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第441章

    “你才到处勾引男人!好了,给你一次机会,立刻从我们眼前消失,否则你要是再敢辱骂凌姐姐半句,把你告到法庭去!”尚闵琳又一次插话,气得脸都涨红了,大概是她头一遭对人这么不客气,奈何她生性婉约娴静,再发怒也还是娇娇弱弱的。

    以至于,对郑梦琪一点威力也没有,一双嫉妒的眼睛直盯着凌语芊,继续辱骂,“不过就算你的手段再狐媚,终究是个二手货,男人或许会在那一刻被你勾了魂,但心底上,还是喜欢仅属于自己的那个!媛媛身心干净,只有贺熠一个男人,不是你能比的!贺熠最爱的,终究是媛媛,至于你,逢场作戏而已!”

    “是吗,那你要不要问问他,亲口跟他验证一下?”

    呃——

    郑梦琪始料不及,立刻一怔。

    “假如我告诉你,我现在就住在他家,是他千方百计把我留下来的,你岂不是会吐血?岂不是抓狂得想跳楼?”凌语芊身体朝郑梦琪趋近少许,继续反击。

    什么?与贺熠住在一起?还是贺熠要求的?

    不,不可能,她不信!

    郑梦琪立刻被震住,深受打击,难以置信!

    凌语芊见状,心中异常痛快,樱唇一勾,不禁再加强几分刺激,“怎样?觉得不可思议啊,可就是这么回事,男人就是这么一副德性,他们在乎的不是唯不唯一,而是……爽不爽!我,就有那个本事!”

    贱!贱!贱!

    郑梦琪内心几乎像炸开了来!

    很久都没试过如此痛快,凌语芊心间像一股清泉沁过,清凉,激爽,说不出的舒服!

    眉眼半眯,给气得抓狂的郑梦琪留下一记轻蔑的冷瞪,拉住尚闵琳,走得彻底。

    尚闵琳步履轻快紧随着凌语芊,满眼都是高兴和崇拜,“凌姐姐,你刚才好厉害哦,你把那个臭女人反击得无话可说,我想她一定气得今晚睡不好觉的。”

    呵呵,最好这样!

    凌语芊笑容也越来越浓烈,微微侧脸看了一下尚闵琳,迟疑地问了一句,“琳琳不觉得凌姐姐刚才那样很没档次吗?对她那些话,不存怀疑吗?不想知道这其间的缘由吗?”

    尚闵琳顿了顿,应答,“不会啊,档次也是讲对象的,对她那样的毫无档次可言的臭女人,根本无需客气。”

    呵呵,这小妮子,真是自己的知音!

    纯而不钝!

    尚闵琳继续目不转睛回望着凌语芊,又道,“对了凌姐姐,那个贺熠是谁,他是不是很有魅力?你真的和他一起住吗?”

    呃……

    凌语芊脸上的笑即时凝固,脑海迅速闪出了一个高大挺拔、俊美绝伦的人影来,确实,他是一个极具魅力的男人!

    “那我小舅呢?他可是很喜欢很喜欢凌姐姐的,凌姐姐您应该知道吧?”原来,小妮子是为尚东瑞争取。

    凌语芊微呼了一口气,神情格外认真,娓娓道出,“琳琳,其实我和你小舅,我们是好朋友!”

    “好朋友?可是……小舅他明明……”

    “嗯,你小舅很喜欢我,但我对他,没有男女之情,所以,我们成了好朋友。”凌语芊说罢,想起她对褚飞的单恋,于是顺带开解她,“其实,男女之间并不一定要做恋人,两情相悦固然能成就一对佳偶,但若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还不如看开一些,化爱情为友情,这样你依然可以随时见到他,陪陪他,甚至与他一起笑一起哭,他还能告诉你很多对爱人都不说的话语。知己,有时候比恋人更好。”

    知己,比恋人更好?那么,自己和褚飞……

    一听这番话,尚闵琳果然心有感触,纯净明亮的双眼瞬间变得迷茫起来。

    凌语芊不禁略略心疼了一下,玉臂一抬,轻轻拥住尚闵琳,转开话题,“你上次不是说想吃凌姐姐做的甜酸咕噜肉吗?过几天我回我住处后,邀请你过去吃饭。”

    她清楚,有些事情,不是一下子就能搞定,想要消除尚闵琳对褚飞的单恋,肯定需要一定的时间,再说,今天也是顺口提提,要是这小妮子最终还是坚持喜爱褚飞,她怎么劝都是没用的,只能,顺其自然!

    尚闵琳即便心头茫然,但也没多加纠结,听罢凌语芊的邀请,又立刻娇憨地笑了出来。

    凌语芊见状,更是舍不得给她添加痛楚,彻底打住这个话题,转到其他方面,离开咖啡厅后,还与尚闵琳到A塔的大商场转一圈,差不多五点钟才回到办公室。

    刚坐下,手机作响,看到屏幕上闪动不停的人名,她皱了皱眉头,一会,才接通。

    “在做什么?”没名没姓,传到耳畔的,首先是这么一句话,简短,干脆。

    不知几时开始,她发现他每一次的话语,都像查勤似的,让她感到很不悦,又忽然忆起方才在咖啡厅与郑梦琪的激斗,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冷叱,“要你管!”

    呃——

    电话里霎时一静,不难看出,那边的男人,必定一脸错愕状。

    凌语芊则不以理会,准备直接挂机。

    男人似乎感应到,急忙回神,“喂,等等!有话说,正经事儿。”

    正经事儿?

    凌语芊娥眉又是轻轻一蹙,便也回道,“什么事?”

    “我在幼儿园,接琰琰放学,你来吗?”

    这就是正经事儿?害她还潜意识里认为,与尚弘历有关呢。

    “琰琰说今晚想去上次那个’渔家人‘吃饭,方向刚好与家里相反,这个时候又塞车,一来一回肯定耗上不少时间,我打算直接去……”

    “妈咪,你今天能早点下班吗?听说那里很多人,要排队,咱们最好早点去。”低沉醇厚的嗓音忽然换成一个稚嫩纯真的童音,是琰琰。

    凌语芊火气立即消除了不少,整个人也和颜悦色起来,柔声应道,“行,那你等等妈咪,妈咪收拾一下就过去。”

    “好!”小家伙也高兴地回话,还问了贺煜一声,接着道,“妈咪,我和熠叔叔在幼儿园门外的亭子里等你。”

    凌语芊又是温柔地应了一声好,结束通话后稍作收拾,把桌面的文件整理一下,离开办公室。

    刚好她今天没驾车上班,便直接步行到幼儿园。

    亭子里,果然坐着一大一小两个人影,由于对着入口,很快就看到她,琰琰迫不及待地冲她跑近,她也赶忙蹲下,纳他入怀,抱了一会儿,才松开。

    “对了妈咪,这是熠叔叔送给你的。”

    小家伙记起某件事,跑回亭子的长凳上,拿起一个草制戒指给她。

    凌语芊一看,立即怔了一怔,这才看向某个人影,满眼狐疑。

    他……他怎会做这个东西?怎么老是会做一些贺煜给她做过的东西?

    不过,并不像之前的深深感触,对着他满面讨好的笑容,凌语芊回了一记白眼,将戒指往石凳一放,重新抓住琰琰。

    小家伙马上升起疑惑,“妈咪,你怎么扔掉它?刚才熠叔叔可是做得很辛苦呢,他不惜冒着被人罚款的危险摘到草儿,还花了很多心血精力,你怎能就这样随手一扔?”

    “怎么了?我哪儿又得罪你了吗?你今天一整天都在公司,那就代表,不关我的事。”贺煜则直接问了出来,看到她带着厌恶的表情随手一扔那草戒,他可是比琰琰还心疼,从刚才的电话交谈中,他就看出些许不寻常,此刻更是非常肯定了。

    对于他的自知之明,凌语芊又是还以一记白眼,很明确地告诉他,不错,他就是得罪了她!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尚弘历找你了吗?跟你说了什么?”不了解实情的他,唯一能想到的便是这方面。

    凌语芊依然不理他,连白眼也懒得给他,当他透明似的,拉起琰琰走出亭外,贺煜望着她,一脸无奈,但也只能拣起草戒,往裤袋一放,挥动长腿跟了上去。

    从幼儿园去饭店,车程约莫20分钟,凌语芊依然对贺煜视若无睹,注意力集中在琰琰身上,和琰琰谈起今天在幼儿园的事,幸好小家伙对贺煜还是好的,不时把他牵扯进来,不至于让他全程当个孤独的司机。

    同时,他也更加纳闷和不解,小女人到底遇上什么事,会如此漠视他,不,那神态,根本就是仇视!好像他做过什么十恶不赦的事,做过对她不起的事!

    费解,女人的心思,真是费解!

    可惜,再费解,他也只能无奈地憋着,还得继续好言好语好笑容对她,简直就是那个什么热面孔去贴冷屁股,呵呵,可以的话,他倒还希望自己的脸,真的可以贴上她迷人的臀儿呢。

    想罢,他心驰不由自主地一阵荡漾起来……

    凌语芊则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寒颤,这混蛋,怎么好像又在打着什么坏主意?

    不看,不能看他,干嘛无端端去看他呢!

    凌语芊赶忙停止这不经意的一瞥,刚好车子停下来了,她抱住琰琰,迫不及待地下车,踏进饭店。

    他们一出现,马上把大伙的眼光吸引过来,女的,都忍不住对贺煜多看几眼,男的则被凌语芊惊艳到。

    ------题外话------

    《蚀心绝恋》上市一周多,为感谢大家支持,特举办微博转发送书活动!亲们有新浪微博的可以去碰碰运气,搜索我的微博名:【淡漠的紫色dy】,然后转发我今天发的那条“送书活动”微博,并三位好友即可获送书机会,拟定送书20套(一套有两册),我的微博有列出活动详情,亲们可以去看看,机会挺大的,有空不妨每天都去转发一下试试运气哦,O(∩_∩)O~

    尚未买实体书的亲可以继续购买,可以自己去当当网订购,或加紫的读者群【263315612】参加团购,紫也已经收到出版社寄来的样书,封面真的超美超美,搁在电脑旁边码字时看看,更有感觉,希望喜欢本书的亲们也能拥有一套实体书,体会到这么棒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