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第445章

    “弄到偏僻的小巷?你要绑架她吗?为什么?”

    男子再度不语,表示了他的默认。

    这让个性骄横跋扈的郑梦琪着实恼火,心里暗暗喷了这个死外国佬千万遍,但最终,她还是答应了他的要求,毕竟,凌语芊给她的气还没消,她正想教训一下,如今碰上这个外国佬,就当是老天爷的美意吧!

    “好,你跟我来!”她没深入细想,果断答应了,说罢,转身朝凌语芊的方向迈进,出到小区外,追上她们。

    望着突然拦截在眼前的人影,凌语芊脚步停下之时,眉头瞬间皱起,皱得紧紧的!

    真是阴魂不散啊,这块牛皮癣,咋又黏过来了!

    “方便说话吗?我想和你聊聊,不用很久,几分钟就行了。”郑梦琪依然不改趾高气扬的个性,用鼻孔哼出一句话来,看了看不远处的小巷子,示意凌语芊过去那。

    凌语芊当然不会理她,连say—no都懒得跟她说,拉住琰琰,从她身边绕了过去。

    郑梦琪大眼一瞪,即时来怒,急速冲过去,开口便骂,“喂,你什么态度,你以为你是谁啊,有什么资格这么拽?”

    “那你又以为你是谁?凭什么你叫我去谈话我就去?”凌语芊也毫不客气地回了一句,接着,还坏坏地给出一个漂亮的反击,“你硬想知道我是谁,那么,我就告诉你,我是把贺熠迷得神魂颠倒、令他沦陷得不可自拔的女人,这下,清楚了吧!”

    最后几个字,她逐个字逐个字地说,说完,继续迈动步伐,走得更加优雅和潇洒起来。

    郑梦琪的脸已经变成了猪肝色,咬牙切齿,浑身发抖,一会,掏出手机拨通一组电话,“我是小姐,你们立刻带人马过来,我要绑走一个人……不,两个!”

    说罢,不待那边回应,迅猛挂断电话,然后也迈动长腿,往前冲。

    她就这样满怀怒火地跟着凌语芊,凌语芊渐渐意识到,就连琰琰也发觉了,立即皱起眉头哼了一声,“妈咪,那个没礼貌的阿姨还真不害羞,像个跟屁狗似的跟着我们。”

    跟屁狗?呵呵,直接把虫说成狗,看来小家伙对这块牛皮癣也是极度反感的。

    继续握紧小家伙的手,凌语芊气定神闲,悠然自在,“咱们当她是空气就是了,咱逛咱的,看她能跟多久!”

    琰琰一撅小嘴,于是也彻底不理,声音洪亮地应了一声好,继续朝前面的商场靠近。

    这时,跟在后面的郑梦琪手机响起,她叫的人来了,原来是她家的保镖,他们正好在附近,听到吩咐,直接飞车赶了过来。

    总共四个人,个个体形高大,统一穿着黑色西服,其中一个看似带头的,恭恭敬敬地问郑梦琪,“小姐,您要绑谁?谁得罪您了吗?”

    郑梦琪瞪着前方一高一矮两个人影,恨恨地道,“那个女的,还有那个小鬼头,都给我弄到车上去!”

    “遵命!”

    电光火石之间,两名保镖已往前奔去,另外两名和郑梦琪坐上车,飞速朝那边开,在交叉路口,两名保镖不由分说抓住凌语芊和琰琰,塞到车内。

    凌语芊猝不及防,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但潜在的保护意识让她紧紧抓住琰琰的手,一会回神后,也是先关注琰琰的情况,继而才看向周围环境,瞬时间,又是重重一震,接着,怒火冲天。

    还是那块阴魂不散的牛皮癣,还罪大恶极,竟然派人把她和琰琰掳上车!

    “郑梦琪,你到底想干什么!”凌语芊怒不可遏地吼了出来,使劲挣扎着,运用自己的武功和力量反击劫持她的男人。

    然而,这些人都是武功高手,她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生怕殃及琰琰,她只好暂停挣扎,继续怒骂郑梦琪。

    郑梦琪一脸得意样,狐媚的双眼阴毒之色持续窜动,傲娇地应,“我想干什么?我刚才不说了吗,想和你说两句话!”

    “我无话跟你说!”

    “但我有!”郑梦琪红唇继续一勾,来回看着凌语芊和琰琰,语调略微变了变,“知道我有什么话跟你说吗?有人要害你,有人跟踪你,监视你,他还叫我,帮忙将你和这小鬼头绑走!”

    什么?

    这女人,说真的?有人跟踪、监视自己?还叫她帮忙绑架?可是……谁呢?还有,她咋知道?她和那个人是何关系?为啥叫她帮忙?

    凌语芊本是怒气腾腾的容颜,即时怔了怔,美目一瞬不瞬地盯着郑梦琪。

    “呵呵,看你这表情,表示很吃惊?不信?觉得我在胡说八道?凌语芊,你难道不清楚自己有多遭人恨吗?瞧,不止是我讨厌你,别的人也讨厌你呢!那是一个男人,一个外国男人,你这贱货,还真是贱,把外国人也惹上了,瞧,报应来了呢!”

    外国人?!

    听到此,凌语芊如被雷电狠击一遭,立刻想到某件事来,然后,花容变色。

    “呵呵,总算信了?怕了?你也会怕?瞧你刚才那拽模样,我还以为你……”

    “郑梦琪,你听我说,放了我,不准帮他们,不准知道不!”凌语芊开口,嗓子颤抖地打断她的话。

    可惜,郑梦琪非但不听,还更加来气,“不准?你凭什么用这种命令的口吻?”

    凭什么?又是问凭什么?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要是我坦白告诉你,凭你现在做的是大毒枭团伙的帮凶,你还敢这么咄咄逼人吗?

    无奈,她不能明说,不能告诉这些机密,故她只能继续叫郑梦琪别胡闹,语气也渐渐由原先的愤怒转为商量,甚至乞求。

    于是,让郑梦琪更得意,同时,也更坚定要帮那个外国人,更没去细想个中的缘由,她给凌语芊留下最后一记幸灾乐祸的冷笑,朝保镖打了一个手势。

    保镖会意,其中一个负责驾驶,两个负责禁锢凌语芊,还有一个,劫持琰琰,且以此威胁凌语芊不得做出丝毫的反抗。

    “郑梦琪,你放了我,放了我知道不!你可知道你现在做的是什么,你一定会后悔的!”凌语芊更觉慌乱和惊跳,只能继续用言语警告和劝止郑梦琪。

    可惜,依然没有用,郑梦琪已经发了疯,越看凌语芊抓狂惊惧的样子,她内心越是凉快,扯唇睨着凌语芊,还出言侮辱,“我怎么会后悔?该后悔的你是吧?后悔自己好惹不惹,惹上一个外国鬼,我早说了,你这不要脸的女人,不守妇道,到处招惹男人,这次,算是惹火上身了吧。呵呵,对了,别叫了,留着点力气等下对那外国佬叫!”

    该死,这龌蹉的女人,脑子尽是这种龌蹉的事!你才不要脸,你才淫一荡,你才不守妇道!

    凌语芊多希望自己能恢复自由,狠狠地给这女人一巴掌,把她打醒!

    无奈——

    车子继续急速地奔跑着,颠颠簸簸,震得厉害,走了约有几分钟,终于停了下来。

    车门开了,但凌语芊无法出去,只眼睁睁地看着郑梦琪出去。

    “郑梦琪,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我告诉你,贺熠要是知道你这样对我,绝不会放过你的!”凌语芊继续做着最后的挣扎,她已经完全拿这个疯女人没办法,想到的,只能是这样。

    而也因为这样,大大刺激了郑梦琪,给凌语芊一记恨意十足的瞪视,跳出车门,一会,再回来时,身后跟着一个高大的人影。

    难道,这就是郑梦琪所说的要绑架自己的外国人?

    凌语芊正思忖打量着,郑梦琪开口解答了她的疑惑。

    “怎样?我没食言吧?人在这里,要怎么处理由你来,不过,记住别闹出人命!”不愧是疯女人,不查不问就这样把人交给对方,完全没想过对方是个外国人,完全没考虑到凌语芊落在对方手中会有怎样的下场。

    也是,她根本就恨不得凌语芊死,哪还理那么多。

    反观凌语芊,彻底恐慌,不再理会郑梦琪,审视的眼神继续盯着陌生男人,用英语问他,“你是谁?谁让你绑架我的?”

    可惜,男人仿佛没听到,露在口罩外面的两只眼睛,深不可测地给她一瞟,在朝她靠近的同时,手臂一扬,对准她喷出一种液体,她便立刻失去了知觉。

    还有琰琰,一样的结果。

    然后,他一手一个,把昏迷过去的凌语芊和琰琰从车内带出,走向巷子的左面。

    整个过程,一句话也没说过。

    “小姐,这人是谁?你朋友吗?还有,那个女人和小孩子又是谁?男人抓走她们做什么?”这时,保镖终于问了出来,他们身为保镖,接受过各种训练,对这种事,多少有点想法和顾虑。

    然而,他们的“主人”却不这么想,继续盯着男人带凌语芊和琰琰走向他的车子,扔进车后座,扬长而去了,她才收回视线,吩咐道,“好了,你们先回去吧。”

    几个保镖还是很迷惑,隐隐有点担忧,带头那个,负责分析情况,“小姐,我还是觉得这事有点不妥,那个女人到底是谁,那个男人呢?是小姐很好的朋友吗?”

    “没有,我才没有这么没礼貌的朋友,我不认识他。”

    什么?不认识?

    四名保镖,齐齐变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