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第446章

    “小姐怎会不认识?那个女的呢?小姐认识不?”

    “这个当然认识,她是我的仇人!”

    仇人!

    所以,她这是……

    “好吧,你们就少罗嗦了,我实话跟你们说吧,我发现那个男的在暗处跟踪监视那个骚寡妇,于是过去质问,又得知他想绑架她,正好骚寡妇与我有仇,我便来个顺水推舟,帮他喽!”郑梦琪极其的不耐烦,把事情的原委简单扼要地说一遍。

    天!

    众人听罢,更是大大一震!

    “小姐,你怎能这样,就算你和那骚……那个女人有仇,也不应该做出这样的事,你可以自己报仇啊,你这样把她交给外国人,他会做出什么根本无法预料,万一……万一闹出人命怎么办!”

    “不会的,怎么会闹出人命,你没听到我刚才叫那外国人别闹出人命吗。”

    “可是,他没有答应啊,他没答应你啊小姐!”

    呃——

    “小姐,快上车,咱们去追,或许,还来得及!”另一个保镖也开口,提出补救的办法。

    其他人纷纷赞同,郑梦琪虽然不大认可,但在他们的催促之下,也还是坐上了车。

    可惜,尽管他们加快速度朝着外国人驶去的方向狂追了一大段路,却依然不见对方的踪影!

    怎么办?怎么办?

    焦虑慌张的神色重现几名保镖的脸上,且越来越浓烈,渐渐的,连身体也抖动起来。

    郑梦琪本不是特别在心,可此刻也忽然感到莫名的烦躁,于是吆喝他们,“喂,怎么停下来了,继续追啊!”

    “小姐,这是交叉路口,我们根本不知道他朝哪个方向走,不知道应该走哪条路!”

    “小姐,咱们报警吧,让警察介入,说不定还能阻止!”保镖B接着说。

    郑梦琪一听报警,立刻反对,“那不就知道是我参与了?不,不能报警!”

    “可是……”

    “先回家吧,找大老板说!”保镖C提议。

    郑梦琪略作沉吟,赞成了。

    大约二十分钟,车子驶进一栋美轮美奂的别墅。

    郑梦琪在保镖的拥簇下踏进大屋,金碧辉煌的客厅里,正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分别是郑梦琪的父母。

    留意到郑梦琪的异样,郑姓夫妇很是困惑,郑母还马上起身迎向郑梦琪,关切询问,“琪琪,咋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郑梦琪停止脚步,来回看着他们,说不出话,只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郑母于是更急,又问一遍,继续得不到回应后,转向跟随进内的保镖,结果,在郑父的指令下,保镖将刚才的事说了出来。

    郑姓夫妇的反应,也像保镖们起初的反应那样,皆被震得目瞪口呆。

    “哎呀,其实也没什么,咱们不用自己吓自己了,我就不信真会闹出人命来……”郑梦琪这也开口,漫不经心地哼了一句,整个人已从先前的惊慌失措转回轻松,摊开四肢,在沙发坐下。

    “那个女的,到底是什么人?什么身份和来历?”郑父再度开口,厉声质问郑梦琪。

    郑梦琪下意识地颤了一下,但还是不以为然地道,“她哪有什么来历,不就是在万尚集团打工,还靠美色搭上万尚集团的太子爷,然后晋升为推广部总监。”

    万尚集团……

    郑父这就掏出手机,在通讯录翻查起来。

    郑母在旁看到,面色一变,“老公,你想打给谁?打给万尚集团的人?可是……那不就让他们知道是琪琪……”

    “对,不能打,爸,你不能打电话给他们!”郑梦琪迅速冲了过来,一手按在手机上。

    郑父抬起头,看着她,老脸更加深沉。

    郑母伸手,挽住他,“咱们再派人去找,把整个京都找一遍,说不定能找到呢!”

    “假如那个凌语芊回来,她照样会说出来!”

    “没凭没据,我们可以来个死不承认。可一旦我们主动说出去,那就等于承认了!”郑母说着,这就吩咐那些保镖,“你们赶紧带多点人,分头去找,务必找到他们为止!”

    这个家,终究是郑父做主,保镖并没立刻领命,而是先看向郑父。

    结果,又在郑母的一番说辞之下,郑父便也听取了这个安排。

    保镖们于是立刻去办,几人一涌而散,走出去了,剩下郑家三口,面面相觑,各有所思。

    另一边厢,坚持了两个多小时,正事总算谈好,轩辕墨先走,留下贺煜和轩辕彻兄弟两再坐一阵子。

    高大的身躯斜靠在软皮沙发上,两臂分开成一字型而放,两腿也是悠然舒展着,贺煜的样子看起来非常惬意。

    轩辕彻饱含深意地晲着他,调侃出声,“看你最近春风得意的,这日子怕是过得挺滋润吧?”

    贺煜略转一下脸,静静与他回望,但那满脸怡然的表情,说明了轩辕彻的猜测对极了。

    轩辕彻又沉吟数秒,接着说,“那小媛呢?你真打算不管了?可是,这不容易摆脱的哦。”

    “你就那么爱泼我冷水?明知老子现在快活得很,你硬是哪壶不提提哪壶,你这小子,我看你是眼红病犯了?”贺煜也总算开口,抡起拳头重重地打在轩辕彻的肩膀上。

    轩辕彻作状呼痛一下,言语反驳,“我说的是事实啊,我这是提醒你,要懂得居安思危。”

    “思你的头,你分明就是不抵得我这样,*裸的妒忌!”

    噢!

    轩辕彻瞟了瞟迷人的双眼,大呼,“我用得着妒忌你?兄弟,我确实是在为你着想,那天在XX吃饭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我相信小媛不会使坏,但现在多了一个什么……对了,那个B货叫啥来的?郑啥……呸,管她叫啥B的,我总觉得,她的出现会给你和你女人带来一场大风波!”

    “你还咒,再咒我劈死你!”贺煜先是再给轩辕彻一拳,脑海却也不自觉地闪出一个人影来,他也不记得那女人叫郑啥,但记得有这么一个人,让他极为讨厌的。

    空气里,安静片刻,轩辕彻再度做声,语气转向另一种严肃,“好吧,不提这些,那就提提你的女人吧,你有没有想过,这事结束之后,怎么办?你也清楚,她之所以住进你家,纯属迫不得已,一旦危机解除,她肯定会走,到时,你可是完全没有理由和方法了。”

    此话果然擢中了重点,听及此,贺煜的注意力即时调了过来,剑眉蹙得比刚才更甚,很明显,这对他来说,是个难题!

    “照我伯父刚才所说,这件案子会很快结束,你和她之间的关系也可能发生很大变化,另外一件事,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你可是要随时换地方执行任务的,到时……”轩辕彻点到即止,叹了一下气,“我也不想泼你冷水,我这么说,是想给你提个醒,早点做准备,为了长久的幸福。”

    “长久的幸福就是与她相认,可是,你那伯父肯让我这么做吗?”贺煜也烦燥起来,忽然掏出了手机,打给凌语芊,可惜是没人接听状态,并不像方才那样可以听到她娇柔入骨的嗓音。

    这小东西,又咋了呢,干嘛又不接电话了?

    本来,电话无法及时接听也很正常,毕竟人不可能手机随时不离手,总得忙其他事的吧,但贺煜就是感到莫名的狂躁,继续不停地拨打了好几次,然后,还跟轩辕彻辞别一声,急匆匆地离去。

    他一边下楼,一边继续拨打,坐上车之后也是,谁知这会是直接无法接通状态,就连琰琰的手机,也打不通。

    该死!

    这……这怎么回事!

    内心焦急指数持续上涨着,贺煜唯有加大油门,打算先赶回家看看,而抵达家中发现屋子空空,并无两人的身影,他再度陷入急躁。

    明明说好在家等的,她跑哪去了呢?

    点着一根烟,站在窗口闷闷地抽完,他拿起车匙,冲出家门,驾车沿途寻找,拨打电话的动作也丝毫不停,后来,还打给了褚飞,可都没有凌语芊和琰琰的消息。

    天色,渐暗,夜幕降临,贺煜烦躁的心,渐转惊慌。

    这是从没有过的状况,莫非,她们出意外了!

    脑海冷不防地冒出这样一种不好的预感,贺煜重返家中,给轩辕彻打了一个电话。

    轩辕彻听后,也顿生困惑,好一会,想到某件事,“你不是在家安装了监控器吗,你打开看看,今天发生了什么事。”

    贺煜这才记起,奔向书房,打开电脑,一看,整个脸庞瞬间沉下!

    轩辕彻的顾虑果然没错,那郑啥B,竟然找上门来,还对芊芊出言侮辱!

    在视频的暂停键上一按,贺煜拿起手机,拨通倪媛媛的电话。

    “贺大哥……”

    “你今天是不是来过我这里?你带那个女人来?为什么?还有,你们是不是对芊芊做过什么?”丝毫不理倪媛媛的欣喜,贺煜开口便质问,语气冷冰冰的,冷得吓人。

    倪媛媛估计想到了早上的事,即时哑然,说不出话。

    “你们是不是把芊芊和琰琰带走了?藏在哪,还不赶紧给我送回来?”贺煜继续怒吼,额爆青筋。

    “没有,我们没做过这样的事。不错,我们是去找过她,但被她气跑了。”倪媛媛便也开口解释,口吻尽显委屈。

    ------题外话------

    本书实体书已出版,封面超美,书皮内页作者简介里印有我的相片,还配有我亲笔签名的美丽书签,且经过精修,男女之间情到浓时的演绎会比网络版更自然和细腻,应出版社要求还会附有长篇精彩后续番外内容答谢大家(网络版没有的)。大家可以买来典藏,也可送给志同道合的亲人朋友,紫在出版界还是个新人,非常需要大家的支持,亲们多多益善,少少无拘,只要买了,都是对紫的极大帮助和鼓舞,紫都无尽感激!全国各大书店、当当网、京东、亚马逊均有售,大家可以自行到当当网订购,也可加紫的读者群(263315612)参加团购,送货上门,货到付款,团购到时还会有抽奖活动回馈大家。谢谢支持,群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