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第451章 自救

    同一时间,郊外某个偏僻隐秘的地带。

    尽管天亮了,周围不再漆黑与昏暗,却因地处荒芜,那座残旧的小屋子依然显得分外伶仃和独寂。

    “妈咪,天亮了,起床了,快醒醒!”

    冷肃的空气中,猛然响起一声急切的呼呼,屋子里面,琰琰蹲在凌语芊的面前,用力摇晃着凌语芊的胳膊。

    昨晚很迟才睡,身心疲惫的凌语芊真想就此睡上几天几夜,然而一听这个熟悉的嗓音,紧闭的眼皮马上睁开,如期见到那抹熟悉的小身影,本能地笑了笑。

    小家伙却神色严肃,直接了当地提醒某件事,“妈咪,你还累不累,能站起来吗?咱们再仔细看看能否逃出去。”

    逃——

    这会,凌语芊混沌的思绪完全转为清晰,下意识地抱住琰琰,站起身,再一次观察整个环境。

    有了明亮的光线,她终可以把屋子的情况看得仔细清楚,屋里什么也没有,显得更加空旷,铁门还是关得紧紧的,几乎密不透风,不过,那窗户,倒是存在攻破的可能。

    当年被迫加入组织,接受特训的过程中,其中一项是如何在被困的情况下逃生,窗户通常作为主要攻破点,组成窗户的各种材质和安装方式于是得学会。

    大概是由于窗户位置设得比较高的缘故,铁柱的材质没有多加重视,属于很劣质的那种,且由于时间久矣,坚固度减弱,故想要破解,并不艰难。

    只是,自己这两年来疏于锻炼,这身手还能达到吗?

    见凌语芊一个劲地盯着窗口审视思忖,琰琰不禁问了一声,“妈咪,你是不是想到怎样逃出去了?你打算从这个窗口逃出去?”

    迎着小家伙兴奋激动的模样,凌语芊不由想起另一种更重要的顾虑,对了,还有个琰琰呢!

    就算自己能从这里逃出去,可琰琰呢?窗口那么高,他根本爬不上去,而且,万一到时自己在外面又进不来,岂不是留下琰琰独自一个人被困在这里?不,自己不能和他分开,绝对不能!

    思及此,凌语芊立刻就打消从窗口逃出去的念头,然而,小家伙似乎看懂她的心,故作坚强,非常勇敢地道,“妈咪,你不用担心琰琰,你先逃出去,找到熠叔叔,带他一起来救琰琰。”

    找贺熠?搬救兵?那就等于和小宝贝长时间分开,不,更加不可能!

    “又或者,你出去后寻到绳子,从窗口扔进来让琰琰爬上去。”小家伙忽然想到电视里的某个情景,换一种说辞。他学过爬树,且技术甚好,这倒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凌语芊内心便也亮起一丝希望,但很快,再度顾虑。绳子……外面会有绳子吗?外面到底是个怎样的情况,她还丝毫不清楚!

    视线暂且从窗口那收回,凌语芊又是走到铁门那,在寻思,外面是用什么来锁住铁门,自己出去后,能否打开它!

    心里七上八下,忐忑不安,凌语芊不断思索,不断顾虑,一直拿不定主意。

    琰琰倒是很坚决,很果断,一个劲地劝说凌语芊先逃出去,那胆魄和气势,像足了他的父亲,凌语芊看着,想到贺煜,想到这是贺煜留给自己最珍贵的宝贝,心窝顿时像被锤打般的抽痛,更是舍不得让自己和他分开,紧紧抱着他,潸然泪下。

    小家伙先是静静地窝在她怀中,稍后抬起头,小手儿轻轻拭去她脸上的泪珠,样子越显严肃和郑重,“琰琰知道妈咪不想琰琰受任何危险,可琰琰也不希望妈咪受到半点伤害,琰琰曾经发过誓,以后要代替爹地保护妈咪,即便是付出性命,也在所不辞!如今,咱们陷入危机,琰琰更加义不容辞,虽然琰琰不明白这次的事故如何生起,琰琰却很清楚目前形势的艰巨和紧迫,自救必须越快越好。”

    凌语芊眼泪流得更凶,尚未干的脸颊,再次一片湿濡。

    “要不这样,妈咪先爬上那扇窗户,看看外面的情况,假如确实找不到绳子或其他东西,再下来。”想来想去,琰琰想到一个折中的办法。

    果然,凌语芊这也略有妥协,看着明明长得稚嫩幼小却表现出成人般凝重殷切的小人儿,她欣慰慈爱地抚了一下他的脑袋瓜,点了点头。

    事不宜迟,琰琰立刻把她拉到窗口的下前方,不忘叮嘱她倍加小心。

    凌语芊深吸一口气,安排琰琰站到一边,自己则开始活动筋骨,预热一番,然后,正式翻越。

    蹬地,爬墙,跳跃,抓窗,一气呵成,可惜,她的手虽然抓到了窗台,但仅仅是半秒钟,由于支撑力度不够,便又滑下,咕隆咕隆地整个人摔回地面。

    “妈咪,你怎样,有没有伤到了?”琰琰马上又跑了过来,关切询问。

    怎样了?好痛,屁股撞在硬邦邦的地面,疼死了,还牵扯到腰,刺痛刺痛的。

    当然,这不能让小宝贝知道,所以,凌语芊极力忍住痛,呵呵一笑,“一点点疼而已,没什么大碍。”

    “那妈咪先休息一下,琰琰给你揉揉。”小家伙扶她起来,真的再她腰上小心翼翼地搓了起来。

    凌语芊心头大暖,静静享受着这份矜贵的温馨,稍后,做第二次尝试。

    结果依然是失败,但这次她有所防备,跌得不像头一遭那么惨,加上有小家伙爱心呵护,她动力十足,很快进入第三轮。

    屡败屡战,坚持不懈,不屈不挠不放弃,不知经过多少次的失败,凌语芊终于抓稳窗户上的铁柱。

    “妈咪好棒,终于成功爬上去了,真厉害!”小家伙的欢呼声立即响起,伴随着激烈的拍掌声。

    凌语芊也异常兴奋,俯脸回他一笑,微微喘了一下气,继续努力,身体艰难地往上爬起,终于看到了屋外的情景。

    然而,入眼的是大片大片的翠绿色,各种树木绿荫成林,却唯独不见人烟,即便站在这么高,方圆几里也看不到一间房子!

    至于绳子……

    她把目光从远处收回,俯瞰屋外的周围,可惜根本就没绳子,也没什么布条之类,不过,倒是有一个办法可以利用——用树藤当绳子!

    那大片大片的树木中,正好有种藤带植物,接窜起来的话应该可以当绳子用,只是……她真的舍得把琰琰一个人留在这个什么也没有的屋子里吗?

    纯澈透亮的美眸,再度涌上犹豫之色,凌语芊回头,看向地面的小人儿。

    小家伙依然兴奋期待不已,连嗓子都难掩激动,“妈咪,外面的情况如何?能找到绳子吗?对了,或者也可以用树藤,电视里也有过这样的办法。”

    “嗯,外面有树藤。”凌语芊无意识地会了一句。

    小家伙又是一轮鼓掌和喝彩,“那太棒了!妈咪快跳出去,然后把树藤扔进来,对了,妈咪不用担心,琰琰自己晓得爬攀,我会牢牢抓住树藤,然后攀爬上去,就像上次参加夏令营,琰琰的爬攀项目得了第一名呢,妈咪还记得不?”

    她记得,这也是她为什么赞同这个解救方式,但她还是不放心让他一个留在这里,虽然里面和外面只隔着一道墙,可这一道墙,在她看来仿佛是隔着一条银河系!

    似乎看到她的顾虑,小家伙故意板起脸,教训,“妈咪你又不听话了,刚才不都说好的吗,你别犹豫了,不用怕,老天爷爷会保佑咱们的,妈咪刚才能爬上去,踏出成功的第一步,这就是一个好的兆头呢。另外,妈咪可别忘了,咱们是被人关在这里,时间不容耽搁,否则拖到敌人来了,咱们就跑不了了!”

    最后的一句,算是说到了点上,凌语芊心头猛地一颤,又赶忙朝外面看了看,然后,下定决心。

    “好,妈咪听琰琰的,琰琰也要乖乖等妈咪,妈咪会尽快把你也救出去,妈咪定不会留下你不管的,知道吗?知道吗!”

    “知道,当然知道,琰琰是妈咪的心肝宝贝,比妈咪自己的性命还重,会永远和妈咪在一起的!”

    嗯,是的,小宝贝,你说得对极了!你真乖,真勇敢!

    凌语芊这就动手去拆铁柱,如她方才所料,时间久矣,柱子都生锈了,用上她曾经学过的本领,故不用很久,她把那些柱子都拔开来,窗户变成了一个大约50公分的方形洞口,足够她爬出去。

    “琰琰,妈咪要跳下去了,你自己先在这里等等妈咪,妈咪很快把你带出去的。”

    回头再跟小宝贝说一声,留下一记充满温柔和疼爱的深望,凌语芊纵身跳了下去。

    下面刚好是一些矮树丛,她没受伤,稳定身子后,急忙跑到门口那,先朝里面喊一声。

    “琰琰,是妈咪,乖,你过来这儿。”

    小家伙一听到喊声,迅速奔跑过来,兴冲冲地道,“妈咪,你逃出去了?没摔到吧?”

    “妈咪没事,你再稍等片刻,妈咪现在先看看门锁哈。”

    “好!”

    接下来,大家先停止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