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第448章(实体书有售,请支持)

第448章(实体书有售,请支持)

    贺熠早上说有事情去忙,难道也是因为这件事?那么,情况真的已经发展到了剑张弩拔最后的时刻了?

    可是,他当时打电话回来,为何不跟自己提个醒,还很轻松愉快地说回来带自己和琰琰去玩,表现得一点异样都没有,所以……

    凌语芊一个劲地思忖,细想,可惜都理不出半点头绪,反而脑子越发混乱和迷惑,剩下的,只有彷徨、恐慌。

    这时,一只小小的手儿轻抚上她的脸颊,是琰琰,小家伙已经看到她的满面愁容,想安定她。

    心头顿时一暖,她本是搁在头顶的手缓缓放下,拉住小家伙,柔声问,“冷不冷?来,到妈咪怀里来。”

    小家伙摇头,表示他不冷,却跟她说,他很饿,也很口渴。

    他正处于长身体阶段,平时食量很大,一天下来经常要吃4—5顿,今天他只吃过早餐,肯定饿了,然而,这四周围,除了空气什么也没有。

    “不过妈咪不用担心,琰琰能忍住的。”很快,小家伙又体贴地说道。

    凌语芊又是深深感动一把,手指颤抖地在他脸上抚摸一圈,再次站起身,审视整个屋子,且跑到门口那,边用力拍打铁门边大声呼叫,结果,还是没任何回应。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能把她扔在这里不看管,一定很偏僻很荒芜吧。

    想到这些,凌语整颗心直线下坠,陷入绝望。然而,看到那乖巧懂事的小人儿,她又迅速命令自己打起精神,不准萌生任何悲观意识。

    重返刚才的角落坐下,她握住琰琰的手,小心翼翼地摩挲着,低声呢喃,“琰琰乖,咱们先好好休息,等天亮了再看看情况,妈咪务必带你离开这儿的。”

    “嗯,琰琰相信妈咪,琰琰还相信明天熠叔叔会找到这儿来。”

    凌语芊樱唇下意识地抿起,是啊,她也希望明天能看到他,看到他把她和琰琰救出去。

    贺熠,你听到我的呼唤吗?听到我的呐喊吗?请快来救我们,务必来救我们,求你,求你!

    贺煜当然听到她的呐喊,当然听到她的呼唤,整整一夜,他都在为她着急,为她牵挂,为她发狂。

    明知机会渺茫,可他还是忍不住驾车沿着整个市区兜圈,只因要他呆在屋里什么也做不了会更加使他崩溃。

    他脑海尽是她的影子,是她的恐慌、无助、绝望却又努力坚持不放弃,是她紧紧抱住琰琰,明明自己已经很害怕但还是乐观地安抚琰琰,是她仰头望着屋顶祈求老天保佑,祈求他尽快去救她和琰琰。

    可惜,他连她在哪都不知道,他竭尽所能,却保护不了她!保护不了儿子!他真没用!真没用!

    “好了,你别再自责了,这本来就是个意外,本来就始料不及,你又非万能的神,岂能事事掌握。”轩辕彻禁不住地说了一句,俊颜也尽染忧愁之色。

    贺煜奔波了这么久,他也跟了这么久,看着贺煜一直陷入焦虑、惶恐、悔恨和悲痛,他也哀愁万般,故更加时刻伴随,生怕这个好兄弟会一时钻牛角尖而做出什么事来。

    “我们在明敌人在暗,防不胜防,他们铁了心如此,不管你如何防备都避免不了的。”

    “不,是我太掉以轻心,是我太自以为是,我以为他们不会乱来,谁知……他们根本就是丧心病狂!”

    “对,他们根本就不是人,故你更不应该照常理去想,他们之所以忽然这样做,肯定是收到了风声,抓走芊芊和琰琰无非是想用来当筹码,暂时还不会对她们怎样,所以,咱们现在要做的是冷静,只有冷静才能想到对策。”

    冷静,是啊,要冷静,可他根本冷静不下来,他满脑子都是她处于危险中等待他去救!敌人的目的,他清楚,可她不清楚,她不明白好好的为啥会这样!

    本来,今天收到通知,他应该及时告诉她,让她心里有个警惕和防备,可他就是不想让她受任何惊吓和担忧,他觉得有自己在,她不会有任何意外,何况,在电话里一听到她突然变得娇媚温柔的声音,他更是什么危险意识也尽消,满脑子都是接下来的生活会如何如何美好,怎样怎样快乐。

    可惜,事情不会总如人愿,他没想到她会擅自出门,连说都不跟他说就带着儿子私自出去,也想不到,敌人速度会如此之快,种种巧合,于是……

    芊芊,小东西,你现在一定很害怕,一定很彷徨,一定很想哭吧!

    一想到她如此艰难,他简直心胆俱碎,再无冷静可言了!

    呼……

    计速表盘上的时速,突然从80飙升到130,本是平稳行驶的轿车,像是失控一般,疯狂地往前奔跑驰骋起来。

    轩辕彻猝不及防,身体先是随着惯性朝前一扑,头差点就撞在了车头柜上!

    **!

    一声低咒中,他赶忙伸直身子,怒声吼出,“煜,你疯了?你这是要玩命吗?”

    疯了?对,他确实疯了,已经频临癫狂状态!

    “你这样做有用吗?这样只会导致事态更严重,你想想,万一你出什么意外,谁去救你老婆和儿子?到时,她们就真的只有等死的份!”

    吱——

    极速狂奔的车子,霎时又变回先前的平稳速度,渐渐地,还慢慢停了下来,靠在路旁,贺煜怒腾腾地打开车门,高大的身躯冲出车外,掏出香烟,掏出香烟狂抽。

    轩辕彻跟了出去,来到他的身边,先是静静凝视一番,打破沉默,“伯父已经答应了派人搜索,今天之内应该能找到她们。至于你女人,她的坚强和毅力,你比谁都清楚,她一定会撑到我们去救她的。”

    贺煜静默依旧,抽烟的动作,不间断。

    “天亮了,你随我回去吧,洗个脸,吃点东西,人精神了,脑子也就灵活起来,很多事情等着你做呢。”在他抽完第二根烟时,轩辕彻伸出手,拥住他的肩头,准备返回车上。

    贺煜倒也不抗拒,将烟头随手一扔,抬脚一踩把火种熄灭,重返车内。

    这次,由轩辕彻负责驾驶,贺煜呆在副驾驶座,他仍一声不吭,神思恍惚,直至回到住处,碰上某个熟悉的人影,他的思绪意识才逐渐回归。

    “小……媛?这么早过来?吃过早餐了没?”轩辕彻也甚是惊讶,马上打出招呼。

    “嗯,已经吃过了。”倪媛媛冲轩辕彻微微一笑,美眸重返贺煜身上。

    昨晚,她一直在为凌语芊的事发愁,不时拨打贺煜的电话想了解一下情况,可惜没有一次能接通,她越觉得事情严重,总算等到天亮,立刻赶了过来,却料不到,会在门口碰上他们,瞧他们这模样,特别是贺大哥这表情,难道凌语芊还没回来?难道真的出了啥意外?

    贺煜已经打开门,自顾走了进去,在沙发坐下来,又开始点起了香烟。

    轩辕彻见状,微微叹了一口气,不过,已懒得再劝说,高大的身躯也缓缓坐下,舒展着筋骨。

    倪媛媛先是略作沉吟,自告奋勇地问,“你们还没吃早餐吧,要不我去煮点什么让你们先填填肚子。”

    轩辕彻立刻对她竖起拇指,表示好,倪媛媛娇羞一笑,再瞧了瞧还是若无旁人地发着呆的贺煜,转身进厨房忙去了。

    一会,轩辕彻去梳洗,完后终于开口喊贺煜。

    “好了,别抽了,你也去洗个脸吧,吃完早餐咱们去与伯父的人汇合。”

    贺煜正抽完一根烟,便也起身,走进浴室,梳洗干净后,倪媛媛正好出来叫他们去饭厅。

    她为他们煮了两碗面条,还另外冲了凉茶,轩辕彻还没吃就别有用意地给她一番称赞,希望借此调和一下贺煜的心情,可惜男人仿佛没听到似的,坐下便埋头苦吃,还很快就吃光了。

    轩辕彻才吃到一半,边嚼着面条边调侃,“我说得没错吧,你肚子早饿坏了吧,吃得这么快,幸好小媛来了,否则你还得继续饿呢。”

    “贺大哥你还要不要?不如我再去煮一碗。”倪媛媛也马上关切地问。

    “不用了。”贺煜语气淡淡地回了三个字,端起凉茶一口气喝掉,然后,起身走了出去。

    倪媛媛跟轩辕彻说一声,跟着往外走,在主卧室找到贺煜,只见他呆立床前,出神地看着床头柜上的相片,相片里的人,是凌语芊和琰琰。

    “贺太太与琰琰吉人天相,一定不会有事,你无需太担心。”她步伐轻盈,缓缓来到贺煜跟前,晶莹透亮的美眸也定定望着相片。

    少倾,贺煜视线从相片抽离,幽邃的眸子看向她,出其不意地问,“你和那个郑梦琪是如何认识的?你们关系很亲密吗?”

    倪媛媛先是一怔,便也如实相告。

    “那你知道她喜欢我吗?”贺煜接着问,又是毫无预警的,直截了当的!

    呃——

    倪媛媛俏脸一囧,答不上话。

    “那样的人,不适合跟你做朋友,你最好,远离她。”贺煜再说一句,幽邃漆黑的眼眸尽是复杂难懂之色,给倪媛媛留下一记意味深长的瞥视,忽然走出门去。

    倪媛媛轻咬着唇,目送着他,而后,重新看了看凌语芊和琰琰的相片,掏出手机拨通郑梦琪的电话。

    “学姐,你……你确定真的没有对凌语芊做过什么吗?”

    本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