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第449章

    本来,郑梦琪不想接她的电话,但又想从她这边了解一下贺煜的情况,于是接了,谁知她是为这事,不禁恼羞成怒。

    “我能对她做什么?你这是还在怀疑我?”

    “我……因为你昨天说过一定不会放过她,务必找办法处理她,所以……”

    “我说而已,我行动了吗?就算行动,有那么快吗?都不知你这脑子在想什么,你既然闲着,那就出去逛逛,把脑子理干净了,再给我电话,否则……以后都别来骚扰我!”怒冲冲地吼罢,郑梦琪挂了电话。

    倪媛媛又是咬了咬唇,稍后慢慢放下手机,准备出去,然而就在她转身的那一刻,猛被忽然映入眼帘的一个熟悉身影惊震到。

    贺大哥!

    他不是出去了吗?咋又折回来?他什么时候回来的?那他有没有听到自己刚才和郑梦琪的对话?

    天——

    倪媛媛美丽的容颜,已无法控制地染上一抹苍白,两眼瞪大,惶恐不已。

    而贺煜,开口了,低沉的嗓音,如冰般冷冽、刺骨。

    “刚才在和谁通电话?谁一定不会放过芊芊?谁务必找办法对付芊芊?谁——”

    他真的听到了,都听到了!

    莫非,他早看出什么,刚才故意出去,就是为了让她揭露真实?

    对了,他昨天那通电话……

    既然凌语芊不在家,那又是谁告诉他,她和郑梦琪来找过凌语芊?还跟她要郑梦琪的电话,难道……他在家中装了什么监控器?

    倪媛媛这也才想到昨天的古怪,再看看眼前面色深沉样子骇人的男人,想到他的各种能耐,想到他那似乎能看透人心的本领,于是不敢再有隐瞒,乖乖抖出昨天在咖啡室的某些话,抖出她和郑梦琪的坏心打算,说完,不忘为自己辩解。

    “贺大哥,其实……我们只是一时气愤说说而已,我们当然不会真的对贺太太怎样,我刚也打过电话给学姐,她也再次确定没做过,所以……所以……”

    “再打给她。”

    “吓?”

    “用你的手机,再打个电话给她,马上!”贺煜重复要求,整个人依然冷得让人生畏。

    结果,倪媛媛照办了,刚拨通,手机就被贺煜抢了过去。

    “不是叫你去洗脑吗?怎么还打过来?”郑梦琪一开口,便是毫不客气地侮辱。

    贺煜俊颜更加阴霾,带着一股肃杀的气息,冷声打断她,“我想见你,立刻!”

    呃……

    是他!

    怎么会是他,贺……熠?

    郑梦琪俏脸陡然一变,刚才骂倪媛媛那股气势也顷刻消失,嗲声应道,“贺……贺大哥,是你啊,你找我什么事吗?”

    “知道我住处在哪吧?给你半个小时赶过来,又或者,我直接上你家找你!”

    “呃……不,不用,我过去,我过去!”深知躲不过,郑梦琪很识趣地听从了。

    得到答案,贺煜不跟她废话,手机塞回给倪媛媛,人再次走出这个房间。

    倪媛媛捧着手机,呆看着他,一会举起手机到耳边,却闻对方已经挂了线,于是也收好手机,跑了出去。

    “贺大哥,你听我解释,我真的没有……”

    她话还没说完,轩辕彻正从饭厅出来,刚吃饱喝足的他,尚不清楚发生的事情,只隐约感觉到贺煜和倪媛媛的古怪,却以为是其他原因,并没多想,直接对贺煜道,“都准备好了吧?现在出发了?”

    “今天你负责和他们一块搜索,我有另外的事忙。”贺煜边说,边到客厅的沙发坐下。

    另有事忙?

    轩辕彻困惑住,正想询问是什么,门铃忽然响起,是褚飞过来了,同样异常焦急,异常憔悴,一进门就询问有没有凌语芊的消息。

    贺煜简短干脆地回了没有二字,再度催促轩辕彻出发,轩辕彻尽管还是满腹不解,却也不再坚持和耽搁,先行离去。

    褚飞来到贺煜面前,看了看贺煜,看了看倪媛媛,意有所指地道,“贺总,关于凌姐的事,我有件事想跟你说说。”

    有事?

    贺煜抬起头,留意到他时不时地瞄着倪媛媛,于是反问了一句,“你说的事,是不是跟小媛有关?”

    想不到贺煜会直接说出来,褚飞俊颜微微一红,然后,点了点头。

    而贺煜,继续毫无顾虑,“那就说吧,没关系。”

    褚飞继续沉吟片刻,终也坦白说出某件事。

    原来,今天早上尚闵琳忽然打电话给他,谈起凌语芊时,讲到那天在万尚集团三楼咖啡厅与一个女人的冲突,褚飞听后,马上猜到这个女人肯定是倪媛媛的朋友,心想凌语芊的失踪会不会正好与这个人有关,跟尚闵琳结束通话,事不宜迟跑来禀告贺煜。

    贺煜一听,心里也更坚信这件事与郑梦琪脱不了干系,面色更加阴沉恐怖了。

    其实,对于郑梦琪前天在咖啡屋与凌语芊的争执,倪媛媛是知道的,那天晚上郑梦琪就找了她一起吃晚饭,说凌语芊目前和贺大哥住在一起,还将凌语芊如何示威与嘲笑的事一一倾诉,恼羞成怒地痛骂凌语芊,最后约她一起上门看看是否属实,她不知所措间,答应了,从而导致了昨天早上上门对峙的那一幕。

    因此,现在经由褚飞说出,看着贺煜那越发暴怒的模样,她更是大气不敢喘,低垂着头,战战兢兢。

    贺煜倒是没说啥,忽然起身,去阳台抽烟,抽完一根,又转向另一个地方,是书房,大约几分钟,再出来,刚好,郑梦琪也到了。

    经过这一路调整,郑梦琪的内心已经足够淡定和平静,即便面对贺煜凌厉精明的眼神,也做到尽量掩饰,不露马脚。

    她坦白自己确实很恨凌语芊,确实想狠狠教训凌语芊一顿,却坚持否认凌语芊这次的失踪与她有关,就像她先前跟倪媛媛说的那样,她没那个本事,没那么快就能执行报复计划。

    整个屋子,一片沉寂,贺煜紧抿薄唇,鹰眸犀利依旧,继续目不转睛地审视着郑梦琪。

    郑梦琪也用尽全力维持着淡定和不慌,倪媛媛则突然开口辩解了一句,“贺大哥,这事应该真的与学姐无关,学姐是因为关心我,想为我出头,这相当于是我的事,她真要行动必先跟我说的。”

    其实,倪媛媛这不仅是为郑梦琪说好话,也是为了她自己,毕竟,这事要真与郑梦琪有关,那么她也逃脱不了责任,故她宁愿相信,且希望,郑梦琪没做过。

    对她,贺煜是相信的,然而对郑梦琪,他不能苟同,尽管这个女人表现得出奇的平静,他暂时也看不出有何破绽,可他就是觉得不妥,他的第六感一向很强,既然认定她有问题,那么,他不会罢休。

    不直接发表任何的想法,贺煜对郑梦琪又是若有所思地注视了一阵子,突然间,长腿往前迈动两下,朝她趋近。

    郑梦琪始料不及,本能地往后退,但她再快也不及他快,转眼间,他高大的身躯就要贴住了她的,俊美绝伦的面庞,清晰地呈现在她的眼前。

    超好看的一张脸,真好看的一张脸!

    天底下竟然有这么好看的男人,比那些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的都不知好看多少倍,总之,是她看过最好看的男人!

    棱角分明的轮廓,仿佛用神笔刻出来似的,每一处都精雕细琢,搭配在一起更是完美无瑕,简直令人着迷痴狂。而那双深若大海的眸瞳,更是俨如磁铁一般,只需稍稍靠近就会被紧紧吸住,还有,那高大劲拔的身材,极具阳刚的体魄,勾魂夺魄的男人味……

    恍惚间,郑梦琪觉得自己快要昏过去了,特别是当他伸出手,撩起她额前的几缕发丝,缓缓夹到她的耳际,然后,手指停落在她的肩头,指尖碰到她的衣领上,她更是完全没了神志。

    他要做什么?他为什么忽然这样?

    她既纳闷,又雀跃,既慌乱,又期待。

    就在此时,倪媛媛蓦然出声,打破这个暧昧旖旎的局面。

    刚才,倪媛媛也被贺煜这个举动诧异到了,而且,心头不自觉地涌上一股愁闷,以致无法克制地,喊出声来。

    “贺大哥,你还有没有话要问学姐?假如没有,那我们先走了?我答应了陪我妈去表姨家,时间差不多了。”

    呵呵——

    贺煜脊背一直,整个人,已经远离郑梦琪。

    郑梦琪依旧神思恍惚心不在焉,呆望着贺煜,甚至是,痴痴的。

    倪媛媛趁机走过来,挽住郑梦琪的臂弯,“来,学姐,咱们走吧,贺大哥还要继续忙着寻找贺太太,咱们又出不了力,那就别妨碍他。”

    寻找贺太太……凌语芊……

    一听到这个,郑梦琪迷失的神智总算恢复少许,再瞧了瞧贺煜一眼,见他仍然一副高深莫测的古怪模样,于是不敢停留,随倪媛媛溜之大吉。

    偌大的客厅,显得更加冷清,褚飞迫不及待地问贺煜,“贺总,你觉得那女人的话可信吗?她真与这次的事无关?”

    数秒,贺煜应了一声,“你有没有其他事要忙?没有的话先坐一会,我进书房忙点事。”

    话毕,就走开了,踏入书房,把电脑打开,操作几下,屏幕上立刻弹出一个特别的画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