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第450章

    “学姐,你对贺大哥他……真的没什么吗?”

    电梯里只有倪媛媛和郑梦琪,想起刚才某个情景,倪媛媛终究还是忍不住。

    郑梦琪晃了晃神,回望着倪媛媛布满复杂神色的双眼,思绪也渐渐回到方才,突然反问了一句,“小媛,你说刚才他想干什么?忽然间那样对我……他有何用意?”

    有何用意?恐怕只有贺大哥自己才知道,可惜她又不能问他,再说,就算问他,他也未必解释。

    “对了,你真的要陪你妈去表姨家做客吗?又或者,怕我和你的贺大哥会发生什么事,故意那样说?”郑梦琪接着说,看似打趣的语气隐藏着一股嘲弄和轻蔑。

    心事被点破,倪媛媛顿时哑然,两边面颊热了起来。

    郑梦琪笑得更耐人寻味,伸出手,对倪媛媛做出一个亲昵的举动,惺惺作态,“呵呵,我猜应该不是这样,咱们的小学妹可不会撒谎呢,所以,学姐相信你确实是要赶时间离开。”

    倪媛媛尴尬地笑着,正好,电梯门打开了,她们已经下到一楼。

    走出电梯,穿过大堂,郑梦琪与倪媛媛拜别,“我也不妨碍你了,你赶紧回家吧,有事电话联系。”

    说罢,蹬起三寸高跟鞋,大扭腰肢朝车子停靠的方向走,坐上车后,虚伪的笑容收了起来,拿出手机拨通一组电话,柔和的语调喊出一声“爸爸”。

    “见过贺熠了?情况怎样?没露什么破绽吧?”郑父不多废话,直入主题。

    “嗯,我都有照爸的吩咐做,他暂时应该还看不出来。”郑梦琪难掩得意,整个人放松了不少,连本打算说起贺煜刚才那个古怪举动的念头也及时打消不提了。

    郑父同样大大松了一口气,关于贺熠的信息,他先是靠女儿告知,刚才又大概调查一下,发觉这男人来头不小,有着多重身份,不管是曾经铁面无私的检察官,又或现在纵横商界的大鳄,都是他不想招惹的。

    “既然这事搞定了,你赶紧回家吧,现在特别时期,你最好尽量呆在家。”

    郑梦琪哦了一声,启动汽车,问起另一件事,“对了爸,保镖那边有什么新消息吗?不如咱们别派人找了,我看那女人是凶多吉少,咱就由她自生自灭吧。”

    “还是没什么进展。”郑父有所选择的回答,不回应她的后半句,只继续叫她注意驾驶,尽快回家,然后,结束通话。

    郑梦琪于是将耳机摘下,两只手一起来到方向盘上,操控车子,缓缓驶出小区,踏上大马路。

    贺煜那边,看着整个过程,听着所有的对话,胸口再次掀起狂怒。

    他的第六感果然没错,这该死的*,果然有问题,芊芊和琰琰的失踪果然与她有关!而且,知情和参与这件事的,还有她的父亲!

    不过,根据他们刚才的对话,他们似乎也在派人寻找芊芊?那就代表,他们并不清楚芊芊的下落,人不是她弄走的吗?为啥不知去向?

    该不是,*已经发现自己在她衣领上装了监控器,故意那样说?可又不像,假如她真的发现了,何不干脆啥都不提?

    这过程中,到底怎么一回事?

    根据小媛所说,郑梦琪的父亲是个服装大亨,在b市商界大名鼎鼎,能有如此成就的人,想必各种手段都不错,看来,自己得亲自会会他?把这视频亮在他们父女面前,让他们再也不能否认!

    反复播放着刚监听到的这些内容,贺煜思潮冲涌不断,就在他拿起手机准备再给郑梦琪打电话时,他的手机却先自动作响,是轩辕彻,跟他汇报了一下目前的情况,贺煜也顺便把自己的发现告诉他,轩辕彻听后,惊震之余同样也猜不出事情的原委,两人于是商量好,由轩辕彻继续带着轩辕墨的人搜索,贺煜则继续跟随郑家父女这条线。

    然而,当贺煜结束与轩辕彻的通话,回到电脑前准备再看看郑梦琪有何动静时,只见电脑屏幕上一片漆黑,音频那里沙沙作响,动荡不停。

    该死,难道这*真的发现了他刚才借着暧昧举动的机会偷偷把监控器放到她的身上?于是摘除了?

    不再犹豫,贺煜拿起手机重新拨给郑梦琪,谁知电话接不通!

    *!

    事不宜迟,贺煜快速刻录好监控结果,决定上郑家找他们当面对质!

    还在客厅等待的褚飞,见贺煜总算出来,正想找贺煜聊谈,不料贺煜却是抓起一窜门匙扔给他,“你在这呆着,有事给我电话。”

    然后,急匆匆离开家门,用最快的速度赶到郑府。

    对门卫报上自己的名字,无需半分钟,门卫就打开铁门让他进内,还指导他怎样驶向住屋。

    金碧辉煌的别墅里,坐着两个人,大约五十多岁,正是郑家夫妇!

    他们没见过贺煜,立刻被贺煜不凡的外表和超群的气势震慑到。

    与此同时,贺煜也暗暗打量着郑父,心中慢慢闪出高深莫测、不容小觑这些词来,正如他之前所料。

    不过,这并没动摇到他要找他们算账的决心,一番打量后,他语气不佳地说明来意,“郑梦琪呢?我要见她。”

    “琪琪不见了,我们也正在找她。”郑母首先回应,语气甚是急切。

    不见了?

    贺煜一听,薄唇猛然一抿,冷冷一笑,凌厉的鹰眸直逼郑父。

    郑父也总算开口,假惺惺地问,“贺先生,请问你是什么人?找我女儿做什么?”

    他是什么人?他们这么快就让他踏进这栋大屋,不是早就知道他是什么人了吗?现在才来明知故问?

    贺煜认定他们肯定是把郑梦琪藏起来了,于是不与他们废话,直接亮出刚刚刻录的监听结果。

    郑父先是面色大变,很快又恢复沉静,见再也不能隐藏,便也坦白出来,“我对小女的任性感到十分抱歉,我会对此负上责任,但首先,希望你放了小女。”

    放下郑梦琪?

    这老头,说的是什么鬼话?

    贺煜剑眉皱起,黑眸泛起一层浅浅的困惑,狐疑地看着郑父。

    这时,郑母又接一句,“贺先生,有事好好商量,请你先放了我们家琪琪,我们会配合你一起寻找凌语芊,其实,从昨天开始我们就已经派人在寻找了。”

    “你们都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们怀疑我把郑梦琪抓起来?你们确定这不是恶人先告状?不是你们的又一个伎俩?”贺煜也开口,冷声质问。

    “我们恶人先告状?怎么会呢?你不是约了琪琪上你那儿吗?她出去都有两个小时了,还没回来过。”

    “不错,一个小时之前她跟我说已经和你见完面,开始回家,这个你的监听结果也显示了的。后来我见都超过时间了还不见她的人影,于是打她电话,结果却是无法接通,所以我想,是不是你又把她叫了去?”郑父跟着补充,语气不像作假。

    这下,贺煜也警惕起来,再次来回审视着郑父和郑母,特别是郑母,尽管她是出自豪门,但不难看透,那表情,不像虚假,那么,他们说的都是真实?郑梦琪并没回家?可去哪了呢?说好回家,却没有,还忽然联系不上,难道……

    郑梦琪也出事了?也被那伙人抓走了?

    想到这个可能性,贺煜心头重重一凛,面色瞬间凝重了起来,便决定先放下这个恩怨,向郑家夫妇严肃而郑重地表明,自己并没俘虏郑梦琪,自己正是发现忽然失去她的消息,以为被她识穿,才亲自过来对质。

    这下,大家都心知肚明!

    郑母立刻吓得大哭出来,她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落在不明人士的手中,还是个外国人,这叫她如何不心胆俱裂!

    “怎么办?琪琪她爸,现在怎么办才好?你快想想办法,一定要救回咱家琪琪,我不能失去她,不能让她有任何意外,快,快啊!”

    “好了,你别哭了,让我好好想想!”郑父也大惊失色,但毕竟见过大风大浪,暂且还能稳定住。

    贺煜的心情,同样好不到哪去,本以为找到一条重要线索,料不到,会出这样的意外!

    “贺先生,我们合作吧,一起想办法把她们救回来。”郑父经过一番思忖后,想到这个最可行的方法。

    “不管这件事中谁对谁错,就算是我家琪琪有错,以后再追究也不迟,当务之急是先找到人,琪琪是我们唯一的女儿,我们一定竭尽所能,会动用一切力量,务求早日找到人。”郑母也马上附和,极力显示自家的诚意。

    对他们,贺煜可以说是完全不稀罕,因为再大的力量也都不及轩辕墨派出来的,不过,既然他们主动提出帮忙,他自是不会拒绝,何况,这是他们郑家应该的!

    贺煜于是答应他们的合作,他先叫郑父把保镖都召集过来,具体询问一遍凌语芊和琰琰被掳走的情景,然后,辞别郑家,驾车来到了郑梦琪有可能失踪的路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