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第442章

    对此,贺煜一改以往的冷酷倨傲,对那些频频传来倾慕眼光的女孩们回以一记迷人的魅笑,结果如他所料,她们更加痴迷,有的甚至忍不住发出了尖叫之声。

    凌语芊本能地皱了皱眉,不怪这些女孩,而是对身边的罪魁祸首感到极度无语。

    贺煜见状,高大的身躯朝她略略一趋,压低嗓音表白,“吃醋了?你放心,我心中只有你一个人。”

    噗!

    谁吃醋啊!

    他以为他是贺煜吗!

    凌语芊更是对他没好气的一哧,懒得理他,牵住琰琰在侍应的带领下坐好。

    贺煜注意力也全然回到她们母子两身上,服侍周到,点菜询问两宝贝的意见,吃用的过程更是又夹菜又挑骨头又剥虾壳的,更是引得周围那些女生羡慕倾倒。

    可惜,她们只能倾慕,只能羡慕,这个男人,这辈子只属于一个女人,身心都围绕着这个女人,这个女人便是——男人身边这个长得绝美脱俗、亦纯亦媚,正被男人像对待珍宝似的服侍周到的精灵女子。

    一顿饭工夫,加上某人的万般殷勤,彼此间的气氛倒是缓和了不少,凌语芊尽管还没好声好气待贺煜,但也不似先前的白眼以对,回到家,哄琰琰睡着后,贺煜行动升级,突然敲开了她的门。

    生怕把琰琰吵醒,凌语芊不得不过去开门,却依然满脸的不情愿,看也不看地问,“什么事?”

    “今晚还想不想喝酒?”贺煜冷不防地扬了起手,凌语芊这也才发现,他手中拿着两支葡萄酒,是昨晚那种,立刻引得她回想起昨晚品尝时的美好,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

    “今天给轩辕彻那小子拿了大半箱去,说要孝敬他的伯父和父母,还剩几瓶,咱们得赶紧喝掉,否则这小子今晚喝上瘾了,不知明天会不会再来抢呢。”男人继续说,也不清楚这话是真或假。

    反正,凌语芊就已控制不住了,她像着了魔似的,打自这瓶出现在她眼前,她思想就全然丧失,连带对他的痛恨也忘了,娇小纤细的身子这就迈出房门,朝阳台方向走去。

    望着她美丽的背影,贺煜薄唇缓缓扬起,深邃的黑眸也尽是得意之色,为自己的睿智暗暗喝彩了一把,然后事不宜迟,捧住两支“神水”,朝她追了上去。

    今晚的天气,和昨夜差不多,月色优美,凉风习习,宁谧中窜动着一种醉人的芳香。

    凌语芊两眼直勾勾地盯着白葡萄酒,恨不得立刻把它喝光。

    无奈,某人就爱吊她胃口,看着她,问起白天的事。

    凌语芊便又来气恼,但由于整个思绪还在酒上,不回答他的话,继续急声催促,“快把酒开了!”

    “你不回答我,我就不开。”这男人,又恢复了霸道的个性。

    不过,见她开始皱起眉儿,沉沉一想,生怕她又不理他,于是暂且作罢,打开酒瓶,倒酒进杯,递给她。

    凌语芊接过,先是大喝几口,很快,一杯干掉。

    贺煜即时睁大了眼,这……这小女人,她还真把酒当白开水喝了!

    不过,还是举起酒瓶,再给她倒了一杯。

    凌语芊又是很快喝光,继续朝他伸出手,结果,不到半个小时两瓶酒都被干掉。

    “还有吗?应该还有吧?快去拿,都拿来,免得轩辕彻明天抢走。”凌语芊无意识地呢喃出声,眼神散涣而迷离,面色绯红,有了微微的醉意。

    贺煜锐利的眸子灿若星辰,一瞬不瞬地盯着她,一会,回道,“没有了。”

    凌语芊听罢,即时微微一嘟小嘴,睨着他的美眸逐渐窜起了不悦之色,然后,转身,打算回屋去。

    贺煜见状,一急,赶忙拉住她,“有,还有,你等我,我去拿。”

    话毕,将她塞到藤椅中,高大的身躯闪电般冲进屋,不久后回来,手上多出两瓶新酒。

    呵呵,骗子!明明就有嘛,竟然说没有!

    凌语芊下意识地瞟了他一眼,自个儿把酒夺过来,打开,倒进杯子里。

    贺煜依然看得直摇头,却也没阻止,像昨晚那样任由她喝,然后,也像昨晚那样,她最后倒在他的怀中。

    “好酒,我还要,别让轩辕彻抢走,对了,你继续叫那个意大利朋友送来,干脆多送一些,两箱行吗?不,要三箱,四箱,还不够……”凌语芊窝在他的怀中,无意识地咕哝着,这个温暖宽阔的胸膛,就像她平时睡觉的床一样,很舒适,很惬意。

    贺煜紧搂着她,低声接了一句,“不如叫他把整个葡萄园送给我们可好?”

    “好啊好啊,你真聪明,这样最好了,那就可以天天喝到这么好喝的酒……”凌语芊又是神志不清地呢喃。

    呵呵,天天喝?还真当白开水了?这小女人!

    贺煜继续苦笑,忽然脑海一灵光,问了出来,“除了聪明,我还有什么优点?”

    “还有什么优点?长得很帅呗,与贺煜一样的帅,贺煜……你要是贺煜,那该多好,你做贺煜好不好?这样,我就可以天天和你在一起。”凌语芊边说,软软的身子更加朝他怀中靠去。

    贺煜立刻被暖了心怀,收紧手臂,将她抱得更贴更实,低首,用自己的脸庞不断摩挲在她娇嫩的面颊上。

    傻瓜,我就是贺煜,我正天天和你在一起,时刻疼着你,爱着你,呵护着你呢。

    凌语芊不再做声,已慢慢睡了过去,贺煜继续紧抱着她,好一阵子,抬起头来,凝望着她美丽的小脸,手缓缓地轻抚上去,稍后,想起某件事,事不宜迟从裤袋取出一样东西来。

    正是他下午精心制作、却被她抛弃的草戒。

    他抬起她的手,小心翼翼地将戒指套进她莹白细嫩的无名指上,静静注视着,仿佛见到当年他还是楚天佑时,还是贺煜没出事时,经常做草戒给她带,而她每每都深情眷恋地望着他,满足地笑了。

    很多事情,看起来都很平常,但发生在他和她之间,于是变得很特别,特别让人感动,特别让人温馨,特别让人幸福,特别让回味。

    这就是爱!是他与她之间的爱!

    这一夜,他没有再带她在阳台睡,也没送她回主卧室,而是抱着她,直奔他暂时居住的客房,与她一起在床上躺下。

    凌语芊更加贴近他,整个身子直往他怀里钻,两只手儿也不自觉地环在他的腰腹上。

    她又把他当成贺煜了,于是对他呈现出无尽的眷恋。

    对于她,贺煜可谓一点自制力都没有,也不清楚什么缘故,每次只需看着她,他就春心荡漾,如今小妮子主动投怀送抱,软软香香的身子一个劲地在他胸前磨蹭,根本就是考验他的定力!

    他真恨不得,立刻翻身把她压下,然而,一想到这样会弄醒她,会招来她的反抗,又一次把自己打入冷宫,说不定最后还带着儿子离开这儿,让他使尽浑身数解才把她拐来的努力功亏一篑,他是再也不敢动这个色心,只能极力忍住欲一火,静静抱着她。

    估计也是因为太累了,又喝了酒,不用煎熬太多时间,他便也沉沉睡去。

    翌日,早晨8点钟,依然满室安静,这时,掩住的房门忽然缓缓推开,一个可爱的小头颅探了进来,正是琰琰。

    小家伙刚醒,发现床上只有自己一个人,以为妈咪又和“熠叔叔”看流星雨,于是跑去阳台,见不着,才跑到这里来,想不到妈咪真的在这里,而且,妈咪还和“熠叔叔”抱在一块睡,就像……以前与爹地一起睡那样。

    不过,这画面,怎么看怎么熟悉,他还真以为是爹地回来了呢!

    “琰琰早!”蓦然间,静谧的空气响起一声温柔的呼唤,嗓音低沉而醇厚。

    原来,在小家伙“入侵”时,贺煜也醒了,看着小家伙虎头虎脑的模样,温暖满怀,立即咧嘴呵笑。

    琰琰回神,小腿儿快速往前迈进,也眉开眼笑地喊,“熠叔叔早安!”

    “嘘——”贺煜赶忙嘘了一声,长臂一挥把小家伙捞到胸前,指着仍旧酣然熟睡的可人儿,低声道,“妈咪还在睡觉,咱们别把她吵醒。”

    小家伙会意,乖乖地点了点头,也压低了嗓子,“熠叔叔,你昨晚又陪妈咪看流星雨了吗?还带妈咪来你房间睡,对了,妈咪好像很喜欢你哦,昨天她抱着你睡,今天也是,以前她都不这样对海龟叔叔的。”

    “是吗?”贺煜意味深长地应了一句,不难否认,对这样的消息很高兴,但他清楚,小女人之所以这样,无非是因为把现在的自己当成以前的自己了。

    曾经,他对自己和“贺熠”长得很像并没什么特别想法,可经过这些事后,他还是挺感谢上帝做出这样的安排,否则,这些日子还不知道会是怎样呢!

    再朝小女人万般疼爱地望了一眼,贺煜抱起小家伙,下床,“爹地给你煮早餐去。”

    “好!”小家伙很习惯地回应,兴奋不减。

    接下来,像以往那样,父子两人分工合作,无需多久便弄好一顿营养又丰富的早餐,为了让小女人多睡一会,他们先吃了。

    “熠叔叔,今天琰琰不用回幼儿园,咱们去哪儿玩呢?”

    小孩子不愧是小孩子,老想着玩。

    贺煜眼带笑意,宠溺地看着他,正做思忖时,不料手机响起,是轩辕彻打来,说轩辕墨找他,有要事商量!

    ------题外话------

    本书实体书已出版,还没买的亲可以继续购买,当当网,京东,亚马逊和全国各大书店均有售,亲们还可以加紫的读者群【263315612】参加团购,货到付款,非常安全快捷。紫也已经收到出版社寄来的样书,封面真的超美超美的,搁在电脑旁边码字时看看,更有感觉,希望喜欢《蚀心绝恋》的亲们也能拥有一套实体书,体会到这么棒的感觉!实体书经过精修,男女之间情到浓时的演绎更精彩细腻,应出版社要求,还将会附有长篇的精彩后续番外内容答谢大家(网络版没有的)。大家可以买来典藏,也可送给志同道合的亲人朋友,紫在出版界还是个新人,非常需要大家的支持,亲们多多益善,少少无拘,只要买了,都是对紫的极大帮助和鼓舞,紫都无尽感激!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