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439 (实体书有售,恳请支持)

439 (实体书有售,恳请支持)

    “贺煜……贺煜……你在哪?我怎么见不到你?我好想你,你知道吗,你呢,想不想我?为什么不理我?你还在生我的气吗?对不起,虽然我做错了,但我要你的原谅,你一定要原谅我啊……”

    傻瓜,小傻瓜,我当然想你,无时无刻不想着你、念着你,想得心都裂了,碎了。还有,我怎么会不理你?就算不理全世界,我也不会弃你不顾,更不会生你的气,所以,你不用乞求我的原谅。

    尽管不清楚她为何说这番话,贺煜听后,毫不犹豫地这样回应了她,只因她是他这一生最珍爱的人,是他最矜贵的宝贝。

    “那件事,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违背我们的誓言,我是身不由己,我不怕死,但我不能让琰琰跟着受牵连,他是你留给我唯一的东西,是你和我的爱情结晶,即便抵上我的性命,我也要保护好他,所以,所以……”

    原来是这样,原来她忏悔的是这件事,为她的身子被“另一个男人”占有而跟他道歉!

    小东西,不用伤心,不用难过,那是我,由始至终你的身体只被我一个人碰过,你没有违背誓言,你还是仅属于我的,宝贝,小宝贝!

    “那个药,其实……虽然我买过药,可是……可是……”继续断断地,她续续着带满忏悔和悲酸的梦呓,可惜没有说完,忽然停止了,娇艳粉嫩的红唇再也没启开来。

    不过,这一切已经不再重要,她的心,他知道了,其实,就算没有她今晚的剖白,他也理解的,不管那天晚上她做过什么,他都不会怪她,早就没有怪她了!

    抱着她,他心疼又深爱,迫不及待地给她亲吻,吻遍她整个脸庞,吻平她紧紧蹙起的眉儿,然后,加大力度将她抱得越来越紧,静静感受着她在他怀里,感受着她对他一步步的靠近,就像以前那样,对他展现出无尽的依赖和眷恋。

    夜,慢慢往深处走去,他舍不得放开她,就这样牢牢地抱住她,直到天空破晓,直到晨曦来袭,直到太阳升起,直到,她悠悠睡醒过来。

    头好痛!

    喝酒了,很多杯酒,很好喝,然后,醉了,见到了贺煜,他说他不再生她的气,不再不理她,他对她又亲又吻,还抱着她睡,他真好,真疼她……

    贺煜,谢谢你,我爱你,永远都爱你!

    满心满身都是幸福和狂喜,凌语芊迫不及待地睁开眼睛,欲去看看她心爱的男人,而睁开眼后,如期见到了,想也不想便把他深深地抱住,窝在他宽阔的胸膛里,越来越近,越来越贴。

    贺煜,贺煜……

    她在心中深情地呼唤着,幸福满足的笑容染满了整个脸庞,不知多久过后,背后蓦然响起一声清脆稚嫩的呐喊,她才不得不抬起头来,回首,笑得更灿烂。

    “琰琰,小宝贝,早安!”她放声大喊,音量比以往都高,难掩愉悦。

    “妈咪早安!”小家伙也迅速回应,却不如她的欢欣,而是定实实地望着她,眨也不眨的大眼睛闪烁着一种困惑不解的光芒。

    凌语芊蛾眉一蹙,先是与他回望几秒,紧接着,顺着他的目光往身旁看,刹那间,美丽的笑靥凝固,柔软放松的身子全然僵化,紧接着急忙伸出手,往前用力一推,站起身来。

    不料,扑通一声扑倒在了地上。

    “妈咪!”

    “芊芊!”

    两道不同的叫声同时响起,一大一小两个人影急匆匆地朝她跑近来,双双扶住她。

    痛!好痛!

    毫无预警毫无防备的摔跤,少不了一阵重重的吃疼,凌语芊五官揪在了一块,小心翼翼地轻揉着发疼的膝盖,再也不想其他,任由他们把她扶回到藤椅上。

    琰琰也即时忘了刚才见到的那幕古怪画面,捧着凌语芊关切直问,“妈咪,你疼不疼,琰琰给你呵呵。”

    凌语芊唇角一扬,宠溺地摸了摸他的小头颅,继而,再度看向某个人影,只见他也满眼火热地望着她,弄得她浑身起了不自在,视线于是又赶忙回到琰琰那,带着浅笑若无其事地问,“琰琰什么时候醒的?”

    “刚醒不久,见不到妈咪,就跑出来看看,想不到会在这里找到,对了妈咪,你昨晚就在这里睡的吗?为什么不在房间睡?”

    呃——

    凌语芊一怔,哑口无言。

    贺煜代为回答出来,说得煞有其事,“昨晚有流星雨,叔叔知道你妈咪喜欢看,于是陪她出来看,然后就在这里睡着喽。”

    原来如此!

    小家伙毫不怀疑,信了。

    凌语芊则在心中暗暗唏嘘一把,但还是挺感激他替她解了围。

    贺煜内心在偷乐着,顺势问起凌语芊的伤势,“你的脚怎样,还疼吗?要不要敷点药水?”

    “不,不用了,已经没事了。”

    见她又是慌乱起来,贺煜便又是邪魅一笑,但也没再逗弄她,呼叫琰琰,“你陪妈咪再坐一会,叔叔先去准备早餐。”

    话音一落,人就站了起来,回屋里去。

    凌语芊满眼迷惘,目送着他,直到琰琰爬上来挤在她的身边,她才收回视线,美丽的容颜,再次绽出淡淡的微笑来。

    小家伙也一脸笑意,且笑容挺贼的,一双大眼咕噜咕噜地瞅着她,约莫数秒,忽然小声问了出来,“妈咪,你是不是喜欢熠叔叔?”

    噗——

    凌语芊脸上的笑瞬间凝住了。

    “刚才妈咪把叔叔搂得很紧呢,就像以前搂爹地一样……”

    呃——

    “妈咪,你是不是也把叔叔当成爹地了?”

    什么?也?

    难道……小家伙就是这样?

    正窘迫不已的凌语芊,一听此话不禁也反问了一句,“琰琰,你是说,你把熠叔叔当成爹地?”

    噢!

    小家伙愣了愣,随后,勇敢而真实地点了点头,“难道妈咪不觉得熠叔叔很像爹地吗?特别是睡觉的时候,熠叔叔不戴眼镜,琰琰还以为见到爹地了呢,还有,熠叔叔醒后,将琰琰抱到怀中狂亲,这也跟爹地一样哦!”

    轰!

    凌语芊顿时又是一阵目瞪口呆,思绪迅速回到昨晚,在书房发现他不戴眼镜而工作的画面,整个心,于是再次陷入了混乱状态。

    小家伙不清楚妈咪的内心世界,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脆生生的童音生起一丝雀跃,自顾往下说去,“妈咪,你要是想和熠叔叔在一起,那就和他在一起吧,不用顾及琰琰,琰琰不会介意的,只要妈咪高兴,无论妈咪的选择是什么,琰琰都鼎力支持,熠叔叔是个好人,又长得像极了爹地,妈咪喜欢他很正常,琰琰替妈咪高兴。”

    呃——

    呃呃——

    他——

    他他——

    这些话,真的是他说的吗?他才多大,竟然像个小大人似的,说得有模有样,不禁让人好奇,他这颗小脑袋装的是什么,是如何构造,竟能想出这种超乎寻常的言论!

    凌语芊一双美目是越瞪越大,呆若木鸡,连辩解的话都说不出来了,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宝贝儿子的天资聪颖,她是知道的,但不至于聪明到这种程度呀,再怎么早熟,他也还只是个孩子,有些事情根本就无法了解得那么透彻,譬如刚才那番话……

    呵呵,她哪里知道,让自己大觉意外甚至感到惊奇的心肝宝贝儿,早就事先被人灌输了某些思想,刚才那话言辞,也是被某人教导讲解了好多遍才记住的,而那个人,便是想方设法撮合她与“贺熠”在一起的褚飞!

    对凌语芊的目瞪口呆视若无睹,琰琰继续冲她咧嘴一笑,挽住她的手臂,兴冲冲地道,“妈咪,来,咱们去刷牙洗脸,然后吃早餐,美味可口丰富营养的早餐哦!”

    噢噢!

    凌语芊依然无法以对,只能随他下地,从阳台跨进客厅,走入洗浴室,开始了洗漱。

    正如琰琰所说,今天的早餐还是很丰富,很美味,让人吃得意犹未尽,连心情指数也是爆满爆满的。

    有了昨天的疯狂,今天的情况似乎回到了正常轨道上,早餐后,贺煜说送琰琰去幼儿园,凌语芊自然又是反对,结果遭到男人的一记白眼。

    “昨天你都看到了,根本就没什么事情发生,你也没担心呢。”

    确实,昨天一切都很顺利,看起来并没任何危险,她于是慢慢放下心来,再加上他刻意营造的各种温馨情景,更是让她全然放松,先前一些忧虑随着抛到了九霄云外,却不料,会因此被他拿来反击她!

    果然是改不了的可恶!

    不过,羞恼归羞恼,结果她还是“斗”不过他,琰琰最终还是被他送往幼儿园,她则怀着满腹牢骚,也动身离开家门,到万尚集团去。

    整个公司一如既往的充满生机和活力,大家都在各自的岗位上忙碌奋斗且期盼憧憬着,一切看起来都很温馨,安宁,然而,凌语芊心里清楚,在这看似风平浪静的深处,实则暗波汹涌,随时都有可能掀起一股惊涛骇浪。

    贺煜跟她说过,需要给时间尚弘历好好考虑,故她也没急着为这事挂心或操劳,既然选择相信他,与他合作,听他安排,那么,她应该坚定步伐,等待他的解救。

    ------题外话------

    经过十来天的日夜奋战,腰酸那个背痛,总算把《蚀心绝恋》所有章节自查整改完!明天应该可以全部审核好开放。接下来紫也可以每天更新了。不容易啊不容易。

    继续恳请亲们支持《蚀心绝恋》实体书,真的真的很需要亲们的支持哟,还没买书的亲们,经济许可的话不妨买一套来收藏,还可重温,看纸书不伤眼睛,不用担心断网或没电,且实体书男女之间情到浓时的演绎会比网络版更精彩和细腻,还会附有网络版没有的长篇精彩后续内容答谢大家。大家可自行到当当网订购,也可加紫的读者群(263315612)参加团购,送货上门,货到付款,团购到时还会有抽奖活动回馈大家,奖品除了紫自己赞助的亲笔签名实体书,还有热心读者赞助的全新精美礼品。多谢支持,万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