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第447章

    大家认识这么久,贺煜对她很了解,清楚她不是那种说谎话的人,而且,这视频里面,也正是凌语芊很漂亮的反击了她们,那么……

    手指一按,他继续播放视频,如倪媛媛所说,她们悻悻然地走了,而不一会,小女人也带着琰琰出门!

    “贺大哥,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贺太太与琰琰不在家吗?会不会是去了朋友家?你打过电话联系她们没?不如多打几次吧,有时碰上手机信号不好……”

    “打过了,从中午打到现在,一直打不通!”贺煜便也照实说,既然事情与倪媛媛无关,他恢复了对她的友善。

    倪媛媛一听,又是不自觉地道,“中午?难道她上午和琰琰出去一直没回来?不过我看她就带着一个手袋,并没拿其他东西,那就代表她不打算在外面过夜,要不你再等等……”

    “你说什么?你见到她出去?你们不是先走的吗?”贺煜瞳孔一缩,神色明厉起来。

    “呃,是这样的,我们离开你的住处后,到小区咖啡厅坐坐,不久,就看到贺太太带琰琰出来,哎,早知我也跟学姐一起离开,说不定还能看到贺太太坐什么车,往哪个方向走呢。”

    “学姐?你说那个郑……她在芊芊出来时,也离开了咖啡室?”贺煜内心愈觉纳闷,不知因何缘故,忽然觉得那个女人很可疑,“对了小媛,上午的事你跟我说仔细点,当时是怎样一种情况?那个郑……”

    “学姐叫郑梦琪,嗯,本来我们在……我们在边喝咖啡边聊天,贺太太出来后,学姐也突然说有急事要办,于是先离开了。”

    “她电话号码多少?给我,立刻发给我。”

    倪媛媛尽管很迷惑,但还是报出郑梦琪的号码,说完准备问他因何这样,谁知传达耳边的是嘟嘟声响,他二话不说就已经挂了机。

    呃……

    这到底怎么回事?这关学姐什么事呢?他该不是怀疑学姐带走了凌语芊和琰琰吧?

    不可能的,虽然学姐有说过要帮自己对付凌语芊,但不至于用这样的手段,毕竟,这是犯法的,她不至于会为了自己而去做出殃及到她自己的事吧。

    但……

    假如她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她自己呢?

    倪媛媛猛地想起凌语芊早上说的某句话,说郑梦琪也喜欢贺大哥……

    不,不会的,不可能的!

    甩一甩头,倪媛媛举起手机给贺煜拨打回去,可惜,占线!

    是的,一得到郑梦琪的号码,贺煜立马结束与倪媛媛的通话,事不宜迟拨给郑梦琪。

    忽然从电话里听到他的声音,郑梦琪可谓意外不已,先是本能地荡漾一下,在他问出她有没有对凌语芊做过什么,她才警觉过来,迅速否认,“我……我能对她做什么!对了,你为什么想到我,你咋知道我的手机号码?”

    记得前两次见面,她主动提出交换手机号码,可都被他冷漠无情地拒绝,那么,他是如何找到她……莫非,是倪媛媛那猪头?一定是了,肯定是了!

    按住忐忑不安,郑梦琪试探,“贺大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凌……你二嫂和琰琰咋了?她们不会是出什么意外了吧?”

    贺煜没回她,传到她耳畔的,也是出其不意的通话结束声。她微微松了一口气,沉吟思忖了片刻,找倪媛媛。

    果然,果然是这猪头把她的号码告诉贺煜,还跟贺煜说了早上在咖啡厅的事,真是人头猪脑,气煞人也!

    “哎呀小媛,我忽然离开,确实是有急事要办啊,那凑巧而已,你怎说得好像我专门去堵那个凌语芊似的。”

    “我……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把情况说了一下,我根本不知道贺大哥听后会觉得是你,对了,他跟你说了什么?没有为难你吧?”

    “他就只对我吼了一句,问我对凌语芊做过什么,我回答没有,他就挂了电话。”

    “哦,那就没事了,他估计也是询问一下而已。”倪媛媛说着,转而问出困惑,“对了学姐,你说那凌语芊到底怎么了?当时她明明在电话里约好贺大哥出去玩,为啥会突然消失了,还从上午到现在都没跟贺大哥联系上?”

    “我……我哪知道,你也明白这个女人不简单,鬼知道她去哪了,她那么骚,说不定碰上其他情夫,去约会了呗!”

    “应该……不会吧。”

    “你自己当然不会,她啊,难说!”

    倪媛媛面色讷讷,心里记挂着贺煜那边,于是不多说,提出告别,郑梦琪想到暂时无法从她这里得任何消息,便也不浪费时间,毕竟,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譬如,去告诉父亲关于贺煜的怀疑,而且,去看看一直在寻找凌语芊的保镖们有没有回馈新消息。

    至于贺煜这边,简直抓了狂,视频被他使劲关掉,手机被他用力甩在桌上,快速迈动着双腿在屋里走来走去,却一点头绪都没有。

    轩辕彻看在眼中,只能安慰他,“好了,你别着急,别尽往坏处想,这些天不都挺安全的吗,故我觉得不至于是那伙人,可能她去拜访朋友或什么的,手机又刚好没电,联系不上,咱就再等等吧,说不定呆会回来了呢。”

    是吗?是这样吗?

    据他了解,她在这个城市没有什么朋友,关系最好的是褚飞,至于那个尙东瑞,好像去印尼了,还没回国,所以……她根本就不会去拜访什么朋友,再说,她和自己约好的,她再怎么不喜欢自己,不至于一个电话也不给,还有琰琰小宝贝呢,小宝贝虽然小,却是一个很有规律之人,他一定会跟自己联系的。

    哎,到底怎么回事,小女人,你到底去了哪,你怎么总爱折磨我,你就不能乖乖地,让我安心一阵子,让我乐一些时光吗!

    抱着头,贺煜在沙发坐下,依然方寸大乱,束手无措。

    轩辕彻则来到电脑桌前,打开刚才的视频,心不在焉地看了起来。

    同一时间,郊外。

    夜幕笼罩,荒芜的视野到处一片寂寥,萧条,一个人影也没有,借着淡淡的月光,只看到了一栋残旧的破屋。

    月光如银丝一般洒在破屋上,穿过一扇小窗,倾泻进内,若有若无地照出两个人影,那双纯澈晶莹的大眼睛,在黑暗中特别透亮,正布满恐慌,四处张望着。

    她们正是凌语芊和琰琰,两人已经昏迷了大半天,一醒来就发现自己处于黑暗当中,周围都是一片陌生,内心即时惶恐起来,特别是琰琰,揪住凌语芊的手,颤声惊问,“妈咪,这是什么地方?咱们怎么会在这儿,这里好黑,好静,琰琰好怕。”

    “乖,别怕,妈咪在,妈咪不会让你受伤害的。”凌语芊也急忙反握住他的手,冰凉的感觉让她更加心疼,不由收紧自己的手,借此为他输送热量。

    琰琰略微淡定,又问,“好,琰琰不怕,但琰琰想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妈咪和琰琰为啥会在这里?妈咪能告诉琰琰吗?”

    为啥出现于此?凌语芊思绪回到失去意识前的一刻,忆起某些事儿,忆起那扑鼻而来的古怪气味,于是先问情况,“对了琰琰,你身体怎样?有没有感觉哪儿不舒服?快,告诉妈咪。”

    “没有不舒服,就是……”小家伙站起身,再问一次,“妈咪,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咱们为何会在这里?”

    凌语芊也起来,拉主他的手,四处查看。

    她首先来到门口,可惜大铁门关得紧紧的,不管她出多大力,都毫无移动。她于是作罢,去寻找窗户,然而,那唯一的一个小窗,距离地面有三米高,除非她会轻功,否则根本够不着!

    这什么地方,什么鬼地方!

    琰琰也看到了,小家伙年纪虽小,但虎父无犬子,他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加上平日看的那些动画,便慢慢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妈咪,咱们是不是被囚禁起来了?为什么会被抓起来,你快跟琰琰说。”

    “嗯,咱们的确被抓了,具体是谁抓,妈咪还不清楚。但不管怎样,琰琰都不用怕哦,妈咪在,会一直陪着你的。”凌语芊继续安慰他,重返刚才的角落。

    琰琰又是乖乖听从,感受着母亲依然紧绷的身体,反过来安抚,“妈咪也不用担心,熠叔叔一定会来救我们的。”

    熠叔叔……

    他会吗?假如是贺煜,她敢肯定百分百会来,可是对他,老实说她没有把握,尽管他说很爱她,但她不敢确定他会否像贺煜那样,不顾一切想方设法搭救她和琰琰。

    中午他已经回到家,发现她不在,他会怎样?首先打电话,电话接不通,会不会猜到她出事了?经常说不会有危险的他,是否能很快就判断她和琰琰已陷入了危险?

    其实,说来说去都怪自己,危险意识不够,明明说好等他,自己干嘛要擅自出走,否则就不会让郑梦琪有机会抓走。

    对了,这个可恶的女人,怎会跟那个团伙扯上关系?只是巧合呢?或是她也介入其中?又或,还有更多原因?

    那伙人,把自己困在这个地方,有何目的?难道案子有了新情况,升级到了紧急时刻,敌人于是出手了?做最关键的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