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01 刻骨铭心

    http://

    小小的卧室里,雅洁而干净,几件为数不多的家具陈列得整整齐齐,镜子里映出一件艳红色的花制长裙,淡淡的香气散发房间各个角落。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

    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抚摸着裙子上面的假花,手的主人,是个容色绝丽的年轻女子。

    她拥有一头乌黑亮丽的直发,身材纤细均匀,凸凹有致,最吸引人的,当属那张精致完美的俏脸。她皮肤很白,宛若凝脂,细长而弯的柳眉底下,是一双纯澈晶亮的眼眸,黑白分明,凄清如水,美丽如画。那鼻子,也是挺直小巧的,樱唇不点而红,泛着一层娇媚的绯色。

    美得几乎令人屏息的她,本应是意气风发,可她浑身散发出来的却是一种叹不尽的辛酸、凄然和孤苦,特别是那双会说话的眼睛,似乎承载着无数往事,一个凄美动人的爱情故事。

    眼前这条裙子,是三年前,她最爱的男人亲手设计和制作,他有着一副高大挺拔的身躯,一张比任何当红明星都俊美帅气的面容,性格狂傲不羁,我行我素,举手投足间具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让人深深着迷和无可自拔,她也不例外。

    第一次与他相遇,第一次与他牵手,第一次与他拥抱……与和他之间的点点滴滴,她都记忆犹新,最为刻骨铭心的是,自己为他献上的宝贵初夜。

    那天,是情人节,他把她带到他租赁的地方,房子中央垂挂着一件红色长裙,像个花仙子,在徐徐微风的吹拂下摇曳身姿,浪漫轻柔的音乐蔓延各个角落,让人呼吸变得浓厚、急促,氛围美得快要让人窒息,那一刻,她仿佛在做梦,如痴如醉。

    他牵住她的手,慢慢走近那条裙子,引导着她一起抚摸上去,她即时感到一股轻柔的、冰凉的感觉,美目倏然睁大,惊奇地看向他。

    他性感的薄唇往上扬起,勾出一抹迷人魅惑的笑,然后,醇厚低沉的嗓音问了出来,“小东西,知道我前几天为什么没时间见你吗?”

    她咬唇,一脸迷惑地摇头,水眸下意识地重返裙子上。

    他强健有力的臂弯拥住她,愉悦自豪地告知,“不错,因为它!整整100个小时,我不休不眠,终于赶在今天中午完成,芊芊,这是我献给你的情人节礼物,my—honey,I—love—you!”

    眼中的疑惑瞬时被激动和震惊所覆盖,她恍然大悟,再次伸手抚上长裙,继续享受那美妙的触觉,继续深深感动和狂喜。

    红色玫瑰花,从身上一直垂到地面,构成裙子的整体架构,金箔装饰的卡门玫瑰和黄菊点缀臀部与裙摆,紫罗兰与满天星则构成裙边,全是真花,每一朵都鲜艳娇嫩、绝美脱俗、馥郁芳香,凝聚着他的聪明、才气、智慧、心血与爱意。

    似乎感觉到她的欣喜和激动,他低沉的嗓音也奋然高亢起来,“喜欢吗?喜欢我为你制作的礼物吗?来,把它穿上,让我看看它在你身上绽放得更美,让我看看你在它的衬托下更迷人。”

    她不做声,一瞬不瞬地望着他,而后,用力地点了点头。

    他刻不容缓地取下长裙,小心轻柔地套到她的身上,完毕后,看着她,呆了!

    好美,真的太美了!

    望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她也醉了,她从没见过自己这么漂亮动人的时刻,因为他亲手设计的这条裙子,因为他真挚浓烈的爱,她变得更美、更醉人。

    在他的鼓励和要求下,她随着音乐轻盈起舞,花瓣也顺着她身体摆动而自裙子上剥落,片片殷红,在她身体周围飘飞、洒落,她俨如一个降临人间的花仙,把他迷得神魂颠倒,于是情不自禁地抱住她,亲吻她。

    待她清醒过来时,发现裙子已被褪至地面,自己身无寸缕地躺在他的单人床上,而他,同样浑身光裸,伟岸健硕的身躯沉沉压着她。

    “给我好吗?在这浪漫唯美、极具意义的日子,向我绽放你的美,嗯?”他嗓音很低很沙哑,眸色显得更深。

    继续感受着他炙热的身体紧紧压在自己身上,她俏脸更加绯红,迷离的眼布满羞涩,还有点点懵懂和惊慌,看着他深邃的眼眸**满布、爱意绵绵,那极具阳刚的身躯肌理分明,勾魂夺魄,她感觉自己仿佛被火烧一般,浑身发烫。

    “芊芊——”他又低唤一声,低沉的嗓音,是**的极力压制。

    她更加心猿意马,她知道,自己应该拒绝,然而内心又有另一个念头催促她答应,驱使她接受。她侧目,不敢再看他,目光却正好无意间触到被褪至地面的裙子上,脑海随即涌上各种画面,都是他对自己的宠爱、疼惜和呵护,是自己与他在一起的快乐甜蜜时光,终于,她又轻轻转首,深望着他,娇羞地点了点头。

    他狂喜,幽深的鹰眸迸出一道异样的光彩,重新吻住了她,动作比以往都狂野,都炙热,龙舌恣意横扫着她美丽的檀口,使劲吸吮着她的上唇、下唇,然后卷住她欲将乱窜的丁香小舌,翻转,吸吮。宽大的手也丝毫不停歇,掠过她的每一寸肌肤,当他嘴唇离开她的小嘴时,改为袭击她的下巴、脖颈、最后,是胸前的柔软。

    一阵陌生的酥麻,令她身体一个抽搐,下意识地抗拒。

    他却不理,边按住她,边继续狂肆地品尝她的美好,渐渐地待她放下抵抗时,他也松手,往下……

    “唔——”她又是倒抽一口气,娇嫩的红唇逸出一声无助的嘤咛,两腿下意识地收紧。

    他手臂加力,继续用他高超的技术双管齐下,把青涩的她弄得方寸大乱,意乱情迷,最后,一个凝聚,冲破她最宝贵的薄膜。

    突如其来的痛,让她哀叫出声,苦着小脸,奋起挣扎。

    他暂且停下,极力强忍的**使他皱起了剑眉,豆大的汗珠沾湿他刚毅俊美的脸庞,一颗颗地,往下滴落……渐渐地,他低下头,心疼地吻去她的眼泪,“乖,别哭,很快就过去了,等下,会很快乐,真的很快乐。”

    是吗?痛过之后便是快乐?听说,女人的第一次都会痛,那是一种撕心裂肺的痛,但也是一种幸福的痛,那还代表着,自己的身份因心爱的男人而升华到另一阶层。

    见她柳眉略微舒开,他开始继续,缓慢地,小心翼翼地,待疼痛在她体内减弱,减弱,再减弱,他这才发力,迅猛狂肆地发泄出自己的**。

    陌生的情潮,一波接一波,她不再喊痛,不再抗拒,而是羞涩无助地承受着他的骁勇彪悍,与他恩爱缠绵,欲海沉沦,体会那**蚀骨的美妙。

    那一夜,她痛与快乐并着,为他绽放自己的美,而他,对她许下一生一世的承诺……

    “芊芊,吃饭了,芊芊……”

    蓦地,一阵轻轻的敲门声响起,伴随着两声呼唤,将凌语芊从美好的回忆中唤醒。

    她定一定神,朝外面应了一句,继续一瞬不瞬地盯着眼前的裙子,约有半分钟之久,终怅然若失地收起目光,步出卧室,来到客厅。

    小小的客厅里,一台老式电视机,一套松松垮垮的褪色沙发,一张陈旧的饭桌和几张同色系椅子,这便是如今凌家的全部家俬,简陋、拮据,却陪伴了她们三年。

    饭桌上,摆着简单普通的四菜一汤,可对她们来说已算是很好的饭菜。

    一个年约十八岁的少女已在饭桌边吃饭,扎着两条小辫子,容貌虽不及凌语芊的绝美脱俗,但整体轮廓非常相似,这便是最让凌语芊放心不下的妹妹——凌语薇。

    “姐姐,吃饭喽!”凌语薇一手扶着碗,一手举着筷子歪搁在碗上,冲她憨笑。

    “嗯!”凌语芊也回予微笑,宠溺而怜爱,美眸习惯性地看了一下窄小的四周,笑容渐渐隐起,对母亲讷讷地问出,“爸还没回来?”

    正在盛汤的母亲,身体僵了一下,哀伤自眸间飞逝而过,数秒后,把汤小心翼翼地放到凌语芊的面前,“来,趁热吃。”

    凌语芊便也不多说,在母亲坐下之后,开始进食,刚吃到一半,父亲回来了。

    跟平时一样,精神颓靡,走路颠颠颤颤,带着一身酒气回来。

    凌语芊和母亲几乎是同一时间放下碗筷,双双起身迎上。

    “爸,怎么又喝这么多酒,会伤身的。”她边搀扶着父亲,边轻声地说道。

    父亲不领情,怒斥道,“你这是在关心我?如果你真的当我是你爸,当年就不该那样害我!”

    “不是说过去的事别再提了吗?还有,女儿咋就不关心你,在这世上,恐怕没人比芊芊还关心你!”母亲忍不住为她辩护。

    “哼,是吗?现在才晓得关心我,我呸!当年我给她安排好路,她不照着走,偏鬼迷心窍地跟那穷小子,好了,如今我落魄了,都是她害的,是我最宠最爱的女儿害的!”父亲咬牙切齿,手臂用力一甩,把她和母亲都挣脱开,继续左晃右摆地走到破旧的沙发那,先是朝着松垮的沙发踢两脚,然后整个身躯倒下去。

    “爸爸,喝水!”凌语薇忽然也跑过来,手里端着一杯温开水,怯怯地看着父亲。

    可惜回应她的,是狠狠地挥开杯子,伴随一句厌恶的怒斥,“傻子,给我滚开!”

    铿——

    玻璃破碎的声音,在这小小的屋子,震耳欲聋。

    凌语薇吓得迅速抱头退到墙的一角,大哭出声,“我不是傻子,我不是傻子,姐姐说我不是傻子。”

    凌语芊赶忙追过去,心如刀割地搂她入怀,“薇薇,别怕,薇薇——”

    “姐姐,你跟爸爸说我不是傻子,我只是患了一种病,导致对很多事情认知慢,这是你跟薇薇说的,请你也跟爸爸说。”

    “嗯,薇薇当然不是傻子,绝不是傻子。”凌语芊强忍着内心的巨痛。

    母亲也走过来,柔肠寸断,“薇薇别哭,你爸醉了,他在胡言乱语,别理他,咱们别理她。”

    “薇薇,还记得姐姐平时怎么教你的吗,做人要勇敢,要坚强,别让家人担心,薇薇你瞧,妈哭了,由于薇薇伤心,妈也难过地哭了。”凌语芊继续忍着不让眼泪流出。

    可怜乖巧的凌语薇,总算平复下来,泪眼摩挲地看着姐姐和母亲,白皙娇小的手突然缓缓抬起,替母亲抹去眼泪。

    凌语芊趁势扶起她,与母亲一起,三人重返饭桌边。

    此时,父亲已醉得沉睡过去,发出了呼噜呼噜的鼻鼾声。

    大家继续吃饭,凌语芊眼眸里,一直噙着泪。

    身为女儿,自己确实不孝,然而自己真的无法答应与一个没有感情的人共度一生,所以,即便父亲再骂再怒,她都忍着,因为这是她欠父亲的,倘若挨骂能让可怜的父亲好过一些,她愿意,尽管她的心是那么的痛,痛得几乎窒息。

    可是,她不希望妹妹受牵连。

    妹妹一岁的时候,发高烧抢救不及,导致烧坏了脑子,明明是18岁的大人,却只有8岁小孩的智商。一直以来,父母都没放弃妹妹,对妹妹疼爱有加,还不断求医,希望能将妹妹治好,直到三年前,父亲公司倒闭,求医的事也就此耽搁了下来。

    其实,去年就有个名医说治好薇薇的几率很大,无奈费用巨高,根本不是现在的凌家能负担得起,自那以后,父亲总会借酒醉时骂薇薇是傻子。

    父亲那样骂,无非是想报复她,让她内疚、伤心、痛苦,因为当初她要是没有临时退缩和逃跑,如期嫁给那个富二代,父亲的公司便可起死回生,薇薇的病说不定也能治好。

    “滴——滴——”

    悦耳轻柔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打破屋里的愁云惨雾。

    凌语芊接通手机,是公司打来的,说总经理要她立马回公司。听着对方很急很严肃的语气,她也连忙点头应好。

    电话刚挂断,母亲关切询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公司说有急事,要我回去一趟,妈,你和薇薇慢慢吃。”凌语芊如实相告,再次安慰妹妹,“薇薇,你乖乖地和妈妈在家,还有,记住姐姐的话,做一个令妈妈欣慰高兴的好孩子,嗯?”

    “薇薇知道,姐姐路上小心。”凌语薇已经恢复常态,水汪汪的大眼睛透着对姐姐的关心。

    凌语芊摸摸她的头,回房换衣服,然后在母亲和妹妹的目送下离开家门,坐计程车前往她上班的地方——华尔顿酒店。

    ------题外话------

    刻骨之恋,蚀骨沉沦,到底谁主浮沉,而谁,又终却沉沦?本书是紫2012年的倾情力作,内容涉及豪门、高干、婚姻、商战、职场、阴谋、励志等,有虐有宠,有甜蜜,有欢笑,亲们只要对任何一项感兴趣的话,尽管收藏本文,随紫一起体会和领略。谢谢支持!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