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03 震撼重逢

    http://

    中华大酒店,是G市最大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之一,前身是中华招待所。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21世纪70年代末,国家对C省进行改革开放,经过三十年的努力,C省经济蓬勃发展,各大官员皆属功臣,当中包括某一届的省委总书记贺云清。

    当年贺云清任职期间,国家在C省的省府G市设立了中华招待所,但凡首都来的领导都直接在这接待,各种重要会议也顺便在招待所举行。贺云清大儿子与二儿子恰好主修酒店管理专业,于是被聘请来打理招待所。

    后来随着社会的发展,G市的酒店和宾馆越来越多,贺云清职满准备退休时,请示中央将中华招待所转让给贺家,好扩大经营。

    中央政府考虑到贺云清在位期间恪守尽职,又是G省改革开放的大功臣,加上各种发展角度考虑,便也答应了贺云清的请求,把中华招待所正式卖给贺家。贺家于是大展拳脚,招待所慢慢演变成了现代化酒店,是中国大陆首批五星级酒店之一,曾获无数殊荣和奖项,曾接待过多国元首和政府首脑,当然也还是中央领导的御用酒店。

    前些年,贺家还买下酒店附近的地皮,先后建了中华游乐场、中华大商场、中华俱乐部、中华大厦和中华高级住宅区,六栋摩天大楼环绕一起,富丽堂皇,美轮美奂,成为G市一个异常瞩目的集工作、居住、娱乐、休闲于一体的繁华地带。

    今天并非凌语芊头一遭出现于此,但心情是最为澎湃激动的。昨天下午,冯采蓝事不宜迟地打电话给那个同行朋友,结果成功地为她争取到这个面试机会。

    眼见时间不多,凌语芊停止对周围环境的打量和感慨,正式踏入酒店大厦,根据指示找到采蓝的朋友。

    那是一位年约40岁的中年男子,姓夏,和蔼可亲的态度让凌语芊心中安定不少。

    “我已从Ada那了解到你的大体情况,你填下这份表格,十五分钟后跟秘书上去顶楼接受贺总经理复试。”夏先生带着赞赏和信任的目光,朝凌语芊递来一份应聘表格。

    凌语芊满怀感激,边接过表格,边郑重道谢。

    “Ada昨天电邮给我的那份简历其实也挺好的,不过我们公司有公司的规定,你直接把那些资料搬到这份表格上就行。”夏先生又说道。

    “是的,谢谢夏先生!”凌语芊也再次由衷感谢,开始埋头填表,填好后,跟随夏先生的秘书来到顶楼的会客厅。

    秘书先行离开,偌大的会客厅里只剩凌语芊,她并膝端坐在软皮大椅上,美目左右顾盼,环视周围的金碧辉煌与豪华气派,不久,开门声响起。

    她连忙起身,视线转向门口,然后仿佛触电一般,重重震住。

    是昨天那个男人!自己在华尔顿酒店门口见到的那个男人!是天……佑!

    自己又见到天佑了!

    近距离相看,她看得比上次还清晰,那颀长挺直的身躯依然裹在一袭剪裁得宜的黑色西装内,俊美的脸庞上,剑眉斜飞,鹰目如炬,鼻梁直挺,薄唇自信地轻抿,随着他优雅地走动,全身散发出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霸气。

    比起三年前,他更成熟,更稳重,不过,为什么他脸上没有笑容,为什么他目光那么幽冷,不带半点柔情?对了,他还在生自己的气,所以不愿再对自己摆出怜爱宠溺的模样?

    “咳咳!”

    重重的一声咳,将凌语芊从恍惚中拉了出来。

    他已经走了过来,坐在她对面的大椅上,整个容貌更加清晰地展现在她的眼前。完美的俊颜是那么的熟悉,日夜萦绕在自己的脑海,只是……天佑根本不会用这种表情对自己,从没这样对过自己,他总说,自己是他最珍贵的宝贝,是他将永远呵护的宝贝。

    凌语芊痴迷发呆期间,贺煜则心头渐渐涌上了愠怒和厌烦,他一直知自己长有一副好皮相,以致经常被一些花痴盯着看,不过,敢在这个会议室里如此放肆地盯着他看的女人,却是头一遭碰上。

    眼前这个女孩,不得不说,长得的确很好看,很符合公关部挑选人才的最基本标准,而夏经理在递交名单时也特意提过她的名字。但照现在这种情况,不禁让人怀疑了,至少,一个优秀的公关部高级职员不该是这样的情商。

    想罢,贺煜冷峻的面容更加沉下,剑眉蹙起,深邃的黑眸迸出一记轻蔑的冷瞥,将手中资料往桌面一甩,起身准备离去。

    凌语芊见状,连忙回神,跟着追上去,还不假思索地挽住他。

    突如其来的举动,深深震住了贺煜,那柔柔、紧紧的触摸,让他神思恍惚了一下,但很快,他冷冷地叱喝出声,“放手!”

    凌语芊仿佛没听见,继续牢牢拽住他,看着他冷酷无情的面庞,她感觉心窝遭到硬物重重地捶打,带来难以言表的揪痛。

    “再不放手,我叫保安!”低沉的嗓音依然千年寒冰办般的冷,贺煜极力忍住想甩臂的冲动,同时不停暗咒,看来夏经理是吃错药了,竟然招了一个疯子,对,绝对是疯子,一个长得漂亮极了的疯子,真是……暴殄天物!

    凌语芊不得不松手,但发出了恳求,“贺先生,请你给我一次机会,请你别走,给我一次机会。”

    根据以往的作风,贺煜应该头也不回,奈何不知怎么回事,他竟然转回头,回到办公桌边。是那苦苦的哀求声吗?或是秉着对夏经理的器重和信任?又甚至……别的原因?

    极力甩开这烦人的思绪,他集中注意力到简历上,一会再抬头时,面无表情地问,“你在华尔顿酒店工作三年,且半年前才提升为公关部主管,照理说前景不错,为什么会辞职?”

    真的是他!一样的嗓音,一样的嗓音!凌语芊尚未平复的心情,霎时再起激动。

    “凌小姐!”贺煜极力忍住欲再起身的冲动。

    凌语芊再定一定神,下意识地应答,“呃……因为……因为贺氏集团是G市数一数二的大机构,很多人渴望进来工作,我……我也不例外。”

    “一般来说,大家都是先找好工作才辞职,你为什么是辞了再找,而且……你在简历上注明是昨天才离的职。”贺煜语调还是毫无波澜,冷傲的气息持续散发着。

    “由于……由于一些私人原因,我……我提早辞职了。”凌语芊又是答得断断续续,关于面试的应对,昨晚已在电话中和采蓝商量准备过,可事实上,她发挥不出来,她感觉自己的心好乱,好乱,乱得她无法理清,不知所措。

    贺煜眸光飞速一晃,继续提问,“那你认为,身为一个优秀的公关部主管,应具备什么条件?”

    “呃……呃……”凌语芊彻底语塞,再也无法回答出来,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脑子会一片混乱,什么也想不起来,什么也说不出来!

    贺煜见状,又在心中暗骂了一声“SHIT”,正好手机传来震音,看到显示屏幕上的名字,他冷峻的脸庞这才舒缓,快速接通手机,“彤彤——”

    “煜,今晚一起吃饭?”电话那端,是一道非常动听的女声。

    “嗯,你想去哪吃?”贺煜神色更加柔和。

    “听说我单位附近新开了一间越南菜,我们去试试?吃完后,我们还可以到公园走走。”

    “行,都依你……下班后我去接你,嗯,拜。”

    短短几句话,却让凌语纤宛如五雷轰顶,这极具温柔宠爱的语气,这迷人心魂的微笑,曾经是自己的专属,是天佑给予自己的专属,可现如今,对象成了另一个……女人。

    彤彤!

    那绝对是一个女人名字,就像天佑曾叫自己芊芊一样,而且从他语调可看出,他们关系匪浅。

    随着通话结束,贺煜也逐渐变脸,瞧着眼前这个女人再次“发疯”,他发现自己的忍耐性在持续飙高,这次,他伸手,在桌面重重地敲打,“叩叩……叩叩!”

    看着他满面不耐烦的样子,凌语芊清楚自己理应排除一切杂念,好好应对当前的面试,然而她真的做不到,她无法克制心里的剧痛,曾经引以为傲的隐忍和淡定皆被刚才那通电话给摧毁。

    她能确定,眼前这个中华大酒店的总经理,就是天佑,是她的天佑!她想从他眼中找到一抹熟悉,即便是……怨恨或悲愤都可,奈何没有!他对自己,像在面对一个完全没见过的陌生人,一个来他公司应聘、却在面试中表现得糟糕透顶的陌生人,为什么……为什么他不认自己?

    “凌小姐,凌小姐……面试已经结束了,麻烦你先走,有消息我们会通知你。”这次把凌语芊唤回神的,是一道娇柔客气的嗓音。

    原来,贺煜把秘书小姐叫进来了。

    凌语芊知道,面试失败了,自己辜负了采蓝的一片好意,也是,自己的表现根本不正常,哪有一个正常人在面试时失魂落魄地盯着主考官看,还满面哀切,痴痴迷迷。

    秘书小姐开始催促,她却俨如头顶压着十万大山,动也不动,继续痴望着贺煜。

    贺煜再次皱眉,为自己刚才的浪费时间而懊恼低咒,再也不想停留片刻,起身彻底地决然离去。

    凌语芊这也才从椅子上起来,两手吃力地扶着办公桌,不顾秘书小姐好奇探究的眼神,步履轻浮地往外走,一直走到女厕。

    她打开水龙头,掬水拼命泼向自己的脸,再抬头时,镜子里映出一张苍白如纸、狼狈不堪的容颜。

    她呆呆地凝望了片刻,喉咙猛然一紧,泪水无法抑制,唰唰夺眶而出,融合她刚刚泼在脸上的清水一起滚落到洗手盆中。

    “小姐……凌小姐你没事吧?”

    是刚才那个秘书!

    秘书进来小解,看到凌语芊在哭,基于责任和好心而发出了询问。她还以为凌语芊是因为面试失败而哭,于是安慰,“其实你不必气馁,我们这儿始终是大集团,来应聘的人不少,虽然你这次不成功,但不代表将来没机会,又或者,你去别家试试看,G市除了我们酒店,其他一些机构也挺不错的。”

    凌语芊梨花带雨地看着一脸关切的秘书,不做声,缓缓抬起手,抹去泪水,然后宛如一缕幽魂往外飘去。

    目送着她颠颠颤颤的背影,秘书心头涌上了一股淡淡的伤感,凌小姐,祝你好运,祝你能尽快找到一份好的工作……

    ------题外话------

    本文人物纯属虚构,敬请知悉哦(*^__^*)……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