟贺煜打听的吧!

    果其不然,迎着她迷惘又诧异的神态,贺煜一副深情款款状,瞎扯道,“二哥曾经跟我说过,摩天轮对你和他有着特别的意义,他承诺带你坐遍全球各大城市的摩天轮,只可惜,他的愿望还来不及实现就已经……所以,今后我会替他完成遗愿,带你坐遍世界上每一个摩天轮!”

    说着,他还忽然握住她的手。

    ------题外话------

    继续求亲们支援实体书!看纸书不用担心伤眼睛也不用担心断网没电,可当收藏,还可随时重温,特别是经历过这次的……幸好还有实体书让咱们体会到贺煜芊芊之间的各种夫妻情趣。亲们曾经为紫的文字或故事或其他方面感动过的,请购买实体书支持一下《蚀心绝恋》,多多益善少少无拘,只要买了就是帮了紫和贺煜、芊芊。应出版社要求,紫还会另外写个超多字的长篇精彩番外附在实体书上一起出版(网络版没有的),作为赠送给购买实体书的读者亲们。再次感谢已经订购了实体书的亲们,也谢谢即将购买支持的亲们,爱你们,你们是我前进的动力!当当网购买地址请到评论区复制,也可加我的读者群【263315612】参加团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