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438发现他的古怪(实体书出版,求支持)

438发现他的古怪(实体书出版,求支持)

    思忖间,她不禁想起早上坐摩天轮的事,然后还有其他的,心里顷刻像是浪潮翻滚,澎湃不停。

    若非发生过了,她是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经历过今日这样的一天。记得上一次,他也曾借助琰琰带她出去游玩,可她心情都没有像今天这样,状态也不像今天这么豁出去,难道就因为他今天在摩天轮上说的那番话吗?又或还有别的原因?那到底是什么原因?该不会是自己的心在不知不觉中为他沦陷了吧?在那个与他狂情放纵的夜晚,自己的身体被他占有的同时,心房也悄悄地被他攻陷了?

    那天晚上,尽管自己服了那种药,神智处于混乱迷失状态,但某些情景,还是深深印刻在了记忆里,平时因为刻意压抑,不至于浮上脑海来,可这不代表自己不记得。

    他那个的方式,跟贺煜的很像,给她带来一种熟悉的感觉,就连那张与贺煜长得相似的脸容,在那天晚上也是那么的相像,以致她更加不可自拔地把他当成贺煜,顺着内心的渴求,浑然忘我地沦沉在他的身下。

    常言道,男人迷恋于一个女人,身体是一个重要因素,其实,女人迷恋一个男人,这何尝不是一个重要因素。

    以前,贺煜总晓得怎样令她更快乐,从而更迷恋他。

    那一晚,“贺熠”似乎也很快就能撩拨到她的,这到底是男人与生俱来的潜能呢?又或者……难道又是贺煜告诉他的吧?

    不,不可能!

    贺煜是个占有欲极强的男人,即便其他方面愿意分享,但在房事上,绝对不会,贺煜曾经说过,她的美,只能对他一个人呈现,故他绝不会让其他男人亵渎半分。

    那么,就是与生俱来了?尽管他外表看起来温润儒雅,品性温和,但在这方面上,还是有着不可估计的魄力,足以把女人攻陷,就连自己……

    轰!

    不能想,再也不能往下想了!

    凌语芊,你怎能想这些东西,怎能如此深入地探究这方面,还拿他跟贺煜比?贺煜是无人能比的,无人能取代的,就算他再厉害,给你带来与贺煜一样的“性福”,他终究是他,与贺煜无以伦比!

    发觉自己的思绪竟然不听使唤地游向某个禁忌,凌语芊猛地被惊醒过来,看到镜子里面自己容颜已经遍布红潮,更是羞愧不已,恨死自己了!

    不敢再看这样的自己,她急忙忙地从梳妆台走开,过去打开窗户,让冷风来冲走不该存在的东西。

    好长一段时间,混乱纷杂的心境总算慢慢平复下来,凌语芊回到床前,静静凝视着酣然熟睡中的小人儿,然后并没有上床躺下,而是转身走开,走出房外去。

    外面一片静谧,由于壁灯都点着,倒不至于很暗,光线柔和淡黄,整个屋子显得淡雅了许多,凌语芊于是沿着屋内打量起来。

    来过这里几次,可她从没花过心思欣赏观察,今晚仔细一看,发觉这里的装潢不但气派得很,也豪华的很,让她不禁生起疑惑和不解。

    以前他是什么美国ACE集团在华分部的CEO,住这样的房子没啥不妥,但实际上他是国家委任的高级官员,即便身份特殊,也不至于如此厚待的,何况目前国家为了纠正和消除一些不良风气,贯彻施行了节俭低调的政策,他更不应如此铺张和奢侈的呀,难道他就不怕被举报吗?

    凌语芊边纳闷困惑,边继续往前走着,穿过客厅,来到了一间客房前。

    她记得“贺熠”给她提过,卧室让给她和琰琰住后,他会暂时睡在这里。此刻门关着,地面的门缝一片漆黑,他睡着了吗?

    不知为什么,一想到他能这么快入眠,她心头顿时生起一股怨念,皱眉蹙额地给那紧闭的房门不悦一瞟,而后拖着沉沉的步履继续往前,不一会,又停了下来。

    又有一间房,而这间房的门虚掩着,里面还透出了光。

    这又是什么房间?为啥不关门,且半夜深更还亮着灯?难道,这里才是他暂住的房间?

    鬼使神差似的,凌语芊抬起了手,伸到虚掩的门上,往里面轻轻一推,整个人顿时更加震颤不已,目瞪口呆。

    这里头,是……是间书房,是工作室!

    面积不大,有书柜,有办公桌,还有电脑,而办公桌后正坐着一个人,正对着电脑忙碌着,正是她本以为已经惬意会周公了的某人!

    还有……他……他好像有点不妥,他……没戴眼镜!

    他不是近视吗?度数似乎还挺深的,日常生活里或许勉强不戴,但他现在在工作,在用电脑,没理由不戴的呀!

    怀着满腹好奇与迷惑,凌语芊重新拖动着脚,朝办公桌前走去。

    凭据敏锐的嗅觉,贺煜很快觉察到有人进来,头自电脑前抬起,见是凌语芊,先微微一愣,随即绽出笑脸,漫不经心地问,“还不睡吗?”

    凌语芊不语,闪亮的眸子牢牢定在他的脸上,越来越走近他。

    贺煜这也渐渐发现异样,眸光一阵晃动,一瞬不瞬地回望着她,心头猛然涌上一股欲就此坦白的冲动,但转念一想后还是忍住,迅速恢复平静,坐观其变,等待她的靠近,看看是不是那回事。

    不出所料,她果然发现了他不戴眼镜的古怪,还问他为什么。

    继续保持着淡定,贺煜飞速运转一下聪明的脑筋,撒了一个慌,“本来睡下了,不料忽然要上厕所,期间又忽然想到有件事还没处理,于是顺便过来书房看看,这不戴眼镜还真是麻烦,幸好就那么点资料,否则我还得先跑回房拿眼镜呢。”

    原来如此?!

    这样的解答算是合情合理,然而凌语芊总觉得有点不妥,但具体怎么回事,她又琢磨不出来。

    贺煜见状,心头不禁又是一荡,把话题转到她身上,再问起来,“对了,你怎么还没睡?今天出去逛了一整日,你也应该很累的,早点去休息吧。”

    “我……睡不着。”凌语芊定一定神,无意识地坦白着。

    “为什么?”贺煜顺势追问,见她愣着不语,挥手拉她一把,将她拉到胸前,让她不偏不倚地坐在了他的腿上,语气也变得低沉不少,“是不是有心事困扰?能跟我说说吗?”

    凌语芊即时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片刻不停急忙提起小屁股,欲从他身上起来。

    他却不许,用力按住她,使得她更是整个身体往他腿上坐下去。

    健硕,结实,稳固!

    这是凌语芊立刻体会到的感觉,就像贺煜曾经给她的感觉那样,曾经,贺煜就很喜欢拉她坐在他腿上的……

    “有什么烦忧尽管告诉我,我帮你解决掉。”低低的询问继续从贺煜嘴里发出,伴随着一股热气在凌语芊耳畔萦绕回旋。

    凌语芊的思绪,彻底从对他不戴眼镜的困惑中跑出来了!整个大脑像被震动过一样,她注意力全都转移到这上面来,随着他的不断亲密攻势,她愈加觉得心慌意乱,惶恐挣扎起来,“你……你别这样,快让我起来,放开我。”

    贺煜邪魅地笑着,继续恶质地搅乱她一会,总算将她提起来。

    凌语芊下意识地整理一下身上的衣服,稍后,重新看向他,问起某件要事,“那个尚弘历,他答应跟你合作了吗?”

    贺煜听罢,不由也定了定脸色,摇了摇头。

    凌语芊花容陡然一变,立即惊喊出来,“他为什么不答应?难道又想到其他脱罪的对策?你不是把握十足吗?怎么控制不了他?”

    “别慌,别激动!”贺煜再度伸手,稳住她,往下安抚道,“这毕竟事关重大,他自是需要时间考虑,但我保证,结果他必会听从我的安排。”

    是吗?真的会这样吗?凌语芊便也安静下来,蹙眉深思着,直到手上传来一股异样,她才渐渐回神,发现自己的手正被他亲昵地抚摸摩挲着,全身不禁又是一阵僵直,本能地顿了顿手臂。

    尽管恋恋不舍,贺煜却也没继续,顺势松开手,意味深长地望着她,冷不防地发出一个提议,“听琰琰说你最近迷上喝酒,怎样,今晚想不想喝,有个意大利朋友送我一箱自制白葡萄酒,我还没尝过呢,你感兴趣的话我现在就去陪你试试。”

    呃——

    凌语芊娇颜一囧,不做回应,却见他已经站起身来,环住她的肩往门口走,走出书房,来到阳台上。

    “你等我一下,我去把酒拿来。”

    留下一句短促干脆的提示,他重返屋里去,一会再回来时,手里拿着两瓶酒和两只高脚杯。

    手法纯熟,举止优雅,他不慢不急地往两只空杯各倒了半杯酒,其中一杯递给她,“来,试试看,应该比你平时喝的好喝很多。”

    这,就是他说的特制白葡萄酒?

    瞧着高脚杯里颜色清淡,淡得近乎透明的液体,闻着那不断扑鼻而来的清冽香醇气味,一直处于神游状态的凌语芊终暂停呆愣,本能地伸手接过来,拿到唇边轻啜了一口。

    “口感怎样?不错吧?”贺煜又问了一声,大手也慢慢抬起,举杯到嘴边。

    岂止是不错,简直就是……好!非常的好!

    关于白葡萄酒,她喝过不少,出去应酬时,在家独饮时,但都觉得不如红酒味道浓烈,于是偏好红酒,喝得多的也是红酒,可现在,不知怎么回事,这次的白葡萄酒口感似乎特别棒,既有深山泉水的清冽冰爽,又有清茶的馥郁生津,当然,还有葡萄酒本身的香醇甘甜,总之,仿佛集中了这世上所有好喝的口味,让人爱不释口,一碰就恋上!

    没有给出明确的回复,凌语芊直接用行动表明了自己的感觉,张开小嘴大口大口地喝,转眼间就把杯子里的酒喝光,然后还朝贺煜递出去,暗示他,她还想要。

    呵呵……这小东西!

    贺煜发出一声浅浅的低笑,却也事不宜迟举起酒瓶给她再倒半杯,且又娓娓而道,“我那意大利朋友,家有一座辽阔的葡萄园,自制葡萄酒,分三个级别,二、三级别的拿出去卖,最好的留起来自己和亲朋好友享用。”

    哦?

    他也有朋友在意大利?

    凌语芊一听,不由怔了一怔,想起贺煜来。因为生意上的需要,贺煜就曾结识过不少国外朋友,当年在那场海啸中结识的歌德鲁就也是一个意大利人。这个贺熠,他非生意人,而是一直从事检察官工作,想不到竟也有机会结识外国朋友,他是如何结识的?何时结识的?

    哎,算了,管他呢,管他什么原因和什么时候,都与她无关,她根本无需去多想和揣测!反正,有酒喝就好,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尽情品尝这瓶异常独特、异常好喝的白葡萄酒!

    甩了甩头,甩开多余的思绪,凌语芊仰起了脸,这次是一口气干掉,把贺煜吓了一跳。

    虽然他早从琰琰口中得知她经常喝酒,但也以为只是倒一杯来慢慢喝,细细浅尝,谁知道,喝起来比男人还夸张,这小女人啊!

    贺煜在这边咂舌诧异,凌语芊则自顾享受着极美的味蕾刺激,渐渐地,神智开始飘渺起来,望着遥远寂寥的夜空,她的心也似乎随着那风飞到不知何处去,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说,就那样静静地喝着酒,不断地喝着酒。

    满满的一瓶酒,不一阵子就被解决掉,贺煜打开第二瓶,依然是自己喝得很少,给她喝得多,幸好他已了解过这种葡萄酒浓度不高,对身体伤害程度不大,几乎能当做果汁来喝,于是放任她喝下去,让她好好醉一回。

    结果,凌语芊真的醉了,倒在他的怀中,昏睡了过去。由于葡萄酒的侵袭,她满面红潮,肤色嫣然,脖子也泛起一阵阵绯红色,整个人显得愈加妩媚、迷人,伴随着一种楚楚可怜的气息,特别是当她嘴里无意识地呢喃出某个名字时,更是把某人的心都粉碎了。

    ------题外话------

    【特大喜讯】:本书实体书已出版上市,封面优美,书皮内页作者简介里印有我的相片,还配有我亲笔签名的美丽书签,且经过精修,男女之间情到浓时的演绎会比网络版更精彩和细腻,应出版社要求,还会附有长篇的精彩后续番外内容答谢大家(网络版没有的)。大家可以买来典藏,也可送给志同道合的亲人朋友,紫在出版界还是个新人,非常需要大家的支持,亲们多多益善,少少无拘,只要买了,都是对紫的极大帮助和鼓舞,紫都无尽感激!全国各大书店、当当网、京东、亚马逊均有售,大家可以自行到当当网订购,也可加紫的读者群(263315612)参加团购,送货上门,货到付款,团购到时还会有抽奖活动回馈大家,奖品特别多样。紫真的真的很需要亲们的支持哦,群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