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02 惊见!!

    http://

    她一下的士就疾步走,不料走着走着,整个人顿时好像雷电劈中一般,忽然浑身僵住。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

    只见那雄伟气派的酒店旋转玻璃门里,阔步走出一个高大挺拔的年轻男子,面容俊美绝伦,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宛若鬼斧神工雕刻而成的希腊塑像,一双英挺的剑眉下,冰眸幽暗邪魅,狂傲不羁,鼻子挺直而自信,薄唇冷冽而性感,可以媲美顶级模特儿的身材裹在一袭剪裁适当的黑色西装下,窄身的款式恰如其分地将他修长的身段承托得更加完美无暇。

    天……佑?正从酒店出来的人影,是天佑?不过,好像不对,天佑平时穿的是衬衣牛仔裤,这个男人却西装革履,且浑身散发着一种冷漠高雅、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

    难道,是幻觉?凌语芊忍不住伸手揉了揉眼睛,再度看向那个身影,不是幻觉!那是一个真真切切的人,一个与天佑拥有一模一样的外表的人,那面孔,那身材,早就深深印刻在自己的脑海,如今看来,还是那么的熟悉,熟悉到好像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熟悉到,自己内心已经起了强烈的反应。

    欣喜若狂的感觉顿时仿若潮水般地跃上她的心房,停止的双脚又开始迈动,飞速冲过去,可惜,那人已坐上轿车,扬尘而去。

    “天佑——天佑——”她急声呼唤,且不加思索地朝车子追跑,跑出酒店门口的广场,跑到车来车往的大路上。

    宽阔的道路顿时变得混乱起来,大家无不惊诧,还下意识地放慢车速,注意力皆集中在那抹亡命奔跑的倩影上。

    这……是在拍电影吗?或电视,又或者是广告?然而,并没摄影队!

    拼命追赶中的凌语芊,丝毫不知自己成为路上的焦点,她嘶声呐喊,使劲猛追,天空刚下过一场大雨,路面极滑,由于跑得太快,她跌倒了好几次,可她都不理,爬起来继续追。

    但她毕竟是人,速度根本不及轿车,不一会,车子越来越远,渐渐不见踪影,她终慢慢停下,无力的身体跌坐于地。

    由于刚才的追赶和跌跤,她头发变得凌乱,衣服也弄脏了一处处。不过,她都没有理会,呆滞的双眼紧紧盯着车子消失的方向,失魂落魄地呢喃自语,“难道不是他?难道其实是自己在做梦?在幻想?自己对天佑思念成痴,眼花缭乱,以致产生了幻觉。又或者,直接把别人当成了天佑,一定是,一定是这样……”

    可惜,泪水还是无法抑制地自她眼中夺眶而出,扑簌扑簌地往下直流,视线已经模糊,周围的景物也一片朦胧,她依然目不转睛地看着远方,看着刚才那辆车子消失的方向。

    少顷,手机再次响起。

    她小手摸索着,从口袋掏出手机,凭感觉按了接听键,眼泪,仍旧悲伤狂流。

    “凌语芊,你怎么还没到?再给你五分钟,立刻给我滚回来!”电话里传来一阵气急败坏的责骂,声音十分尖锐,几乎要刺破人的耳膜。

    凌语芊待那边停下约有数秒,又即将再做声催促她给答复时,她终于开口,无力地应了一声,“哦,知道了。”

    收起电话,她再往远方看了一眼,这才转身往回走,低着头,心不在焉,仿佛走在一个没人的空间里,对周围发来的古怪和好奇目光依旧没有丝毫的觉察和在意。

    她边走,边抹泪,调整和平复着心情,奈何心里还是忍不住回想刚才的情景,以致到达人事部已是20分钟过后。

    除了总经理,那个向来以尖酸刻薄、仗势欺人闻名的采购部经理也在,刚才那宗火爆的电话,正是他打的。

    此刻,他继续拿着鸡毛当令箭,当头给她一顿教训,“好你个凌语芊,竟敢一而再、再而三地迟到,你眼中还有没有总经理!”

    凌语芊当他狗吠,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直看向大椅上的中年男人,轻声道,“总经理,请问您这么急着叫我回来,有什么事吩咐吗?”

    “听说你得罪了1510房那个客人?”总经理也不拐弯抹角,若有所思地注视着她。

    凌语芊心头倏忽一颤,1510号房,那个……德国客人!

    “身为公关部主管,你应该清楚客人至上这个宗旨,这德国客是我们酒店的大客户,一年当中与他有关的业务几乎占了我们酒店营业额的百分之十,我们理应把他当佛祖般供养才对,你却故作清高,一味抗拒和排斥,前天还可恶到出手打人,他现在投诉你了,看你怎么自食其果!”采购部经理又是煽风点火,幸灾乐祸。

    凌语芊眉头皱得更紧,不错,那客人仗着是酒店的大客户,好几次对自己出言侮辱,毛手毛脚,为保住工作,自己都极力忍耐,直到前天,他借酒行凶,使计把自己叫到他的房间,要自己陪他上床,自己不肯,他就硬来,自己奋力挣扎之际将他推倒,然后仓皇逃跑,想不到……会被他抓住把柄来投诉。

    可惜,这样的解释并不能让凌语芊得到支持和谅解,采购部经理继续针对。

    总经理则直接说出解决办法,“客人说,你今晚陪他一夜,那天的事会一笔勾销。”

    凌语芊先是一怔愣,随即恼羞成怒地拒绝,“不可能!”

    “凌语芊,听说你家境不好,这份工作对你来说有多重要你应该清楚,现在是21世纪,有些事,你就别太执着。”总经理接着说。

    凌语芊浑身僵硬,总经理这话……敢情是指假如自己不满足那客人的要求,就解雇自己?

    偌大的办公室,陡然安静了下来,直到一阵清脆的高跟鞋声响起。

    一头棕红色的大波浪卷发,丰满高挑的身材裹在一袭黑色窄腰及膝短裙内,露出修长白皙的腿,脚蹬一双紫色高跟凉鞋,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美艳、非常时髦、非常狂野,这,正是冯采蓝,凌语芊目前最好的朋友。

    她今天恰好陪客人出游,刚才回到酒店无意中听柜台同事说凌语芊也回来了,一问之下,找到这儿来。

    见到她,凌语芊仿佛找到救星,急忙抓住她的手,把今天的事告诉她。

    冯采蓝听罢,同样皱起眉头,不假思索地朝总经理道,“客人在几号房,我替语芊过去看看。”

    “你?省点吧,你能和她比吗?”采购部经理即刻嘲讽。

    “既然你也知道语芊不是我们这类人,那你还叫她去?”

    “是她不识趣,得罪客人在先,难得客人大量不追究,她应该好好珍惜这个机会!”

    “大量?我说他大色狼才对!”冯采蓝继续给采购部经理一记白眼,看回到总经理那,“总经理您该清楚语芊的为人,这次明明是客人不对,您身为上司,理应维护员工。”

    可惜,总经理似乎铁定了心,“她得罪的不是普通客人,是我们酒店的大客户,如今只有两个选择,一是她今晚好好服侍那客人,二是……拿起这封解雇信走人。”

    采购部经理再次冷嘲热讽,“不就是睡一晚吧,有什么大不了的,哪家酒店不是这样的,既然做这行,就别他妈的装清高。”

    冯采蓝彻底恼怒,见不得好朋友备受侮辱,于是豁了出去,一把扯过解雇信,气汹汹地吼,“凭语芊的能力和质素,这家破酒店算是委屈了她!”

    说罢,她拉凌语芊冲出房门,一路疾奔,直到走廊的尽头,继续破口咒骂。

    凌语芊不由得出声安抚,“采蓝,算了,别气了,别理他们。”

    冯采蓝再骂几句才停下,看着手中的解雇信,脸上露出自责,“对不起语芊,刚才……我似乎太冲动了。”

    凌语芊却摇头,其实细想起来便渐渐明白怎么回事,上个礼拜,自己无意中识破采购部经理中饱私囊的伎俩,这次的事正好给他一个时机,所以不管采蓝有没有冲动,自己的结局都将是被解雇。

    真要说对不起,也是自己对不起采蓝。

    三年前,父亲公司倒闭,欠下一大笔债,由于父亲是白手起家,富贵的亲戚几乎没有,至于那些生意上的,大家都怕拖累,纷纷与父亲撇清关系,剩下一些好心的思及父亲恐怕无法东山再起,便只借一万几千当应付了事,所以,父亲可谓一贫如洗,以致自暴自弃,颓靡不振,自己身为长女,唯有辍学,肩负起养家的责任。

    一个大学尚未毕业的女孩,读的又是美术系,在这人才济济的竞争社会,想找份稍微好点的工作谈何容易。

    兜兜转转半个月之后,幸好碰到高中同学冯采蓝,自己当年曾举手之劳帮过她,想不到她一直记在心上,得知自己的困境,义不容辞地介绍自己到她工作的地方,即华尔顿酒店公关部,自己就此一做便是三个年头。

    其实,华尔顿酒店的公关部不单纯是负责酒店日常工作的安排和推广那么简单,它还存有一个潜规则,便是专门给一些外国住客或国内游客当三陪,陪游,陪吃,陪玩,甚至……陪睡。

    记得当初采蓝跟自己提及时,自己大大震惊,想也不想便拒绝;采蓝也不勉强自己,还处处照顾自己,工作中碰到一些想占自己便宜的客人,都是她出面摆平,以致自己能安稳无事地在这儿工作,还通过努力进取,半年前被提升为部门主管,可惜,结果还是无法逃过被解雇的命运。

    “对了芊芊,中华大酒店那边正好招公关部高级职员,不如你去试试?”冯采蓝又开口。

    凌语芊回神,“中华大酒店,你是指……”

    “嗯,就是那个曾经的省委书记贺云清贺家的酒店。我认识一个同行朋友,是那边的人事部经理,前几天他忽然给我打电话,说公关部招高级职员,问我有没有兴趣,既然今天发生了这等事,我就把你介绍过去。”

    “让我去?那你呢?”凌语芊再次摇头,中华大酒店是G市首富贺家的一个子公司,闻名全城的五星级酒店,无论工资福利、工作环境或发展前途等都极好,那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工作单位!

    “不打紧,你也知道那边是规规矩矩的酒店,根本没外快可赚,我过去反而不适合,你去最好。”为了说服凌语芊,冯采蓝还故意这样道,“他原本叫我今天给答复,我打算推掉的呢,肥水不流外人田,我今晚跟他说一声,初试是他负责,那只是一个形式,你只需复试将贺煜搞定。”

    “贺……煜?”不知因何缘故,一听这个名字,凌语芊感觉心驰莫名的荡起一圈涟漪。

    “嗯,是贺云清的孙子,据说自小去国外念书,三年前才回国,一开始进公司从低层做起,短短两年便打进董事会,委任总经理一职,办事效率高,有魄力,有手腕,不过性格冷漠倨傲,公司几乎没人看过他笑……”冯采蓝滔滔不绝,发现凌语芊俏脸渐变,赶忙转为安抚,“当然,那只是一些道听途说,就算他真的冷酷无情,公事上应该还是会公私分明,故你尽管试试,凭你的能力,一定没问题。”

    的确,自己已经没得选择,即便再艰难也得去试试。凌语芊暂压住满腹哀愁,对冯采蓝由衷道谢,同时也为刚才某件事道歉,“采蓝,对不起,刚才连累你被欺辱……”

    “呃,没事,我又不是第一天出来混,何况他说的也是实话。他拿你跟我比,我服!”冯采蓝立即摆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还刻意转开了话题,打趣道,“对了,你要是真的能去那儿工作,可别忘了我这个好朋友哦!”

    凌语芊心潮则更澎湃起伏,忘?怎么会忘!将来,不管自己去到哪,都会记住这个曾经在自己最艰难时雪中送炭的好友,尽管别人总说她泼辣嚣张不自爱,可自己清楚,她是个重情重义、做事有原则有分寸的好女孩。

    冯采蓝又是甜甜一笑,拉起了凌语芊的手,“来,我去帮你收拾东西。”

    凌语芊依然满腹感激,轻轻地点了点头,随她一起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