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第443章

    “熠叔叔,怎么了?你要出去?”

    通话一结束,小家伙迫不及待地问。

    迎着他一脸失望状,贺煜真心不忍,但召唤的人是轩辕墨,他不得不听从,再说,这番过去肯定是与那件事有关,与小女人有关,他更不能忽略。

    于是,他缓缓蹲下,宽大温热的手掌轻轻摩挲着小家伙稚嫩的脸儿,回道,“嗯,叔叔有很重要的事出去一趟,叔叔答应你,尽快回来,或者,咱们下午再去。”

    失望归失望,小家伙毕竟素养良好,听罢便也没任何无理取闹,还反过来安抚贺煜,“行,那叔叔赶紧去吧,还有,叔叔不用惦记琰琰,工作要紧!”

    呵呵,真是个懂事的小宝贝!这么乖巧懂事的儿子,是她为他生的,为他养育的。

    一想到那娇人儿,贺煜心驰一荡漾,事不宜迟重返自己的睡房,小女人还在沉睡,他便继续由着她,换好衣服,对琰琰交代一番,离开了家门。

    屋里恢复宁静,琰琰听从安排,在客厅乖乖堆着积木,一阵子后,门铃忽然响起。

    难道是熠叔叔折回来了?可是,熠叔叔自己有带钥匙的,根本不用按门铃啊。

    带着疑惑,琰琰圆溜溜的大眼睛直盯着紧闭的大门,想到熠叔叔的交代,并没有过去开。

    结果,门铃响个不停,他又想到熠叔叔交代不能吵醒妈咪,只好走了过去,警惕十足地伫立大门后面,大声询问,“谁?”

    约莫两秒钟,外边才回话,“你是琰琰吗?我是倪阿姨,麻烦你开开门。”

    倪阿姨?那个和熠叔叔在一起的倪阿姨?好像真的是她的声音。

    琰琰略作沉吟,便也客气地回道,“哦,倪阿姨你好,你是来找熠叔叔吗?他刚出去了,不在家。”

    外面又是安静片刻,倪媛媛接着说,“这样啊……既然阿姨一场来到,那就看看琰琰吧,麻烦琰琰开开门。”

    看自己?

    不知怎么的,琰琰感觉自己不是很愿意见她!

    但是,她似乎不罢休,继续喊他,基于礼貌,他不好推辞了,他不想在外人看来自己是个没教养没礼貌的孩子,不想她们觉得妈咪不会教孩子。

    不过,小家伙虽然愿意接待了,却还是机灵地搬来一张椅子,爬上去,通过门孔朝外面一看,果然见到是那个“倪阿姨”,于是把门给打开来,这才又惊见,除了倪阿姨,还有另一个阿姨,就是上次去看哆啦A梦展,在餐厅里碰到她们和熠叔叔吃饭的那个郑阿姨,而且,她依然很没礼貌!

    倪阿姨至少会先冲他笑笑,还帮他一起把门关好,这个郑阿姨,简直当他透明似的,一进门就大摇大摆地闯进客厅,接着还冲进自己和妈咪的卧室!

    “喂,郑阿姨,你做什么?你不经允许跑进我和妈咪的卧室,这是很没礼貌的行为。”

    他和妈咪的卧室?

    看来,那臭寡妇说的都是真的,果然带儿子搬到这里住了,还住进了主卧室!

    不过,听这小鬼头说,她们没有跟贺熠住同一间房?难道是贺熠把卧室让给她们?呵呵,那狐狸精寡妇不是说贺熠被她迷住的吗?看来不是那么回事嘛,这不,还分开睡呢!

    然而,她高兴得太早,当她问起小鬼头凌语芊在哪时,她又马上跌入地狱中。

    贺熠是把卧室让给了娘俩,自己跑去睡客房,但……凌语芊那不要脸的寡妇,竟然也在客房睡,在贺熠的床上睡,还睡到现在都没起床,看来,昨晚肯定是那个了!

    “郑阿姨,倪阿姨,你们先出去吧,不要吵醒我妈咪,熠叔叔也交代过,妈咪很累,让她多睡一会。”小家伙已由先前的客气礼貌变得有点不耐烦起来,他只是基于礼貌回答妈咪在这里,想不到这个郑阿姨二话不说就跑过来,还怒气腾腾的,难道她不懂什么叫修养吗!

    可惜,这女人就是没修养!

    她只知道妒忌,嫉恨,越看凌语芊那娇小的身子窝在曾经包围住贺熠的被褥中,她便无法控制地想到昨晚他们是怎样的翻云覆雨,贺熠是怎样带领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享受极乐,再也按耐不住,抡起手袋重重地砸在床榻上。

    “喂,你要干嘛!”小家伙彻底被激怒了,稚嫩的小脸儿立刻一沉,清澈的大眼睛遍布怒火。

    郑梦琪心头不由凛了一下,但很快,压住这莫名的战栗,又是抡起手袋再重打一次。

    “学姐——”一直静静看着这一切的倪媛媛,终于也出声。

    然而,郑梦琪像是着了魔似的,继续撒野,结果,凌语芊醒来。

    睁着惺忪睡眼,她本能地四处环视了一下,先是看到郑梦琪,娥眉立即蹙起,再看看倪媛媛,眉心的皱褶显得更加。

    见凌语芊醒来,琰琰阴沉的小脸迅速转晴,跑近高兴地喊道,“妈咪,你醒了,肚子饿了吧,快起床,琰琰带你去吃早餐,熠叔叔煮了很多早餐给你留着。”

    凌语芊回他怜爱一笑,继续盯着两名不速之客,同时,在暗忖怎么不见那个男人,毕竟,这两女人是他的“朋友”,他不是应该在接待她们吗?反而还让她们跑来自己的卧室?

    对了,这……这好像不是自己平时睡的房间,而是他暂住的客房,自己怎么跑来这里睡了?

    凌语芊首先想到的,是掀开被子查看自己,发现睡衣在身上好好呆着,这才开始追忆昨晚的事情,然后,在心中给自己一顿暗骂。

    昨晚又喝酒了,又喝醉了!不过,他就算不陪她在阳台睡,也该让她回主卧室呀,咋抱到他的床上来?

    想着想着,她又想到昨天在咖啡厅与郑梦琪冲突的情景,总算明白自己为何会被吵醒,看来这女人是认定她真的跟“贺熠”睡在一块了!

    并没有想着解释,凌语芊分别对郑梦琪和倪媛媛淡淡一瞥后,若无其事地扶住琰琰的手,起身,下床,走出房外。

    洗漱完毕后,她直接到客厅,半躺在沙发上,整个人依然一副累兮兮的模样。

    琰琰则跑去饭厅,端来一碗东西,递给凌语芊,“妈咪,这是熠叔叔交代我拿给你喝的,他说喝了这个妈咪就不会那么累,头也不会那么疼了。”

    凌语芊哦了一声,伸手接过,一口气喝掉,双眼仍然紧闭。

    小家伙把空碗带走,接着,又端了一个盘子出来,里面装有粥,粉,糕点等,正是贺煜为她留起来的早餐。

    香喷喷的气味一传来,凌语芊立即睁开眼,喝了解酒茶,她精神了不少,迷离的眸色逐渐恢复晶亮,再看这些色香味俱全的食物,整个人更是为之一振,立刻抓起毫不客气地吃了起来。

    这时,郑梦琪和倪媛媛也从客房出来了,瞧着凌语芊极尽畅快地享用着贺煜亲手炮制的早餐,内心更不是滋味,特别是郑梦琪,彻底爆发。

    “我说贺太太,你还真不要脸到家,还真登堂入室了,也不掂量自己什么身份,这妇德二字,你还懂得写吗?”

    再一次听到从这个垃圾女人口中喷出的侮辱言语,凌语芊本是津津有味吃粥的动作,赫然停止,抬起头来,怒瞪着郑梦琪,真恨不得,就这样把嘴里的粥朝她喷过去。

    见凌语芊面色大变,郑梦琪得意,更加口无遮拦,“你老公死了,要你年纪轻轻守活寡确实有点残酷,但你再饥渴也不该找上自己的小叔子吧?难道你就不怕你老公阴魂不散,把你也带去地狱吗?这外面多的是男人,你愿意的话一定有不少供你满足的,又何必来抢别人的男朋友!又或者,你本性就是这么贱格无耻,淫一荡……啊……”

    凌语芊没有把口中的粥喷给她,而是直接端起碗,将余下的半碗粥当着郑梦琪的脸泼去。

    “你……你……你竟然拿粥泼我?”郑梦琪尖叫过后,恼羞成怒地大吼,暴瞪的双眼布满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凌语芊缓缓站起,樱唇一扬,冷哼,“这是你活该,嘴巴再不放干净点,我泼给你的,不止是粥,而是开水,一百度的开水!”

    “你……你敢?”

    “你可以试试,试试我敢不敢!”

    试试?试试……

    不,她当然不敢试,即便心中愤怒到极点,她还是不敢拿自己的脸蛋去赌!

    凌语芊又是微勾一下唇,给郑梦琪一记睥睨,转看向倪媛媛,说得意味深长,“你确定这人是真心想为你出头的好学姐?你不应该看不出她怀的是什么心吧?你该提防的人,是她,时时窥视着贺熠,恨不得爬上贺熠的床的那人,也是她!”

    倪媛媛俏脸即时一变,整个身体也僵住了。

    郑梦琪怒上加怒,再度吼出,“你胡扯,你这该死的寡妇,恶人先告状,我才没有!”

    “你没有?你是没想过要爬上贺熠的床呢?又或,爬不上?幸好爬不上,否则我看你还有什么颜面对你这个好学妹呢!”凌语芊又是冷嘲热讽,面对郑梦琪这个破女人,根本不用再客气。

    这下,倪媛媛也表露出了震惊的表情,万万想不到,凌语芊会如此尖酸刻薄。

    至于郑梦琪,几乎要发狂。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悦耳的手机铃声划破紧张的气氛。

    ------题外话------

    【答谢】最近虽然忙着改文,码字和出版宣传,但紫都有留意评论区和各道具礼物记录,再次感谢亲们的月票,评价票,钻石和鲜花等!感谢买实体书支持紫和《蚀心绝恋》的所有妞们!无尽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